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金液大丹虎狼药

更新时间:2016-07-11 09:42:45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27

唐敖小心翼翼的打开纸包,里面一层浸了油,剥开油纸,一枚龙眼大的朱红色丹丸呈现在唐敖面前。

  普通人看到这枚丹丸,只会以为是朱砂之类的东西,但是在唐敖眼中,在看到这枚丹丸的第一眼,全身经脉穴窍都自行鼓荡,明显是被震撼到了。

  唐敖拿起丹丸,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丹丸内的澎湃药力,几乎不亚于曾经服食过的人参果,千年何首乌,如此奇宝,难怪明崇俨要抢夺到手。

  但是让唐敖奇怪的是,明崇俨为什么又不要了?这里面肯定有问题,唐敖旋转着红色丹丸,在另一面看到了四个蝇头小字:金液大丹。

  唐敖恍然大悟,这枚金液大丹被明崇俨放弃,只有一个原因,此丹有毒,乃虎狼之药。

  唐敖在太上七星法的摇光篇内,看到虚彦做过的笔记,记载了金液大丹的功效,没想到眼前这枚红色丹丸就是金液大丹。

  金液大丹的药效和人参果等同,但是其中蕴含的毒性也令人望而生畏,有极大的几率在服食金液大丹后暴毙而亡,明崇俨显然是看出金液大丹的来历,权衡之后放弃了。

  唐敖把金液大丹重新包好,这枚丹药的来历,肯定和那具金光闪闪的尸体脱不了关系。

  唐敖接触到的奇人异士,好像源头都是那具尸身,虚彦如此,心月和明崇俨也一样,那个家伙到底是什么人?难道真是心月判断的那样,来自镜花世界?

  赵道生见唐敖沉默不语,再次躬身道:“唐公子,此物已经送到,赵某就了却一桩心事,告辞了。”

  唐敖这才想起赵道生的状态不对劲,似乎身上还有伤,叫住赵道生问道:“身体不适吗?要不要给你找个郎中看看?”

  赵道生脸颊上的肉稍微抽搐了几下,随后惨然一笑:“多谢唐公子的好意,用不到了,在下已经净身入宫,在内侍省谋了个差事,今后想要出来,怕是没那么容易了。”

  赵道生又一次躬身施礼后离开了唐敖的书房,唐敖看到赵道生踉跄的背影,脑海中闪过一道灵光,顿时明白了赵道生的处境。

  “真是欺人太甚,污秽不堪。”唐敖猜的出来,一定是李贤见赵道生相貌好,挟救人之恩威,迫使赵道生入宫做太监,其实就是男宠罢了,随即心中有些愧疚,如果不是他带着赵道生去见李显,那就不会被李贤这个皇太子觊觎。

  唐敖对李贤的观感本来就不好,经此一事更是印象大坏,和之前李弘捧食草根树皮相比,有断袖之癖,龙阳之好的李贤,颇让唐敖厌恶。

  读书的兴致被破坏的一干二净,唐敖再次拿起了金液大丹,这枚丹药的利弊无需赘言,如果是好东西,也轮不到落在唐敖手里。

  唐敖犹豫的是要不要在刺杀明崇俨之前,服下这枚丹药,那样一来肯定能增加杀掉明崇俨的成功率。

  吃还是不吃,两种念头在唐敖的脑子里较劲,唐敖委实难以做出抉择,但是金液大丹已经被唐敖当作了后手,在万不得已的时候,那是非吃不可的。

  唐敖再见李显的时候,发现李显的神情有些奇怪,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难道太平公主那边没说通?还是已经捅到了李治和武则天那里?

  李显知道唐敖在担心什么:“你呀!把太平的心伤到了,以后自求多福吧!”

  唐敖闻听此言,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看来太平公主还算识大体,没有公主病发作。

  “王爷,此事是唐敖的不对,唐敖今后一定少进宫,公主殿下见不到我,那种心思自然就会淡了。”

  李显不以为然的摇摇头,哪个少年不多情,谁家少女不怀春,如果真想唐敖想的那么简单,一切都好说,可是看太平公主当时的神情,这件事还没完啊!

  不过李显还有更大的心事,只能先把太平公主的女儿心放到一旁,进宫的时候,李显和杨嗣鹤见了一面。

  杨嗣鹤与李显的关系非常亲近,在李弘还没有死的时候,就时常把东宫的消息说给李显,而这次进宫听到杨嗣鹤说的那些话,李显有点惊慌了。

  据杨嗣鹤说,前两天李治和武则天让明崇俨看相,不知道谁把话题引到了李治的子嗣上面,武则天让明崇俨替几位皇子相说一番。

  明崇俨直言不讳,竟然说太子李贤不堪继承大位,望之不似仁君,而英王李显,貌似太宗皇帝,但是面相最贵者,却是相王李旦。

  这话当时就把李显惊出一身冷汗,但是让李显神思不属的还是杨嗣鹤接下来的话。

  近日宫中有人传言,太子李贤并不是皇后武则天亲生,而是武则天的姐姐韩国夫人所生。

  李显虽然不恋栈权位,但是生在帝王之家,对此事有着敏锐的天生嗅觉,先是明崇俨给太子王爷们看相,推崇李显的相貌和李旦的贵相,然后宫中就流言四起,说李贤不是武皇后亲生,是李治和韩国夫人的儿子,李显马上就感觉到了一股暗流汹涌袭来。

  这些猜测,李显没法和唐敖述说,叮嘱唐敖用心读书后,去找王府的近侍属官,想要听听几个心腹嫡系的意见。

  唐敖看出李显心事重重,但是李显不说,他也不能多嘴,眼看着天色已晚,心里琢磨着是不是偷偷进宫看看。

  皇城宫墙无法阻挡唐敖,唐敖藏形匿迹首先来到了太平公主的寝宫,看到太平公主已经睡下,唐敖轻叹一声,心里希望太平公主别记恨他。

  让唐敖挂心的还有赵道生,唐敖曾经险些被贺兰敏之掳走做娈童,对男风之事深恶痛绝,可因为他的疏漏,使赵道生沦为李贤的男宠,心中非常的愧疚,离开书房的时候还给赵道生配了几副药呢!

  一年时间不到,东宫就换了主人,物是人非,唐敖顾不得感伤,正想寻找赵道生的住处,耳中传来了李贤的暴怒喝骂声。

  太子寝宫内,李贤摔碎了一地的彩瓷和文房四宝,一身太监服饰的赵道生,小心的收拾着满地狼藉。

  李贤气呼呼说道:“还收拾什么,就放在这里,本宫一会还要摔呢!”

  赵道生劝解道:“太子爷,这是皇后娘娘送来的书籍,如果被人说出去……”

  李贤把桌子上被撕成几份的书籍拿起来,在手里晃了晃:“母后这是什么意思?竟然给我送《孝子传》,这是责备我不知为人子的道理吗?”

  李贤又把另外一本书扔到地上:“还有《少阳正范》,这是在批评我不堪做太子吗?”

  赵道生诺诺不敢言,李贤贵为皇太子,当然可以对母后武则天不满,可他算什么东西?劝解李贤可以,涉及到武则天,多说一句可能就会惹来杀身之祸呀!

  李贤发了一会邪火,看着弱不经风的赵道生,心里又冒出一股邪火来,招手道:“道生,你过来,本宫是不是吓到你了?”

  赵道生一看李贤的眼神,就知道李贤要干什么,他敢反抗吗?如今连男儿身都不是了,得过且过,活一天算一天吧!

  唐敖没有想到,竟然亲眼目睹了一场龙阳大战断袖之癖,没隔夜的饭险些吐出来。

  更让唐敖不能理解的是赵道生,看起来不像做假,声音极度欢愉,敢情他这个心,没担对地方,人家赵道生好像乐在其中呢!

  唐敖本想转身就走,可摸了摸怀里的几副药,已经拿来了,难道还扔掉?

  李贤在赵道生身上发泄一番,怒气稍歇,疲惫不堪的躺在床榻上睡着了,赵道生蹑手蹑脚的穿好衣衫,看向李贤的眼中,闪过一抹仇恨光芒,随即收敛了起来。

  赵道生不敢报复李贤,他有杀死李贤的机会,可是杀了李贤又能如何?结果只能是被诛灭九族,赵道生不敢选这条路。

  赵道生回到自己的房间,从床底下拿出来一个木偶削成的小人儿,赫然是明崇俨的模样。

  赵道生除了恨李贤,最恨的人就是明崇俨,如果不是明崇俨诬陷卢照邻,赵道生就不会求到英王府,一切的起因都是明崇俨。

  明崇俨的小人儿像,被赵道生在心脏位置掏出了一个窟窿,一枚铁钉穿胸而过,嘴里恨恨说道:“狗道士,早晚有一天,必叫你穿心而死。”

  唐敖懵了一下,想通了赵道生的心思,赵道生恨明崇俨,一点都不冤枉明崇俨,为了一枚食之有毒弃之无用的金液大丹,卢照邻被下狱,赵道生也变成了内侍太监,赵道生恨的有道理。

  “你的仇恨,就让我来给你报吧!”唐敖把几副药放在门口。

  没等唐敖转身,房间里的赵道生惊惧道:“谁?谁在门口?”说话的时候,猛地推开了窗户。

  唐敖进宫早有准备,当然不会以真面目示人,一张大花脸,把赵道生吓的哆里哆嗦,险些昏死过去。

  “门口有些调养身体的汤药,自己熬了喝掉。”唐敖瓮声瓮气说道。

  赵道生强制镇定,牙齿打架道:“你是谁?你想干什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