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君子国

更新时间:2016-07-18 08:54:16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28

心月无法反驳多九公的想法,否则她对多九公说的那些话,还有什么用?

  此刻唯一能做的就是为唐敖祈祷,祈祷唐敖别出现意外,唐敖绝对是镜灵转世,应该不会被镜泊湖吞噬吧?

  唐敖猝不及防之下,被多九公投入镜泊湖,身体瞬间被禁锢,好在心中一直默念着君子国。

  让唐敖惊愕的是,在他的脑海中真的出现了一副画面,感觉像是以前做梦,浑浑噩噩的迷糊着。

  “我要去君子国,我要明见本心……”唐敖牢记多九公的话,混沌的感觉逐渐远去,随即看到无数的银色光点从身上迸发四散,神志愈发清醒。

  “这是哪里?君子国吗?”唐敖揉着有些肿胀的太阳穴,惊讶的打量着周围陌生奇特的环境,双眼逐渐呆滞。

  唐敖脚下踩着草丛,这些类似竹叶的草,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枯萎,唐敖若有所思的看着逐渐西沉的太阳,心中猜测等太阳完全落山后,地上的这些草也会完全枯萎死掉吧!

  唐敖无法确定这里是不是君子国,前方升起的炊烟让唐敖加快脚步,准备找个人问问路。

  一声虎啸传来,唐敖定住脚步全神戒备,右臂灵光闪现,只见一只斑斓猛虎慢悠悠的走出丛林,而且不止一只。

  两只猛虎身后露出了一个年轻人的身影,身穿宝蓝色的长衫,腰间悬挂着一把佩剑,面目英俊,神采奕奕,看到唐敖也是一愣,当即喝住两只猛虎趴下。

  “兄台,可是受到了惊吓吗?在下这厢给兄台赔罪了,看兄台的穿着打扮,不是君子国的子民吧?”青年说话前,彬彬致礼,一边说一边朝唐敖作揖。

  唐敖松了口气,对方如此明礼,反倒让唐敖觉得刚才的戒备有些失礼,当即客气道:“无妨,在下唐敖,的确不是君子国的子民,这里就是君子国吗?”

  “兄台所言不错,前面就是君子国固城,固城乃是君子国第二大城,兄台是慕名而来?”青年见唐敖点头,态度越发热络道:“在下岳小群,今日得遇唐兄,实乃三生有幸的美事,唐兄如果没有什么急事,不妨到固城一游,在下愿为唐兄向导。”

  唐敖来到君子国的目的,就是明见本心,平复起了波澜的心境,既然岳小群如此盛情,唐敖哪会拒绝,作揖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岳小群喝来两只猛虎,两只猛虎如同马匹匍匐在地,唐敖惊讶的看到岳小群坐在了虎背上,在岳小群的再三要求下,唐敖略微有些胆颤的坐在猛虎背上。

  唐敖心中不禁想起了那句话,骑虎难下,没想到他竟然还真有骑上虎背的一天,这个君子国的人竟然可以驯服猛虎如马匹骑乘,猛虎还乖乖听话,真是稀罕啊!

  骑着猛虎,唐敖和岳小群很快来到固城城外,此时夕阳西下,唐敖在等待排队入城的时候,看到城墙附近的草叶果然都枯萎了,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测。

  岳小群见唐敖看着枯草出神,笑着解释道:“唐兄有所不知,这种草叫熏华草,朝生夕死,仅有一天的寿命,不过循环往复,明天太阳升起来之后,又会荣发鼎盛。”

  唐敖连连称奇,没等他感慨一二,城门处却传来了争吵声,唐敖以为发生了争执,走上前去才知道,争执的原因竟然是为了让路。

  进城的人,想要让出城的人先走,出城的人却让进城的先进,互相推让,导致城门处竟然无法通行。

  唐敖慨叹道:“如此礼仪之邦,君子国当盛世也。”

  岳小群击掌赞道:“唐兄也觉得我君子国是礼乐之邦吗?妙哉,妙哉!”

  唐敖很快就后悔了,因为礼让进出城门太耽搁时间,等他和岳小群走进城门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这个时辰,尽管唐敖饥肠辘辘,也不好意思开口,在岳小群的安排下住进岳家的客房。

  夜深不静,偶尔可以听到猛虎的低低啸声,唐敖盘膝坐在床榻上心事重重,多九公让他明见本心,可唐敖并不知道该怎么做,而他的本心又是什么呢?

  君子国真是一个好地方,如果大唐处处如君子国这样礼乐为先,岂不是盛世国度?

  唐敖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还没解乏的时候,旭日已然东升,门外传来了岳小群的招呼声。

  “唐兄,昨夜休息的可好?想必早就饿了吧?”岳小群朝门外躬身,只见两个仆婢一边回礼,一边把早餐摆放在桌案上。

  唐敖连道还好,见岳小群的脸色有些异样,两个仆婢也感到讶然的时候,唐敖当即回过神来,对两个仆婢拱拱手,这才皆大欢喜。

  早餐是熏华草和面做成的饼,熏华草根熬制的鲜汤,唐敖吃着汤饼,感觉味道尚可,就是寡淡了些。

  出门仍然乘坐猛虎,唐敖昨天没有领略到君子国固城的风光,今日一看,原来君子国的人,都有饲养猛兽的习惯。

  岳小群养的是猛虎,其他人不是雄狮也是猎豹,甚至还有飞禽,而且无一例外,这些猛兽的性情极其温顺,似乎也秉承了君子谦谦有礼的个性。

  岳小群和唐敖来到固城的集市,唐敖发现这里不像长安城东西市那么吵闹,即便是生意兴隆,也给人一种凝心静气的感觉。

  “客官,我这担柴湿漉漉的,怎么能值一百下品灵石呢?五十块下品灵石,只要五十块就好。”

  “哪怎么行,老伯您起早去深山砍柴,哪有不沾露水的,这份辛苦令人恻隐,这担柴,我给您一百二十块下品灵石吧!”

  “客观这是折杀老身吗?三十块。”

  “一百五十块。”

  “十块。”

  “两百块。”

  唐敖看着有趣,卖柴禾的老汉,处处挑自己柴禾的毛病,尽可能的压价,而买柴禾的人,却一直哄抬价格。

  当买柴禾的人把价格抬高到两百块下品灵石的时候,卖柴老汉将扁担扔在了地上,激动道:“客观,我这担柴如何值得两百块灵石,这担柴,我不要一块灵石,白送给客官了。”

  “这如何使得……”买柴禾的人正想付灵石的时候,老汉连扁担都不要了,一转眼融入到了络绎不绝的行人中。

  周围看热闹的人,纷纷称赞老汉和买柴禾的人,都觉得他们秉承君子之道,高风亮节值得他们学习。

  唐敖目睹整个买卖过程,总感觉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却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买柴禾的人怜悯老汉的辛苦,抬高价格合情合理,卖柴的老汉自认柴禾太湿不值高价,无可厚非,最后在羞愧中把柴禾白送了,双方似乎都没错。

  唐敖有些想不通的时候,陆续又看到了几场类似的交易买卖,买家给出的价格越来越高,卖家的报价则越来越低,最后白送的场面比比皆是。

  走到集市快要散了的时候,唐敖再次遇到了那个卖柴禾的老汉,老汉正在买鱼,几条巴掌大的小鱼,老汉给出了五百块灵石的高价。

  当老汉把价格抬高到一千块下品灵石的时候,卖鱼的人气愤的把鱼白给了老汉,而且把老汉好一番数落,觉得自己的鱼价值千块灵石,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唐敖终于觉察到哪里不对劲了,整个集市逛下来,好像没有人付灵石啊!

  最开始老汉的柴禾白送了人,集市快散的时候,老汉也白得到了几条鱼,唐敖都没有看到君子国的灵石和大唐的铜钱究竟有和不同之处呢!

  从头到尾,好像都没有任何可以挑出毛病的地方,但是唐敖却感觉心里有点堵得慌,看看身边的岳小群,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岳小群微笑看着唐敖,似乎对集市的见闻引以为荣:“我君子国人人如君子,不染一丝铜臭之气,唐兄以为如何?”

  唐敖终于还是没有忍住,拱手道:“岳兄,人人皆是君子,世界大同,乃太平盛世景象,可是……可是唐某总是感觉有别扭之处。”

  岳小群哈哈一笑:“唐兄毕竟是外人,到君子国时日尚短,只要唐兄在此常住些时候,就会明白了。”

  唐敖不置可否,多九公说让他在君子国明见本心,化解心魔,肯定有多九公的道理,或许真如岳小群所说,他在君子国的时间太短,还看不出什么吧!

  “唐兄,既然来了君子国,就要入乡随俗,不如我陪唐兄去买一只猛兽坐骑,如何?”

  唐敖听罢,怦然心动,座下猛虎虽然不错,但毕竟不是他的,而且选坐骑的话,猛虎也不是唐敖喜欢之物,就是不知道购买一只猛兽坐骑需要花费几何?这可不是一担柴几条鱼,总不会白给吧?

  唐敖满怀期待的跟着岳小群来到了一处名为奴兽斋的店铺,唐敖下意识的摸了摸怀里的几片金叶子,底气不禁有些不足,挑选一头喜欢的猛兽做坐骑,金叶子管用吗?

  “这……这是何物?”唐敖走进奴兽斋,迎面看到一样东西,不由得手脚冰凉,话都说不利索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