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宫廷血

更新时间:2016-07-11 09:21:14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37

唐敖看着手捧树皮蓬实的士兵,看着嘴角流血的李弘,听着秦风的浩荡,突然发现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颤动,血液里似乎流淌进了一丝火热。

  唐敖看李弘的目光有了一些不同,李弘身为太子,大唐帝国的继承人,未来的皇帝,能做到与士兵同食树皮草根,尝百姓之苦,必定是天下之福,万民之幸。

  李弘临时给唐敖派发的差事,唐敖没有丝毫抵触,回到皇城传达李弘的口谕,眼看着上百车粮食被运送出城,这才回宫复命。

  唐敖来到东宫,发现李弘正在奋笔疾书,站在一旁等李弘撂笔后,才把情况讲述一遍。

  李弘点头赞许道:“昔年沛王手下的修撰王勃,本宫见过几次,才情诗文的确不错,却恃才傲物,目中无人,而且不如你做事得利,你追随英王并非长久之计,要多读书,来日博取功名才是晋身正道。”

  李弘不等唐敖回话,将写出来的东西递给唐敖:“替本宫看看,可有疏漏不妥之处?”

  唐敖接过来一看,李弘写的是一份奏章,建议将皇家沙苑之地借给贫苦百姓耕种,每年收取的田租用于宿卫京城的将士食用,条理分明,字里行间透露着忧心将士和贫苦百姓生活的焦虑。

  “殿下将来一定是个好皇帝。”唐敖情真意切道:“秦皇汉武,本朝高祖太宗,皆是明君,却没听说过他们能吃树皮食草籽,体恤黎民都不如殿下。”

  李弘笑了:“你呀!倒也不是个老实人,阿谀之词到了你的嘴里,明知道不妥,还是让本宫愿意听,怪不得英王和太平都喜欢跟你相处。”

  李弘的话,明显在说唐敖溜须拍马,唐敖急忙道:“殿下之言令草民惶恐……”

  “本宫又不是在责怪你。”李弘说完咳嗽起来,而且一口接一口的咳嗽,不得不掩住口鼻。

  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袍袖拿开,只见衣袖上嫣红一片,李弘竟然吐血了。

  唐敖大吃一惊,脸色瞬间变的苍白,李弘吐血不是重点,也吓不住唐敖,真正让唐敖勃然变色的是,从李弘吐出的鲜血里,唐敖嗅到了一股毒药才有的气息。

  拜虚彦所赐,唐敖对各种药材非常敏感,自然也包括毒药在内,李弘竟然中毒了,而且是慢性毒药,是谁胆大到给当朝太子下毒?不怕灭九族?

  李弘擦擦嘴角的血迹,看到面色惊惶的唐敖,摆手道:“老毛病了,不要到处乱说。”

  唐敖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立即咽了回去,李弘说的轻松,但是话里的意思很明确,不希望吐血的事情让第三个人知道。

  太子身体欠安,到了吐血的程度,这可不是小事,尤其是吐血的原因是中毒,唐敖突然后悔今天进宫了。

  唐敖脑袋里乱糟糟的,当年狄仁杰的话言犹在耳,没想到今天让他亲眼目睹了,有人给李弘下毒,唯一的可能只有权力斗争,这里面的水,有点深,要不要告诉李弘呢?

  “天色已晚,宫门落了锁,陪本宫走走吧!”李弘起身朝外面走去。

  唐敖仍然在犹豫,无法做出选择,木怔的跟在李弘身后,走了不知道多久,李弘突然停下脚步,还好唐敖反应快,否则就撞在了李弘身上。

  “唐敖,你听,是不是有什么声音?”李弘侧耳倾听,皱着眉头说道。

  唐敖耳力超人,的确听到了一阵清唱歌声,手指左边道:“殿下,好像是从那边传来的。”

  李弘顺着唐敖手指的方向望去,自言自语道:“那里还有人住吗?怎么会有声音?”

  唐敖跟着李弘继续前行,借着月色可以看到一路走来,蒿草遍地,皇宫中还有这样的地方,着实让唐敖感到惊讶,这是传说中的冷宫吗?

  一堵墙挡住唐敖和李弘的去路,墙角处有个仅能容狗钻过去的洞,歌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已经很清晰了。

  李弘越听越觉得歌声熟悉,似乎勾起了儿时的记忆,伸手摸了摸墙壁:“怎么能进去看看呢?是谁在里面唱歌?”

  唐敖也非常好奇,伸手敲了敲墙壁,开口道:“殿下站的远一些,让我试试。”

  唐敖等李弘退开十步左右,双手抠住了墙壁下的洞口边沿,双膀较力,身子猛地窜起,墙壁竟然被唐敖瞬间推倒。

  “好膂力。”李弘赞了一声,里面的歌声戛然而止,抬腿越过断壁,呈现在李弘面前的是一座破败的宫殿。

  唐敖捡起一块青砖护在李弘身侧,这里虽然是皇宫,但是李弘中毒让唐敖倍加小心,深怕李弘遭遇不测。

  李弘借着月光打量着宫殿,只见上面书写着回心院三个字,与脑海中的记忆逐渐重合,原本就弱的身体,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唐敖听到院内传来微弱的呼吸声,愕然道:“殿下,里面好像有人,要不要将侍卫们叫来?”

  李弘恍若未闻越过唐敖,轻轻推开院门,内里的琉璃瓦已经掉落大半,清辉般的月色倾泻而下,隐约看到两个人影,躲在巨大的瓮坛后面。

  唐敖看的比李弘还要清楚,的确是两个人,瑟瑟发抖,显然被惊吓到了,再看那两个瓮坛,唐敖不由得失声惊呼。

  巨大的瓮坛内,竟然分别漂浮着骸骨,骸骨并不完整,仅有头颅躯干,缺了四肢骨骼,在白色月光的照射下显得份外/阴森恐怖。

  李弘的身体抖的越来越厉害,因为被尘封忘却的记忆,越来越清楚了,唐敖急忙扔掉青砖把李弘搀扶住,免得李弘摔倒在地。

  “唐敖,扶我过去。”李弘此时也看到了瓮坛内的骸骨,脸上的肉不由自主的抽搐着,但是让他更挂心的是瓮坛后面的两个人。

  “下玉姐姐,是你吗?”李弘颤声说道:“琼玉姐姐,我是李弘啊!”

  李弘自报身份,瓮坛后面的两个人身体僵硬了一会,随后走出两个哆哆嗦嗦的身影。

  唐敖夜视如白昼,看到走出来的两个人,当即惊呆了,这是两个女人,年约二十出头,身上的衣服仅能蔽体遮羞,头发蓬散着,看似狼狈,却无法掩盖她们的姿容。

  二女一看就是姐妹,模样相似达到了八成,脸色不好看,但是长相极美,眉毛眼睛,鼻子小嘴儿,简直和画中人相似,病怏怏的更像捧心的西子。

  李弘看到二女,脸色猛地胀红,哇的吐出一口血来,随后挣开唐敖的搀扶,抱拥二女大哭不止。

  “弘儿。”二女看到李弘的长相,再无怀疑,抱头痛哭,三个人哭的几乎背过气去。

  唐敖眼看着李弘再次吐血,真怕李弘有个三长两短,而且李弘身为太子,和两个衣物仅能蔽体的女人相拥而泣,传扬出去不像样子,当即劝道:“殿下,此地荒僻不宜久留,还是先离开吧!”

  李弘悚然而惊,感激的看了唐敖一眼:“唐敖,马上去东宫叫人过来,让杨嗣鹤多拿太子妃的衣物,本宫在这里等着。”

  唐敖返回东宫,径直把睡下的杨嗣鹤叫起来,当杨嗣鹤听说太子爷让他带着太子妃的衣物去回心院,脸色顿时苍白不堪,嘴里一个劲的念叨着:“太子怎么会去两个公主哪里?这可如何是好啊!”

  唐敖微微皱眉,看样子,杨嗣鹤似乎知道些什么,那两个衣不蔽体的女人,居然是太子李弘的姐姐,那岂不就是当今皇帝的女儿,金枝玉叶怎么会被关在冷宫中,如同被饲养的猪狗?

  唐敖正想跟随杨嗣鹤去回心院,衣领突然被人揪住,整个人如腾空的大鸟,唐敖的惊呼卡在了嗓子眼,能这样对待他的没有别人,肯定是心月无疑。

  一身宫女装扮的心月,和几年前比起来,越发妩媚妖娆,把唐敖挂在树上后,捏着下巴说道:“今天怎么有时间进宫?英王李显那里有什么状况吗?”

  当年唐敖被心月以李显的安危为由,被说服成为心月在李显身边的眼线,追查宝镜下落,可惜几年来一无所获,心月已经放弃从李显身上获取线索了。

  “英王没事,倒是太子殿下的情况,你不知道吗?”唐敖说话的时候,眼睛牢牢盯着心月。

  心月哦了一声:“李弘怎么了?”

  唐敖发现心月神态不似作伪,没来由的心头一松:“太子殿下中毒了,能在皇宫大内给太子下毒的人,应该没有几个吧?”

  “你怀疑我?”心月顿时俏脸含霜,不悦道:“已经可以确定,李弘身上也没有异常,给他下毒,我是闲着无事做吗?”

  “嘘!有人来了。”唐敖确定不是心月给李弘下毒,绷紧的心弦放松下来,看到回心院方向人影幢幢,摇手示意心月噤声。

  “神神秘秘的,发生什么事情了?”心月看到李弘等人从树下过去,低声问道。

  唐敖把回心院内的一幕说给心月听,心月的脸色同样微微发白,自语道:“传言竟然是真的,我们过去看看。”

  心月说着,不理会唐敖是怎么想的,拎着唐敖几个起落再次来到回心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