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李显祸从口出

更新时间:2016-07-11 10:01:23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27

夜半三更,唐敖仍然没有回来,油灯已经快要熄灭了,心月摇醒睡着的太平公主:“殿下,我们回去吧!唐敖今晚可能不会回来了。”

  心月心中暗忖,难道这一切都是天意?注定了无法改变?

  太平公主睁着惺忪的睡眼,想了一会才想起她是来干什么的,随后打着呵欠道:“心月姐姐,我好困,你背我回去好不好?”

  就在心月和太平公主离开后半个时辰,唐敖一身汗水的回到了小院中,一进来就嗅到了淡淡的花香,哪怕几年不见,唐敖也嗅的出来,那是独属于心月和太平公主的体香。

  唐敖没想到心月会找上门来,而且还带着太平公主,看着地面上凌乱的脚步,被翻的杂乱的书架,禁不住有些痴了。

  唐敖和心月二女失之交臂,是因为刚从太白山返回来,白天从酒肆返家的时候,意外接到了卢照邻的书信,邀唐敖去太白山,说是发现了和金液大丹有关系的东西,让唐敖务必前去。

  因为赵道生的关系,唐敖这两年对隐居太白山的卢照邻多有关照,而且也没少从卢照邻身上学到学问,卢照邻算是唐敖的半个老师,这样的邀请,唐敖不能不去。

  唐敖傍晚的时候抵达太白山,晚饭也是在卢照邻那里吃的,饭后卢照邻将一个锦盒交给唐敖,说是在拾获金液大丹的山涧底下找到,希望能对唐敖有用。

  原本卢照邻不会如此上心,但是有次和唐敖闲聊,提及到了赵道生,不免就牵扯到了明崇俨,唐敖无意中说漏了嘴,那枚金液大丹已经被他吃了,再次捡到和金液大丹有关的东西,卢照邻当然要知会唐敖一声。

  唐敖担心回长安晚了耽误明天的金殿赐宴,连锦盒里是什么东西都没看,急匆匆的赶了回来,没想到一进屋会闻到两女身上的香气。

  唐敖感怀一阵后,把锦盒从怀里拿出来,锦盒还没有巴掌大,材质却难辨金石,四下也找不到开口的地方。

  唐敖取来一盆水,将锦盒放入水中清洗,好半天才露出锦盒的真容,这哪是锦盒,分明是一方印玺,这是外观和锦盒十分相似罢了。

  印玺的底部有字,赫然和唐敖修习的道经同出一源,唐敖顿时打起了精神,此物和金色尸体有关,或许就源自镜花世界。

  仔细辨认后,唐敖认出印玺底部有四个字,天枢贪狼,暗合太上七星法,看来这件印玺,是类似于明崇俨手中蟠龙小剑那样的宝物。

  可惜唐敖无法验证,因为他空有炼精化气的境界,却无法施展分毫,难道要心月查验吗?唐敖想想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唐敖随后把心思放在天枢贪狼印的周边,上面镌刻着玄奇的花纹,闻所未闻的图案,似乎还有人有物,不禁猜测,那就是镜花世界?和梦中不太一样啊!

  唐敖一夜没睡,打坐练气到五更时分,感觉神清气爽,昨日的疲惫一扫而空。

  再次站在宫门外,唐敖感慨万千,以前也经常出入,可不是作为书童,就是偷偷潜入,今天却以进士探花郎的身份,堂堂正正的走进去,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几年前,他也不过是西市的流浪乞儿,生化寺的小沙弥,谁能想到有今天?正应了那句话,世事如棋局,不可揣测啊!

  等不多时景阳钟响,宫门大开,唐敖和新科进士们走在最后面,直达金殿。

  文武百官最先进入,唐敖看的分明,为首者是中书令裴炎,还有其他几个面熟的人,薛元超,高智周,狄仁杰等等。

  裴炎乃是辅臣之首,李治病重的时候,就让其总领政事堂辅佐太子李显,等李显登基后,裴炎更是将政事堂从门下省搬到了中书省,成为权倾朝野的人物。

  文武百官站列两旁,时间不长,一身赭黄龙袍的李显走了出来,随同李显一同出来的还有太后武则天,却是坐在了凤帘后面。

  李治病重期间,朝廷大小事物,武则天一言而决,即便是李显登基继承皇位,这个惯例也没有改变,李显对此不以为意,反正上有母后下有裴炎,凡事也轮不到他做主。

  今天李显非常高兴,因为唐敖金殿面试的时候,被他钦点为一甲第三名的探花郎。

  原本李显是要唐敖做状元郎的,但也晓得树大招风,唐敖年未及冠就荣登状元郎,似乎有些不妥。

  不过今天早朝,就要授予一甲进士官职,李显已经想好了,定要把唐敖留在身边。

  开科取士是朝廷大事,裴炎出班启奏这次录取进士的情况,无非是歌功颂德那一套,花团锦簇的文章罢了。

  按照惯例,裴炎请李显定夺一甲三进士的官职,状元郎不必说,肯定是翰林院的编撰,这个职务从大隋朝开始就固定下来了。

  第二名的榜眼,被任命为翰林院的编修,也没有脱离惯例,但是当提到第三名探花的时候,包括裴炎在内,知道李显和唐敖关系的人,耳朵都竖立了起来。

  尤其是裴炎,眼神下意识的越过李显,看了看凤帘后面的武则天,心中暗想这或许就是一直等待的契机吧!

  李显提到唐敖的名字后,稍微顿了顿:“唐敖自幼聪颖过人,随朕苦读诗书多年,今日高中探花,当为门下省黄门侍郎。”

  李显此言一出,金殿险些哗然,黄门侍郎?那可是门下省的副官,有出入禁宫的权力,能接触到众多朝廷机要,地位非常重要,竟然授予唐敖这个新科进士如此重职?就算唐敖是探花也不合礼制啊!

  状元郎被授予翰林院编撰,也不过是从六品的品秩,翰林院编修是正七品,而唐敖被授予的黄门侍郎,正经八经的三品高官显贵,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裴炎觉得李显有些胡闹,视朝廷开科取士如儿戏,当殿顶撞道:“陛下,此事万万不可,唐敖才学过人不假,但何德何能,出仕即为三品大员,传扬九州,岂不是令天下人嗤笑?”

  中书侍郎刘炜之看到裴炎递来的眼色,横出一步道:“陛下,豫州刺史韦玄贞多有不法,微臣以为,进韦玄贞为侍中官职,很是不妥。”

  另有一个大臣站出来,开口道:“陛下,林玉朗大字不识,岂能官列五品,微臣甚是惶恐……”

  李显感觉有些不对劲,他授予唐敖黄门侍郎的官职,没有在乎黄门侍郎是几品官,而是因为黄门侍郎可以出入宫廷,这也是唐敖唯一可以常伴他左右的办法,怎么扯到韦玄贞和林玉朗身上了?

  韦玄贞乃是李显的岳父,韦皇后的父亲,而林玉朗,则是李显乳母的儿子,这两个人的官职提拔,早就定下来了,裴炎和刘炜之等人,为何在金殿上提出反对意见?

  唐敖不但知道韦玄贞,还和林玉朗一起玩耍过,韦玄贞久在外廷为官,唐敖不了解,可林玉朗的确不像样子,绝对不是做五品官的材料。

  唐敖看到李显脸色铁青,了解李显个性的唐敖知道李显生气了,满朝文武俱在,唐敖可不想让李显做出不合君王礼仪的事情来。

  “陛下,微臣才疏学浅,位列探花已经僭越,黄门侍郎之位,万万接受不得,还望陛下收回。”

  唐敖是一片好心,但是唐敖显然没有注意到,李显在意的不是黄门侍郎这个官职,而是裴炎所说的,韦玄贞不配做侍中的言论。

  门下省侍中,这是裴炎之前担任的官职,算是宰相之一,韦玄贞身为皇帝的岳父,再担任宰相,裴炎还怎么把持朝政?哪怕没有武则天的授意,裴炎也不会答应。

  裴炎看了唐敖一眼,觉得唐敖还算识趣,也知道唐敖自幼追随李显,这种近侍之人,还是不能太过得罪,当即把火力集中在了韦玄贞身上。

  “陛下,韦玄贞原来不过是普州参军,蜀地一小吏,父以女贵,蒙皇后之荫,官进豫州刺史,在豫州刺史任上,飞扬跋扈,横行不法,如此为官之人,不将其罢黜已经是皇上开恩,如今再封其为门下侍中,天下何人服气?”

  刘炜之在一旁帮腔道:“陛下,豫州流民多在长安城外聚集,据微臣所知,韦玄贞在豫州坏事做尽,百姓讥讽韦玄贞只是生了个好女儿,连带对陛下,也多有不敬之言啊!”

  裴炎和刘炜之开口后,其他朝臣大多附和,对李显提拔韦玄贞担任门下侍中,持反对意见。

  唐敖自从李贤被废开始,一直参与李显身边的机要事务,直到李显登基。

  唐敖年纪虽小,培养出来的整治敏锐性却不比朝廷上这些老家伙差,在李显觉得不对劲之前,唐敖就感觉到事情不对头了。

  没等唐敖想出应对的策略,被激怒的李显霍然站起,对裴炎怒目而视,负气道:“裴炎,裴中书令,这还是我李唐的天下吧?这还是我李唐的江山吧?一个侍中算什么?我就是把这个天下送给韦玄贞,有何不可?干卿何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