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我养吾浩然之气

更新时间:2016-07-18 09:06:47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74

神兽仰头长啸,和膨胀成千上万倍的穷奇有九分相似,打了一个响鼻,口鼻间喷出一溜红彤彤的焰火,垂首望着手捧玉玺的唐敖,眼神之中满是玩味。

  唐敖紧紧抓着玉玺,望了望周围漆黑无比的世界,厉声道:“我的判断没错,君子国的一切都是虚假,世上绝没有这样的理想国。”

  穷奇嘴唇翕动,口吐人言:“每个人心目中都有理想国度,你所经历的君子之国,难道不好吗?”

  “固然是好,可只能存在于梦中,人人以君子标榜自身,循规蹈矩,处处践行迂儒之法,实乃伪君子也。”唐敖侃侃而谈,一身浩然正气,却惹来穷奇的阵阵耻笑。

  “以为挣脱了君子国的桎梏,你就是君子?本神兽不但吞魔食鬼,亦喜好浩然正气,你这书生竟然全都具备,对本神兽来说可谓天地之间难求的美食。”

  自诩神兽的穷奇笑道:“但这样吞食你甚是无趣,就让本神兽帮你重建一个君子国,你就是新的君子国国主,那样吞食起来的味道更美,柳毅的味道终究还是差了些。”

  唐敖始终没有将手中玉玺丢弃,此刻听了异兽的话,握着玉玺的右手猛地用力,同时说道:“魑魅魍魉之辈,竟然还想蛊惑于我,今日就让唐敖破了你的幻梦之境,给我碎。”

  唐敖右手劲力十足,玉玺的材质尽管特殊,非金非石,但在唐敖的大力之下仍难以抵挡。

  喀嚓声响不断,寸寸碎裂开来,按照唐敖的预想,玉玺碎裂,造梦的关键缺失,应该就可以完全破梦而出。

  但是随着玉玺崩碎,眼前的神兽虽然消失,可脚下却传来惊天动地的巨响。

  唐敖竟然站在一座漆黑的高山上,此山状若玉玺,如唐敖方才捏碎玉玺般崩溃起来,唐敖猝不及防,宛若万丈高楼一脚蹬空,伴随无数碎石被深埋在其中。

  唐敖没有死,耳边陆续传来讥讽的笑声:“很久没有遇到你这样有趣的玩物了,岂能草草弄死了之,刚刚的山崩地陷滋味如何?如果我愿意,可以让你尝尽世间所有死去之法,总有一种死法会让你屈服。”

  唐敖推开身前的碎石,挣扎着从巨山崩塌中爬出来,漆黑的夜空亮起数百条闪电,仿佛章鱼的触手在空中舞动,正是几乎屠灭了君子国的天渊国手段,再一次佐证了唐敖的梦境判断。

  闪电交织成的触手背后,显露出一个庞然大物,看似惊人的雷电触手,实际只是此物身上的皮毛。

  光影交错中,显露出穷奇兽的脸孔,双目如同悬天的湖泊,倒映出唐敖狼狈不堪的模样。

  唐敖面对千丈大的怪物,情知是穷奇变化却束手无策,此兽的实力境界,非唐敖可以揣测。

  就在唐敖心灰之际,神兽穷奇如湖泊的眼中突然传出一声龙吟,一条湛蓝色的蛟龙从中飞出,龙身之上骑坐一人,不是柳毅还是哪个。

  此时的柳毅做书生打扮,脸上再也没有了君王威仪,面色无比苍白,看到唐敖的时候,先是惊骇,随即大喜,驱使蛟龙落在唐敖身边,举手作揖道:“小生柳毅,多谢唐公子,如非唐公子破碎玉玺,小生必死无疑。”

  唐敖同样惊愕,不敢相信柳毅究竟是活人,还是穷奇梦境中的幻化。

  柳毅看出唐敖的疑惑,开口解释道:“唐公子不必怀疑,小生乃北海国人氏,途径君子国,不料被穷奇迷惑,化身君子国主,如若不是护身奇宝庇佑,早已被穷奇在梦中吞食了。”

  神兽收了变化法相,又做穷奇模样,惊讶的看了看柳毅,难以置信道:“你竟然没死?那本神兽所吞为何物?”

  柳毅傲然道:“本公子乃北海国逍遥宗少宗主,你这禽兽招惹大祸还不自知,快些将宝物还我,否则必定难道一死。”

  穷奇脸上显露出惊容:“北冥逍遥宗?你难道是鲲鹏老祖的后人?”

  “不错,你吞掉的实则是我的至宝鲲鹏珠,如果不想我家老祖拆了你这身骨肉,还不把宝物乖乖吐出来?”柳毅面对穷奇,丝毫不惧,连带的也给了唐敖一丝求生的希望。

  唐敖不知道北海国在镜花世界的哪里,但是读过先贤庄子的逍遥游,知道北冥有鱼,其名为鲲,或许和柳毅所说的鲲鹏老祖有些关联,由此推测,早在先秦时代就已经有人来过镜花世界。

  穷奇显然对鲲鹏老祖颇为忌惮,犹豫片刻后,张口吐出一颗湛蓝色的宝珠,被柳毅招手摄来,哼声道:“算你识相,不过竟然敢蛊惑我,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柳毅说着一催手中宝珠,身旁蛟龙迅疾飞起,衔住宝珠后,蛟龙变化如同真龙一般,盘旋飞向穷奇,将穷奇缠绕的结结实实,口中宝珠散发出炽热的光和热,烧灼的穷奇全身冒起轻烟,叫声凄惨无比。

  柳毅抽出腰间佩剑,兴奋的对身旁的唐敖说道:“唐公子,随我一同斩妖除魔,彻底将此獠击杀,为镜花世界除一大害。”

  说话间,柳毅手中宝剑绽放数丈长的剑芒,挥舞间剑光绚烂多彩,直如仙神中人,风采无双。

  唐敖站着没动,刚才生出的一丝希望,此刻也变成了绝望,目光越过柳毅,径直盯着被蛟龙缠绕,叫声凄厉的穷奇,突然摇头失笑道:“在我很小的时候经常做梦,每一次对我来说都是噩梦,因为我会经历很多奇奇怪怪的人和事,每当梦醒时分,处境都非常尴尬离奇,所以没人能在梦境中骗到我,穷奇,这样的游戏适可而止吧!”

  唐敖身边的柳毅握着宝剑的手一颤:“你怎么能肯定还在穷奇的梦中?难道我也是虚假的不成?”

  “因为你的梦,还没有醒来。”唐敖伸手握住了柳毅手中的剑刃,没有想象中鲜血滴滴答答落下的场景。

  唐敖的手径直穿过了剑刃,穿过柳毅的身体,柳毅的身体仿佛镜面碎裂,嘎巴声响中碎粉碎成无数块。

  前一刻还在凄厉叫喊的穷奇,瞬间崩飞了身上的蛟龙,饶有兴趣的看着走来的唐敖,口中啧啧有声道:“有些意思,你是我遇到的最好的玩物,我倒是越来越舍不得吞掉你了。”

  唐敖面无惧色,走向穷奇的时候,口中诵读道:“我善养吾浩然之气,浩然正气道义中,至大至刚直养通,充塞宇宙外无大,其内无小太素功。”

  “彼有千万变,我有正气一身,任尔千变万化,难敌我一身浩然。”唐敖越说,气势越发激昂,终于明白了多九公传授他太素功法的真髓。

  唐敖仍旧是炼精化气的境界,身上的穴窍脉络也大多滞涩,可身上流露出的气息,却让穷奇面色大变,吼叫一声,一蹄踏来,如遮天蔽日踩向唐敖,更似断岳崩塌,笼罩了唐敖的周身,使唐敖避无可避。

  生死关头,唐敖脸上没有丝毫惊慌神色,目光坚定的看着仿佛山岳崩塌的穷奇之爪,身上的气势终于达到了顶峰。

  一道光不知道从何处照射而来,聚拢在唐敖的身上,反射出了无穷无尽的光华。

  与此同时,唐敖的脚下流光溢彩,幻化出奇花异草的美景,呈圆形逐渐扩大,之后出现的不光有花草,还有山川河岳,日月星辰。

  唐敖脑海中一片清明,看着身上的光,看着脚下溢彩绘就的图案,嘴角慢慢的翘了起来,在他领悟了太素功的时候,就感觉和某一物冥冥之中有了牵连,不用猜也知道那就是镜花世界的至高之宝,宝镜。

  唐敖的手轻轻抬起,单手托天挡住了穷奇落下的巨爪,二者体形相差悬殊,一如山,一为人,但唐敖却举重若轻的挡住了势不可挡的穷奇之爪。

  光彩飞散,盘旋飞舞中好似圈圈涟漪荡漾向四方,穷奇万万没有料到,被他看作玩物,随时都能一口吞噬的唐敖,竟然还有如此手段。

  当即冷哼连连,目中寒光迸射,这一次穷奇不会再给唐敖反抗的机会,张口一吸,所有的光彩迅疾朝穷奇嘴里流动,穷奇竟然想要吞噬此间万物。

  唐敖再次陷入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想必是被穷奇吞入了腹中。

  果不其然,耳边传来了穷奇得意的声音:“唐敖,不管你有何奇特,进入我的腹中,还是乖乖受死吧!”

  唐敖哪管穷奇聒噪,自顾自坚守自己的本心,加强和冥冥中宝镜的联系,那种近在咫尺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好像宝镜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唐敖无法控制心中的悸动,抬手朝空无一物的眼前抓去,拖曳流光呈现,仿佛破碎镜面的一角,呈现出一只毛发白皙如雪,似鹿非鹿的异兽。

  此兽有一对猩红色的犄角,姿态优美,侧枝横陈,微微鼓起的双眼流露着凶光,吐出的舌头充满了尖锐的倒刺,口中发出穿金裂石的尖锐叫声。

  “白泽?”穷奇大惊失色,不明白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的白泽古兽为何跑到了它的领地内,看起来还来者不善。

  穷奇不想和白泽正面相抗,暂时舍弃了唐敖这个玩物,眨眼之间遁入黑暗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