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风雨生化寺

更新时间:2016-07-02 23:27:11 作者:源子夫 字数:3131

虚彦眼神狂热的注视着金色尸身,尸身上这篇经文共分三层,虚彦研习数年收效甚微。

  直到唐敖送上门来,才算略有起色学会第一层,想到唐敖只用一天时间就入了门,虚彦倍感失落的同时,眼中奇光盛放。

  “拾获金身后,能遇到唐敖就是我的机缘,假以时日,我一定可以取唐敖而代之,当务之急,还是要按照金身经文的提示,酝养唐敖,待时机成熟后将其吞食。”

  “可惜每次入梦,停留的时间太短暂,采集的各类药物炮制的药丸不够用,唐敖又是怎么做到一去短则十几日,多则二三月呢?”

  第二天,唐敖醒来的时候,感觉身上黏糊糊的难受,鼻子可以嗅到身上隐隐散发的酸臭味道,低头一看,原本白皙粉嫩的皮肤上,竟然挂着一层污垢。

  回想昨晚的情形,唐敖心有余悸,目光落在小瓷瓶和经书上,犹豫着还要不要吃药丸,读经文。

  “虚彦师父又不会害我。”唐敖对虚彦百般信任,说了这么一句后,拿起瓷瓶倒出药丸,一口吞下后继续研读不太懂的经文。

  日复一日,冬去春来,唐敖来到生化寺已经足足一年半,见证光阴流逝的,除了唐敖又高了些的身材,还有虚彦日渐消瘦的脸庞。

  唐敖不明白,为什么虚彦师父一场风寒过后,身体越来越差。

  每每看到骨瘦如柴的虚彦师父,唐敖的心里就禁不住一阵酸涩,对虚彦师父的吩咐,丝毫不敢违背。

  哪怕虚彦师父现在给他的药丸多了数种,味道越来越怪,诵读经文时苦痛更甚。

  今天又是虚彦考校唐敖功课的日子,除却四书五经,佛家经典外,重中之重是那篇《太上护命天童经》。

  唐敖已经研习两千余字,做梦都能从头背到尾,不过唐敖已经很久不做梦了。

  依稀记得自从进入生化寺后,就没有做过任何梦,包括那种会让他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的怪梦。

  虚彦如今卧床不起,瘦的只剩皮包骨,但是双眼依旧神采奕奕,尤其在打量唐敖的时候,毫不掩饰对唐敖的关注和溺爱。

  寻常的功课考校过后,唐敖按照习惯,来到虚彦师父近前伸出胳膊,心中默念经文,胸腹间发散全身的热流,非常滚烫,让唐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虚彦的三根如竹节的黑瘦手指落在唐敖的脉门上,感受着唐敖流经全身的热流,虚彦眼中露出一抹失望,从枕头下摸出一个瓷瓶递给唐敖,吩咐道:“从今日开始,服食的药丸加倍。”

  唐敖拿着瓷瓶,推给虚彦师父:“师父,这些药还是您留着吃吧!我的身体已经很壮实,不用再吃药了。”

  “你不懂,就快了。”虚彦拍拍唐敖的头,像是在对唐敖说,又像是在对自己说:“为山九仞,岂能功亏一篑,不急,不急。”

  唐敖离开后,虚彦挣扎着从禅床爬起来,艰难来到地下密室,近两年时间过去,密室内金光闪闪的尸体,如今暗淡无光。

  虚彦盘膝坐在尸身对面,口中诵读经文的时候,原本出现在尸身上的经文,一个个浮现在虚彦身上,尸身上仅残留几个文字,而且痕迹越来越淡。

  “数年的等待,剜心噬肉的痛苦,希望不会换来一场空,唐敖,不管你究竟是什么人,你的一切终将属于我,这一天,不会太久了。”

  尽管虚彦吩咐唐敖不要再去生化寺外采摘野菜,唐敖第二天还是去了。

  因为唐敖发现虚彦师父喝了他煮的羹汤,脸色好看许多,效果如此显著,当然不能半途而废。

  天不亮的时候,唐敖拎着木铲,背着褡裢离开生化寺,只用了一个时辰就挖了满满两兜野菜。

  正准备原路返回的时候,风云突变,初升的朝阳被漫天乌云遮掩,随后下起了豆大的雨点,同时狂风呼啸电闪雷鸣。

  唐敖害怕路滑摔倒弄脏了野菜,将褡裢塞入怀里,急急忙忙的跑到一棵古树下。

  唐敖擦了擦脸上的雨水,耳中突然听到一阵马匹的嘶鸣声,透过雨幕看到远处道路上一辆马车疾驰,车轮所过之处,激溅起一人多高的浪花。

  “停下,快停下……”

  唐敖看到速度飞快的马车,猛地想起前方的路上有一条沟,被雨水冲刷后会更深,以这辆马车的速度过去,必定车毁人亡。

  唐敖的呼喊,被滚滚雷声淹没,眼看着马车飞速碾向那条水流湍急的沟壑,唐敖下意识的捂住眼睛,不忍看到惨剧发生。

  “嘶律律。”

  马匹的惨烈嘶鸣传来,唐敖睁眼一看,下意识的长出一口气,只见那辆马车的车厢已经破开,拉车的马儿前蹄跪倒。

  只差一点点,整辆马车就要栽进湍急的山洪中。

  唐敖小跑着来到马车前,发现驾车的车夫额头出血,侧脸趴伏在车辕上,嘴里哎哟哎呀的叫唤着。

  再看车厢里,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子搀扶一个中年人,中年人肩上还背着一副很重的包袱。

  “不要往前面动,车子会翻进水里,把手给我。”唐敖伸出小手,和车厢里的男孩手拉手,费尽力气将两个人慢慢的扯拽出车厢,又把受伤的车夫挪到安全的地方,四个人已然被浇成落汤鸡。

  此时雨势越来越大,山洪暴发,停留在沟壑旁的马和车,被湍急的水流卷走,马儿的悲鸣很快消失,看着这一幕的四个人,无不色变,同时又庆幸不已。

  十岁左右的男孩,朝唐敖躬身施礼,语气稚嫩却诚恳:“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挥舞双手提醒,我们此刻已经丧身山洪,此情恩同再造,我等没齿难忘。”

  唐敖急忙回礼,双手合十:“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岂能见死不救,几位衣衫湿透,车辆损毁,不如先去山脚下的生化寺暂时歇息。”

  “原来是位小师傅,既有寺庙,我等当然要敬一炷香。”中年人似乎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顺着唐敖所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一片片红墙碧瓦。

  唐敖古道热肠,头前引路,一行四人在雨中快步来到生化寺,敲开寺门,两个小沙弥见是唐敖,不敢怠慢口称师叔。

  因为拜虚彦为师,唐敖在生化寺内的辈分很高,势利眼的知客僧法震,如今见到唐敖都会称呼一声师弟,唐敖领进来的人,小沙弥自然不敢给脸色看。

  “我去烧些热汤,免得三位施主染上风寒。”唐敖如今对风寒甚是畏惧,因为虚彦师父如今还在受风寒的折磨呢!

  当唐敖端着热汤回到禅房的时候,三个人已经换上了干爽的衣服,那个唇红齿白的男孩子,正在小心翼翼的整理着十几本书籍,看到没有被雨水浸湿,长长松了口气。

  三人对唐敖又是一番感谢,并且自报家门,唐敖才知道一行三人,两主一仆,中年人姓骆名履元,童子姓骆名宾王,家仆叫钱伯。

  骆履元京试中第,被授予博昌县令,携子带仆心急回乡通报喜讯,没想到欲速则不达,如果不是唐敖示警,后果难以想象。

  骆履元说话文绉绉的,略带一点读书人和官人的清高,钱伯受伤精神萎靡,反倒是刚刚脱险的骆宾王像个没事儿的人,和唐敖聊的很是投缘。

  唐敖在生化寺,除了虚彦师父对他关爱有加,其他僧人对他不冷不热,同龄的小沙弥们更是不敢和师叔辈的他闲谈说笑。

  乍一遇到性格外向开朗的骆宾王,直觉的对了脾气,时间不长就像认识了好多年的玩伴朋友。

  骆宾王看到唐敖摆放整齐的书籍,双眼放光道:“唐敖,你这里竟然还有四书五经,可否让我看看?”

  唐敖并不知晓虚彦师父给他的这些书籍价值几何,更不知道在此时的读书人眼中,这些雕版印刷的书籍多么可贵,脱口而出道:“你喜欢吗?可以送给你一本啊!”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骆宾王听到唐敖要送他一本雕版印刷的书籍,脸色微红。

  这对读书人来说是一份重礼,萍水相逢受之有愧,何况唐敖刚刚救了他们的性命呢!

  骆宾王看到自己的十几本书,眼前一亮,拿起其中一本非常薄的递给唐敖:“唐敖,这是我写的诗,送给你。”

  唐敖熟读经史,自己却不会写诗做文章,觉得骆宾王比自己厉害多了,双手接过诗集,翻开后第一页上写着一首五言绝句。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青波。

  读着这首诗,鲜活的画面在唐敖的脑海浮现,顿感骆宾王诗句的绝妙,生动活泼。

  往后翻看,每一首诗的水平都不亚于第一首,唐敖第一次接触诗文,而且还是同龄之人所写,当即爱不释手。

  两个稚子正在构筑属于他们的纯真友谊,骆履元看到外面急雨过去,天空放晴。

  回乡心切的他开口道:“宾王,我们还是回城吧!雇佣一辆马车,钱伯的伤也要找郎中诊治……”

  “再呆一会儿,唐敖说要把这本书也送给我呢!”骆宾王爱书如命,对唐敖的藏书喜爱不已。

  骆履元见唐敖将一部《周易》塞到骆宾王手中,突然想起骆宾王名字的由来,正是周易中的典故,不由得摸摸怀中一物。

  唐敖救人在先,赠书在后,看来只能用怀中之物来答谢唐敖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