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固城太守

更新时间:2016-07-18 08:57:02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16

龙车缓缓从云端降落,唐敖看到一座雄伟城池在眼中越来越大,居高临下,此城有长安两倍有余,街坊纵横交错如棋局,行人络绎不绝,处处透露出繁华景象。

  唐敖从龙车下来,宽阔的城门上方悬着一块金光璀璨的匾额,上书君子国三个字。

  城门外,数百人站立两旁,为首者紫金冠束发,一身金色袍服,余者也都穿着华丽,在两位天使的介绍下,唐敖才知道眼前之人竟然君子国的宰相,率领百官替代国主恭迎唐敖,不禁让唐敖有受宠若惊之感。

  宰相执意让唐敖先行:“君子国立国以来,如唐公子这般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兼且品行高绝之士,委实罕有,唐公子令本官先行,岂不是折杀本官?”

  唐敖对君子国的这些礼数在固城领教多时,两片金叶子搞出如此大的阵仗,哪还敢坏了规矩,再三谦逊让宰相先走,二人互相作揖礼让了将近半个时辰,宰相才万般无奈的头前开路。

  走进君子国的都城,唐敖对君子国的繁华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如果将这里和长安城做对比,那简直就是茅舍和宫殿的区别。

  君子国处处以礼为先,唐敖自然无法立刻就会得到君子国国主的召见,唐敖和岳小群被安置在国贤馆舍,这里除了唐敖之外,还有许多被举荐的认为是品行高绝的君子国之人。

  岳小群喜好结交名士,晌午不到,就把国贤馆舍内大多数人的情况把摸的差不多了。

  “唐兄,君子国举国甄选君子,某以为唐兄当之无愧乃是君子第一人……”

  唐敖听完岳小群的讲述,额头鼻尖沁出一层汗水,唐敖只是在买卖的时候,没有把价格压到白送的程度,就被举荐为君子之贤,看来是实至名归呀!

  比如岳小群说,涟水城被举荐的君子,因为拾获了一块废弃灵石,而满城寻找失主,为此还不惜散尽家财,最终将那块灵石送到了失主手里。

  再比如有道城的方毅,眼看猛兽饥肠辘辘,于心不忍,竟然斩下了自己的一条手臂,以身饲虎,痛苦加身而眉头不皱。

  这些都被岳小群认为是唐敖的有力竞争者,唐敖无言以对,感觉说什么都是错,这还是他的理想国吗?圣人之道,岂能如此迂腐?

  多九公告诉唐敖,想要获得宝镜的一丝能力,想要回到大唐,就要明心见性,找到本心本我,唐敖脑海中灵光闪现,隐约触摸到了自己的本心是什么。

  岳小群正滔滔不绝的说着,馆舍外突然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这在君子国可是稀罕事儿,唐敖和岳小群出门观望,只见街道两旁已经站满了人。

  两名衙役手持水火棍,交替杖打着地上匍匐爬行之人,后面还有人举着告示牌,唐敖定睛一看,明白了此人为何挨打。

  岳小群鄙夷的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人形:“此人竟敢向国主进献珠宝玉石,岂不是陷国主于不仁不义,杖责实在太轻了。”

  岳小群不等别人反驳,自顾自说道:“唉!国主宅心仁厚,怕是不忍他人头落地,才这样轻拿轻放,国主仁慈,感天动地呀!”

  周围的人纷纷对岳小群的话附和连连,认为岳小群言之有理,不是被打之人的罪责太轻,而是国主恩重,到此时,人人跪地,高呼国主美德与天齐平,为君子国万世楷模。

  唐敖呆怔片刻,内心震撼的看着众人跪地叩拜的景象,衣袖被岳小群一扯,不由自主的单膝跪地,木偶般的随着众人高呼起来。

  唐敖觉得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但是脑海却愈发清明,看着周围的人们,不由得想起了论语中的一段话,君子群而不党,小人党而不群,那么在这君子国谁是君子?谁又是小人呢?

  回到馆舍,唐敖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就在刚才,唐敖以为自己找到了明见本心的路径,可现在又迷茫了。

  唐敖拿出那包岚山清茗,没有金丹期修炼者的本领,索性不去煮茶,清香扑鼻的茶叶放在口中咀嚼着,微微苦涩中略带香甜,微微暖流随后发散全身。

  “唐兄,快快整理仪容,马上就要金殿面圣了。”

  唐敖的耳边传来岳小群的呼唤,从入定中醒来发现外面天光放亮,而他却只感觉打了个盹而已。

  金銮殿外,唐敖和馆舍内其他名士一起等待君子国国主的召见,人人踌躇满志,看起来都想有一番作为。

  唐敖已经了解,君子国使用的是类似大汉王朝的察举制,和大唐的科举制有很大不同。

  比如举孝廉,举秀才,作为刚刚参加过科举考试的唐敖,认为这种选贤任能的方式有失偏颇。

  唐敖思绪飘忽的时候,耳边钟鼓齐鸣,精神不禁一振,在君子国宰相的带领下,唐敖等人鱼贯进入金銮殿。

  金銮殿内,一只类似腾根兽的猛兽雕塑矗立正中,猛兽雕塑后面是几十级台阶,台阶两旁站立着文武大臣。

  宰相手捧锦书拾级而上,先是盛赞国主文成武德,泽被苍生,然后夸赞君子国盛世繁华,最后才提到这次察举的名士贤才等等。

  唐敖走进金銮殿的瞬间,抬头偷眼观察了一下正襟危坐在龙椅上的君子国主,给唐敖的印象是相貌堂堂,卓尔不群,望之就似仁君。

  国主听完宰相的话,谦逊一二,接着勉励了众人几句,然后依照锦书所记载的内容,授予众人官职。

  唐敖听到他竟然被委任为固城太守,还没来得及惊诧,就在宰相的催促下,学着其他人的举止,伸手朝大殿正中的猛兽雕塑摸去。

  在唐敖的手掌接触到猛兽雕塑的瞬间,心神一阵恍惚,好像感觉有些不太舒服,但这种感觉随即消失,唐敖就没有放在心上。

  当唐敖走出金銮殿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上绯红色的官服,手里托着装印玺的盒子,守在金殿外的岳小群看到之后,上前贺喜道:“唐兄今日服绯,定是牧守一方的大员吧?”

  唐敖越发觉得头重脚轻,不过还是在岳小群的护拥下,和其他被授予官职的名士门接受文武百官的祝贺,回到国贤馆舍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第二天天不亮,唐敖早起上朝,得知在国都夸官三日后必须赶回固城任职,而且太守以下的官职,唐敖可以举荐,这份举荐名单通常都会得到国主的肯定和确认。

  唐敖初到君子国,身边熟识之人只有岳小群一个,当即举荐岳小群出任固城都尉,岳小群再三推辞不过,领了官服印信后,和唐敖一同衣锦还乡。

  来时乘坐的是天使驾驭的龙车,回去时则带着三班衙役和六房书吏,一路风光无限抵达了固城。

  固城上下早已得到音讯,百姓举城出迎,唐敖身穿绯服,骑着白马,在百姓们山呼海啸的恭迎中,不免有些飘飘然,脸上哪还有半点谨小慎微,看样子像是忘记了来君子国的目的。

  太守官衙内,唐敖居中而坐,朗声道:“本官蒙国主不弃,充任固城太守,诸位与本官一同沐浴国主大恩,当以勤政爱民为本份,明日就抬出放告牌,体察固城民情。”

  岳小群等唐敖说完,补充道:“君子国民风淳朴,人人比肩君子,若有故意诬告者,定要重重责罚。”

  处理完公务,岳小群走到唐敖近前:“大人,城内诸多店铺的掌柜联名宴请大人,大人换上便服这就随卑职过去吧!”

  唐敖沉吟一声,点头道:“如此甚好,可借机了解城内民情。”

  唐敖突然想起一事,叮嘱道:“奴兽斋那位掌柜,莫要遗漏了。”

  岳小群露出一副心领神会的表情:“大人放心,卑职早已安排妥当。”

  城内醉香楼,唐敖和岳小群接受数百人的宴请,唐敖听着众人的夸赞,倍感受用,得到的贺礼,堆积如山,几次三番的推却后,心安理得的收入囊中,并没有觉得不妥。

  最让唐敖看重的礼物,就是奴兽斋掌柜的拿来的腾根兽,说来也怪,当日唐敖触摸一下腾根兽都不行,今夜腾根兽竟然主动的依偎在唐敖身边,时不时的嗅着唐敖的手,亲昵的不得了。

  君子国是修炼者的国度,唐敖收到的贺礼,基本都和修炼有关,比如类似神兽穷奇的腾根兽,比如各种奇花异草灵丹妙药,虽然品质不如岚山清茗茶,却也把唐敖兴奋的难以自持。

  唐敖把玩这些贺礼,浑然不知依偎在身边的腾根兽,身上散发出微不可查的灵气,和唐敖身上的灵气逐渐交融,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陆续被唐敖吸入口鼻吞入腹中。

  这一夜,唐敖服用一种名为固君丹的灵药,感觉修为略有进境,看着摆放在桌案上的上百瓶丹药,不由得心荡神摇,思绪联翩。

  唐敖感觉在君子国为官甚好,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将全身阻塞的经脉穴窍打通,即便是进阶筑基期也不再是奢望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