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再临镜花园

更新时间:2016-07-11 10:14:33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36

心月从地上爬起来,难以置信的看着唐敖脸上皮肤上浮现的花纹,宛若见鬼,此时哪里还会顾忌武则天,身如飞凤扑到唐敖身边,手指触碰到唐敖身上的花纹,整个人都颤抖起来。

  武则天和心月都在寻找镜花世界的入口,而关键就是宝镜,她们起初认为宝镜的线索在李唐皇室上。

  为此武则天还不惜让明崇俨给李弘下毒,最后害的李弘撒手人寰,结果兜兜转转,意外或者惊喜,总是发生在意想不到的地方。

  心月的手按在唐敖的后背,不管她对宝镜的线索多么挂心,当务之急却是把唐敖救走,不能让唐敖落在武则天手里。

  武则天看到心月手心蓝光耀眼,怒斥道:“贱婢,是你杀的明崇俨?险些坏我大事。”

  “彼此彼此。”心月单手掐诀,指尖冒出蓝光小剑,朝武则天的肋下刺去,但是按在唐敖后心的那只手,蓝光如同丝线缓缓的流淌到了唐敖体内。

  武则天化解了心月的一击,抠住唐敖胸膛的手,迸发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气息,同样贯进唐敖的身体里。

  两种截然不同的灵力在唐敖的体内碰撞,交锋,作为当事人的唐敖,却无能为力,并且身上的经脉穴窍被破坏,让唐敖痛苦不已,仿佛又回到了被虚彦师父调制的那段时光。

  “你们都在利用我。”唐敖怒喝一声,一手抓住了心月的衣襟,另一只手扣住了武则天的手腕,身体在原地旋转起来。

  不明就里的羽林军将士,满朝文武包括李显,一个个傻站着,看着唐敖和武则天以及心月在地上画着圆圈,想要帮忙或者阻止,都无从下手,因为唐敖旋转的速度太快了。

  心月知道唐敖一身神力武勇过人,在唐敖旋身的时候,早有准备的心月把一条腿缠在了唐敖的腰上。

  武则天被一股大力带起来,猝不及防,身子凌空飞转,转了十几圈后,抠住唐敖胸膛的掌心一热,再也抓不住唐敖,被唐敖甩向金殿的龙椅上。

  武则天心中恼怒,张口吐出一道肉眼难见的白光,如同飞剑击打在唐敖和心月身上。

  唐敖只觉得胸口一空,似乎有什么东西碎了,痛的惨哼一声,身后的心月同样被白光波及,按着唐敖后背的手被震开了。

  武则天冷笑一声,正准备一举将唐敖拿下,却发现唐敖的心口位置,涌现出一团金光。

  金光随即发出耀眼刺目的光芒,连武则天都睁目如盲,在一瞬间失明了。

  金光消散后,武则天看向唐敖刚才所在的方向,哪里还有唐敖的影子,连同心月也一起不见了。

  “来人,马上彻查全城,缉拿唐敖和心月。”武则天等待数年,才寻找到宝镜的线索,岂能让机会从眼前溜走。

  李显被废已成定局,但是武则天现在没有心情和时间处理此事,交给裴炎全权负责后,回到寝宫立即屏退左右。

  武则天凌空盘膝而坐,身上散发出氤氲如雾的灵气,正准备施展秘法,寻找唐敖和心月的踪迹,突然从空中跌落,身上的灵气也都溃散开来。

  “怎么会这样?我的术法神通为什么用不了?难道和唐敖有关?”武则天面带惊惶,凭空获得的神奇能力,是她的最大依仗,如果消失了,那她今后怎么办?如何统御天下万民?

  “必须要找到唐敖,进入镜花世界,获得宝镜的秘密就在他身上。”武则天咬着银牙,双眼流露出强烈的野望。

  唐敖觉得自己做梦了,好多年第一次做梦,梦中的世界美丽的无法描述,蓝色的海水,白色的沙滩,还有苍翠的林木,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唐敖随即惊出一身冷汗,这不是梦,这是他好久没有来的镜花世界。

  唐敖激动的想要站起来,却被一股剧痛击倒,心口的位置传来的痛楚直达全身,经脉和穴窍好似炸裂了。

  在唐敖不远处,一具娇躯半趴在海水中,心月的半边脸沾满了沙子,努力的朝岸上爬着,慢慢靠近唐敖。

  唐敖之前只是不把心月当朋友,但是金殿内的一幕,让唐敖对心月如避蛇蝎,把心月和虚彦,明崇俨之流画了等号,甚至觉得心月比那两个人还虚伪。

  心月终于爬到了唐敖身边,唐敖这才发现心月的手里攥着一条筷子长,银白色的小鱼,小鱼净白如玉,没有鱼鳞不说,好像还没有内脏。

  “快吃吧!这里能吃的东西很少,你的伤比我重,不能饿肚子。”心月把银鱼递到了唐敖的嘴边。

  唐敖抿住嘴,眼神漠然的看着心月,宛若路人,哪怕心月对他再好,在他看来也是另有目的。

  心月知道唐敖为什么对她如此冷淡,如果以前只是成为路人,那么现在唐敖对她,应该充满戒心,视她如仇寇吧!

  “这里是镜花世界的入口,区域很大,我也多年没有来过,这里看似鸟语花香,其实充满了危险。”心月手指远方的那片苍林:“我们必须尽快赶到那里,否则一丁点活命的机会都没有。”

  唐敖无动于衷,觉得心月是危言耸听,没准在算计着他什么,以前以为是做梦,后来知道梦中的地方就是镜花世界,这里虽然非常神奇,可他却没有遇到什么危险啊!

  心月解下裙带,系在唐敖的腰上,她自己没有力气站起来,就拉着唐敖慢慢的腾挪,朝绿色森林那里爬去。

  唐敖顺着裙带看去,发现心月的肋下有一大片血迹,一道伤口外翻着,隐约可见白森森的骨茬,心有触动,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唐敖嘴边放着的银鱼微微蠕动,随即感觉腹中饥饿难忍,想起心月可能是跟他一起进入的镜花世界,那么心月可能比他还饿,唐敖舔了舔嘴唇,强忍着不去把银鱼一口吃掉。

  天黑前,心月拉着唐敖前进了一百多丈的距离,耳朵贴着沙滩听了一会,心月立即以手做铁锨,在沙滩上挖坑。

  唐敖看着心月挖出来的沙坑,心想心月该不是要把他埋了吧?心月一直以来的愿望就是进入镜花世界,如今心愿达成,他好像也没了什么用处。

  沙坑挖好之后,唐敖果然被心月扔了进去,随后开始推沙掩埋,不过在唐敖的脸上覆盖了一方锦帕。

  唐敖神色不禁流露出几分悲凉,就要死了吗?这样也不算暴尸荒野,是不是要谢谢心月呢?

  沙子在唐敖的脸上覆盖了薄薄一层,耳边传来了心月的叮嘱声:“记住,不论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出声,否则你会没命的。”

  唐敖看不到心月说话时的神情,但是能听出心月说话的颤音,似乎非常恐惧害怕。

  唐敖能感觉到心月一直在他身前一丈多远,正不知道心月此举是为什么的时候,沙子蕴含的水汽迅速增加,唐敖知道这可能是涨潮了。

  海浪声哗哗传来,印证了唐敖的猜测,不过在海浪中,唐敖还听出了别的声音,那是凫水声,还有踩动海沙的声音。

  海浪中的异响越来越密集,随即听到心月一声娇斥,紧接着是利刃割开血肉,割断筋骨的声响。

  心月似乎在跟什么人或者物在厮杀,但却没有传出惨叫声,唯有心月越来越沉重的呼吸,还有不时的轻哼,显然心月的处境并不好。

  唐敖感觉道海水已经淹没了他的身躯,仅有口鼻还能透过薄沙呼吸,耳中的异样打斗声也愈发激烈,心月的呼吸越发急促,嘴里传出闷哼声的间隔也越来越短了。

  当海水退潮的时候,带走了唐敖脸上的薄沙,冲走了锦帕,睁开眼睛看到的情形,深深震撼了唐敖的心灵。

  心月就站在唐敖的一丈开外,手中拿着一把蓝光闪烁的宝剑,衣衫蓝缕,鲜血染满全身,顺着剑尖,有一溜紫褐色的血迹滴落在沙滩上。

  造成心月如此凄惨的是密密麻麻,水缸那么大的巨大螃蟹,已经被心月击杀了数百只,可这些巨蟹仍然前仆后继的朝心月扑来,偶有得手的,会在心月的身上留下一道伤口。

  心月的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原本身上就有伤,又遭遇巨蟹出动,心月几次都怀疑她会死在这里。

  心月想要活命很简单,只要抛下唐敖,以她的伤势,独自前往那片森林有很大的希望,可是心月每每冒出这样的念头,就会想起唐敖失望的眼神。

  心月不想让唐敖继续误会自己,尽管她在李弘之死,李显被废这两件事上都有过错,但那不是她希望发生的,她要证明给唐敖看,她一直把唐敖当成可以信赖的朋友,生死关头,她不会抛弃唐敖独自求生。

  巨蟹仿佛狼群,即使没有灵力不会法术,也给心月造成了数次生死危机,原本三尺长的灵力宝剑,如今只有三寸多了,再这样下去,心月知道自己必死无疑。

  心月不得不后退三尺,避免有巨蟹靠近沙滩中的唐敖,不经意的一瞥,看到唐敖已经露出了脑袋,眼睛一眨不眨的正看着她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