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梦中梦

更新时间:2016-07-18 09:01:53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07

天亮时分,唐敖收拢残部,发现身边仅剩两名金丹期,十几位筑基期,千余炼气期修士,与开赴固城时的意气风发相比,可谓天壤之别。

  唐敖心情低落,恳求身边的一位金丹期修士,前往固城打探消息,结果金丹期修士一去杳无音信,唐敖深怕天渊国修士尾追衔击,匆忙带人退往临近的城池。

  数日后,君子国都城又遣来数万援兵,唐敖重拾斗志,鼓舞士气后寻找战机。

  可惜屡战屡败,损兵折将无数,接连丢失城池后退无可退,只能带着残兵败将回了君子国都城。

  唐敖深感辜负君子国国主的器重和期望,负荆请罪,可是当唐敖走进金銮殿,瞬间呆立当场。

  原本在唐敖看来已经失陷敌手,或者战死沙场的金丹期,炼气期修士,甚至包括引为知己的岳小群,竟然都在金銮殿上,而众人看他的眼神,充满了鄙夷。

  国主柳毅端坐龙椅,面沉似水道:“唐敖,你可知罪?”

  “微臣屡战屡败,丧城失地,辜负国主隆恩,愿意接受国主任何处罚,毫无怨言。”

  唐敖此言发自肺腑,本以为自己文武双全,中过探花,得坐高位,结果在与天渊国的交战中,竟然无一胜绩,这样的打击令唐敖心中难受。

  “胜败乃兵家常事,世上哪有常胜将军,寡人责问的不是战场的胜负,而是你为人的品行。”

  唐敖再次呆愣,别的方面唐敖不敢自夸,可为人品行绝对无可挑剔,他就是因为德行高洁才被举荐为官,国主此言是何道理?

  柳毅没有开口,岳小群站出来说道:“国主,唐敖初到君子国,微臣就曾经怀疑过唐敖的身份,如今招惹天渊国,疑点重重,微臣斗胆怀疑,唐敖就是天渊国派来的细作,挑起两国争端,实在可恨。”

  君子国丞相接着站出来:“国主,唐敖罔顾君恩,担任固城太守,大理寺卿,御史大夫期间,徇私枉法,中饱私囊,现已查列清单,还请国主过目。”

  陆续有官员站出来指责唐敖的过失,围绕的重点就是唐敖品行不端,对于唐敖接连的败绩,却无人提及。

  柳毅看着丞相的奏折,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一拍桌案,大喝道:“唐敖,你干的好事,枉寡人以为你高风亮节,谁料想你却是表里不一的小人,殊为可恨,寡人恨不得斩你于殿前。”

  岳小群急忙道:“国主息怒,唐敖宵小之辈,国主岂能因为唐敖气坏了龙体,微臣以为,唐敖罪不可恕,却罪不至死,还望国主明察。”

  “岳太守所言不差,唐敖的罪行,非一日可以查清,微臣以为先可将唐敖下狱,待查明具体罪行后,再行定罪。”

  唐敖此刻终于回过神来,激动的伸手指着岳小群:“岳太守,你缘何诬陷本官?本官以为岳太守失陷敌手,泪流不止,岳太守就这般回报本官?”

  唐敖又看看丞相:“丞相大人,同僚之间互相宴请,收受礼品,不是君子国约定俗成的规矩吗?怎么可以说本官收受贿赂?本官只是入乡随俗……”

  岳小群冷着脸转身不再看唐敖,丞相等人哼声不断,一副耻与唐敖为伍的做派,金殿上下,竟然没有一人替唐敖说话。

  “来人啊!将唐敖下狱,命岳小群暂代太尉之职,率领君子国子民抵挡天渊国的进攻。”柳毅一声令下,唐敖头顶的束发金冠被打掉,双手反拧,倒拖着被押下金銮殿。

  监狱内潮湿阴冷,唐敖披头散发,身穿囚服,恍如身在梦中,昨日还是高高在上的太尉,今天却变成阶下囚,转变之快令唐敖难以接受。

  “哞……”唐敖站在监狱的栅栏后,正伤春悲秋之际,耳边传来腾根兽的叫声,定睛一看,只见穷奇兽踏云飞来,嘴里还衔着一段枝叶,枝叶间结满了鲜红的果子。

  腾根兽把头凑到栅栏边,方便唐敖伸手采摘果实,唐敖目光不禁湿润,感觉遭受背叛的他,突然觉得只有腾根兽才是自己的知己。

  唐敖咬破鲜红的果实,还没来得及品味果子的滋味,夜空骤然亮如白昼,天渊国的舟船陆续降临,君子国的国都眨眼间陷入雷暴火海中。

  舟船蹦下一人,正是当日站在云端的元婴期修士,此人直奔唐敖所在的监狱,大声喝道:“好贼子,纳命来。”

  一道如参天古树般的闪电蜿蜒袭来,唐敖避无可避,被这道雷电击中,脑海一片空白:“这就死了吗?应该死了吧!”

  “太尉大人,快些醒醒……”唐敖耳边传来阵阵呼唤声,随即悚然惊醒,定睛一看眼前竟是岳小群。

  岳小群轻轻摇晃着唐敖的手臂关切道:“太尉大人,可是做了噩梦吗?”

  唐敖只觉得身体冷颤,抚摸额头,入手一层汗水,下意识问道:“可是天渊国的大军攻杀来了?”

  “前方并无军报,许是大人忧心国事,梦到了不好的情形吧!”岳小群命人端来解酒的凉茶。

  唐敖一边喝着凉茶,一边偷眼打量岳小群,做梦吗?为何梦中那么真实,如果不是梦呢?

  唐敖当即放下茶杯,吩咐道:“岳大人,传本官的命令,全军退出固城,连同城中百姓一并撤退。”

  岳小群惊愕道:“大人,如此未战先怯,怎么和国主交待?国主怪罪下来,我等也担待不起呀!”

  唐敖摆手道:“按照我的吩咐行事吧!出了任何差错,本官一力承当。”

  唐敖目送岳小群离去,眉头越皱越深,做梦对唐敖来说绝不是小事儿,从小到大,凡是入梦必有因果,这次的梦境又是什么因,什么果?

  一场梦境,让唐敖略微沉淀,目睹固城百姓悉数迁出城外,心弦愈发紧绷,矛盾的看着夜色中的固城,期待发生些什么,又希望不要发生。

  该来的终究无法躲避,固城上空突然出现无数道闪电,伴随着震耳欲聋的雷音,顷刻之间,固城化为一片火海。

  唐敖的耳边顿时传来夸赞声,认为唐敖有先见之明,让固城军民躲过一劫,功德无量。

  唯独唐敖自己身子越发虚脱,仿佛冷水浇头怀抱冰,不由自主的打着冷颤。

  岳小群兴奋的说道:“大人,天渊国扑了一个空,我军接下来该如何行动,还请大人示下。”

  唐敖料敌先机,君子国/军民奉为神明,都在等着唐敖下一步的命令,唐敖看着眼前的岳小群,又看看其他人,嘴唇抖了抖,颤声道:“继续撤退。”

  唐敖此刻无心作战,梦中所见犹如一记棒喝,仿佛暮霭沉沉中的一丝光明,逐渐唤醒了唐敖的本心。

  撤退途中,唐敖的心思越发清明,屏退左右独自一人的时候,运转道经,赫然发现修炼哪有什么进境,仍然只有右臂的经脉穴窍贯通。

  “这是梦醒了?还是仍在梦中?梦中梦吗?”唐敖无法判断自身的处境,更是被脑中的想法骇的魂不附体,如果整个君子国就是一个梦,那又该如何醒来?

  唐敖走出营帐,又对自己的怀疑不确定起来,这山水星辰,这臣民国度,怎么看都不像是假的,更别说还有天渊国这等现实的威胁了。

  “太尉大人来了,太尉大人来看我们了。”唐敖听到有人说话,才发现自己竟然失神走到了百姓的营寨旁。

  眼前的帐篷破烂不堪,一家六七口人蜗居其中,尽管身处不利的环境,这家人仍然彬彬有礼,邀请唐敖入内歇息。

  唐敖看着眼前说话的人,略有印象,记得此人曾经用几条鱼换了一担柴。

  君子国虽然人人皆可修炼,但真正修炼有成者毕竟是少数,比如眼前这家人,基本上和唐敖差不多,都在修炼的门槛上徘徊,招待唐敖的糕点茶水,也是粗鄙不堪。

  唐敖嚼着熏华草做的糕点,有一句没一句和这家人聊着,临别之时唐敖心中一动,拿出几块灵石塞到卖鱼人的手中。

  “太尉大人这是要折杀我等吗?”卖鱼人惊骇无比,一边推脱唐敖留下的灵石,一边让人把家中所有的贵重之物拿出来,说是要全部孝敬给唐敖。

  唐敖看着几十块熏华草做成的糕点,十几只瘦骨嶙峋的猛兽,质疑道:“这些东西都给了本官,你们如何维持生计?”

  卖鱼人惶恐中夹杂着一丝傲然道:“启禀大人,我君子国人人如君子,何为君子?仁者无忧,知者不惑,勇者无惧。”

  唐敖接口道:“君子忧道不忧贫,谋道不谋食,本官受教了。”唐敖收回灵石离开营帐,心中隐约知道了哪里不对劲。

  “君子国?的确人人如君子,可世上又怎么会有这样的国度呢?即便存在,也是梦中的理想国呀!”

  多九公明言,唐敖想要明见本心,机缘就在君子国,唐敖梦了一场,梦醒后如当头棒喝,又和卖鱼人交流几句,终于明白了多九公为何让他来君子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