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知己断红颜

更新时间:2016-07-18 09:25:50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12

骆宾王此番离开长安县城,心中充满失落,原本长安县主薄的官职,不知为何被贬为临海丞,品秩差别不大,可临海山高地远,此生想要翻身复起,只怕是难上加难了。

  “也罢!这官儿做的实在憋屈,眼看着李唐江山就要易主,还真不如挂印而去呢!”骆宾王心灰意冷,拜别同僚后带上老仆,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长安县城。

  薛讷看到唐敖更改了早已拟定的路线,缀上一个青袍小官儿,诧异问道:“唐贤弟认得那人?”

  唐敖心潮澎湃道:“乃是垂髫总角之交,不知他是否还记得我,薛兄等我一会儿。”

  唐敖说着,催马追上骆宾王主仆。

  “钱伯,包袱里还有些银两,等雇好船只,钱伯自行返家颐养天年吧!”

  两鬓苍白的钱伯惊惶道:“少爷,不要老奴伺候了吗?老奴孑然一身,离开少爷,哪还有天年颐养啊!”

  骆宾王叹息道:“钱伯,此去临海太过遥远,我是怕钱伯身体挨不住,钱伯劳心费力伺候骆家三代,我焉能忍心让钱伯埋骨他乡呢!”

  “少爷说的什么话,老奴自幼被骆府收养,生是骆家人,死是骆家鬼,少爷让老奴离开,老奴这就死给少爷看。”钱伯说着,翻身下马,满脸悲愤想要朝一旁的大树撞去。

  没等钱伯的脑袋撞到大树,肩膀被一股大力按住,耳边传来说话声,却不是少爷骆宾王的声音:“钱伯且慢,难道想陷骆兄于不义吗?”

  钱伯扭头一看,是个不认识的年轻人,紧接着感觉身体腾空而起,竟然被此人提拎起来,重新坐回马背上。

  唐敖拍拍手,看着一脸诧异的骆宾王,面带微笑道:“骆兄,可还记得我吗?”

  骆宾王觉得唐敖看起来面熟,绞尽脑汁,突然惊呼一声:“你好大的胆子,不想要性命了吗?”

  唐敖一听此言,就知道骆宾王仍然记得他,心中喜悦难以言表,躬身施礼道:“骆兄既然不屑万两黄金封侯富贵,在下又怕什么呢?”

  骆宾王直接跳下马来,眼珠不辍的看了看唐敖:“之前听说金殿面试,中探花者名为唐敖,我还以为是重名而已,果真是贤弟吗?”

  唐敖激动的拉着骆宾王的手:“骆兄,你我之间就不要互相吐酸水了,我这个探花郎,可不是真才实学,倒是骆兄乃状元之才,怎么沦落到青袍小吏的田地?”

  骆宾王哈哈一笑:“说好不酸的,怎么又扯到状元榜眼上了?你我兄弟多年未见,就不要浪费光阴互相吹捧啦!”

  有些人天生就是朋友,一见如故,唐敖和骆宾王就在此列,哪怕多年不见,几句话就能说到对方心里,伯牙子期知音之交也不过如此而已。

  唐敖等人假扮贩酒商人,岂能无酒?在路边铺开草席,唐敖把薛讷等人介绍给骆宾王认识,不一会双方就熟悉起来,觥筹交错间谈笑风生。

  其间唐敖和骆宾王互叙别情,唐敖隐去了镜花世界的关联,其他则没有丝毫隐瞒。

  而后得知骆宾王之父早已故去,想起骆履元当年赠送的扬子江心镜,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一命,唐敖眼眶含泪唏嘘不已。

  在场之人除了钱伯之外,都是官场中人,话题逐渐转移到了庙堂上,对武则天的专横跋扈大感不满,对被废黜的李显深感同情。

  当骆宾王得知唐敖等人准备前往均州护驾李显,当场一摔杯子,口吐豪言愿意一同前往。

  唐敖今生第一个朋友就是骆宾王,搭救薛讷一家,同谋匡复李显复位,勉强算得上同道,而骆宾王的态度,却让唐敖心怀激荡,耳边不禁隐约响起了陪同李弘巡视城防时,那首军兵们粗犷的秦风,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人生难得一知己,唐敖再遇骆宾王,有感于故交依旧,痛饮之下喝的酩酊大醉,醒来时发现众人尽皆醉倒,不禁打了一个冷颤,暗忖醉酒误事,今后绝不能再贪杯了。

  此时天色已晚,唐敖拾来干柴点燃,为骆宾王等人守夜,在取火折子的时候,摸出了几封染血的书信,看着熟悉的字迹,唐敖犹豫片刻,将信封上的火漆剥掉了。

  “唐敖吾兄,见字如面……”白纸上书写着蝇头小楷,满满三页将近千余字,内容却有些家长里短,大多是太平公主身边发生的小事,巨细无遗的记录在了信纸上。

  每一封书信的内容都大同小异,但是字里行间却透露出浓浓的思念之情,最后一页纸上,还留下了红唇印记,寓深情于琐事,唐敖看完书信,拿着信纸的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美人恩重,何以为报?唐敖将书信一一收好,嘴里却充满苦涩味道,不提二人的身份差距,单单是横亘在二人之间的武则天,就是一道难以填平的天堑鸿沟。

  发乎情,止乎礼,唐敖明心见性,知道这是最好的结果,在春天没有到来之前,把这份朦胧的情感深埋冬季,这是最理性的选择,不能给其萌生枝芽的机会,否则得到的伤痛,注定难以承受伴随终生。

  “太平,希望你永远太太平平,如果有人想要破坏,为兄一定让对方难以太平。”唐敖深吸口气,手中攥着的树枝,被他无意识的碎成了齑粉。

  翌日天明,醒酒的众人无不后怕,幸好运气上佳,没有遇到夜巡的官兵,否则在场中人怕是要到牢里喝一顿断头酒了。

  骆宾王昨日只顾着和唐敖互叙别情,醒酒后立即端正态度:“贤弟,离开长安县城时,为兄听说这次被贬的朝廷命官,多达数十人,其中有几位大人早一日穿城而过,想必他们对武氏临朝同样心中不满,如果能说动几人,或许会造出更大的声势。”

  骆宾王所说的被贬官员,诸如魏思温,唐之奇,杜求仁等人,唐敖皆有印象。

  尤其魏思温,乃是监察御史,而唐之奇,据说和前太子李贤关系密切,武则天将这些人贬斥出京,或者废黜不用,倒也在意料之中。

  唐敖心焦追赶程务挺那一车百花酿,郑重拉住骆宾王的手:“联络这几位大人的事情,只能拜托骆兄了,路上的安全由薛大人保证,我们在均州汇合吧!”

  唐敖昨天看到告示的时候,就想先走一步,但是和骆宾王久别重逢,已经耽搁一天,恨不得肋生双翅飞到均州,对骆宾王的建议表示赞同后,叮嘱薛讷骆宾王等人一路小心,独自一人踏上了前往均州的路程。

  唐敖的脚程堪比汗血良驹,再一次拿出当年直奔洛州合璧宫的速度,而且这次的心情更加急迫,李弘和李显在唐敖心中的份量,又岂能等同呢!

  唐敖奔行两日,粒米未进,水也没喝一口,均州城池在望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有些捱不住了。

  唐敖按捺住立刻想要面见李显的心思,准备入夜之后悄悄进城,寻了处荒僻之地打坐练气。

  唐敖修炼的道经太素功,相辅相成,让其可以些微汲取日精月华,虽然不及服食丹药恢复迅速,但胜在根基扎实,不伤身体。

  夜幕降临后,唐敖起身看着远处低矮的均州城墙,平复略显激荡的心情,兔起鹘落几次跳跃,轻身站在了均州城内的街道上。

  唐敖对均州地形不熟,但是被贬的藩王居所皆有定制,对照夜空的星辰辨别好方向,唐敖直奔南城而去。

  均州城小,行不多远,唐敖就看到了两盏宫灯高悬的朱红色大门,门上悬挂的匾额书写着庐陵王府四个金色大字。

  唐敖一路疾行没有看到押送百花酿的程务挺和羽林军,不知道是来早了还是来晚了,如今站在庐陵王府外,哪还能压制心中的念想,纵身一跃飘入王府。

  就在唐敖双脚沾地的瞬间,庐陵王府内突然灯火通明,一身甲胄的程务挺,面带冷笑看着唐敖:“唐探花来晚来一步……”

  唐敖听了程务挺的话,直觉认为李显已经遭遇不测,宛若五雷轰顶,脑袋嗡嗡作响,但是当程务挺把话说完,又是一喜,大悲大喜之下,身子不禁颤了又颤。

  “庐陵王奉旨已经迁居房州,唐探花忠心可嘉,可惜,唐探花这份忠心,庐陵王是看不到了。”程务挺说完一侧身,对身后走出的人抱拳为礼道:“王道长,唐敖就交给您了,希望王道长不要让太后娘娘失望。”

  程务挺说完之后,竟然带着羽林军将士退出庐陵王府,偌大的王府只剩下唐敖和一个身穿月白色道袍的老者。

  “茅山王远,见过道友。”老者自称王远,言语甚是和气道:“贫道不想和道友伤了和气,大打出手太过惊世骇俗,只需随贫道前往东都洛阳一趟即可,道友以为如何?”

  唐敖听到王远自我介绍,顿时记起张果老的言语,提及大唐的修炼者,茅山王远似乎极其有名,此刻亲眼见到,一颗心不禁沉入谷底。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