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渐进的崩坏

更新时间:2016-07-18 08:58:00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77

因为唐敖和前任太守交接时积下了三桩案子,唐敖升堂审案,其实都是邻里之间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互相之间又自觉退让,一刻钟不到就审理完毕。

  岳小群见唐敖审案完毕,无事可做,建言道:“大人,放告牌已经放出去,然,我君子国民风淳朴,百姓安居乐业,一年也出不了几桩纠纷,大人不如回内堂歇息,此间之事尽可交付卑职办理。”

  唐敖沉吟一声,点头不已,觉得还是修炼比较重要,早日打通阻塞的经脉穴窍,进阶筑基期才是当务之急。

  “都尉大人辛苦,本官将印信留在堂上,腾根兽也留下,有事可到内堂寻找本官。”

  岳小群等人恭送唐敖离开衙门,时间不长,有衙役带来了两个正在争执的人。

  这两人在街上走路不小心撞在一起,被告倒地,原告要求被告必须撞倒自己一次,否则难以心安,被告千推万辞,直说使不得,二人僵持不下,一同来太守衙门辨理。

  岳小群处理这样的纠纷驾轻就熟,只要安排再撞一次,对双方夸赞一番,肯定会是皆大欢喜的局面。

  不料就在岳小群想要判决的时候,主位旁站着的腾根兽突然哞的叫了一声,奔跑过去将原告扑倒在地,一口将原告的鼻子咬了下来。

  原告鼻子被咬掉,说话瓮声瓮气:“神兽饶命,是草民做的不对,草民不该故意撞倒别人,以期博得众人称赞……”

  腾根兽哼哼两声,随着原告跪地求饶,一股寻常修炼者都难以发现的气息,从原告身上融入到腾根兽的独角中。

  内堂,唐敖服食丹药打坐练气,就在腾根兽吸收融合了诡异难明的气息时,唐敖顿感丹药效力倍增,一举冲开了滞涩已久的穴窍,神清气爽之感,非言语可以形容。

  大堂之上,岳小群双眼放光的打量着腾根兽,拍手称赞道:“太守大人高风亮节,所伴神兽更是明察秋毫,实乃固城之幸也。”

  三班衙役,六房书吏纷纷附和,固城太守品行高洁,伴兽神明的消息,逐渐在固城传扬,茶余饭后被引为美谈。

  一个月之后,在唐敖日夜不缀的苦修之下,左手的经脉穴窍被打通,这令唐敖欣喜若狂,随即脸色发苦,因为任职固城太守时所收的礼物,竟然消耗一空。

  没有了灵丹妙药的支撑,唐敖修炼起来仿佛逆水行舟,进境缓慢,索性起身离开内堂,准备过问一下公事。

  起身之际,唐敖不经意的朝书案那里瞥了一眼,恰好有一面铜镜悬挂在墙壁上,唐敖隐约觉得镜子里自己的脸色有些差,走近仔细观望一番,却觉察不出到底差在哪里。

  唐敖来到大堂,岳小群等人站起相迎,岳小群把这段时间以来的各种公文和卷宗讲给唐敖听。

  固城无大事,唐敖翻了几页就看完了,称赞道:“都尉大人做的好,诸位也辛苦了。”

  岳小群等人谦逊的时候,腾根兽来到唐敖身边,亲昵的蹭着唐敖的胳膊,仿佛向主人撒娇的小犬。

  岳小群急忙把腾根兽的神奇也讲说一遍,唐敖哈哈笑道:“都尉大人不说,本官还觉得疑惑,本官的腾根兽,竟然和君子国都城金銮殿内的神兽穷奇非常相似,许是那只神兽的近亲也说不定。”

  “大人言之有理,俗话说的好,鸟随鸾凤飞腾远,人伴贤良品自高,大人与这只腾根兽乃是天作的缘分,我固城百姓之福啊!”

  “大人有此神兽相伴,固城之内早已传为佳话,大人高升,指日可待呀!”

  唐敖面对众人的夸奖,心田甚慰,脑子里却在想着,什么时候能真的高升,如果再收一次礼物,修炼的资源和丹药,又会多上不少,可解他燃眉之急。

  心里这样想,唐敖口中却满是仁义道德,没有觉得自己这样有何不妥,何为君子?上得君主器重,下得百姓爱戴,此君子之道也。

  岳小群见唐敖心情不错,开口道:“大人,今天风和日丽,不如出衙体察民情,让固城百姓瞻仰大人的雄姿与美德。”

  唐敖欣然应允,三班衙役立即行动,抬出回避,肃静的仪仗牌,唐敖身骑穷奇兽,固城百姓闻风而动,夹道欢迎唐敖出巡,溢美之辞不绝于耳。

  今日合该有事,当唐敖的仪仗行至醉香楼前,两个身穿长衫,手持佩剑的书生,竟然大打出手,各自驯养的猛兽也缠斗在一起。

  唐敖还是第一次看到君子国的子民斗法,只见双方猛兽你来我往,二人手中宝剑,大呼酣战,剑芒吞吐,掐诀念咒间光华闪耀。

  这两人都有筑基期的境界,君子国虽然人人修炼,可寻常百姓也不过是炼气初期的样子,如此大战,人人避之惟恐不及,免得遭遇池鱼之殃。

  唐敖身为固城太守,修为境界远不如交战的双方,就连都尉岳小群也差了不止一筹。

  就在唐敖苦无良策该如何制止争斗二人的时候,座下腾根兽一声怒吼,状若奔牛冲向激战的双方,空中一道流光溢彩飞来,赫然是唐敖留在衙门内的印信。

  太守印信从天而降,凭空膨胀数十倍,如同小山压下,两个书生手中的宝剑,同时被印信的威压崩断,双方驯养的猛兽,也都在腾根兽的怒吼中,匍匐跪地表示臣服。

  唐敖怔怔的看着散发庞大威压的印信,这……竟然是一件法宝,而法宝只有金丹期的修炼者才能运转自如。

  唐敖一个炼气期还不圆满的修炼者如何使得?随即明白这法宝之上加持了一股浩然君子的气息,只怕是君子国国主给予属官的一种保护措施。

  “尔等因何在此打斗?可知君子国的律令?”唐敖官威发散,和印信法宝的气息相得益彰,固城百姓无不震动。

  岳小群看着交战的双方,眉头微皱道:“太守大人,这两个书生,看起来并不是我君子国的子民。”

  两个被印信法宝镇压的书生,一起哼了一声,其中一人傲然道:“你这官儿说的不错,我们乃是海外之人,来君子国游历,难道还要遵循君子国的律令吗?”

  唐敖语塞一阵,面色一沉道:“既然身在君子国,自然要遵循君子国的法度,本官问你们因何打斗?还不从实招来。”

  被镇压的二人对唐敖甚是不屑,但是头顶的印信法宝,让二人无从抵挡,互相恨恨的看了一眼,最先开口的那人说道:“说来也无太大恩怨,此人与我一起游历,盘缠用尽,我已然借他数百灵石,今日让他还我灵石,却百般推脱,竟然不承认了……”

  “休要血口喷人,数百灵石?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诸位看看此人有甚价值数百灵石的地方?你是本地太守?定要严办此宵小之徒。”

  唐敖正想要仔细询问,座下腾根兽却突然发出一阵刺耳的噪音,头顶独角蓦地暴涨,瞬间刺入起先说话之人的胸腹。

  不等此人反抗,腾根兽一甩头,独角之上散发出灰白色的光华,此人身上一哆嗦,掉落下来数十块光莹莹的石头,在印信法宝的镇压下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竟然被腾根兽吞吃了。

  腾根兽吞了此人,将地上的灵石聚拢成堆,推到被指控借灵石不还的那人身前,还用独角蹭了蹭那人。

  唐敖怔了一下,耳边顿时传来了山呼海啸般的赞叹声,纷纷拥护唐敖处置得当,宵小贪婪诬告之徒,就该如此下场。

  唐敖面前的印信法宝自行飞回衙门,书生看到地上的灵石,又看看略微呆滞的唐敖,拱手为礼道:“大人明察秋毫,不愧为君子国太守,此事在下定会修书一封送往君子国都城,盛赞大人的高义。”

  书生说完之后,将地上的灵石摄走,脚下生出一道遁光,径直离开了固城。

  君子国的美德品行,竟然可以传扬到国外,固城百姓人人振奋,时隔一日不到,君子国都城再次派来驾驭龙车的天使。

  鉴于唐敖在固城任上的所作所为,特来嘉奖,并传达了国主的旨意,晋升唐敖为大理寺卿,位列九卿之一。

  听闻唐敖高升,固城百姓万分不舍,请愿酒,万民伞不知道送了多少,想要把唐敖挽留下来继续在固城做太守。

  唐敖此刻已经不是飘飘然,而是觉得理所当然,唐敖自认公正无私,心怀大义,做一个平决狱讼的大理寺卿绰绰有余。

  在唐敖的举荐下,岳小群接任固城太守,而唐敖则骑着腾根兽,赶赴君子国都城任职。

  唐敖已经彻底融入到了君子国,再次蒙国主召见的时候,应对得体,这才知道之所以升迁九卿之一,正是因为在裁决两个书生斗法时,彰显了君子国的律令。

  国主对唐敖的为官之道大加赞赏,引为爱卿,唐敖倍感受用,满口杀身以报君恩的言辞。

  就在唐敖和君子国国主君臣奏对的时候,唐敖骑乘的腾根兽,围着金銮殿中间的神兽穷奇雕塑转着圈走动。

  神兽穷奇雕塑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与之对应的是腾根兽的双眼,瞳孔之中浮现出了唐敖在固城为官的所有作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