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倒骑驴

更新时间:2016-07-18 09:24:09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45

唐敖这次镜花世界之行,不但明见本心,得知前世今生,对修炼一途的理解也愈发透彻,听到张果的恳请,不经意的运转功法,赫然发现张果身上竟然有灵气。

  唐敖随即释然,大唐尽管不如镜花世界,修炼者凤毛麟角,可不代表大唐没有修炼者,前有虚妄,后有武则天,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张果身上的灵气在唐敖眼中,杂乱无章,全身穴窍也仅有寥寥四五个闪烁着肉眼看不见的灵气光华,但的确站在了修炼者的门槛上,稍微提携一下就能入门。

  修炼者有何种威力,唐敖再清楚不过,对张果的心性脾气毫无了解,唐敖又怎能冒然让大唐世界多出一个远超普通人的修炼者。

  因此对张果的恳求不置可否,转而询问薛讷将来的打算。

  薛讷父子两代效命李唐江山,遭遇灭门祸患,也是由于对武则天废黜李显,牝鸡司晨执掌朝纲的不满,听了唐敖的询问,答案和唐敖不谋而合,皆想前往均州。

  唐敖闻听大喜,一个好汉三个帮,正感觉势单力孤之时,能有志同道合者同行,幸甚至哉!

  孙思邈见唐敖和薛讷的交流告一段落,开口道:“唐探花力竭,伤到了筋络经脉,还是多多休息为好,我等暂且出去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张果睡了片刻,耳中听到阵阵鼾声传来,悄悄起身,蹑手蹑脚返回唐敖的住处。

  顺着门扉的缝隙朝里面打量,只见唐敖盘膝坐在床榻上,口鼻之间隐约有光彩流动。

  唐敖没有想到,张果会做出这般举动,看着张果用力捂住嘴巴的憨态,嘴角不禁弯起:“进来吧!”

  张果怔了怔,随即大喜,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反手关上后,连连朝唐敖作揖:“仙师,您就收了我吧!”

  唐敖招手让张果坐下:“听孙神仙所言,老先生是叫张果吧?老先生身具灵根,灵气蕴于穴窍,不知从何处学的修炼之法?”

  唐敖对这一点非常好奇,张果和虚妄,心月等人不同,虚妄虽然是大唐之人,修炼的却是金光道人的传承,而张果明显是自行摸索。

  张果摇头如拨浪鼓,天地君亲师,老师可不是随便认的:“仙师,张果自幼喜好修道,曾经入道门修炼,偶然得到抱朴子葛洪仙师的手札一卷……”

  唐敖对抱朴子葛洪的生平耳熟能详,通过张果之言,可以推断葛洪必定是修炼者无疑,不枉小仙翁的名号。

  “老先生见过葛洪仙师吗?大唐可还有其他修炼者?”唐敖对此颇感兴趣。

  张果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启禀仙师,据小老儿所知,龙虎山的天师张患感,茅山道士王远王绍业父子,潘师正,司马承祯等人,皆有道行,远非小老儿可比,另有几位大和尚,佛法高深,鬼神莫测,只是一直无缘得见,甚是遗憾。”

  唐敖频频点头,和张果闲聊了两个时辰,在张果的百般谦虚下,唐敖也不再称呼张果为老先生,而是称其为张果老。

  张果老修仙问道之心,极为坚定,唐敖有感于张果老年逾百岁仍然有此决心,思来想去,决定把道经的第一篇传授给张果老,如果张果老能保持初心,那么将道经全部传授也未尝不可。

  张果老闻听大喜,老顽童心性发作,明言要去孙思邈面前卖弄一番,讥讽讥讽孙思邈有眼不识泰山,放着真正的仙师不拜,却要去寻长生不老之药。

  唐敖沉吟一声,先后得刘神威和孙思邈的救助,他对药王孙思邈极为敬重感恩,但是在唐敖看来,孙思邈身上没有灵根,强行修炼道经,恰恰会适得其反,坏了孙思邈的心境。

  张果老听了唐敖之言,不禁急的如猴头般抓耳挠腮,以他的脾气,在孙思邈面前闭口不言修仙求道的事情,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索性说道:“仙师,既然如此,小老儿不如替仙师广寻修炼有成者,一同合力祝庐陵王恢复帝位,据小老儿所知,武曌武则天,身边可也拢络了一批奇人异士呢!”

  唐敖心神一颤,武则天本身的修为就不低,如果再招揽大唐的修炼者,不说帮助李显恢复帝位,单单是保证李显的性命,都会难上许多,对张果老的提议欣然应允,百般拜托。

  张果老一声呼哨,大白驴通人性的来到门外,张果老翻身一跃,面对唐敖拜谢,倒骑大白驴,大笑着消失在夜色中。

  第二天,众人不见张果老,孙思邈以为张果老的顽童脾气又起,也没放在心上,和刘神威一起采药熬汤,不到三日时间,唐敖力气恢复,薛家满门痊愈,对药王妙手回春之术赞不绝口。

  唐敖心中打定注意,即使孙思邈和刘神威没有灵根无法修炼,来日寻到奇花异草,不远千里也要送来给孙思邈师徒,以报答两次救命之恩。

  三天时间,唐敖和薛讷等人已然混熟,身体恢复后便合议前往均州,一来众人思君心切,二来唐敖深怕李显有什么闪失,毕竟当年李贤被贬为庶人流放巴州,凄惨境遇历历在目。

  孙思邈百多年来,坐看改朝换代,帝王变迁,对此并不热心,刘神威经历金殿政变,也绝了功名之心,师徒二人礼送唐敖等人出山,自去过闲云野鹤的隐士生活。

  出了太白山,唐敖在偏僻的村落里竟然看到了海捕公文,顿感紧张。

  唐敖薛讷等身强力壮之人自然不怕小股兵马的追捕,可薛家上有老下有小,此去均州路途遥远,稍有差错岂不悔之晚矣?

  “唐探花,不如我们兵分两路,在下家小前往西凉锁阳关投奔亲戚,只选精细紧要之人赶赴均州,不知唐探花以为如何?”

  唐敖点头道:“薛大人言之有理,若遇围捕,我等脱身容易,老幼家眷手无缚鸡之力,委实难办,薛大人有可靠的亲戚投奔,再好不过。”

  薛讷当即唤来兄弟子侄,让弟弟薛慎惑,儿子薛直带领家眷投奔锁阳关,薛讷则带着薛楚卿,楚玉,幼子薛畅,和唐敖一同前往均州。

  “唐探花,看这海捕公文,活捉唐探花者,赏黄金万两,封万户侯,可是比薛某值钱的多呀!”

  唐敖苦笑,情知武则天下令活捉他,目的肯定是为了镜花世界的宝镜,无法和薛讷说破,只好一笑置之。

  “唐叔父,我们这样骑马乘车,招摇过市,不怕被官兵捉拿吗?”薛畅年约十五,和唐敖年岁相仿,不过因为唐敖和薛讷称兄道弟,薛畅只好矮了一辈,称呼唐敖为叔父。

  和薛家老幼分别的时候,薛楚卿提议走山路被唐敖否决了,首先山路崎岖难行,容易迷失方向,其次消息闭塞,更容易陷入险境。

  在唐敖的操办下,一行人乔装改扮,对外宣称是贩酒的商人,一路之上竟然畅通无阻,眼看就要出了长安县辖境,此时正对着长安县城门外的告示指指点点。

  唐敖自幼厮混街坊,弯弯绕绕岂是薛畅能理解,微微笑道:“贤侄有所不知,越是危险的行径,有时却更加安稳,谁又能想到,身为朝廷要犯的我们,敢于光明正大的走官道呢?”

  薛讷对唐敖的手段赞赏有加,身为带兵大将,深知用兵之法,以正合,以奇胜,唐敖此举就是出奇制胜,称得上一招妙棋。

  言谈之际,城内走出一班衙役,不禁让薛畅等人绷紧了心弦,随即看到衙役将新的告示贴在城门旁,看到告示的内容,唐敖的心咯噔一下,险些惊叫出声。

  告示的内容非常简短,只是提及朝廷派出天使慰问流放巴州的李贤,被贬均州的李显。

  其他人还不觉得如何,唐敖和薛讷却感觉到了深深的寒意,下意识的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强烈的担心。

  薛讷压低声音道:“唐贤弟,朝廷此举怕是要对陛下不利呀!尤其是前往均州的天使,慰问之物竟然是百花酿,听说魏国夫人就是喝了百花酿遭遇了不测。”

  唐敖紧握双拳,没人比他更清楚百花酿这三个字的含义,武则天这是摆明了要杀亲生骨肉吗?难道就那么迫不及待的想做女皇帝?

  关心则乱,唐敖朝薛讷点点头,众人正想穿城而过,不料前路突然被阻塞,似乎有事发生,不少百姓涌现街头。

  唐敖等人退到一旁让开道路,只见城内走出一行人,为首者身穿绿色袍服,在众多青袍小官中,有一个人仿佛鹤立鸡群,手中攥着一把柳叶枝条。

  依照此时风俗,此人看样子是准备离开长安县城,同僚出城相送。

  唐敖看着手持柳条的年轻人,感觉非常眼熟,随即听到有人称呼此人为骆贤弟,耳内不禁嗡嗡作响,眼前之人和记忆中的那个少年逐渐重合在一起,不是骆宾王还是谁呢!

  骆宾王戴冠束发,比少年时更显得英气逼人,双眼炯炯有神,打量着出城相送的同僚,哪个是真心不舍,哪个是暗自窃喜,骆宾王心知肚明,只是不想点破罢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