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太子有恙

更新时间:2016-07-11 09:18:57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67

“高些,再高点。”唐敖手持弓箭,大声对楼顶的太监喊道。

  李显看到两个太监只是趴伏在楼顶,连站立都不敢,笑了一声:“唐敖,已经超过一百五十步啦!如果射不中,本王今天开府建制,可就成了笑柄。”

  唐敖一晃手中弓箭,自信满满:“殿下放心,这把五石强弓在手,若有一箭不中,唐敖提头来见。”

  李显打量着英姿飒爽的唐敖,一转眼的功夫,唐敖已经十五岁,而他也已成年,拥有了自己的英王府,时间过的可真快。

  王府楼顶上,太监终于把爆竹摆放好,战战兢兢的顺着长梯爬下来,再抬头已经看不清引线了。

  “王爷,唐公子膂力过人,箭无虚发,如此远的距离,就算养由基重生,也不一定能做到,今天小的们就要开开眼啦!”

  “这算什么,去年唐公子随王爷禁苑狩猎,二百步外射中一只猛虎,那才叫飞将军呢!”

  太监们七嘴八舌的称赞,让唐敖有些羞赧,他有神射手的美名,源于小时候虚彦给他灌下的那些灵药,后来心月无意中帮他点开手上阻塞的太渊穴。

  从那时候开始,唐敖发现无论是目力还是臂力,他都远超常人,平时只敢显露百步穿杨的箭术,如果再被人知道他能力顶千钧,还不把人吓死?怕是又要重蹈小时候在西市的覆辙,人人退避了。

  “来了来了。”十一岁的太平公主小跑来到唐楼下,挥动的双手,搭配着一身罗衣,精致的五官面容,看起来飘飘似仙,但是此刻的疯癫状态,哪还有半点仙气儿。

  随着太平的咋呼,英王府中门大开,太监杨嗣鹤手捧圣旨走在最前面,其他贺客紧随其后。

  唐敖看着门外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客人和骡马礼车,不禁想起了几年前荣国夫人寿诞的盛况。

  太平公主看到贺客基本进了英王府,杨嗣鹤即将要宣读圣旨,急着对唐敖说道:“快射啊!别耽误了吉日良辰。”

  唐敖面带微笑,抽出三支缠着绵纸的雕翎箭,伺候在一旁的太监急忙把绵纸点燃。

  唐敖张弓搭箭,只听咻的一声,燃烧的三支火箭划过湛蓝的天空,同时引燃了楼顶上摆放的爆竹,引来一阵喝彩声。

  爆竹噼啪,李显情不自禁的赞了声好,越发觉得当年将唐敖带入皇宫伴读,是极为正确的决定。

  如今的唐敖年未及冠,却已允文允武,比当年的王勃犹有过之,只待机会一鸣惊人,将来必是英王府的一张门面。

  杨嗣鹤宣读圣旨后对李显一番祝贺,趁着和李显亲近的机会,低声对李显说道:“英王殿下,东宫有恙。”

  李显不动声色点点头,吩咐王府的属官给杨嗣鹤一笔喜钱,开府的喜悦,却没有冲淡心中的忧虑。

  太子李弘作为李显的一母同胞,与同母兄妹几人感情甚好,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几年前骊山狩猎归来,李弘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据说是受了贺兰敏之之死的惊吓。

  李显对太子之位没有觊觎的心思,因为论资排位,即便李弘不在了,他上面还有个同母哥哥李贤,怎么也轮不到他继承大位。

  因此李显对李弘的身体是真心挂念,或许是关怀的太过头,好像让太监杨嗣鹤多了别样的心思。

  “唐敖,等会儿太平回去的时候,你跟着进宫,把那株人参送到东宫。”李显今天走不开,只能让唐敖跑一趟。

  唐敖点头,那株人参是他在终南山挖到的,重达九两,七两为参,八两为宝,九两重的人参世所罕见。

  虽然不如他吃过的人参果,但也是难得的灵药,兴冲冲献给李显,今日却被李显转送给太子,觉得着实有些可惜。

  唐敖追随李显已经数年,按照李显的本意,想要效仿沛王与王勃的旧事,任命唐敖担任王府的修撰博士,但是唐敖谨记当年狄仁杰的话,坚辞不受,至今仍是草芥白身。

  良辰过后,唐敖从库房内取了锦盒装的人参,跟随太平公主的仪仗前往皇宫。

  自从李显成年搬出皇宫,唐敖和心月见面的次数少了很多,几日不见,唐敖对心月甚是挂念,想着趁这次进宫的机会跟心月见上一面。

  天不遂人愿,唐敖一行人在即将进宫的时候,巧遇太子车马,李弘得知唐敖替李显送来了人参一株,大为高兴,然后唐敖就被抓了壮丁。

  李弘见过唐敖几次,知道是弟弟李显很看重的少年,也听闻唐敖箭术过人,他要出城巡视,正缺一个随身护驾的勇士。

  唐敖少年老成,但仍然难以摆脱孩子心性,被李弘搅合了去见心月的计划,心中略微不满,却又不能不听李弘的命令,蔫头耷脑的跟在了车马依仗的后面。

  一行人出了长安城,风势没有城墙的遮挡,吹的人睁不开眼睛,裹挟的尘土飞扬漫天,呛的李弘咳嗽不止。

  “殿下,还是算了吧!今天风沙遮天蔽日,对面连个人都看不清楚,不如改日再巡视。”杨嗣鹤抬手举袖替李弘遮挡风沙却无济于事。

  李弘面带忧虑道:“今年关中大旱,饥荒不断,到底什么情况,不亲眼看一看怎么行,去把水壶拿来。”

  李弘用水把锦帕沾湿,遮住口鼻说道:“让五十御林军留下,尔等都回去吧!”

  唐敖听到李弘这么说,心中一阵兴奋,但是看到李弘在风中站立不稳,又犹豫了,也想看看李弘为什么如此坚持,在这样的天气巡视,今年的旱灾很严重?

  留下的五十名御林军,人人身穿明光铠,标配唐刀,甲胄沉重,唐敖摇摇头来到李弘身边,伸手将李弘搀扶住:“殿下小心些。”

  “咳咳……你也回去吧!”李弘说完,发现唐敖搀扶着他,仍然健步如飞,眼中闪过一抹惊奇,心中暗忖能被弟弟李显看重,唐敖这个少年郎果然有几分本事。

  出城十里,唐敖一行人已经尘土满身,李弘掩住口鼻的锦帕变的黑乎乎,咳嗽的愈发厉害。

  抵达目的地,唐敖发现这里是一处军营,在尘土中仍然可以看到天子禁军旗帜,被风吹的剌剌作响。

  唐敖知道这些都是从十二卫府轮番调来驻守宿卫京城和皇城的士兵,俗称南衙兵,难怪李弘如此关心。

  军营内的风沙小了些,得知太子前来的几个武将,甲胄整齐列队相迎。

  唐敖还是第一次接触大唐的正规军,这些武将人人壮硕,盔明甲亮,让唐敖下意识的挺直了腰板。

  李弘居中而坐,详细的询问各种情况,几位将军对答如流,但是当李弘提出要去营房看一看的时候,脸色都变的不自然起来,支支吾吾就是不动弹。

  李弘一甩袍袖,抖起满室尘土,径直朝外面走去,唐敖急忙跟上,旁听了这么长时间,唐敖也看出这里面有不对劲的地方。

  几位将军看到这一幕,手忙脚乱追出来,忍不住互相埋怨,唐敖的耳力好,听的非常清楚,军中好像在闹饥荒,缺粮。

  李弘当先钻进一处营寨,里面大约有两百人左右,一名旅帅正在主持分发食物,食物黑中带绿,隐约散发阵阵苦味儿。

  李弘伸手抓了一把,没看出这是什么东西,问身边的唐敖:“他们在吃什么?”

  唐敖这几年跟在李显身边吃喝不愁,但小时候吃苦遭罪早已烙印心田,对李弘手中的食物非常熟悉:“殿下,这是榆树皮和蓬蒿子。”

  树皮草籽间,看不到一粒粮食,抓在手中如同沙砾,李弘眼眶湿润的看着面前的旅帅,声音颤抖道:“你们就吃这个?”

  旅帅是个实诚人,也没听清楚唐敖怎么称呼李弘,咧嘴笑道:“有这个吃就不错哩!起码还能填填肚子,老家的草根树皮已经吃光了,还是上番宿卫京城好,这里的树皮很多,草籽也捡不完……”

  李弘不等旅帅说完,走了一圈,发现即便是树皮草籽,每个士兵也仅仅能分到一小碗。

  李弘看看手中的树皮草籽,低头吃了一口,咯的牙疼不说,委实难以下咽,刮在嗓子里火辣辣的疼。

  随后进来的几位武将,看到李弘捧食树皮草籽,全都跪倒在地,为首的武将痛哭流涕:“殿下,使不得呀!”

  李弘嚼着树皮草籽,抬手让武将们起来:“尔等抛妻弃子,不远千里宿卫李唐江山,如此忠心竟不得食,本宫于心何安?”

  李弘把手里的草根树皮坚持吃光,牙龈口腔已经磨出血来:“今日不来,本宫焉能知晓儿郎们居然食不果腹,树皮草籽充饥,此本宫之过也。”

  李弘话音未落,突然抽出随身佩戴的宝剑,明晃晃的宝剑从头顶一掠而过,把包括唐敖在内的所有人吓了一大跳。

  一缕头发被李弘攥在手中,俨然行的是三国以发代首的自罚典故,李弘将头发抛下,对唐敖说道:“传本宫口谕,搬尽东宫米粮,以充军资,大唐男儿,岂能饿着肚子披坚执锐。”

  不知道是谁起的头,营房中唱起了秦风: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