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念头通达

更新时间:2016-07-11 09:46:33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12

明崇俨猝不及防,更没有料到唐敖有此手段,剧痛中长嚎不已,伸手一摸,半边脸已经没有血肉,露出了森森白骨。

  “好贼子。”明崇俨暴怒连连,他什么时候吃过这么大的亏,脑袋险些被一口气吹掉,盛怒中双手握拳,飞舞的蟠龙小剑突然一颤,红光胀满继而爆开。

  唐敖凌空飞起,蟠龙剑爆发的灵力,细密如牛毛,落在身上仿佛千刀万剐,摔在地上的唐敖瞬间跟血人一模一样。

  明崇俨得势不饶人,心疼的看着缩小了近半的蟠龙剑,招手摄来,蟠龙剑发出一声清脆的龙吟声,暴长三尺,剑尖红光吞吐,临近的汉白玉地面发出了阵阵青烟。

  唐敖翻身爬起来,看着半张脸被毁容的明崇俨,不由得哈哈大笑,狂笑中再次扑向明崇俨,青白的地面上留下了十几个血色脚印。

  “米粒光华,也敢与皓月争辉?”明崇俨手持蟠龙剑,手腕一翻在身前画了个圈,另一只手在灵力圆圈上拍了一下,红光绽放照住了唐敖。

  唐敖被红光笼罩,顿感像是陷入沼泽泥潭,近乎被禁锢在原地,双眼瞪着明崇俨,眼角都快瞪裂了。

  明崇俨缓缓走到唐敖面前,手中蟠龙剑穿刺,直透唐敖的腹背,手都插进了唐敖的肚子里,恐怖狰狞的半张脸发出狞笑:“好贼子,滋味如何?放心吧!我是不会杀你的,定要把你炼制成傀儡,生生世世与我为奴。”

  唐敖笑了,发自肺腑的笑容让明崇俨迟愣片刻,随即感到不好,手中的蟠龙剑,似乎被吸附住,持剑的手更像是生长在了唐敖身上。

  唐敖最想得到的机会,就是和明崇俨短兵相接,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杀掉明崇俨,否则明崇俨一跃三五丈,一去百多丈,他肋生双翅也追赶不及呀!

  明崇俨想要把手抽回来,但是在唐敖肉身恐怖的恢复速度下,加之明崇俨的手上也有伤,竟然真和唐敖的肉身长在了一起。

  唐敖一边笑一边吐血,拳头轰向明崇俨完好的半边脸,厉声道:“这一拳是替李弘讨回来的利息。”

  砰的一声,明崇俨的半边脸在唐敖巨力轰击下,扭曲变形,被舌尖血喷坏的那一边,眼珠子直接耷拉出来,滑到了嘴边。

  “这一拳,是帮赵道生讨回的公道……接下来都是替李弘讨的债……”

  唐敖性发如狂,双拳轮番交替,不一会的功夫,明崇俨的脑袋肿胀如火燎的猪头,竟是被唐敖打懵了。

  唐敖眼见替李弘报仇就在眼前,出拳更快,用力更狠,因为他的时间不多了,金液大丹的效力正在减退,而毒性却越来越强。

  就在唐敖满心以为心结即将解开的时候,明崇俨被唐敖重点关照的头颅,嘭的一声爆开了,没错,像是西瓜被凌空抽射的炸开了。

  唐敖一拳落空,看着头颅爆炸的明崇俨,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因为这不是他干的,更像是明崇俨自爆。

  嗤嗤声打断了唐敖的思绪,眼前所见,让唐敖险些吓死过去,只见明崇俨的脖颈内钻出一物。

  起初唐敖还以为是条蛇,但是迎风就涨,胖大了十几倍,蛇颈扬起,赫然是一张人的面孔,只是整张脸只有一只眼睛,乍看和明崇俨极其相似。

  “好贼子,竟敢坏我皮囊,今日不吞了你,如何解我心头之恨。”独眼蛇身的怪物,说话的声音和明崇俨别无二致,蛇身一卷,把唐敖缠了个结实,越收越紧。

  唐敖看到明崇俨的变化,恍然大悟,失声道:“你不是大唐之人,来自镜花世界?”

  明崇俨惊疑一声,独眼眨了眨,打量着唐敖:“你竟然知道镜花世界的存在?那更得去死了。”

  明崇俨说着,舌尖分叉,迅疾如钢叉刺向唐敖的面门,与此同时,蛇颈部鼓起两团肉包,裂开后伸出两条长满鳞片的手臂,扼住了唐敖的脖子。

  唐敖本就因为金液大丹的药力衰退而落在下风,被明崇俨突然的变化惊呆,哪还有先机可言,眼看就要丧生在明崇俨的口中。

  千钧一发之际,透过唐敖腹背的蟠龙剑,突然自鸣发出龙吟声,宝剑化龙飞出唐敖的身体,张牙舞爪的朝明崇俨扑去。

  “龙气反噬?”明崇俨做梦也没想到,他最担心的状况,竟然在此刻发生,他窃取龙气修炼天玑术,反倒成了他对自己的致命一击。

  蟠龙扑咬人首蛇身的明崇俨,尽管蟠龙势弱,但似乎在天赋上死死的压制着明崇俨,而且专门对准明崇俨的独眼下口,令明崇俨手忙脚乱。

  明崇俨钢叉般的舌头,对付这蟠龙的爪子,双手抵挡着蟠龙的龙头,一下子就把唐敖解放了出来。

  唐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但如此良机岂可错过,双手虽然被明崇俨的蛇身缠绕,但是他还有嘴,一口钢牙狠狠的咬在了明崇俨的蛇颈部。

  唐敖咬住了不松口,生怕被明崇俨甩飞出去,明崇俨的鲜血灌喉而入,唐敖只能一口口咽下。

  明崇俨面对龙气反噬,唐敖的啖肉吞血,可谓腹背受敌,但是让他惊慌的是龙气反噬,并没有把唐敖放在心上。

  明崇俨双手不断打出法决,头顶仿佛苍鹰扑食的蟠龙在明崇俨的控制下,逐渐的失去了暴虐之气,明崇俨正准备一口将蟠龙吞回,颈部突然传来剧痛。

  蟠龙在空中一晃,似有灵性的腾空飞去,眨眼间消失在夜色中,只留下了一条火红色的痕迹。

  唐敖根本不知道自己吸了明崇俨多少血,只觉得胸腹胀满,继而头晕目眩,身上缠绕的蛇身竟然松快了些。

  明崇俨此刻已经感觉出来了,唐敖有毒,颈部创口正在迅速腐化,不禁惊骇欲死,以他的真身都扛不住的毒性,哪得有多霸道?失去了蟠龙之气,岂能再吃大亏?

  明崇俨的独眼恶狠狠的瞪了瞪唐敖,有心把唐敖咬死或者吞掉,但唐敖身上的毒性让他忌惮不已,蛇身一抖将唐敖甩飞,转向太液池,准备顺水遁走。

  唐敖的双眼已经花的看不清东西了,但是明崇俨的举动让唐敖条件反射般伸出双手,抓住了明崇俨的尾巴。

  明崇俨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愤怒了,竟然惹到了一个蒸不熟煮不烂的滚刀肉,口口声声扬言给李弘报仇,这是从哪冒出来的二愣子,看起来还有些灵根在身,光长肉不长脑子吗?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唐敖双手抓住明崇俨的尾巴,就像是属狗的,不管脑袋还是屁股,张嘴就咬,险些把明崇俨气死。

  明崇俨发现不把唐敖弄死,想走也走不利索,当即一抖蛇身,准备故技重施,把唐敖绞成肉泥,没有蟠龙之气的反噬,这对明崇俨来说,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而已。

  明崇俨再一次低估了唐敖,注定他今晚压根走不掉了,当他把唐敖卷起来的时候,好死不死,没长记性的将颈部的创口又对准了唐敖的脑袋。

  唐敖酝酿已久的第二次舌尖血箭,喷吐而出,含有剧毒的血液,顺着明崇俨颈部的创口贯穿进去。

  唐敖这团血,仿佛是烧红的铁块落到了雪堆里,一烫到底,明崇俨也像是吞了一块烧红的烙铁,腹内痛如刀绞,周身红光乱闪,松开唐敖后在地上翻滚起来。

  明崇俨翻滚着落入太液池,可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独眼中流露出惊慌恐惧,失声道:“金道人的毒丹?好贼子,你也是镜花世界的人?我们鬼国鲧氏绝不会放过你……”

  明崇俨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上的红光越来越亮,最后竟然把他的身躯点燃,在太液池上燃起了腾腾火焰。

  唐敖挣扎着站起来,双眼已经不能视物,感觉到明崇俨已经燃烧成灰,忍不住纵声狂笑:“镜花世界?鬼国鲧氏?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今日索你性命,令我念头通达,如此而已。”

  唐敖没想到自己会苟延残喘留下一口气,此地不宜久留,哪怕是死,也不能死在这里,会牵连到英王李显的。

  唐敖对大明宫不太熟悉,但是知道太液池翻过去就有一条水道,直达长安城外,想到这,唐敖翻身投水,哗啦一声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明崇俨在道观落成的时候,布置下了简单的法阵,可是明崇俨施展术法神通,蟠龙反噬造成的异象,还是惊动了皇城内的人。

  人们纷纷朝道观这里跑来,很快看到了一身道袍,却没有了头颅的尸体,立即将此事禀报到了李治和武则天那里。

  李治久病缠身,双目几近失明,哪还管得了这些,武则天听说死尸的特征,脸色大变,来到道观内一看,正是明崇俨的尸体。

  天子脚下,皇宫重地,受到皇上和皇后宠信的明崇俨就这么被杀了,人人震惊。

  更震惊的还是武则天,没人比武则天更清楚明崇俨的来历和底细,明崇俨被杀,武则天陷入到了莫名的危机中,脸色越来越苍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