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虚彦收徒

更新时间:2016-07-02 23:23:59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76

生化寺在夜晚极其安静,因为地处较高位置,唐敖可以看到不远处的长安城。夜色笼罩下的雄伟都城,就像是一只巨大瑞兽趴伏在地,让人心生敬畏。

  一轮弯月爬上树梢,银色的月光将唐敖小小的身影在地上拉长,唐敖望着月亮,小脸流露出和年龄极不相称的迷惘。

  唐敖知道,人生下来就有父母,看到西市内的那些人阖家欢乐,尽享天伦,他是说不出的羡慕。

  但是唐敖不知道父母在哪,他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长安城内,好像自从记事儿开始就在那里了。

  更让唐敖感到孤独,恐惧的是,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突然去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唐敖觉得那是自己在做梦,噩梦。

  可是每次梦醒之后,身边总会出现古怪的东西,让他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长着腿的金鱼,鬼面鹦鹉对唐敖来说司空见惯,最吓人的一次,唐敖醒来的时候,身边竟然依偎着一具金光闪闪的尸体,这件事唐敖没敢对任何人说,那具尸体被他推下了护城河后不知所踪。

  唐敖的肚子咕噜噜响着,已经几天没有吃饭的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在怀里一阵摸索后,掏出了一块散发着朦胧七彩光泽的植物块茎。

  这是唐敖在“梦中”随手挖到的,香气扑鼻,感觉可以吃的样子。他尝试着咬了一口,味道如同饴糖甜美,几口被他吃光,不但腹中的饥饿感消失了,全身还暖洋洋的舒服。

  就这样,唐敖不知不觉间睡着了。

  寺内晨钟声悠远,唐敖被钟声惊醒,天蒙蒙亮,杂役殿内的小沙弥们已经起来,挑水的挑水,劈柴的劈柴。

  昨天对唐敖颐指气使的小沙弥,把柴刀扔到门口,恶声恶语道:“早饭之前劈好一担柴,动作快些,别拖大家后腿,劈不完没饭吃。”

  唐敖拎起柴刀,昨晚吃的那块植物根茎让他现在都不觉得饿,心中暗暗记住,再“做梦”的时候一定要多挖一些。

  “发什么呆,别磨蹭。”

  “想让大家都吃不上饭吗?”

  唐敖在小沙弥们的催促中,吃力的劈着柴禾,别人一刀可以劈开的木头,唐敖要劈四五下,不时还要手脚并用。

  等唐敖劈好一担柴,面对的是和昨晚一样的情景,木桶中的糙米粥一粒都没有剩下,看到唐敖对着木桶发怔,几个小和尚发出了得意的笑声。

  又没有吃到饭的唐敖,跟随小沙弥们来到大雄宝殿上早课,殿中满是穿着浅褐色,深褐色僧衣的和尚,口中诵读着佛经。

  唐敖手持木鱼,学着其他和尚一下下敲着,耳中听到阵阵禅唱声,双眼再次充满茫然。

  大殿中的人很多,唐敖却觉得自己很孤独,莫名的对这里十分排斥,或许是因为这里的人没有西市中那些人待他随和亲切,让他感觉自己在寺中是多余的人。

  早课做完,唐敖等杂役小沙弥返回杂役殿,分管杂役殿的大和尚虚彦,盘膝坐在蒲团上,声如洪钟道:“尔等依次过来。”

  支使唐敖劈柴洗桶的小沙弥,第一个走上前去,跪倒在虚彦身前,恭敬道:“大师傅。”

  虚彦肥厚宽大的手掌放在小沙弥的光头上,按了片刻后,眼中失望之色一闪而过:“下一个。”

  小沙弥们排队依次跪在虚彦身前,虚彦一一按过他们的光头,脸上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失望,开口问道:“每日两顿稀饭,都吃过了吗?”

  “大师傅,我们都吃过的。”为首的小沙弥看到站在原地发呆的唐敖,补充了一句:“新来的这位小师弟也没有落下。”

  虚彦哦了一声,对唐敖招手道:“你过来。”

  唐敖学着其他人的样子,跪在虚彦身前,当虚彦的大手按在他脑袋上的时候,唐敖突然感觉身子有些燥热。

  虚彦按着唐敖的手,颤了一下,仿佛睡不醒的惺忪双眼中,闪过一道精芒,而后不动声色把手收了回来。

  “从晚饭开始,唐敖的糙米粥多加两碗。”虚彦说完之后,闭目不语,但是眼角下的皮肉,抑制不住的抽搐着。

  听到虚彦的吩咐,一干小沙弥看郑彬的眼神如同仇寇,杂役殿内的食物本来就少,他们就是勉强吃饱,如今还要多给唐敖一份,连勉强充饥都做不到。

  他们不敢不听虚彦大和尚的吩咐,更不敢克扣唐敖的糙米粥,但是唐敖想多吃一口,可没那么容易。

  在这些小沙弥的排斥挤兑下,唐敖下午干了很多活,劈柴扫地,拎水洗衣,四五岁的孩子,哪能干得了这些?等到开饭的时候,累的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咣当。”

  两碗糙米粥重重落在唐敖面前,小沙弥面带愠怒,语气不善道:“小心吃,别撑死了。”

  唐敖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只觉得精神大振,对对方恶毒的话语充耳不闻,拿起筷子扒拉着把米粥。

  小沙弥舔了舔嘴唇,口舌生津,胃里一阵蠕动,很想把唐敖手中的米粥抢过来。但只能想想而已,虚彦大和尚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圣旨,他可不想被赶出生化寺。

  两碗糙米粥入腹,唐敖感觉全身热乎乎的舒服,小孩子心性发作,拿起一个碗,当着对方的面舔着碗口,看到对方脸色发黑,心中不禁一阵快慰。

  小沙弥双拳紧握,指节嘎嘣作响,很想一拳把唐敖打倒,不过没等他付诸行动的时候,眼前发生的一幕把他惊呆了。

  唐敖手里的碗掉在地上摔的破碎,一只手抓着脖子,一只手捂着肚子,喉咙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异响,脸色涨红的仿佛猴子屁股,口吐白沫栽倒在地。

  小沙弥想要胖揍唐敖一顿,但是看到唐敖身体抽搐,双腿一蹬一蹬,惊骇的体如筛糠,怪叫一声跑回杂役殿去找虚彦大和尚。

  “唐敖……唐敖……”

  唐敖听到阵阵呼唤声,睁开眼睛的瞬间,看到的是一张几乎贴过来的大脸,一双眼睛宛若铜铃,唐敖吓的惊叫一声,手刨脚蹬从床榻上掉落,摔的呜呜直哭。

  虚彦粗壮的手臂将地上的唐敖抱到禅床上,安慰道:“莫怕,莫怕,你这孩子,倒是胆小的很。”

  唐敖这才看清楚眼前的人,竟然是杂役殿的大和尚虚彦,紧接着面前多了一碗水,隐隐散发着香甜气味。

  “这是蜂蜜水,震惊安神,喝吧!”虚彦笑呵呵的对唐敖说道,将碗口递到唐敖的嘴边。

  唐敖下意识的喝了一口,甘甜的滋味仿佛击穿了味蕾,让他情不自禁的大口喝起来,没喘气就喝光了一大碗蜂蜜水。

  又一阵香气扑鼻而来,虚彦双手端着方形的桌子放到唐敖的床头,桌子上有白晶晶的精米饭,一碟酱豆腐,一碟绿莹莹的青菜,混合在一起的味道,让唐敖的肚子咕噜噜响个不停。

  唐敖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小脸儿紧绷,嘴唇微微瘪着,在他仅有数年的记忆中,好像还没有谁待他如此之好,顶多是不欺负他而已。

  虚彦把筷子放到唐敖手里:“你已经昏迷三天,肯定饿坏了,但是这一顿不能多吃,不饿就行,否则伤到脾胃,调养起来非常麻烦。”

  唐敖拿起筷子,一边吃一边声音哽咽道:“多谢大师父,大师父是个好人……”

  虚彦一直注视着唐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好像一朵绽放的鲜花,但是和这副笑脸相对的,却是虚彦的双手,握的非常紧,指节因为缺少血液流通,变成了紫青色。

  “呃……呃……”唐敖吃的又快又急,放下碗筷后不好意思去看虚彦,却懂事的想要下床收拾碗筷刷洗。

  虚彦阻止了唐敖,伸出一根手指在唐敖的胸前轻轻一点,唐敖居然不再打嗝了,这让唐敖觉得很神奇,眼珠不辍的盯着虚彦的大手。

  “感觉很神奇?”虚彦把肥厚的手掌在唐敖面前摊开:“想学吗?”

  唐敖眨了眨眼睛,神情有些怯怯的:“我可以吗?”

  “如果你拜我为师的话,当然可以了,我在生化寺没有亲传弟子,你就做我的弟子吧!”

  唐敖年纪虽小,但是久在长安城西市游荡,见过几次别人拜师的经过,当即跪下磕头,口称师父。

  虚彦将唐敖搀扶起来,越看唐敖越是心花怒放,嘴里的言语不免有些絮叨:“遇上你是我的缘,你我二人合该有一段师徒情份,如此甚好,不枉我在此苦等多年。”

  杂役殿的虚彦大师收了唐敖为亲传弟子,这倒是一桩不大不小的新鲜事。虚彦大师是挂单僧,据说有很大来头,连方丈对虚彦大师都非常客气,能成为虚彦大师弟子,自然是难得之至。

  而在杂役殿内的小沙弥们,心情就更复杂些。

  一想到他们合力排挤的唐敖,竟然转眼成了他们的师叔祖辈分,不忿之余,又感到深深的戒惧,生怕唐敖在虚彦大和尚面前搬弄是非,被虚彦大师赶出生化寺,可怎么活命啊!

  小沙弥们提心吊胆了半个月,唐敖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眸子还是那么明亮,却多了几丝羡慕,不禁让他们迷糊,羡慕什么,整日里劈柴担水吗,不得温饱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