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怪小孩

更新时间:2016-07-02 23:22:42 作者:源子夫 字数:3236

三月的长安城,春风料峭,欲暖还寒。清晨时分,西市开远门左近的长隆货栈内,陡然传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叫喊声。

  马掌柜脸色苍白,发鬓散乱,嘴里发出梦魇般的胡言乱语,连滚带爬推开货栈的大门,跑了出去。

  行人们纷纷驻足,面面相觑,不知道马掌柜抽了什么疯。

  难道,真的像掌柜的说的,货栈内出了妖怪?

  众人的目光聚焦在货栈内门口,随时准备转身离开,这年头妖怪横行,谁也不想成为妖怪的口中餐。

  许久之后,货栈的门停止了摇晃,然后嘎吱一声打开了。

  众人都是后退不迭,有些胆小的直接跌倒在地,惨叫声冲破云霄。

  门慢慢打开,一个小男孩出现在门口,穿着成人的衣裳,腰腿处仔细的叠在一起,不见臃肿,膝盖处有些破损,用同色的补丁四四方方的补好,不仔细看不出来。

  他虽然身体瘦弱,衣衫尴尬,但是一双眼睛却亮的如同晨星。只见他迈过门槛,眸子开合间,眼底的一丝茫然,已经消失的干干净净。

  “扑棱棱。”

  随着翅膀的扇动声,一只巴掌大的鹦鹉从货栈内飞出,落在男孩的肩膀上,红爪翠羽,一看就不是凡物。

  这下众人又是一惊,纷纷倒退,倒在地上的人被踩了一遍,街面上一片狼藉。

  跌坐在地的马掌柜更是脸色如土,指着鹦鹉大喊道:“妖孽,妖孽。”

  落在男孩肩头的鹦鹉,竟然长着一副人脸,像极了传说中的鬼面精怪,人们不怕才怪呢!

  但是也有人见怪不怪,看清楚小男孩是谁后,语气中带着几分揶揄:“哟!这不是唐敖吗!一个月没在西市露面,去哪了?一出现就搞出这么大阵仗,你这鸟儿倒是不错,十文钱卖给我如何?”

  “唐敖,你又跑到哪去了?莫名其妙出现在货栈里,想要把马掌柜吓死吗?”

  大家七嘴八舌的说着,对这个怪小孩,西市坊里的老人儿都知道,今天这一幕不过是小儿科。

  最让人们感到匪夷所思的是一年多前,唐敖竟突然出现在裴大人千金小姐的闺房内,身上湿漉漉的,脑袋上还顶着一条闻所未闻,长着两条腿的大金鱼。

  问唐敖怎么回事,唐敖说游泳游着游着就游到了那里,那时候可是冬天,骗鬼呢?

  唐敖因此险些被裴家家丁打死,最后是看唐敖年纪太小,裴大人于心不忍才轰出门了事。

  有关唐敖的奇事怪事,在西市流传甚广,这个怪小孩,有时候会突然消失一段时间,每当再次出现的时候,必定会搞出些或令人啼笑皆非,或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故,比如今天把马掌柜吓的半疯的那只人脸鹦鹉,看着就有点瘆人。

  没人记得唐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之所以叫唐敖,是因为唐敖两三岁时光着上身,肩膀上有一个紫黑色的刺青被人看见,正是唐敖二字,叫来叫去就成了他的名字。

  人声嘈杂的时候,有人喊了一句:“大家让一让,里正和不良人来了。”

  里正和不良人,皆是长安城负责治安的小吏,尤其是不良人,被人骂做不良脊烂,自身劣迹斑斑,前科满满,不是什么好鸟,普通百姓没有不敬畏的。

  四个不良人大声喝斥着,推散众人,但是看到孤零零站在货栈门口的唐敖时,瞬间全部哑火,脸色难看的好像死了爹娘。

  “又是这小子,早知道今天出门该看看黄历呀!”为首的不良人抽了抽凉气。

  其余三个不良人没言语,眼睛全都望着脚尖,假装没看见唐敖,把为首不良人的鼻子险些气歪了。

  不良人干的就是游手好闲欺负老实人,但是面对稚子唐敖,却如遇天敌,因为西市内的所有坊丁或者不良人,基本上都目睹过听说过唐敖身上发生的怪事,鬼神之说在此时深入人心,谁也不想和唐敖这个怪胎扯上关联。

  “大哥,新上任的不良帅是个眼睛里不容沙子的人,唐敖的事情传到他耳中,咱们都得吃挂落啊!”

  “你说怎么办?还能把这小子抓去蹲大牢?又不是没送进去过,结果没过几天,这小子突然出现在我家里,黑灯瞎火的,床头冒出个人直勾勾的盯着你看,你什么心情?”为首的不良人抱怨着。

  “大哥,咱们先保住饭碗再说吧!哪怕糊弄几天也成,听说京郊生化寺的大和尚法力高深,不如把唐敖送过去,没准能去去这小子身上的邪性。”

  为首的不良人嘴角抽搐两下,生化寺那帮秃驴法力高深?他怎么没听说过?只知道那些秃驴化缘化起来很凶猛。

  不过新上任的顶头上司不是个好说话的人,把唐敖送进生化寺最少能清静两天,唉!死马当活马医吧!

  就这样,唐敖被四个不良人扭送出城,来到京郊附近的生化寺,一路上唐敖双眼中的茫然之色更浓,至于那只吓人的鬼面鹦鹉,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阿弥陀佛,此事……此事……”

  生化寺的知客僧,面有难色的看着凶神恶煞的不良人和一脸怯生生的唐敖,脑子里琢磨着怎么才能拒绝不良人的要求。

  生化寺的僧人已经够多了,官府又送来个吃闲饭的,佛祖虽然慈悲,也不不可度之人啊!

  关键是唐敖身上的事太玄乎,似乎交给捉鬼拿僵尸的天师道教比较合适。

  为首的不良人见知客僧支支吾吾,眼睛一瞪:“最近天子大喜,四方来贺,僧人须得遵守法纪,免得冲撞了使节。”

  大唐何曾惧怕过四方使节,每年在长安街头横行,半夜消失无踪的使节都不在少数,也没见大唐上心过。知客僧嘴角抽搐,咬了咬牙:“贫僧突然想起,寺内刚好缺个杂役小沙弥,贫僧做主就收下他吧!”

  送走几个不良人,知客僧厌恶的看了看唐敖:“随我进去吧!”

  唐敖跟在知客僧身后,双眼好奇的打量着这座寺庙,脚步不禁有些慢了,耳中听到知客僧的一声冷哼,急忙收摄心神快步跟上。

  知客僧领着唐敖绕过大雄宝殿,穿过两个回廊,来到了一处年久失修的偏殿内。

  偏殿内堆满了杂物,几个小和尚正在劈柴,偏殿正中的蒲团上坐着一个胖大和尚,似睡未睡,看到知客僧领着一个小孩进来,问道:“法震,今日怎么有空过来?”

  法震一脸苦涩道:“阿弥陀佛,虚彦师叔,这是长安城内不良人送来的小孩,古怪的很……”

  法震把不良人说的那些话复述一遍,末了道:“寺内没有他处安置,师侄只能将其送到这里,不必受戒,先做个杂役小沙弥吧!”

  虚彦哦了一声,定睛看了看唐敖:“既然这样,那就去领些日常用度,留在这里吧!”

  唐敖的眼睛和虚彦对视的时候,感觉有些刺痛,下意识的低头,小脸上的怯色更浓了。

  “师叔慈悲。”法震生怕虚彦责怪,提心吊胆了半天,没想到一向严苛的虚彦师叔没多问就答应了下来,心中一喜,领着唐敖走进另外一座大殿,给了他一套灰色僧衣,两本佛经:

  “唐敖,你不必剃度,虚彦师叔虽然允你留下,但主持方丈不在寺内,等方丈化缘归来,再行定夺是否许你度牒,在生化寺内要聆听教诲,潜心礼佛,去给佛祖磕几个头,感念佛祖慈悲!”

  唐敖双手捧着僧衣,看着大殿中金身庄严的佛祖像,恭敬的跪下磕头。

  法震见唐敖乖巧,不像不良人说的那么邪性,心中的不快略微削减。等唐敖站起身来,继续说道:“看你年纪幼小,也不识字,清规戒律慢慢再了解吧!”

  法震将换上了灰色僧衣的唐敖送回杂役殿,虚彦和尚已经离去,十几个小沙弥,正争先恐后的围着大木桶,木桶中传出了糙米粥的香气。

  唐敖的肚子应景发出咕噜噜的响声,不过当一干小沙弥们抬起头来的时候,木桶内已经干净的好像清洗了三遍,一点米汤都没有剩下。

  法震指了指柴草垛旁的一铺大炕:“你晚上就睡在这里,明天吃过早饭后开始跟着他们一起干活,万万不可慵懒懈怠。”

  法震说完之后转身离去,一个年纪比较大的小沙弥,将木桶拎到唐敖面前,居高临下道:“去后院的井口旁边把木桶刷洗干净。”

  唐敖默不作声,神情发呆吃力的拎起木桶,刚才跟随法震和尚的时候,他看到了水井的位置。

  摇动辘轳汲水,稚嫩的小手将木桶内外清洗了三遍,又把水控干后,唐敖已经累的小脸通红,鼻尖沁出了细密的汗珠。

  唐敖拎着木桶回到杂役殿,那铺大炕上已经睡满了人,指使唐敖刷洗木桶的小沙弥,躺在火炕上说道:“地上的木屑清扫干净,把柴刀摆放好再睡。”

  唐敖继续干活,地面上的木屑被扫做一堆,柴刀摆放整齐,耳中却不时听到火炕上的低语声。

  “法震师父怎么又收留了一个人,我们已经吃不饱了,现在又多一张嘴,明天我看啊!两泡尿过后就得饿了。”

  “小声些,莫要被他听到,告去虚彦大师那里,小心把你逐出生化寺。”

  “那你还指使他干这干那?他那么小,不会累坏吧?”

  “你懂什么,不会看脸色吗?法震师父明显对这小子不喜,如果累他两天,他自己跑掉,法震师父没准还会奖励我们,你再往那边挪挪,别给他躺下的地方。”

  两个人的对话声若蚊鸣,但是唐敖偏偏听的真切,放下手里的扫把,看着没有一丝缝隙的床铺,默默转身离开了杂役殿。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