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前世今生

更新时间:2016-07-18 08:49:12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39

唐敖岂能束手待毙,手臂灵气盎然,一拳砸向多九公的面门,眼看着拳影命中多九公,唐敖脸上的表情却在瞬间凝固。

  多九公枯瘦如同竹节的手指,轻轻碰在唐敖的拳影上,丝丝寒气迸射,虚幻的拳影被冻结,一直蔓延到唐敖的手臂直至全身,唐敖整个人被冰封冻住。

  多九公屈指一弹,唐敖法力灵气凝成的拳影散碎成四射的冰茬,在阳光照耀下形成一片彩虹。

  “心月,你最好站着别动,否则……”多九公看到心月手中的亮起灵光的宝剑,手在唐敖的身上虚晃一下,当即令心月不敢轻举妄动。

  多九公围着唐敖转了几圈,口中啧啧有声:“有镜灵在手,找到宝镜易如反掌,也不枉我在此苦等多年,今天总算得到了回报。”

  心月气苦道:“多九公前辈,要我怎么解释前辈才能明白,唐敖根本不是镜灵,我当年在金光道人身边,亲耳听金光道人说过,宝镜通灵不假,但不会产生镜灵。”

  多九公哈哈大笑:“心月,金光道人对宝镜的了解还能强过我?更别说你这个随手被金光道人抓来的仆婢了,我踏遍镜花世界九成以上的地域,宝镜有没有镜灵,如何确定,还用金光道人教我?”

  多九公说着从身上取出一个玉盒,小心翼翼的打开,心月偷眼观瞧,玉盒内放着尾指大的弓形钮,全身不禁一颤,失声道:“宝镜的镜钮?”

  多九公伸手夹出弓形钮,傲然道:“虽不中亦不远矣!有此物在,被冰封冻住的人是不是镜灵,一试便知。”

  心月看着弓形钮被多九公吹了一口灵气,绽放出璀璨夺目的七彩光芒,忍不住目眩神迷,表情同时呆滞。

  多九公连续打出几道法决落在弓形钮上,绚烂的光彩让多九公禁不住眯缝眼睛,将弓形钮按在被冰冻的唐敖身上,直落眉心。

  唐敖身上的冰,在光彩的照耀下顷刻间冰消瓦解,可惜没等唐敖身子动一下,眉心就被弓形钮钉住。

  弓形钮上的花纹漂浮起来,脱离弓形钮纷纷钻进唐敖的五官七窍,唐敖还没来得及惊恐,脑海瞬间一片空白。

  多九公的惊喜随即变成惊吓,因为消失的不光是弓形钮上的花纹,还有弓形钮自身,当花纹浮现钻进唐敖的七窍,弓形钮竟然凭空消失了。

  情急之下的多九公,下意识朝唐敖的眉心抠去,手指刚触碰到唐敖的皮肤,一股无法阻挡的巨力袭来。

  多九公被撞飞,凌空吐出几大口鲜血,落地后惊愕的看着唐敖身上的变化。

  心月被宝光迷惑的神志清醒过来,看到唐敖的境况,不由得捂住檀口,把惊呼声堵在嗓子眼里。

  唐敖身后呈现出一面九丈方圆的镜像,镜面仿佛水银铸成的湖泊,粼粼波光中,一个婴儿从波涛中爬出来,眼神懵懂的打量着周围的世界。

  婴儿的胸前挂着一面巴掌大的镜子,闪烁着五光十色的,犹如万花筒般绚丽。

  镜面随即演化出无数人的水银色身影,纷纷出手想要抢夺婴儿和那面镜子,不过每当危急关头,婴儿身上的镜子都会宝光狂闪,将追逐的人甩掉。

  这样的你追我赶不知道进行了多长时间,追逐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婴儿的处境也越来越危险,直到婴儿被人抓住。

  抓住婴儿的人没来得及高兴,婴儿胸前的宝镜绽放出万道金光,千条瑞彩瞬间撕裂天和地,酿成末日景象,当光芒过后就再也看不到了宝镜和婴儿。

  巨大的镜面影像到此为止,唐敖的七窍中钻出花纹,在眉心处重新凝成弓形钮,在弓形钮即将跌落的瞬间,唐敖睁开双眼下意识的一伸手,弓形钮落在了唐敖的掌心。

  唐敖脑海中一片空白后,呈现的就是多九公和心月看到的画面,唐敖呆怔半晌,懵懂的看着多九公:“我是宝镜的镜灵?”

  多九公从地上爬起来,擦掉口鼻间的血迹,听着唐敖的疑问,垂头丧气道:“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你顶多算是镜灵转世,可怜我为寻找宝镜花费了大半生光阴,到头来却是这么个结果。”

  心月不解道:“前辈,唐敖既然是镜灵转世,应该可以借助唐敖找到宝镜吧?”

  多九公没好气道:“你刚才没有看到?利用追本溯源之法,证明唐敖是镜灵转世,既然唐敖已经转世为人,还指望唐敖寻找宝镜,几乎是缘木求鱼,根本没希望,唐敖和宝镜最紧密的联系,完全断掉了。”

  心月看看唐敖手里攥着的弓形钮,目泛奇光:“前辈,那是宝镜的碎片吗?”

  “骗你的,弓形钮只是沾染过宝镜之光而已,宝镜乃是镜花世界至高之宝,天地崩而镜不朽,谁又能毁掉?就是传说中合道期仙人也办不到。”

  多九公的情绪异常低落,说完之后不再理会心月和唐敖,走到一旁默默疗伤。

  心月脸上闪过复杂的神色,最后莲步轻移走向唐敖,看着唐敖呆滞的脸庞,没等她开口,就听到唐敖问道:“我是镜灵转世?连自己的亲生爹娘也没有吗?”

  唐敖一直以来的梦想,就是寻找到亲生爹娘,问问爹娘,为何生下他之后又抛弃了他,让他在市井中流浪过活。

  刚才脑海中出现的画面,直接击碎了唐敖所有的憧憬,唐敖竟然没有爹娘,只是一面镜子孕育而出,这个事实让唐敖的心酸涩无比,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心月不知该怎么和唐敖解释,镜灵转世为人,可谓天生地养,但是看唐敖脸上的神情,似乎对此很在意,就像是在唐敖的心上插了一刀吧!

  “唐敖,其实这样很好啊!如果你是镜灵,那么所有的修炼者,必欲得到你而后快,或者将你炼化成宝,或者借助你寻找宝镜,现在你转世为人,再想通过你得到宝镜的几率非常渺茫,没人会再找你的麻烦了。”

  唐敖跌坐在草地上,对心月的劝慰充耳不闻,双眼无神的望着远方,就这么一直看着,泪流满面而不自知。

  夜幕降临,多九公架起一堆篝火,瞥了唐敖一眼:“小子,你也算有大造化,一介灵体转世为人,古往今来从未出现过,还在那伤春悲秋作甚?”

  唐敖的情绪已经稳定许多,被心月拉到篝火旁,看着多九公忽明忽暗阴森似鬼的脸孔,小声问道:“前辈不打算处置我吗?这个东西还给前辈。”

  多九公看了看唐敖手心上的弓形钮:“已经是无用之物,拿来何用?”

  唐敖不知道多九公是说弓形钮无用,还是在说他没有了用处,把弓形钮塞入怀中,看着跳动的火苗,声音幽幽道:“我想回大唐,有什么办法吗?”

  唐敖绝了寻找亲生爹娘的念想,可让他挂记的东西还有很多,比如武则天发动政变被废黜的李显,还有娇憨的太平公主等等。

  多九公嗤笑一声:“如果我所料不差,身为镜灵转世应该可以来去自如,但是你已经很久没有来过镜花世界了吧?”

  唐敖点头:“前辈,这是为什么呢?”

  多九公屈指一弹,一道灵光落在唐敖身上,唐敖顿感身体沉重万分,身上竟然闪烁着金色光芒,还有阵阵梵音禅唱,最后竟然有一条龙形虚影在缠绕着他。

  “金光道人先我一步找到你,肯定把你当作了真正的镜灵,用对付镜灵的办法对付你,结果跟我刚才一样遭到了反噬,他的运气很差,直接死在了镜花世界外面,你身上的金光,就是禁锢镜灵的术法残留。”

  “后来你应该是又被佛门之人掳走,那人不知道怎么得到了金光道人的衣钵,利用你多次进出镜花世界,至于你身上最后的龙形缠身虚影,肯定是有龙脉气运之人镇压你,获得了进出镜花世界的资格。”

  多九公侃侃而谈,仿佛亲眼所见,唐敖和心月仔细回想印证,果然如此。

  心月替唐敖问道:“前辈,难道唐敖现在自己无法出入镜花世界吗?”

  “唐敖乃是镜灵转世,根骨绝佳,可惜身上的灵光宝气被三番两次镇压剥夺,导致灵根污浊,穴窍阻塞,想要再次恢复,难上加难啊!”

  唐敖听出多九公的话没有说死,起身一躬到地,诚恳道:“前辈一定有办法帮我重返大唐世界,还望前辈祝我一臂之力,唐敖感激不尽。”

  多九公摇手道:“你当我是神仙吗?境界没有跌落前,我也不过是普通的金丹期修炼者而已,如今更是个时日无多的糟老头子,又能帮你什么?”

  寻找镜灵失败,多九公受到的打击不亚于唐敖绝了亲生爹娘的念想,多九公的寿元剩余本就不多,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宝镜,一步登仙,结果断了寻找宝镜的线索,多九公心里的苦,除了他自己又有谁能体会呢!

  “我有办法。”心月突然激动的抓住唐敖的手腕,拉起唐敖就走,语无伦次道:“一定可以的,唐敖,我有办法帮你回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