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麒麟臂

更新时间:2016-07-11 10:15:53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38

又一只巨蟹被心月的灵力宝剑斩为两段,紫褐色的血迹飞溅的到处都是,代价是心月持剑的手腕内巨蟹的大螯夹了一下,鲜血淋漓。

  心月半跪在沙滩上,另一只手掐诀念咒,唐敖尽管不会术法神通,可也熟读太上七星法中的两篇,知道心月想要施展摇光篇中的禁忌术法,三环套月雷法。

  此法威力强大,但是对身体的伤害同样不小,心月有伤在身,仅有一击之力,施展后,必定会被数不清的巨蟹分尸,但是心月没有犹豫,准备妥当后,蓝光闪烁的左手,狠狠的拍在了沙滩上。

  以心月为中心,方圆百丈内,爆响连连,好像天雷在地面上肆虐,沙滩上的巨蟹被轰击的凌空爆裂,死伤无数。

  心月的体力和法力同时耗尽,无力的跌倒在沙滩上,周围的巨蟹在安静了片刻后,爬过同类的尸体,蜂拥向心月。

  心月扭头看着似乎被惊吓到的唐敖,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对不起,我尽力了,你不要怪我。”

  此情此景,怎能让唐敖无动于衷,看着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唐敖奋力的想要挣脱沙子的掩埋,想要拉着心月的手,可惜他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你……是不是傻……为什么不逃跑?”唐敖嘴唇哆嗦着说道。

  心月笑了,这是唐敖几年来,第一次跟她开口说话:“我不想让你再误会,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宁可傻一点,也要让你知道。”

  唐敖张口结舌,心似油烹,心月用行动为她自己辩解,这比任何花言巧语的解释都管用,可是唐敖似乎领悟的太晚,此刻说什么谅解的话,已然没有了用处。

  一只巨蟹爬到了心月的身上,大螯高高举起,准备敲碎心月的脑袋。

  唐敖几乎瞪裂眼角,恨不得替心月挨这一下,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心月惨死眼前,唐敖闭上了眼睛,眼角流出了一滴泪水。

  等了片刻,唐敖没有听到异样声响,睁开眼睛一看,爬到心月身上的那只巨蟹,正在退走,其他巨蟹也都争先恐后的朝海里退去,唐敖似有所悟:“终于退潮了吗?”

  心月已经昏死过去,并不知道她逃过了一劫,苍白的脸上,秀眉微蹙,似乎在昏迷中仍然感觉到了身上的伤痛。

  唐敖看着嘴边的银鱼,没有再迟疑丝毫,张口咀嚼吞下,他必须要快点恢复力气,因为这里的确如心月所说,充满了危险,不尽快自救,必死无疑。

  不知道是唐敖的心理作用还是这条银鱼有特别的功效,唐敖吃下银鱼不久,胸腹腾起一股热气,之前仿佛被禁锢着,难以动弹的身躯,慢慢有了活力。

  一个时辰后,唐敖终于挣扎着爬出沙坑,跪坐在地看着只有微弱呼吸的心月,鼻音沉重道:“你这个傻丫头,真是不惜命啊!”

  唐敖记得心月说过的话,看着远方阴影憧憧的森林,那里是附近比较安全地方,必须尽快赶过去。

  这一次换做唐敖背着心月在地上爬行,速度比心月快一些,但也快的有限,在白色的沙滩上,留下了一条浅浅的沟壑,一直延伸到远方。

  当唐敖背着心月爬进森林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钻进一堆灌木丛,唐敖累的连呼吸都不会了,眼皮发沉昏昏睡去。

  唐敖是被惊醒的,感觉脸上有凉洼洼的东西在蠕动,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只手指长,筷子细的虫子,如蜗牛慢悠悠的从他的脸上爬过,留下一道浅蓝色的荧光痕迹。

  唐敖随即看了看身边,发现心月还在,而且呼吸稍微平稳后,下意识的长出了一口气,只要心月没死就好,就有他弥补的机会。

  一阵莎莎声吸引了唐敖的注意,只见刚才从他脸上爬过去的虫子,爬到了一株草上面,啃噬茎叶,茎叶处流淌出红色的汁液,隐隐可以嗅到淡淡的香气。

  唐敖也是饿急了,想着既然虫子吃了没事儿,而且看起来很香的样子,那他吃了也没问题吧!

  虫子啃噬的草,和周围的草大不一样,整株赤红,冷眼一看像是缩小了无数倍的桑树,茎叶鲜红如同珊瑚。

  唐敖伸手把虫子弹飞,将草从地上拔出来,发现此草没有根系,埋在地下的部位,一尘不染,也没有想太多,开口咀嚼,顿感汁肥味美,口齿生香,三两口就被他吃光了。

  食髓知味的唐敖,在左近寻找,又被他找到了三株这种好吃的草,吃完了才想起应该给心月留一点,再想找的时候,却是怎么都寻不到了。

  正在懊悔的唐敖,突然感觉胸腹胀痛,仿佛有一把刀子在翻绞,忍不住栽倒在地:“坏了,难道那种草有毒?此时才发作?我怎地如此倒霉。”

  唐敖正在惊惧的时候,脑海中涌现清流,很快将痛楚压制,随着清流运转,唐敖发现手上太渊穴的位置,突然亮起了模糊的光芒。

  唐敖脑海中释放的清流,最后全都汇聚在太渊穴,太渊穴就像是被拨亮的油灯,映照的唐敖整条手臂都透亮了。

  当太渊穴的光芒瞬间刺目的时候,唐敖感觉到,这条手臂从指尖到腋窝的穴窍,接二连三的没有了滞涩和阻碍,和脑海的清流连通起来。

  唐敖下意识的一握拳,眼前光芒退散,再看右手手臂,穴窍散发着仿佛麒麟鳞片的光晕,赫然是将这个条手臂的经脉打通了。

  感觉着灵气从脑海到手臂往复循环,唐敖傻傻的看着手臂,这就是修炼的真正滋味吗?

  唐敖觉得这条手臂充满了力量,而且好像真的潜伏着一头麒麟,正躁动着跃跃欲试,几乎要破体而出。

  唐敖紧握的拳头,狠狠的朝前方打出去,脑海中的灵气顺着手臂延伸,手臂上的穴窍像是善良的星辰,一道蓝光冲破了皮肉筋骨的束缚,轰轰而出,在唐敖身前三丈处形成了一个水盆大的拳头虚影。

  拳影缓缓消失的时候,掠过的一株腰粗的大树,主干瞬间化为齑粉,树干倒下发出了噼里啪啦枝叶断折的声响。

  唐敖看看自己的手臂拳头,又看看被打断的树木,情不自禁的发出了阵阵笑声,他一直梦寐以求的能力,竟然在踏入镜花世界的时候成真了。

  树木断折的声音,惊醒了地上的心月,心月口中发出阵阵低吟,把陷入狂喜当中的唐敖唤醒。

  唐敖把心月扶着坐起来,心月眼神模糊,隐约看出面前的是唐敖,低声道:“唐敖,我们死了吗?这是阴曹地府吧?好黑呀!”

  “别说这些不吉利的话,我们活的好好的。”唐敖看看自己的右手,想起太上七星法中记载的疗伤篇幅,默念道经,运转太上七星法中的法门,指尖顿时吞吐着灵气。

  唐敖照本宣科,在心月身上的穴窍点着,将自身的灵气和法力过渡到心月体内,最后掌落丹田,头顶冒起了丝丝灵气构成的雾气。

  心月顿感一股雄浑的法力灌注到了她的体内,法力不但雄浑而且精粹,更是暗合她修炼的太上七星法,被这股灵气法力带动着,心月接近枯竭的丹田,很快散发出了生机。

  唐敖深知虚不受补的道理,立即挪开了手掌,以心月现在的伤势,再给心月如此疗伤,等于是在要心月的命。

  没有了唐敖法力灵气的支撑,心月很快被打回原形,身子萎靡的依靠着唐敖:“我们真的没有死吗?”

  “当然没有。”唐敖看着心月此时虚弱凄惨的模样,把心月抱起来说道:“我们找个栖身的地方,我再去给你找些吃的。”

  唐敖已经猜到,他右手手臂的经脉之所以能被打通,和吃掉的那几株红色的草大有关系,想必比虚彦曾经寻找的那些灵药还要珍贵。

  而这里,这个梦中世界,镜花世界,好像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奇花异草,只要找到几样,就能让心月短时间内恢复如初。

  唐敖这样想着,把心月安置在一棵大树的树桠上,叮嘱了心月几句后,不顾心月的阻拦,很快消失在了密林中。

  心月目送唐敖消失,手臂软绵绵的抱住树桠,心里乱糟糟的,如果她的记忆没错的话,这里还是镜花世界的入口范围,她当年来的时候,可是招惹了一个恐怖的敌人,希望不会再遇到,心月在心里这样祈祷着。

  心月又想到了唐敖,唐敖怎么会带着她进入镜花世界?难道真如武则天所说,宝镜就在唐敖身上?如果真是这样,她又该如何是好?刚刚和唐敖缓和的关系,会不会再次决裂?

  唐敖不会想到心月纷乱复杂的心思,他此刻陷入到了危险当中,在挖掘一株百上百年份何首乌的时候,一只毛茸茸的大爪子,进入了唐敖的视线内。

  唐敖身躯不敢动,缓缓抬头望去,只见一只不知名的怪兽,宛若小山矗立,双眼仿佛灯笼,嘴里耷拉着紫黑色的舌头,鼻孔喷吐这腥臭的气息,身上的毛炸开着,弓着腰朝唐敖走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