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虎毒食子

更新时间:2016-07-11 09:25:45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72

“有古怪。”心月站在瓮坛前来回踱步:“没想到传言是真的,更没想到,皇后的心肠竟然如此歹毒。”

  唐敖听着心月的话,满头雾水问道:“你知道怎么回事?和皇后娘娘有关?”唐敖的脑海中浮现出几年前的记忆,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双玉足,其次才是那张绝世容颜。

  心月看着漂浮的骸骨,双手掐指如兰花,指尖迸射出红蓝交错的光辉,如雨滴般落在瓮坛上。

  唐敖随即看到了惊恐的一幕,俩个模糊的人影从骸骨上浮现出来,披头散发状若厉鬼。

  心月一声叹息,口中念念有词,红蓝微光持续落在鬼怪般的虚影上,一刻钟后,两个骇人的虚影慢慢消散,骸骨碎裂成了齑粉,再看心月的脸色更加苍白,神态疲惫,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心月看着满脸疑问的唐敖,解释道:“你恐怕绝不会想到这两个人的身份,一个是王皇后,另一个是萧淑妃,传说这两个人因为和皇后争宠失败被打入冷宫,后来被皇后做成了人彘。”

  “什么是人彘?”

  “就是把人的四肢剁去,挖去眼珠,用铜汁灌进耳朵里,再拔掉舌头泡在酒坛里……”

  唐敖听了心月的解释,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这是多么残酷的酷刑啊!而做出这一切的竟然是皇后武则天,唐敖无法把那个美若天仙的女人和眼前的酷刑联系起来。

  心月进宫稍晚,只是偶然间听老宫女私下说过这件事,今日印证成真,惊惧比唐敖更甚,和她为武则天做过的几件事相比,还不及眼前的百分之一,心月知道武则天权谋厉害,没想过心肠真的如此歹毒。

  “心月,那两个关在这里的女人是太子的姐姐,太子刚才大为震怒,肯定会去找皇后理论,没准还会捅到皇上那里,这可如何是好?”

  “我们偷偷过去看看。”心月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刚才化解瓮坛内的两个冤魂,心月可以清楚的感觉到,两个冤魂生前被人动了手脚,魂魄才能被禁锢在瓮坛里面,这可不是寻常人的手段。

  唐敖和心月来晚了,武则天的寝宫内刚刚发生激烈的争吵,二人躲在树后看见李弘脸色苍白走出寝宫,回头说了句什么,寝宫内随即传出茶盏破碎的声响。

  唐敖看到李弘没有回东宫,而是直奔太极宫,猜测李弘可能在皇后这里没讨到说法,转而去找皇上了。

  通过今天的两件事,唐敖对李弘的好感大增,看到李弘身边连个侍卫都没有,一边走一边咳嗽,就想跟上去,不料被心月一把按住了。

  心月嘘了一声,伸手朝寝宫指了指,低声道:“里面还有人,我们去上面。”

  唐敖耳力超群,但也无法跟修炼了太上七星法的心月相比,看到心月做贼一样拉着自己,唐敖低声问道:“你不是总在皇后身边伺候吗?”

  “这两年皇后的行为奇怪的很,如果不是皇后没有龙气在身,我都怀疑宝镜在皇后身上呢!”

  这一次心月带着唐敖飞身落在了寝宫的琉璃瓦上,揭开几片琉璃瓦朝里面窥视。

  烛光通亮中,一身华服的武则天满面怒色,身前散碎着一地瓷片,身体不由自主的颤动,显然还没有从震怒中恢复,口中一个劲的念叨着:“逆子……”

  唐敖看了一眼,下意识的把脑袋挪开,因为武则天身上的衣服很薄,宫装的抹胸几乎松开,一呼一吸,起伏中微微发颤。

  眼睛非礼勿视,但唐敖的耳朵翕动着,听着寝宫内的动静,除了武则天的呼吸外,没有听出还有其他人。

  武则天开口说话,却把唐敖惊讶的险些叫出声来:“你的绞龙散到底有没有作用?不会害了弘儿吧?”

  “娘娘尽管放心,贫道的绞龙散,只是调理太子爷身上的龙气,绝不会对太子爷的龙体有妨害。”

  唐敖惊愕的朝寝宫内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武则天身边出现了一个道士打扮的中年人,看到道士的第一眼,唐敖就有种直觉,这个道士和虚彦师父,乃至身边的心月,都是一类人。

  心月仿若心有灵犀的和唐敖对视一眼,她的眼中更加震惊,在武则天身边几年了,竟然没有发现武则天身边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看来武则天对她的信任程度,十分有限啊!

  武则天怒气稍歇:“弘儿虽然顶撞我,替那两个贱人说话,但毕竟是我的亲生骨肉,身体越来越差,未必不是绞龙散的作用,先停下吧!”

  “贫道谨遵娘娘之命,还有一件事,贫道不知该不该说。”

  “但讲无妨。”

  “皇上最近经常宣召魏国夫人进宫,偶有留宿,贫道发现魏国夫人似乎有了身孕。”

  武则天刚刚平息的怒火,再次高涨,娇斥道:“无耻的狐媚子,胆子也太大了,你去把她给我除掉。”

  “除掉魏国夫人容易,皇上那里……”道士言语中有些迟疑,显然顾忌皇上对魏国夫人的宠爱。

  武则天闭上眼睛深呼吸了几次,最后沉声道:“除掉她。”

  道士说了声遵命,在武则天面前凭空消失,这一幕也被唐敖和心月看的清楚。

  “那个道士是谁?”唐敖和心月离开武则天的寝宫屋顶,唐敖好奇问道:“似乎和你一样。”

  心月点头:“依稀有些印象,好像叫明崇俨,难道明崇俨也得到了太上七星法中的某一种道法?那为什么又对皇后俯首帖耳呢?”

  唐敖想到武则天刚才说要除掉一个人:“魏国夫人又是谁?皇后害怕魏国夫人诞下龙种吗?”

  心月讥讽一笑:“魏国夫人就是贺兰敏月,贺兰敏之的妹妹,也是皇后娘娘的外甥女。”

  唐敖恍然大悟,随即心中一紧,武则天轻描淡写的要除掉贺兰敏月,而且听刚才的话,太子李弘身体变差,和武则天有直接关系。

  “心月,绞龙散是什么?会不会就是李弘身上中的毒?有没有解药呢?”

  心月媚眼翻白:“你以为我是神仙吗?什么都知道?那我早就离开尘世进入镜花世界了,不行,那个臭道士的目的看起来跟我一样,还深得皇后信任,我去会会他,看他是不是真的得到了太上七星法的其他传承。”

  唐敖没想到心月说走就走,把他挂在了树梢上,心月看起来毛毛躁躁的,可别在明崇俨手里吃了亏呀!

  唐敖回到东宫的时候,发现李弘已经回来了,随即被李弘招呼到近前。

  “唐敖,陪本宫喝几杯酒吧!”李弘不顾礼仪,抬手给唐敖倒了一杯酒。

  “殿下,你的身体不好,还是少喝酒,免得伤到身体。”唐敖见李弘把酒杯端到他面前,哪有他推辞的道理,只能皱眉喝了下去。

  醇酒入喉,唐敖差一点蹦起来,随着酒液入腹,唐敖清楚的感觉到一阵刺痛,五脏六腑发生了轻微的痉挛,脑海中随即涌现一股清流,将这股不适感觉化解,这酒有毒,可能就是绞龙散。

  亲身体会后,唐敖发现绞龙散的毒性不强,但是对身体的损害不可逆转,如果不是他吞吃过那么多灵药,这一杯酒,只怕就会削去他两三年的寿命。

  虎毒不食子,皇后却把这种毒药用在亲生骨肉身上,让唐敖禁不住脊背发凉,几年前留在心中的没要印象,渐渐有崩塌的趋势。

  唐敖突然想起了虚彦说过的话,看到的也未必是真实,一日之间,李弘和武则天的印象,在唐敖的心里发生了惊人逆转。

  “殿下,这酒不能再喝了。”唐敖夺下李弘手里的酒杯,心中百转千回,却想不出能给李弘解毒的办法,不禁着恼起来,如果还有做梦进入镜花世界的能力,哪怕一根普通的灵药,就能让李弘生龙活虎吧!

  李弘已经有了几分醉意,舌头麻木道:“唐敖,本宫万万没有想到,母后会是那样的人,竟然将两位公主囚禁长达十余年,穿的是破衣烂衫,吃的是残羹剩饭,如此……岂不是太过份了。”

  “本宫去为两位姐姐求情,不料被母后一顿斥责,上一代的恩怨,本宫不清楚,但又何必牵扯到两个无辜的人呢?”

  “本宫去找父皇,唐敖你绝对想不到,本宫提到两位姐姐年近三旬尚未婚嫁,你猜父皇怎么说的?竟然要把两位姐姐许配给宫中的侍卫,他们何德何能,竟然能娶我大唐的公主?”

  李弘醉态愈发明显,晃晃悠悠的站起来,一脚踢翻桌案:“这个皇宫,不呆也罢,明天本宫就离开这里,看不到,心里就不会这么难受了。”

  唐敖搀扶着李弘,将李弘送回寝宫后,却是没机会见到那个小时候被他吓坏了的裴家千金。

  第二天,唐敖去向李弘告辞出宫的时候,才得知李弘一大早就带人离开了长安,前往洛州合璧宫,对外宣称是狩猎,只有唐敖知道,李弘离开长安的时候,心里肯定非常难过。

  “必须让心月想个办法,把李弘身上绞龙散的毒解了才行。”唐敖始终惦记着李弘中毒的事情,但是找遍了皇宫也不见心月的身影,又替心月担心起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