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祸事了

更新时间:2016-07-18 09:00:18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23

腾根兽和神兽穷奇雕塑对望后,兴奋的发出一连串的哞哞叫声,形体发生了微不可查的变化,双眼变的更加深邃,漆黑的仿佛两个空洞,似乎能吞噬一切。

  事情的发展如唐敖所料,晋升大理寺卿后,君子国的三公九卿等等高官显要,纷纷宴请唐敖,并且送了许多礼品,都是唐敖急需的修炼资源。

  唐敖再次恢复在固城那样的悠闲生活,在内堂之中闷头修炼,不到一个月,又一条经脉被打通,眼看筑基期有望。

  唐敖心怀大慰,开始憧憬进阶筑基期后,什么时候才能进阶金丹期,因为他现在的修为境界,和担任的官职有些不太相符。

  纵观君子国九卿,哪个不是金丹期的修炼者,唯独唐敖连筑基期都不是,很是让唐敖郁闷。

  单纯依靠收受的贺礼,已经不足以支撑唐敖的修炼,唐敖也琢磨出了在君子国的为官之道。

  不管任何事情,必须要说的漂亮,做的让人挑不出毛病,只要冠冕堂皇站得住脚,那么平决狱讼怎么做,唐敖可以一人而决。

  这样就留下了足够的操作空间,自由闪转腾挪,唐敖的官声名望越来越好的同时,用于修炼的资源材料也越来越多。

  唐敖在大理寺卿任上半年后,发生的一件震动君子国上下的大事,唐敖编著了一本书,这本名为《狱经》的书一出,大有洛阳纸贵的趋势。

  君子国人人争相阅读,对唐敖在书中的观点极为赞同,全民请命之下,这本书竟然成为了君子国的律令之一。

  唐敖著书立说,深得君子国国主的器重,半年之后,唐敖就被破格提拔为三公之一的御史大夫,执掌全臣奏章,负责监察百官,威望日隆。

  唐敖从初入君子国游历,到晋升为三公之一,用时不过一年有余,可谓风头无两,天下无双。

  在修炼上,唐敖进境神速,在晋升为御史大夫不久,就突破了筑基期的瓶颈,虽然无法和其他三公九卿相比,却也不是个小小的炼气期修炼者了。

  唐敖自诩深谙为官之道,修炼之本,平日里除了打坐练气,服食丹药,剩余的时间都用来陪伴君子国国主,被称为君子国第一红人,天下名士的偶像。

  至于唐敖来到君子国的目的,明见本心,早已被唐敖抛到九霄云外,整个人的气质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不自知。

  这日下朝,唐敖和同僚互相夸赞一番后回转府衙内宅,拿出国主赏赐的丹药,正准备服食的时候,头顶突然传来阵阵雷鸣声响,随即风云突变,君子国的国都被遮天的乌云笼罩起来,白昼瞬间化为黑夜。

  唐敖好奇的朝云端观望,不禁愕然,只见乌云之上隐现数条雷电编织而成的舟船,舟船上站着数十人,以唐敖如今的见识,一眼看出这些人都是金丹期以上的修炼者。

  唐敖打量之际,云端传来爆喝之声:“君子国柳毅何在?速速出来受死。”

  柳毅乃是君子国国君的名字,被人指名道姓,这对君子国无异于宣战,事实也是如此,只见君子国的都城亮起一道道光华瑞彩交织的护罩,托住了黑云压城的滚滚乌云。

  钟鼓齐鸣,唐敖急忙将丹药收起,匆匆来到金銮殿,第一次见识到了君子国国主在修炼方面的风采。

  柳毅一身龙袍,面对云端的数十名修炼者巍然不惧,气定神闲道:“寡人以为是谁,原来是天渊国的道友,君子国与天渊国相隔千万里,诸位远来是客,君子待人以诚,还请诸位道友降下云头,寡人将盛情招待。”

  被称作天渊国的修炼者们,一个个抱肩冷笑,为首之人摆手道:“柳毅,某敬你是个元婴期大能,万不得已不想与你一争高下,不过事关我家少主,今日如果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你这君子国,怕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柳毅哦了一声:“道友这是何意?天渊国少主,又怎么会跟寡人的君子国扯上联系呢?”

  “一年多前,少主外出天渊国游历,竟然在君子国失踪,随行的仆从叛主脱逃,被我家国主拘魂拷问,这才得知是你们君子国的人阴害了我家少主,柳毅,灭国之祸就在眼前,如何自处你自己选择吧!”

  唐敖站在柳毅身边,闻听此言,如遭五雷轰顶,直觉告诉唐敖,那个失踪的天渊国少主,肯定就是被腾根兽吞噬的那个书生,不曾想竟然有如此吓人的来头。

  看着云端说话那人对柳毅丝毫不敬,想必也是元婴期的大能修炼者,唐敖心中不禁忧惧,暗忖道:“祸事了,祸事了,这可如何是好?”

  柳毅不以为然:“道友此言差矣,令少主游历天下,在何时何地失踪,都有可能啊!如何怨在君子国头上,我君子国人人品行高洁,又怎么会阴害你家少主,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但也要看看我君子国是什么国度,奉劝道友一句,还是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别人不知道君子国的底细,难道我也不知?柳毅,你最好想想清楚了,否则身死国灭,悔之晚矣!我只给你三天时间,好好考虑吧!”

  云端之人说完狠话,一摆手,满天乌云散尽,哪里还有天渊国修炼者的影子。

  柳毅面色阴沉,回首望着身旁的文武百官,无人敢和柳毅对视,唯有唐敖心中有事,双眼呆滞的看了看柳毅。

  “唐爱卿果然是国之干城,天渊国欲对君子国不利,寡人即刻任命唐爱卿为太尉,总领君子国全国/军事事务,以拒外敌。”柳毅说着,龙袍袖口飞出半片虎符,正是调动君子国所有军队的凭证。

  唐敖下意识的接过虎符,不由得激灵灵打个冷颤,想要推脱已经晚了,想到要对抗元婴期,金丹期的大能修炼者,唐敖眼前阵阵发黑,几欲晕厥。

  三天时间,唐敖茶饭不思,全部身心精力都投入到调兵遣将上,由御史大夫转任太尉,唐敖才知道君子国的国力,相对于天渊国来说,只能说不堪一击。

  国主柳毅是唯一的元婴期大能修士,其他诸如丞相,九卿等等,金丹期修炼者不到二十人,其中还有唐敖这等滥竽充数的筑基期混迹其中,战力堪忧。

  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唐敖忧惧了一段时间,渐渐稳住心神,君子国都城笼罩的阵法,防御力惊人,即便是元婴期大神通修士想要破开也不容易,有此依仗,唐敖觉得和天渊国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三天之期转眼就到,君子国的都城并没有遭遇任何祸乱,也不见天渊国的修炼者出现捣乱,就在君臣上下以为平安无事的时候,八百里加急的求援信送达了金銮殿。

  君子国的三座城池,竟然在一天之内被屠灭,出手的正是天渊国的修炼者,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柳毅作为国主,焉能对此无动于衷,当即命令唐敖出战,并且救援危在旦夕的固城。

  固城是唐敖初到君子国的城池,唐敖对固城的安危非常担忧,得到国主的君令后,立即开拔。

  唐敖身边跟随的不但有十个紫袍金带的金丹期修炼者,还有数十位筑基期,以及炼气期的五万兵马。

  唐敖心中尽管忧虑,可怀里的太尉印信给他不小的底气和希望,太尉印信可以说是难得一见的法宝,不但可以号令全军,而且还蕴含着元婴期修士的大部分威能,是抵御天渊国元婴期修士的最大依仗。

  君子国的修士大军,浩浩荡荡的开赴固城,沿路百姓纷纷送上各种物资,甚至有人执意要加入大军,同仇敌忾。

  唐敖对此感动非常,觉得士气民心可用,此战,哪还有惧怕的道理?哪还有不胜的理由呢?

  大军进驻固城,唐敖忧虑为之减少,当即升堂商讨对策,现任固城太守岳小群,将附近三座被屠灭城池的状况讲说一遍。

  在岳小群的描述中,天渊国的侵略罪行简直罄竹难书,三座城池没有留下一个活口,实乃君子国立国以来的最大劫难。

  唐敖询问天渊国修炼者的踪迹,岳小群却回答不出来,一问三不知,唐敖只能安慰自己,寻不到敌人的踪迹,那就以逸待劳,等天渊国的修士主动送上门来。

  安顿好公务,唐敖在岳小群的极力挽留下,住进太守衙门的内堂,固城内的知名士绅随后来了数百人,开口闭口都是称赞唐敖带兵有方,这次抵御外侮必定可以旗开得胜,一雪前耻云云。

  唐敖不胜酒力,酒过三巡后有些头重脚轻,被人搀扶到厅堂内歇息,半醒半睡之间,突然听到喧哗阵阵,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漫天的光华乱闪,房倒屋塌。

  没等唐敖看清楚,伴兽腾根从外面跑进来,驮起唐敖一路狂奔,唐敖骑在腾根兽背上,眨眼睛飞出城门。

  回首望去,只见固城一片火光冲天,这第一战就如此败了,败的稀里糊涂,唐敖不禁愕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