第1章 艰难的决定

更新时间:2017-05-08 00:13:06 作者:方小九 字数:3144

屋子里的风扇在用力的摇动,吱扭吱扭的声音,听得让人心烦。门口的挂着的门帘,一动不动,连垂死挣扎的欲望都没有。

  “老侯,你想好了么?”彭巧翠坐在床上,手中还在缝补着一条裤子,上面已经有了好几个补丁了。“咱们这个家全靠你一个人撑着,你要是做出了这么个决定,让我和孩子该怎么办?”

  老侯蹲在地上默默的抽着烟,听着自己的婆娘在那里絮絮叨叨的说着话,烟雾缭绕的都看不清楚他的脸了,将手中的烟头掐灭,烦躁的老侯站起来,出了门。

  老侯所住的地方是整个市区的最南端,这是他们两口在在这座城市之中打拼了一辈子,挣下的唯一财产。

  屋子不大,只是两间低矮的平房,基本上属于那种冬天漏风夏天漏雨的那种。但是老侯的媳妇是个干净人,每天都会把自己的一亩三分地给收拾的干干净净的,而且在自家的门口还养了花,虽然不是什么名贵花种,但是让人看上去就非常的亮眼。

  两间房只有一间是有窗户的,有窗户的这一间是给自己正在上高三的儿子住的,老侯两口子住在另外的一间,也就是一进门的那一间。这一间是多功能的。既是客厅,也是厨房,还是两口子住的地方。但是现在是夏天,厨房被老侯挪到外面搭建的简易棚子里。

  之前两个人都是市里造纸厂的工人,现在住的房子也是那个时候造纸厂分配的宿舍。但是在五年前两人全都下岗了,正好自己儿子的学业比较紧,老侯就让自己的老婆回家专心带孩子,而他自己则去工地上打短工养家糊口。

  后来因为老侯做事勤恳又负责任,包工头就让老侯做了库管了,每个月给老侯两千块钱的工资,活儿还轻松,这让老侯的媳妇很是高兴了一阵子,最起码的,自己这一家子的吃喝不用愁了。

  老侯出了门走在并不宽敞的街道上,路面全都是用红砖铺就的,坑坑洼洼高低不平,一到下雨天连个人都走不出去。

  “哟!这不是老侯么?这是打算上哪儿花花去啊?”一位身穿红色灯笼裤,绿色短袖的中年女人倚在自家的门框上,脸上涂抹白一片红一片的。

  这个女人叫王小荷,就住在自己的对门,她家的老爷们常年在外打工,而她自己则每天无所事事,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不是打麻将就是嚼舌头,从她的嘴里就没有什么好词能让你听。

  “喂!老侯你是不是聋了?”王小荷跟在老侯的身后又喊了一句,看到老侯根本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呸了一声又悻悻的回去了,重新依靠在门口,打量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老侯在听到她的话根本没搭理她,心中暗骂了一句。白瞎了小荷这个名字了,成天的嚼舌头,打扮的花花绿绿的,还真以为自己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呢。

  今天的天气太热了,老侯走了两步头上就开始冒汗,将自己的短袖衬衫解开了两颗扣子,这才稍微舒服了一点。顺着街面一直往前走,在街道的两边依稀还能看到一些花花绿绿的广告牌,还有一些已经生了锈的铁艺。

  没走两步,眼前的街面就宽敞了起来,街道两边三三两两的聚集着不少人,都和老侯一样是下岗工人,看到老侯从这里经过,都和老侯打着招呼,老侯也一一回应。

  低着头一边走,一边想着自己的事情,一抬头发现自己不知道怎么就来到了自己之前上班的厂子门口。老旧的大铁门摇摇晃晃的敞开着,视线在往前,路面上杂草丛生,厂房也塌陷的差不多了。一眼望过去尽是破败,哪儿还有昔日的辉煌。

  老侯正准备离开,一个声音想起来,“咦,这不是小侯么?”

  老侯心里还在纳闷了,自己都四十几的人了怎么还有人叫自己小侯呢?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之前厂子的老书记张经国,“老书记,你怎么在这里啊,好久不见了。”老侯赶紧走了过去搀扶张经国。

  “小侯,我们有多久没见面了?”张经国让老侯搀扶着自己往厂区里面走去,一边和老侯聊着天。

  “老书记,我们已经有五年都没见面了。没想到您老现在还是这么硬朗。”老侯笑着说道。

  “硬朗什么,一把老骨头了,随时准备向马克思报道的人了。”张经国笑着说道,“小侯啊,你还住在这里么?”

  “那您老说我能住哪里?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人,既没有一技之长又没有什么门路,当初要不是您老把我招进厂子里,我现在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老侯苦笑了一声说道。

  “也是,厂子倒闭把你们这些工人给可惜了,是我这个书记的工作没有做好啊。”张经国看着自己奉献了一辈子的厂子,这里有自己的青春,有自己的汗水,更有自己抹不去的回忆。可是现在这些都已经过去了。

  “老书记,您怎么会来这里?您不是回老家养老去了么?”老侯问道。

  “我儿子现在出息了,在国外工作,又娶了一个外国的媳妇,生了一个混血孙子。发过来的照片,那个可爱哟,我们家老婆子非要过去看看,前两天我家那小子回来,给我们办了签证,在过两天我们就要去国外带孙子了,今天正好有空就过来看看,也许以后就看不到了。”

  张经国叹了一口气,说道:“在这里奋斗了一辈子,现在要走了,还是有些舍不得。”

  “您以后还是能回来的。”老侯说道。

  “不回来了,回来做什么,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为这个厂子拼命,现在该是享受的时候了。”张经国看着老侯说道。

  “我听说你现在在工地打短工,这样挣不了多少钱,你还有一大家子要养活,你们家的那个小子现在要是高三了吧?马上要上大学了,需要钱的地方更多了,另外在找个活干吧。”

  “唉。”老侯答应了一声,想了想还是不给老书记说自己已经准备换工作的事情了。

  “行了,看也看了,聊也聊了,我就先走了。”张经国说道。

  “老书记,要不您去我家坐坐?”老侯说道。“还有很多老人也还没走,都在这里住着呢,大家也都挺想您老的。”

  “不去了,去了就更舍不得了,就这样挺好的。”张经国说道。

  老侯搀扶着张经国从破烂不堪的大门之中走了出来,在门口已经停了一辆白色的凯美瑞,看到从里面走出来两个人,司机把车窗摇了下来对着两人喊道:“是你们谁叫的车?”司机一边喊,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在两人面前晃了晃。

  “是我叫的。”张经国说道。

  老侯一眼就扫到了司机手机上的滴滴专车页面,笑着对张经国说道:“老书记,没想到您还挺与时俱进的么。”

  张经国笑着说道:“没办法,老了走不动路,用这个打车方便,不用在马路上等了。我觉得小侯,你也可以试试这个,现在买车也能贷款,很方便。”

  “是啊,老师傅我给你说啊,用这个东西,用不了你多长时间,而且挣的钱还多,一天能挣好几百呢。”那名司机拍了拍自己的车,“看到没有,这辆车,我只用了一年的时间换的,怎么样?”

  老侯笑了笑没说话,将张经国扶进了车子里,“老书记,有时间常回来看看。”

  老侯站在厂门口,看着白色的凯美瑞扬长而去,但是那名司机的话却在老侯的心里不断的回荡。站了一会儿,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出来转了一圈,自己的心里也舒服多了,老侯转身往回走。

  到家之后,彭巧翠正在棚子底下忙活着做饭呢,看到老侯回来,问道:“回来了?”

  老侯嗯了一声,简单的洗了一下手开始给彭巧翠打下手,“儿子呢?”

  “在屋里学习呢。”彭巧翠说道,“菜马上就好,你去叫儿子出来吃饭吧。”

  老侯拿块毛巾擦了擦手,敲敲紧闭的房门,“彬彬,出来吃饭了。”

  “知道了爸,马上就出来。”里面传出来一个男声。

  “快点。”老侯在门口说了一声之后,就出去摆放桌子拿碗筷了。刚刚做好,从门口就走出来一个看起来非常文弱的少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上身穿着一件已经洗的泛黄的白色短袖衬衣,一条黑色短裤的裤边也已经被磨破了。

  饭菜很简单,两盘青菜还有三碗白饭。

  “爸。”侯文彬扒拉了两口饭开口说道,“明天学校要交资料费。”

  老侯手中的筷子停顿了一下,问道:“需要多少钱?”

  “两百八十块钱。”侯文彬的握着筷子的手有些颤抖,脸色也有些潮红。

  “行。”老侯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把零钱,输出来二百八十块钱交给了侯文彬,“拿着,明天交给老师。”

  “嗯。”侯文彬数都不数直接塞到了自己的裤兜当中。

  老侯看到侯文彬有些仓乱,疑惑的问道:“你今天是怎么了?”

  “啊?哦,那个,今天的作业有些多。”侯文彬连忙扒拉了两口饭,“爸,我吃完了,我去写作业了。”

  还没等老侯开口,侯文彬就跑回自己的屋子里了。

  “这孩子今天怎么慌慌张张的。”

  “也许是学习太累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