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中伏

更新时间:2016-07-18 09:26:35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89

唐敖心中发苦,只因面前自称茅山道士的王远,境界已到筑基期,远不是张果老所说修炼小有成就的样子。

  现在可不是处于穷奇蜃梦中,面对实打实的筑基期修炼者,唐敖的底气和底牌,严重不足。

  “道长身为修道之人,掺合俗世纷争,不怕坏了修道之心吗?”唐敖沉声道。

  王远微微一笑:“道友此言差矣,贫道所修乃是玉女喜神术,传承巫古道法,讲究的就是入世,此时天下又出明主,贫道受邀添为护道神,积累功德以求进境,有何不妥?”

  王远说着手腕一晃,掌心多出一道蓝色符箓,赫然是唐敖曾经在镜花世界见过的储物符:“道友既然不愿意束手就擒,贫道只好略施手段,拘了道友去往东都洛阳,如有得罪之处,还望道友体谅一二。”

  唐敖听王远说的客气,心弦不禁绷紧,筑基期的王远实力强劲,稍有不慎,今天就要成为武则天的阶下囚,这可不是唐敖想要的结局。

  王远掌心储物符光华一闪,手中出现了三张淡蓝色的符箓,其中一张往自身拍下。

  只见王远身上呈现出了一个蓝色光罩,灵气氤氲,和多九公的护体灵光有异曲同工之妙,唐敖的眉头不禁皱的更深了。

  另外两张符箓,无火自燃,唐敖随即感觉到原本平静的庐陵王府,竟然迅速积聚了大量灵气,虽然不如镜花世界浓郁,却多了几分阴森冰冷。

  王远掐诀念咒,阴冷的灵气猛地翻涌,凭空出现了四个僵尸怪物,僵尸身披铁甲手持长刀,将唐敖围在当中。

  面对着和镜花世界迥然不同的法术,唐敖倍加小心,麒麟臂膨胀一圈后,纵身一跃直奔王远,这些铁甲僵尸都是王远法术使然,唐敖当然明白擒贼先擒王的道理。

  王远站在原地,口中吐露几个古怪音节,只见身前突然多出数十条黑色冰锥,正是苦练多年的玄冰咒法。

  随着王远一声去字,悬空的玄冰如箭矢般朝奔来的唐敖射去,破空声呜呜作响,平添了几分诡异。

  唐敖麒麟臂再次暴涨,拳影如山轰出,和射来的数十条玄冰箭撞在一起,让唐敖眼瞪欲裂的一幕发生了。

  一向无往不利的麒麟拳影,在玄冰箭的攒射下,仿佛纸糊一般溃散,虽然也击飞了几条玄冰箭,可大部分玄冰箭仍然没有改变方向。

  唐敖不得不后退闪避,看到四个铁甲僵尸围拢过来,顿时明白了王远的用意,或者说是武则天的企图。

  武则天不想唐敖死了,如果能利用好这一点,没准是唐敖今晚唯一的生路。

  王远的确不能杀唐敖,来均州之前,武则天对他耳提面命,必须生擒唐敖,否则以王远的实力,面对只有炼气期的唐敖,三下五除二就能解决掉。

  王远手中的储物符接连亮起,既然要生擒唐敖,消耗的资源必定不小,王远不禁有些肉疼,但想想武则天对他的承诺,心情顿时振奋起来,手中的天雷符,玄冰符,火云符,不要钱似得撒向唐敖。

  唐敖鼓起余勇,麒麟臂砸出漫天拳影,可结果让他无比狼狈,不提按兵不动包围他的四具铁甲僵尸,单单是符箓之威就让他手忙脚乱,心知如果不是王远想要抓活的,这一波符箓攻击,怕是能去了他半条命。

  处境凶险,唐敖不禁把手伸进怀里,摸到了金光道人的遗宝,天枢贪狼印,在心月的叮嘱中,印玺法宝的存在多九公并不知道。

  心月悄悄告诉过唐敖,如果遇到危险,可以使用特殊的法门施展天枢贪狼印,但是不能轻易动用,因为副作用太大。

  唐敖最为依仗的麒麟臂,此刻大有黔驴之技的趋势,再这样下去,被王远生擒活捉的可能性越来越大,那么动用印玺法宝,成了唐敖唯一的手段。

  唐敖没有迟疑,抓紧天枢贪狼印,一股惊人的灵气从唐敖身上直冲霄汉,王远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大惊失色,看到唐敖从怀里取出的印玺,失声道:“法宝?”

  唐敖的惊慌比王远更甚,因为他按照心月所教之法,变通施展印玺的威力,才发现印玺法宝正在汲取他体内的灵气法力,如长鲸吸水般,令唐敖体内法力瞬间空空荡荡。

  天枢贪狼印汲取了唐敖体内全部的法力后,自行飞向空中,幻化出十丈方圆的宝光虚影,灵气逼人,把唐敖和王远尽皆笼罩在内。

  唐敖看到印玺法宝居然不分敌我的砸下来,连气恼心月的时间都没有,双手抱头,麒麟臂护在最外侧,硬生生挨了印玺法宝的一击。

  王远身上的浅蓝色护罩,在法宝虚影落下的瞬间,啵的一声溃散,王远大吼一声,掌心储物符狂闪,眨眼睛又给自己加持了数十道防御符箓,可惜用处不大,仍然被法宝的虚影砸翻在地。

  庐陵王府宛若经历地震,在法宝虚影落下的瞬间摇晃了几下,守在王府外的程务挺和羽林军,无不骇然色变。

  一名都尉揉揉眼睛,惶恐道:“将军,难道是末将眼花了不成?方才……”

  都尉想要形容一下刚才看到的异象,却不知该如何描述才好。

  程务挺冷哼一声,虽然不知道王府内情况如何,但能把唐敖引来,他身上的担子算是卸掉了,当日还以为太后真要毒杀庐陵王,着实把他吓的不轻呢!

  包围王府的羽林军面对异象窃窃私语,举头三尺有神明之说盛行当时,面对王府上空一闪即逝的金光宝气,想到庐陵王府内之前居住的乃是被废黜的皇帝李显,下层军兵的心思不禁浮动。

  就在这时,王府内突然跳出一个人影,没等军兵们有所应对,黑影几个起落消失在了夜色中。

  随即又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老者追出来,口歪眼斜血流满面,嘴里发出怪叫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军兵们看到的正是唐敖和王远,唐敖激发天枢贪狼印之威,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但也算搏得一线生机。

  因为唐敖的体质特殊,肉身强度远胜王远,尽管修为境界差了王远一阶,还是先恢复过来,夺了一具铁甲僵尸手中的长刀,抢到了几张没有激发的符箓,开始亡命奔逃。

  王远机关算尽,为了活捉唐敖,可谓下了血本,结果在唐敖一击之下,苦心培育多年的铁甲僵尸连威力都没有发挥的机会,就被法宝砸碎毁坏。

  王远也难敌法宝变相一击,不但伤了脏腑还让唐敖走脱,不由得又气又怒,失心疯般紧追不舍。

  唐敖一鼓作气狂奔十余里,以为已经摆脱了王远,一道流光迅疾飞来,坠地后光波横扫,唐敖脚下的山石突然化为流沙,险些将唐敖活埋。

  王远顾不得心疼珍贵的流沙符,飞身挡住唐敖的去路,双目凶光熠熠,毫不掩饰对唐敖的杀机:“唐敖,太后娘娘虽然叮嘱贫道务必活捉你,但只要留你一口气,也不算违背太后娘娘的旨意。”

  唐敖看着王远近乎扭曲的五官,知道一点转圜的余地都没有,王远即便留他一命,回心院内的人彘枯骨可能就是他最后的下场。

  狭路相逢勇者胜,唐敖不再逞口舌之利,左手握持长刀,体内刚刚恢复的点滴法力被注入到抢来的符箓中,三张符箓散发出蓝蒙蒙的光芒,分别化成玄冰,火云,天雷,一股脑朝王远落去。

  王远因为武则天的叮嘱和些许的轻敌,已经吃过一次大亏,看到唐敖施展抢夺他的符箓来对付他,心中怒气更胜,单手朝背后一抄,抽出了一把绿莹莹的木剑,当胸横扫,斩出一片剑芒,玄冰符等法术悉数被破掉。

  王远一剑横扫,脸色略微泛白,这把青冥剑乃是茅山祖上传承下来的宝贝,王远还不能驾轻就熟的施展青冥宝剑的威力,结果和唐敖施展印玺法宝差不多,一剑发威后难免有些吃力。

  王远珍藏的蓝色符箓,几乎被唐敖消耗一空,此时从储物符里面掏出来的皆是赭黄颜色的符箓,威力比蓝色符箓大有不如,但胜在数量众多。

  撒出后,符箓化为一个个拳头大的火球,正是茅山道术中赫赫有名的流星火雨。

  上百个符箓化成的火球,如雨般飞向唐敖,唐敖骇然失色,再想施展印玺法宝的威力,奈何体内灵气法力空空如也,天枢贪狼印抛出去最多也是砖头瓦块而已。

  眼看着流星火雨飞来,唐敖爆喝一声,双手持刀不退反进,竟然冲入到流星火雨中劈砍着火球,想凭借肉身强横的恢复力,以求和王远近身肉搏,重演当年击杀明崇俨的故技。

  “螳臂挡车,不自量力。”王远轻蔑的看着唐敖置身流星火雨中,一抖手中青冥剑,口中念念有词,准备施展茅山道术中的真阳五雷咒。

  王远自信五雷咒一出,唐敖有再大的本事,也得伏地就擒任他拿捏。

  唐敖此刻身陷流星火雨中,长刀舞动如风,劈砍溃灭了数十个火球,抢步进身距离王远仅有三丈距离。

  就在这时,王远念咒完毕,夜空突然现出五彩霞云,五色霞云相互震荡,雷声阵阵中,十几道之形闪电倾泻而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