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伪娘赵道生

更新时间:2016-07-11 09:40:36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26

“没错,就是那个臭道士,我那远房姑丈在太白山上拾获一物,明崇俨却说是他遗失,姑丈哪里肯信,将那东西带回了家中,结果第二天就被抓走了,如今身陷囹圄,一条命已然去了半条啊!”

  唐敖万万没有想到,此事竟然跟明崇俨扯上了关系,深埋在心底的怒火渐渐有升腾起来的趋势。

  唐敖将紊乱的心绪平复下来,决定答应赵道生的请求,卢照邻必须要救,但是这件事他不能出面,不是办不到,而是牵扯到明崇俨,唐敖不想打草惊蛇。

  “王爷今天应该在府上,你随我来吧!先等一下,我抄录几份卢照邻先生的诗文,也好跟王爷说话。”

  赵道生原本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唐敖竟然答应下来,心中喜不自胜,满口的感谢。

  唐敖誊写了几篇诗文,带着赵道生直奔王府内宅,随着唐敖年岁渐长,即便李显不说,唐敖也自觉的搬出内宅,免得传出嫌话对李显不利。

  等唐敖二人进了内宅,才知道李显今天有客人,太子李贤竟然来了。

  李贤身为当朝太子,仪仗当然小不了,内宅里前呼后拥,离的很远就能听到李贤的笑声。

  唐敖知道李贤的确春风得意,太子之位何等重要,而且听李显说,因为皇上李治身体一直不好,李贤这段时间正在监国,大权在握,朝廷上的事情一言而决,不高兴才怪呢!

  笑声戛然而止,李贤的笑容还凝固在脸上,嘴巴里却发不出声音来,一双眼睛牢牢的盯着赵道生。

  赵道生刚刚在唐敖面前哭过,此刻双眼略微红肿,让赵道生看起来更添了几分丽色,配上天生的几分阴柔气息,在场的竟然没人看出赵道生是男儿身。

  唐敖先给李贤见礼,随后才凑近李显身边,把赵道生说的事情转述了一遍。

  心中已有城府的唐敖,没替卢照邻说一句好话,但是话里话外点出了卢照邻的才情和诗文不可多得,如此人才,不管是不是蒙冤入狱,都该给个重新开始的机会。

  李显随意看了看卢照邻的诗词,点头不已,心中已经有了决断,反倒是对唐敖身边的赵道生很感兴趣,揶揄道:“唐敖,这位姑娘是谁?瞧着眼生,该不是……”

  唐敖哭笑不得,急忙道:“王爷也有眼拙,雌雄不分的时候?此人名叫赵道生,乃是卢照邻远房亲戚,为卢照邻一事奔走救护,的确是不可多得的淳孝少年。”

  李显这才注意到赵道生的咽喉生出喉结,谁能想到生的如此俊美之人竟然是男儿身?

  唐敖也算俊逸丰神,但言谈举止颇有英武之气,反倒让人忽略了唐敖的相貌,这个赵道生,如果不是事先知道,还真没人把他当男人看。

  李显正惭愧不语的时候,李贤走了过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赵道生,开口道:“本宫听说有人入狱,怎么回事?”

  赵道生不知道李贤是谁,听到李贤问起,就把事情简略的再说一遍,不管赵道生长的如何,声音毕竟与女人有区别,李贤脸上闪过一抹失望,随即又露出几分惊喜,但是很快掩饰了过去。

  “本宫遥领洛州牧兼右卫大将军,尔等就不必管了,卢照邻的诗文,本宫读过几篇,虽然不如王勃,可也算是难得的佳作,此事就让本宫解决吧!”

  唐敖没想到李贤主动揽下此事,有心提醒此事牵扯到明崇俨,想想还是作罢。

  以李贤的身份地位,搭救卢照邻不过是一句话的事儿,想必明崇俨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不知道卢照邻拾获的是什么东西,竟然让明崇俨明抢。

  李贤在英王府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唐敖也想告辞离去,却被李显留了下来。

  “唐敖,多久没进宫了?太平昨天还跟我念叨你来着,太平的心思,我都能一眼看透,你不懂?”

  提起这件事,李显有些郁闷,太平几乎把喜欢二字刻在了脸上,唐敖就一点不动心?以前年纪小可以不在意,如今唐敖都到了可以成家立室的时候,不应该呀!

  唐敖焉能看不出太平公主对他有好感,可一直以来,唐敖都是和李显等人一样,把太平公主当成妹妹宠溺,哪怕唐敖的宠溺没有表露出来。

  如今李显把话挑明,唐敖面带苦笑道:“唐敖斗胆,其实一直把太平公主当成亲妹妹一样,王爷的话,唐敖听来诚惶诚恐……”

  李显嘴巴微张,难以置信的看着唐敖,太平的话言犹在耳,可不是这么说的,这厮竟然说把太平当亲妹妹?敢情太平那边是一个人心思火热,唐敖这里完全不清楚。

  “那你更要快点进宫,太平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绝对会做出让父皇和母后招你做驸马的事情来。”

  李显内心着实有点不满,按照李显的想法,只要唐敖进士及第,金殿面试成为状元,那么和太平公主的婚事就没有了阻碍,必能传为一段佳话,而且做哥哥的看得出来,太平真心喜欢唐敖。

  可惜呀!剃头挑子一头热,白瞎了太平的一片痴心,唐敖是不是读书把脑袋读呆了?这种人生美事,想都不想就拒绝?

  唐敖被李显的话吓坏了,太平公主什么脾气,这几年来唐敖了如指掌,还真能干出来让李治和武则天给她招驸马这种荒唐事。

  其实唐敖除了把太平当妹妹一样宠溺之外,杀明崇俨之心不死也是客观原因。

  这段时间以来,唐敖通过侧面了解,得知明崇俨深得李治和武则天信任,又有绝艺在身,一旦失败或者暴露身份,后果不堪设想,唐敖不想牵扯任何人。

  唐敖无法跟太平公主直接说,那将置太平公主于何地?沉吟一声道:“王爷,民间有句俗话,娶妇得公主,无事生官府,唐敖早已散漫惯了,还望王爷能替我转达这个意思,免得公主殿下恼怒。”

  李显心中暗忖,怕太平没有颜面才是真的,看来唐敖对太平还真是宠溺的过分,连拒绝的话都不愿意当面说。

  唐敖的话提醒了李显,还真得快点进宫,万一太平头脑发热,去父皇那里央求招唐敖做驸马,皇家颜面何存?

  李显进宫后,唐敖回到书房,桌案的镇纸下面多了一封书信,看字迹就知道是心月所留。

  这样的书信,唐敖已经收到了十几封,但每次都没有开启就被他抛掉了。

  李弘之死,让唐敖和心月之间的芥蒂一直没有清除,唐敖清楚心月一直在利用他监视英王李显,就为了劳什子宝镜,唐敖苦笑一声,把书信再次抛飞。

  在唐敖看来,心月也入魔了,和当年的虚彦师父差不多。

  书房的隔断被唐敖推开,里面放着精心保存的汉弩,拿着弓弩,唐敖觉得自己上次要杀明崇俨太毛躁,如果当时拿着弓弩,想必杀不了明崇俨,也能替李弘讨回一点利息。

  弩箭一支一支被唐敖抽出来,箭尖处涂抹着紫黑色的痕迹,这是唐敖在城外的山里捉到的毒蛇毒液,那种毒蛇号称五步倒,毒性强烈,即便明崇俨修炼太上七星法,身中几支这样的毒箭,行动也会不便,那就是他痛下杀手的机会。

  “不能急,机会只有一次,一定要做到一击必杀。”唐敖摆弄一阵子弩箭,心平气和的返回来继续读书。

  书房外的一棵树上,心月拿着唐敖抛飞的没有开启的书信,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已经放下身段主动和好,唐敖却不理不睬,把她当成什么了?

  心月想要去和唐敖当面说,但是每次都在最后关头放弃了,心月忘不了当初唐敖离去时的眼神,眼中对她那种满满的失望,就像是一支箭一样洞穿了她的心,让她愧疚至今。

  “还在想着替李弘报仇吗?”心月攥紧手中的书信,紧绷着小脸说道:“那我就帮你办到,杀了明崇俨,看你到时候还理不理我。”

  唐敖手不释卷,小太监来提醒唐敖吃晚饭,唐敖才发现天色已经很晚了,得知李显没有回来,心中不禁有些惴惴不安,难道是太平公主那边出了差错?要不要偷偷进宫看看?

  “唐公子,之前那个投名刺的人又来了。”唐敖犹豫不决的时候,小太监去而复返说道。

  唐敖没想到赵道生又来了,或许是搭救卢照邻顺利,来感谢一番吧!

  唐敖再见到赵道生的时候,发现赵道生的脸色非常难看,苍白中透着几分青色,让赵道生看起来更像是弱女子。

  赵道生走路的姿势有些不自然,没有坐下,而是朝唐敖深鞠一躬,语气诚恳道:“唐公子,我家姑丈已经出狱返家,唐公子的恩情,赵某铭记在心,这是姑丈让我转交给唐公子之物,姑丈说无以为报,就将拾获的这件东西,送给公子好了。”

  唐敖看着赵道生手里的纸包,先前还好奇是什么东西引起了明崇俨的抢夺之心,没想到惹祸之物,兜兜转转到了他的手中,不禁好奇的打开了纸包。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