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政变

更新时间:2016-07-11 10:05:45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56

裴炎做梦也没有想到,李显会说出这种话,将自家江山社稷送给岳父?禅让吗?李显这是找死吗?就算要让江山,也是凤帘后面那位说了才算呀!

  裴炎俯身跪倒,以头触地,大声说道:“太后,陛下竟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言语,微臣以为,陛下不配做天下之主,应当废黜。”

  李显愣住了,他只是说句气话,裴炎还揪住不放?李显老早就看裴炎不顺眼,裴炎仗着是辅政大臣,当朝宰相,从来也没把他这个皇帝看在眼里,是可忍孰不可忍。

  “来人啊!将裴炎拿下。”李显伸手点指裴炎:“你身为臣子,竟然妄议天子废立,该当何罪?”

  裴炎跪地仰头,不屑的看着李显:“陛下都说可以把天下让给韦玄贞,这是身为大唐皇帝该说的话吗?”

  李显和裴炎杠上了,脸色胀红道:“那又如何?今天朕让韦玄贞做侍中,明天就让他做天子……”

  金殿上的文武百官,当然都清楚李显说的是气话,自从李显登基以来,不论是和母后武则天的关系,还是和中书令裴炎的关系,都不太好,不紧张却也显得生疏,没想到会在金殿上爆发这样激烈的冲突,而且起因还如此的儿戏。

  “陛下慎言。”狄仁杰看不下去了,正准备劝李显几句,金殿外突然跑进一个人,身穿甲胄,跑动间叮当作响,径直跑进凤帘后面,在武则天的耳边说了些什么。

  原本在龙椅后面挂着的凤帘,被宫人们挪开,露出了武则天清晰的面容。

  唐敖下意识的抬头看了武则天一眼,发现武则天和以前相比没什么不同,冷眼一看反而更年轻了些,只是身上的威严气势更重。

  武则天看了看李显,李显已经知道刚才的气话说的不妥,被武则天这么一看,感觉好像寒风吹透骨肉,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武则天先是命裴炎等人站起来,声音清脆悦耳道:“李显视大唐江山如玩物,此非人君所为,不宜再位列九五,本宫决定废黜李显的皇位,贬为庐陵王,诸位爱卿以为如何?”

  李显说要让江山,诸位大臣都知道是气话,互相消消气,这个事情就过去了,这是大部分大臣的想法。

  但是武则天开口就要废黜李显,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先皇在世的时候,武则天和先皇就并称二圣,哪怕李显登基,武则天也通过裴炎牢牢的把控着权柄,难道这还不够,竟然要废黜李显?

  武则天没有理会这些大臣们的惊愕,自顾自说道:“即刻召羽林将军程务挺,张虔勖带兵进宫,裴炎,拟一份诏书,昭告天下。”

  武则天说着把手伸向李显,拉着李显朝金殿下走去,李显激灵灵回过神来,看着武则天:“母后要废黜朕?朕有什么过错?”

  “你想把天下都送给韦玄贞,还不是罪过吗?难道连个庐陵王都不想做,想去巴州陪伴李贤吗?”

  李显不知道为什么,手被武则天拉着,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再也提不起脊梁骨了,失魂落魄的跟着武则天朝金殿下面走去。

  唐敖呆愣片刻,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好好的金殿赐宴竟然变成了政变,因为李显的一句气话,武则天竟然听从裴炎的建议,将李显废黜,这成何体统?

  唐敖心中有着深深的焦虑,因为李贤被废为庶人就在两年前,境遇凄凉,闻者无不落泪,难道李显又要重蹈覆辙?李显可是武则天的亲生骨肉啊!

  “太后且慢。”唐敖挺身而出,几步走到李显面前,将正要迈下金殿的李显阻挡,躬身道:“陛下乃是大行皇帝立下的太子,万民承认的天子,岂能因言废立?裴炎身为中书令,也并无封驳圣旨的权利,中书侍郎刘炜之,更是大逆不道,陛下加封乳母之子为官,行的是仁孝,至于林玉朗是否合适为官,无伤大雅。”

  唐敖乃是新科进士,殿试的探花,刚才被李显授予黄门侍郎的官职,站出来替李显说话,实乃人之常情,也是为官之道,但是接下来,文武百官就有些看不懂了。

  唐敖看着拉住李显手掌的武则天,面对武则天的目光,毫不畏惧道:“太后,太子李弘在位的时候,微臣曾经有幸和太子一起出巡城防,亲眼目睹太子殿下捧食草根树皮,搬尽东宫粮食果军兵之腹。”

  “沛王李贤,有失小节,但为人聪颖,重文治,召集文官注释后汉书,至今微臣还常常翻看,受益良多,然,只因马坊之中挖出甲胄,就被废为庶人流放巴州,莫须有的罪名,天下谁人不知?”

  唐敖越说,越是慷慨激昂:“当今圣上为英王时,时常出宫体察民情,感受百姓疾苦,长安城内外,百姓称道英王贤明,西城外的施粥棚,就是五年前陛下委托微臣开办,迄今为止活流民数万,藏贤名于深宫,太后和诸位大臣谁知道?”

  唐敖顿了顿,喘口气继续说道:“李弘为太子,则大唐不患兵祸,沛王为太子,则大唐文风鼎盛,英王继承九五之位不过月余,皇朝气象为之更新,太后却说陛下应当废黜,岂不是以下犯上,愧为人母?”

  武则天听着唐敖伶牙俐齿的述说,嘴角微微翘起,就在此时,金殿之外战马嘶鸣,随后一队队羽林军将士径直开进了金殿,为首者正是羽林将军,程务挺,张虔勖。

  两位将军手持刀剑,带着羽林军将朝臣和武则天李显隔开,来到武则天面前,单膝跪地,程务挺说道:“太后懿旨,末将已经悉数办妥。”

  武则天点点头:“庐陵王受了些惊吓,暂时押解回东宫……”

  “谁敢?”唐敖看到这些羽林军,不由自主的想起李贤的遭遇,当即将李显拉到身边,大声喝斥羽林将军:“尔等身为大唐将士,竟然欲对陛下行刀兵之举,不怕灭了九族吗?”

  裴炎冷哼一声,这些都是计划之中的安排,今天不但要废了李显,还要推举武则天即皇帝位,一个小小的唐敖,算什么东西?

  “来人啊!将唐敖拿下,如有反抗,格杀勿论。”裴炎觉得有必要吓唬吓唬李显,但是对李显刀斧加身显然不行,那就砍了唐敖,让李显清醒一下,还想让天下?先保住性命再说吧!

  唐敖拉着李显的手,感觉李显有些不对劲,但是哪里不对又说不清楚,看到几名羽林军扑奔而来,唐敖一手撕下衣衫的下摆,手一旋,衣衫下摆被他拧成了一条绳子。

  噼啪两声,准备擒拿唐敖的羽林军被抽倒在地,正想带着李显离开金殿,迈出的脚步不由得僵住了。

  数百羽林军,手持弓箭对准了唐敖和李显,如果唐敖再敢动一下,谁也不敢保证箭矢会不会射来,会不会射到李显。

  武则天美艳精致的脸膛,看不出喜怒,轻声道:“把庐陵王带过来。”

  唐敖知道武则天在对他说话,犹豫片刻后,慢慢走向武则天,随着他的走动,数百箭尖也跟着移动。

  武则天看着唐敖,越发觉得唐敖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但可以肯定不是在皇宫,眼中不禁有些迷茫。

  “娘娘,不要……”一声娇斥喝退了羽林军将士,心月身影如花蝴蝶,翩跹来到武则天身边,看到唐敖和李显被数百箭矢对准,小脸迅疾苍白如纸,心中暗忖:“还是晚了一步吗?”

  武则天瞥了心月一眼,对心月这个心腹,她有些看不透,甚至一度怀疑心月的来历,但却没有深究,因为失去了明崇俨后,需要心月这个人替她做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心月微微低头:“娘娘,唐敖和陛下从小一起长大,胜似兄弟手足,心急之下不免顶撞了娘娘,还望娘娘不要放在心上。”

  心月说着,扭头对唐敖使了使眼色,这个时候,唐敖只要给武则天服个软,一切就都过去了。

  唐敖看看心月,又看看武则天,恍然大悟,这分明是早有预谋的政变,即便今天李显不说错话,结果也是一样,而且看情形,心月分明也参与其中了。

  心月看到唐敖眼中无比失望的神色,急忙道:“唐敖,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其中的内情……”

  武则天突然凤目圆瞪,难以置信的打量着唐敖,她想起来了,想起在什么地方见过唐敖了。

  武则天突然一把推开心月,满脸喜色的伸手朝唐敖抓去,心月骇的险些魂飞魄散,想也没想的挡在了唐敖的面前。

  “滚开。”武则天怒不可遏的一巴掌拍在心月身上,心月整个人如同飞起的流星,重重撞在了金殿的柱子上。

  唐敖躲避不及,被武则天抓个正着,在被武则天抓住的瞬间,唐敖原本滞涩的经脉,穴窍,仿佛同一时间开锅沸腾,这让唐敖大惊失色,武则天竟然不是普通人,居然也是一个修炼者?

  “本宫苦苦寻找的人就是你。”武则天抓住唐敖,喜不自胜,抠住唐敖胸襟的手指,指甲仿佛出窍的利剑刺入了唐敖的心口窝。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