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蟠龙剑

更新时间:2016-07-11 09:44:43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72

唐敖看着赵道生手里仍然拿着的小人儿:“和你目的一样的人,那个狗道士我替你杀了就是。”

  “万万不可鲁莽,侠士有所不知,那个狗道士非常人可比,稍有不慎就会被其反噬。”赵道生迟疑了一下,见唐敖要走,急忙开口说道。

  唐敖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

  明崇俨身怀术法神通,但是藏着掖着还来不及,怎么会被赵道生发现?

  “我也是偶然发现,那个狗道士在太液池内掐诀念咒,兴风作浪,仿佛神仙中人,皇上和太后惊为天人,还许诺加封狗道士做大夫呢!”

  唐敖要杀明崇俨的一个难题,就是无法确定明崇俨的行踪,而在大庭广众下杀掉明崇俨绝对不行,没想到从赵道生这里有了发现。

  “狗道士经常在太液池吗?”

  赵道生点头道:“最近一直在那里,周围还有羽林军保护,说是要给皇上祈福延年,侠士要对付狗道士,最好避开这段时间。”

  唐敖觉得赵道生言之有理:“你能接触到狗道士?能不能帮我打探他的行踪?”

  “那个狗道士对我……”赵道生说了半截就没法说下去了,明崇俨不知道赵道生的遭遇是他造成的,竟然也对赵道生起了心思,这也是赵道生更恨明崇俨的原因。

  赵道生欣然同意,他一个人想要报仇太难,如果有个帮手,另当别论,如果这个帮手靠谱给力,连李贤一并弄死也不是不可能。

  一连两个月,唐敖隔三差五会偷进皇宫一次,从赵道生那里询问明崇俨的行踪和琐事,慢慢的总结出了一个规律。

  自从明崇俨以术士的身份在皇宫抛头露面,初一十五都要给李治和武则天祈福,余下的时间会在太液池旁的道观内清修。

  唐敖深知明崇俨修炼有成,所以一次都没有深入太液池查探,不过久在皇宫潜藏,倒是听说了些风言风语,李显没有告诉唐敖的事情,唐敖自己听到了宫人们的议论。

  对于李贤不是武则天所生,唐敖觉得很有可能,除了听到了武则天对贺兰敏月说的那番话,另一个佐证是武则天对李贤的不喜欢。

  就在昨天,唐敖看到李贤近乎发疯,因为武则天竟然亲自手书书信一封,对李贤大加斥责。

  让唐敖不解的是,李贤没有恼怒武则天,反而大骂明崇俨是个搬弄是非的小人,不知道其中有什么隐情。

  唐敖感觉时机已经成熟,从隔断里拿出汉弩,装好染毒的弩箭,准备今天晚上去了结自己的心结,杀掉明崇俨。

  唐敖的手放在金液大丹上,迟疑片刻后把金液大丹藏在怀里,看看外面的天色,来到书案旁提笔写了一封信。

  这是唐敖给李显写的,如果这次没能杀了明崇俨,估计他也回不来了,不给李显一个交待,愧对李显多年来的栽培和照顾。

  书信被唐敖放在隔断内,李显知道这里放着汉弩,如果得知他失踪,肯定会来这里看看。

  借着夜色的掩护,唐敖身背弓弩,悄悄来到太液池,这里位于大明宫的北部,地势非常高。

  站在此处可以俯瞰其余宫殿,一汪池水在无月的夜晚,映衬着天上的星光,仿佛在一块黑布上洒满了珍珠。

  今天是初一,按照唐敖总结的规矩,明崇俨在给李治和武则天祈福后,会来太液池旁的道观居住一晚,希望今晚也不例外。

  唐敖第一次来此道观,发现此处占地面积不小,可见李治和武则天对明崇俨的宠信无以复加。

  不过普通人看不到,唐敖却能看出,这处道观另有玄机,在唐敖的眼中,道观被一股氤氲的雾气包裹着,那些雾气赫然是灵光组成,只此一点,唐敖就敢断定现在的明崇俨,比几个月前还要厉害三分。

  “再不动手,即便是偷袭也对明崇俨无可奈何了。”唐敖更加坚定了今晚必杀明崇俨的心思,随着时间的推移,唐敖和明崇俨的差距只会越来越大,拖的越久,唐敖的心结解开的希望就更加渺茫。

  染毒的弩箭一共十支,唐敖将这些弩箭的箭杆咬在嘴里,取出一支搭在弓弦上。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练习,唐敖已经可以在两个呼吸的时间内,将十支弩箭悉数射出,现在就可以检验一下他用汉弩连珠发射的绝技,能不能伤到明崇俨了。

  唐敖不会寄望使用弩箭就能击杀明崇俨,只要能让明崇俨受伤,他今晚成功的可能性就会大增。

  唐敖身如狸猫,悄无声息的翻进道观,耳朵翕动间没有听到任何人的交谈声和呼吸声,看来赵道生的消息很准确,道观之内只有明崇俨一个人。

  道观内,唐敖看到那些散乱的灵光,逐渐的朝里面汇聚,然后又涌出来,慢慢的形成了潮汐般的感觉,知道这是明崇俨在修炼,只要顺着灵光往复的方向,就能找到今晚的目标。

  明崇俨端坐在道观中央的道台上,双手捧心,在掌心处呈现出一条小龙模样,如泥鳅在欢快游动着。

  “没想到蟠龙这么快就能成形,看来从李治身上偷偷窃取的龙气果然不是李弘可以相比,皇朝天子就是不一样啊!”

  明崇俨逗弄着掌心的小蟠龙,略带忧虑道:“李治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会不会引起武则天的怀疑?为什么我感觉武则天是故意如此呢?难道希望李治死掉?”

  明崇俨有些想不明白,酝养了蟠龙一会儿,张口将蟠龙吞入口中,脸上,身上,立即出现了不少龙鳞,周身散溢的灵光也如蟠龙飞舞着。

  “如果能完全的剥夺李治身上的龙气,我这天玑之术必定可以修炼成功,等到那个时候,要不要和武则天摊牌呢?不弄清楚武则天的心思,总让我寝食难安啊!”

  明崇俨心事重重的准备收功,刚要站起身来,一道破空声袭来,明崇俨暗道一声不好,却没有躲避,而是单手掐诀,身上冒起了一片红光,仿佛护罩抵挡住了飞射飞来的弩箭。

  唐敖做梦也无法想到,明崇俨还有如此手段,竟然能把灵光聚拢成乌龟壳般的防护,弩箭不停射出,只是把红光护罩射的东倒西歪,却无法击溃,唐敖的眼睛不禁红了起来。

  机关算尽结果居然这样,唐敖怒火填胸把弩弓摔在地上,没有迟疑的拿出金液大丹,一口吞了下去。

  金液大丹入口,就像是喝了一碗辣椒水,唐敖只觉得嗓子辣的难以忍受,紧接着是胸腹,再然后是全身的经脉,穴窍。

  唐敖这次感觉自己不是怒火滔天,而是真的被点燃了,燃烧的是金液大丹的效力,还有霸道的毒性。

  明崇俨周身仍然包裹着一层红光护罩,施施然来到唐敖近前,看到唐敖身上无形的火焰,又看看唐敖的大花脸,吃了一惊:“是你。”

  唐敖终于明白明崇俨为什么觊觎金液大丹,后来又放弃,因为金液大丹的毒性,远远超过了丹药的药效。

  哪怕唐敖年幼时服用过那么多灵丹妙药奇花异草,此刻仍然有压制不住丹药毒性的趋势。

  唯一令唐敖没有失望的是,随着金液大丹的效力化开,唐敖感觉他的气力最少增加的十倍,如今肯定有和明崇俨一决高下的本钱了。

  在明崇俨吃惊的时候,唐敖一拳轰出,落在红色的护罩上,只听刺啦一声仿佛裂锦,红色护罩被打破了。

  唐敖觉得自己好像被力量灌满,随时都可能爆开,而他只有一鼓作气的时间,等到金液大丹的药效失去,毒性完全显露,会不会死,唐敖不知道,但是绝不会有击杀明崇俨的可能了。

  唐敖虎吼一声,挟着一拳砸破护罩的余威,狠狠的撞向明崇俨,明崇俨没想到护身灵气会被击破,张口吐出一道雷音,周身冒起了丝丝缕缕的蓝色电弧,在被唐敖撞飞的同时,唐敖也飞了出去。

  明崇俨感觉五脏六腑一阵翻腾,在唐敖的大力撞击下,已然受了内伤,顿时怒不可遏,再次张口吐出了小小的蟠龙,被他伸手一握,变成了一把蟠龙小剑。

  唐敖完全感觉不到疼痛,只是全身火辣辣的难受,落地后一骨碌爬起来,再次扑向明崇俨。

  没等唐敖靠近明崇俨,明崇俨手中蟠龙小剑脱手飞出,双手掐诀不时打出一道灵光,被他操控的小剑围着唐敖上下飞舞。

  蟠龙小剑虽然只有手指长,但是灵性十足的同时,还锋利无比,无坚不摧,唐敖躲开了要害,还是被小剑在身上洞穿出了几个血窟窿,鲜血很快染满衣衫。

  唐敖终于感觉到疼痛,盖过了身上的火辣,但是唐敖完全不在乎,再一次被蟠龙小剑洞穿了肩胛骨后,明崇俨离他伸手可及。

  唐敖猛地咬破自己的舌尖,张口喷出一道血箭,这一招曾经用在虚彦身上,算是唐敖唯一的杀手锏,只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不敢轻易动用罢了。

  蕴含着浓郁灵力的血箭,准确命中了明崇俨的半张脸,明崇俨的半张脸顿时像是被冲城锤撞中,瞬间变的稀烂,还泛起了泡沫,因为唐敖的血中还蕴含着金液大丹的毒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