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媚娘有毒

更新时间:2016-07-11 09:30:41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15

“唐敖,我正要去太子哥哥的东宫找你呢!”唐敖遍寻心月不到,正准备返回英王府的时候,在宫门处被太平公主堵个正着。

  太平公主手里拿着一根树桠,语带央求道:“你答应给我做个弹弓,材料我已经准备好了,快点给我做一个。”

  唐敖看着太平公主另外一只手里还攥着牛筋,这是有备而来,不给太平公主做一副弹弓,看来今天甭想出宫了。

  太平公主早就不穿道袍好多年,看到唐敖接过树桠和牛筋,欢快笑道:“除了几个哥哥,就属你最疼我,我就知道你不会骗我。”

  唐敖笑了笑,几年相处下来,也的确把太平公主当成了妹妹一样,可惜他只是一介草民,没有做太平公主哥哥的资格和福气,但却比李弘等人还宠溺太平,凡是太平提出过的要求,他没有一个推诿拒绝的。

  做个弹弓对唐敖来说小菜一碟,就是担心太平公主会拿着弹弓乱射人,把人伤到就不好了,而且太平公主肯定干的出这种行径。

  树桠是榆树枝,树皮还没有开裂,正是做弹弓的上好材料,唐敖看着榆树的树皮,情不自禁的又想到了李弘捧食树皮草籽的那一幕,怎么才能救李弘一命呢?难道要把他的血放出来给李弘喝吗?

  “咦!这个办法,或许也能行呢!”唐敖回想他喝下绞龙散的时候,绞龙散的毒顷刻间就被脑海中的清流化解,那肯定是小时候吞下的灵药在起作用,这个办法值得一试。

  “唐敖,你想什么呢?做好了吗?”太平公主发现唐敖在发呆,公主病当即发作,让唐敖动作快点,她还要用这副弹弓出出气呢!

  唐敖加快手上的动作,心里却在想着,如果骑快马追赶,能不能追上李弘,又怎么跟李弘说,直接割腕放血好像行不通。

  “给你。”唐敖把牛筋扎紧,试了试力道,以太平公主的力气,肯定能拉开,然后叮嘱了一句:“不要用弹弓打人,打中眼睛可能要人命的。”

  太平公主抢过弹弓拉了拉,将随身的锦袋打开,里面不是金鱼符,而是一把指甲方圆的石头子。

  “就是要用弹弓打人,唐敖你跟我去,看我不打那个贱人满头包。”太平公主拉着唐敖的衣袖朝太极宫的方向跑去。

  “公主殿下,我还有急事要出宫……”唐敖忧心李弘的身体状况,不管他的血有没有用,先放一碗让李弘喝了再说。

  太平公主噘着小嘴,怅然欲泣:“我就知道,你们长大了一个个都不再理我了,太子哥哥是这样,贤哥哥他们也是,现在连你也不愿意理睬我了吗?”

  太平公主的话,让唐敖的心中微微一酸,突然有些怜悯太平公主,生在帝王之家,含着金汤匙出生,锦衣玉食,但是在这个庞大华丽的宫殿里面,又有谁在真正关心她呢?

  “公主殿下究竟要去哪里呀?”唐敖心软之下,只能先放下去追李弘的心思。

  太平公主嬉笑一声:“就快到了,也不知道我这一把石子,能不能把她射的满头包。”

  唐敖一路跟着太平公主,发现竟然来到了太极宫,皇宫内别的地方,唐敖还能胡乱走动,但这里是当今皇上的居所,万一被皇上看到他陪着太平公主胡闹,那可是掉脑袋的麻烦啊!

  太平公主毕竟年幼,还不像唐敖已经觉醒男女之防,来到一座宫殿外,拉着唐敖躲在草丛中,一手攥着弹弓,一手拿着石头子,兴奋的小脸红彤彤的。

  唐敖耳朵一动,听到有人过来,而且还不止一个,悄悄伸出头一看,迅疾缩了回来,心跳咚咚仿佛敲鼓。

  太平公主也郁闷了,因为来的人不是她想要教训的贱人,反而是时常教训她的人,母后武则天。

  “母后怎么会在这里?还好没有鲁莽,否则石头子射在母后头上,那就闯大祸了。”太平拍拍自己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胸脯。

  “贱人怎么也来了?”太平公主看到又有人走来,正是她想要教训的那个,忍不住攥紧了手中的弹弓。

  唐敖终于知道太平公主要用弹弓射谁了,来的人竟然是贺兰敏月,几年不见,贺兰敏月的姿容越发美艳,虽然气质稍逊于皇后武则天,但却比武则天多了几分青春的气息。

  “姨娘,好久没来这里欣赏菊花了。”贺兰敏月的声音悦耳动听,手指菊花说道:“这个时节,也只有菊花可赏呢!”

  武则天微微一笑,大有令鲜花失色的美艳芳华:“总有一天,我会让百花不论时节在我面前绽放,可惜敏月看不到了。”

  贺兰敏月笑着折下一朵菊花,双手献给武则天:“姨娘,菊花别名寿客,敏月祝愿姨娘福寿安康。”

  武则天接过菊花,放在琼鼻下嗅了嗅:“敏月这么说,好像姨娘很老了呢!”

  “怎么会,姨娘看起来比我还要年轻许多,等我到了姨娘的年纪,能有姨娘一半好,就心满意足了。”

  武则天听着贺兰敏月嗲声嗲气的话,看着贺兰敏月下意识的抚着小腹,心中无比恼恨,暗骂明崇俨办事不利索,还得她亲自动手。

  “敏月,皇上稍后就来,先尝尝姨娘叫人酝酿的百花酒,今天虽然欣赏不到百花齐放的胜景,但是品尝一下百花的味道,也是一桩美事。”

  贺兰敏月听说皇上随后就到,眼中闪过一抹柔情,娇声道:“多谢姨娘,自从母亲过世后,敏月已经好久没有喝过百花酒了。”

  武则天和贺兰敏月坐下,有宫女端来杯盏,琥珀色的酒浆散发出百花的香气。

  贺兰敏月迫不及待的端起酒杯,陶醉的嗅了嗅酒香,赧然的朝武则天一笑,将百花酒一饮而尽。

  “好香啊!姨娘怎么不喝?”贺兰敏月放下酒杯,笑着问道。

  武则天抿了抿嘴:“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敏月,今天姨娘送你一程,黄泉路上,你娘也不会太寂寞。”

  贺兰敏月还没明白武则天说送她一程是什么意思,就感觉腹痛如刀绞,咽喉像是被勒紧窒息了。

  “姨娘……你……下毒……为什么杀我……”贺兰敏月双手抓着咽喉,想要缓解一下窒息感,没几下就把咽喉抓破了。

  武则天冷哼一声,双眼冰冷的看着脸色越来越青的贺兰敏月:“你们母女魅惑皇上,念在亲情的份上,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你竟然还想学你的母亲,也想给皇上生下一男半女?做梦。”

  “我……不是……我很爱皇上……”贺兰敏月终于还是栽倒在地,嘴角留出的黑色血液,一滴一滴落在地上,双眼逐渐的失去了神采。

  草丛中,唐敖一只手死死的捂住太平公主的嘴巴,生怕太平公主叫出声来。

  太平公主的眼睛里充满惊恐,眼泪止不住的流淌而出,亲眼目睹母后毒杀贺兰敏月,对太平公主来说难以置信,她口口声声把贺兰敏月这个表姐称作贱人,但是却从来没有想过杀死贺兰敏月。

  唐敖感觉太平公主不动弹了,才发现太平公主竟然晕死过去,时间不长,又有脚步声传来,唐敖透过草丛间的缝隙望去,来的人赫然是大唐之主,当今皇上李治。

  李治的笑容,在看到倒地而亡的贺兰敏月时,凝固在脸上,全身颤抖如筛糠,伸手点指武则天,嘴巴开合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武则天走到李治身边,伸手擦拭李治眼眶中涌出的泪水,动作温柔,语气却带着冰寒:“心疼吗?”

  李治喉结抖动,声音悲恸:“媚娘,你这又是何必呢?敏月,她就是个孩子,不会和你争什么。”

  “李郎,还记得当年感业寺内说过的话吗?”

  李治语塞,眼泪被武则天擦拭过后流的更多,最后眼前的武则天的样貌都看不清楚了。

  武则天像是宠着孩子一样继续替李治擦拭泪水:“弘儿去了合璧宫,我们也去散散心,很快就会忘掉这些不愉快,把徐婕妤和郑才人都带上,李郎很久没有宠幸她们了。”

  唐敖从头看到尾,直到武则天和李治走远,才敢稍微活动一下麻痹的筋骨,再看身边的太平公主,脸上仍然挂着泪珠。

  唐敖不由得摇摇头,最是无情帝王家,可是对一个十一岁的小女孩来说,这样的现实也太残酷了些。

  唐敖现在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那一套,抱着太平公主躲避宫女太监来到了太平观,尽管太平公主不在这里出家,可道观内打扫的很干净。

  刚把太平公主放到床榻上,床下传出的一声呻吟,把唐敖吓了一跳,弯腰朝床下一看,不禁大吃一惊。

  只见在床榻下面,心月佝偻着身子,嘴角沾染着血迹,脸色如同金纸,连呼吸都微弱的很。

  唐敖把心月从床下拉出来,这才发现心月的背后有一个掌印,和普通的手掌印不同,发光的同时还冒着缕缕火苗,心月这是没打过明崇俨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