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最是无情帝王家

更新时间:2016-07-04 09:32:55 作者:源子夫 字数:3689

心月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唐敖:“你果然和我一样,唐敖,你在梦中去过的那些地方,我也去过,那是镜花世界。”

  心月想了很久,决定开诚布公的和唐敖谈谈,试探和威胁,在心月看来用处不大,唐敖年纪虽小,但是心智的坚韧,绝不可小视。

  唐敖目瞪口呆的看着心月,这还是唐敖第一次听说有人和他一样,做梦的时候能进入另外一个世界,一时间有点懵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心月表现出了极大的诚意,把她的遭遇给唐敖详细讲了一遍,其实心月和虚彦的遭遇差不多,和镜花世界的缘分,都是从那具金光闪闪的尸体开始的。

  不同的是,心月和金光闪闪的尸体金光彦之间有过短暂的交流,对镜花世界知道的比虚彦多,可惜心月没有学到虚彦会的那些调制秘法,否则会不会对唐敖起吞食之心,谁也不知道。

  心月手腕一翻,拿出了一个锦盒,里面装着的赫然是太上七星法中的开阳法。

  唐敖起初半信半疑,看到心月手上的金箔,当即信了十成,这几年提心吊胆,深受梦境拖累,终于遇到了一个同命相连的人,不管之前对心月观感如何,此刻倒是有了亲近之心。

  心月看到唐敖没有再否认,也不再排斥和她交流,心中暗忖果然实话实说比较好。

  “唐敖,我们进去的地方,叫镜花世界,那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地方,只要掌握了某种方法,我们就可以随意进出,往来大唐和镜花世界……”

  唐敖对心月的话不敢苟同,劝说道:“那里也不是一方净土,奇奇怪怪的怪物很多,一不小心就会死,虚彦师父就险些死在里面。”

  “那是你们进入的方法不对,只在镜花世界的入口处徘徊,自然危险无比,唐敖,你把宝镜给我,我带你进去,让你看看另一个世界真实的样子。”

  唐敖一脸茫然:“宝镜,什么宝镜?”

  “进出镜花世界的钥匙啊!就是一面看起来像铜镜的镜子,正面有月,背面有花,你没见过吗?”心月急迫问道,她最在意的就是宝镜。

  唐敖摇摇头:“没有见过,我只有一面镜子,还不小心的打破了。”

  “拿出来我看看。”心月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唐敖说的破碎铜镜,祈祷着不要是她寻找的宝镜。

  唐敖把骆宾王之父给给他的破碎铜镜拿出来,心月眼前一亮,随后黯然失色道:“这是龙护和玄冥打造的镜子,虽然有些奇异之处,但不是我说的宝镜。”

  “龙护和玄冥是谁?”唐敖见铜镜不是心月想要的,把破碎的铜镜包起来问道。

  心月的心情大起大落,敷衍道:“说了你也不明白,你真的没有见过宝镜?真的只是单纯的做梦就能进入镜花世界?”

  唐敖点点头又摇摇头:“现在没有了,自从在生化寺拜虚彦为师,我就没有再做过梦,也没有去过你说的镜花世界。”

  心月秀眉微蹙,唐敖所说和她的判断一致,自从她被排挤出镜花世界,就感觉到镜花世界的入口被佛门之力镇压着,能进入的只会是拥有佛门之力的虚彦。

  如今入口被龙气环绕,那么能进去的只有李唐皇室的成员,唐敖的确和她一样无法再进入了。

  镜花世界的入口只能容一人通过,究竟是谁进去了?这些天观察没有发现皇室之内有何异常啊!

  心月发现唐敖一直盯着手中的金箔,眼睛都不眨一下,心中一动:“唐敖,你手里是不是也有一张这样的金箔?可以让我看看吗?”

  唐敖没有多想,把藏在书页中的金箔拿给心月,心月看到唐敖手中竟然是太上七星法的摇光篇,不禁大喜,随即惊疑道:“你既然有此功法,为什么还和普通人一样?你没有修炼吗?”

  唐敖苦笑:“我身上的穴窍全都阻塞,根本无法修炼,你喜欢,就送给你吧!”

  “怎么可能,你把手伸出来我看看。”心月将春葱玉指搭在唐敖的手腕上,指肚闪烁微光,还没等探查清楚,一股雄浑的清流让她大吃一惊,收手已然晚了,被这股力量瞬间击飞挂在了墙壁上,缓缓出溜下来。

  “心月……”唐敖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看到心月发髻散乱,嘴角溢血,顿时满脸愧疚:“对不起。”

  心月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全然不顾自己的狼狈,双眼冒光道:“你已经修炼到了炼精化气的境界。”

  “没用的。”唐敖把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心月再次小心翼翼的探察,果然如唐敖所说,空有炼精化气的境界,全身穴窍阻碍滞涩,没办法修炼太上七星法。

  心月连道可惜,不过这样也好,唐敖无法修炼,成为普通人后不能跟她竞争进入镜花世界的资格,倒是可以在宫中引为奥援,帮她查清楚是谁占据了进出镜花世界的入口。

  “让我监视英王殿下?”唐敖听了心月的话,脑袋晃的和拨浪鼓差不多,唐敖自认是个知恩图报的人,李显对他视如手足,他怎么能做出对李显不利的事情呢!

  “这是为英王李显好,你也不想他陷入镜花世界无法出来吧?对普通人来说,进入镜花世界和上刀山下火海没两样,一不小心就会死掉。”心月“循循善诱”,唐敖这个帮手,她必须争取到。

  唐敖犹豫不决,不知道该不该听心月的,心月见到有门,继续说道:“唐敖,你不是想要找到自己的爹娘吗?你不觉得自己很奇怪吗?我怀疑你出生的地方是镜花世界,只要你帮我,等我能进入镜花世界后,一定帮你打听清楚,怎么样?”

  心月的话,直接命中了唐敖的软肋,唐敖梦想着能找到自己的爹娘,而心月所言,细想起来很有可能,否则又该解释他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呢?

  “你答应我不要做对英王殿下不利的事情,英王殿下是我的朋友,不能因为我而让他遇到危险,可以吗?”

  心月觉得唐敖天真的可爱,自古以来,最是无情帝王家,李显虽然不是皇帝,但是身为皇子龙种,和唐敖这种微末友情,又能维持多久?等唐敖年岁渐长,或许就会明白吧!

  解开了心中一直困惑的谜团,得到太上七星法中的摇光篇,心月喜不自胜的离开了唐敖的书房。

  唐敖孤零零的站在原地,直到看不见心月的身影后,才感觉被心月搭过的手腕,一阵刺痒,下意识的伸手挠了挠。

  唐敖的手指挠的地方,正是手腕横纹处的太渊穴,挠了几下,唐敖就感觉这个位置好像破了。

  脑海中的一股清流突然从太渊穴涌出来,随即如洪水溃堤,在反作用力的冲击下,唐敖横飞起来,重重的撞在墙壁上,巧合的是正是心月刚才撞的位置,力量之大,隐隐撞出了一个人形凹痕。

  与此同时,后宫之中,武则天突然捂住心口,哇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颤动不已。

  仔细一看,武则天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存在又消失,消失又重现,好像一个虚幻的人影,好半天才恢复正常。

  武则天不动声色的把面前的血迹抹掉,绝美面容阴沉似水,星眸迸射寒光:“竟然会被干扰,这是什么原因?这种情况绝不能再发生,否则本宫必会万劫不复,那面镜子,下次一定要拿到手。”

  武则天自言自语的时候,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如同心月那样虚空造镜,镜面中浮现出了心月念念不忘的宝镜幻影。

  武则天看着宝镜背面那个自己惟妙惟肖的镜像,又看看其他十一个没有形成的镜像,冷哼一声道:“本宫既然位列其中,不管其他十一个人是谁,还是永远不要出现了。”

  武则天屈指一弹,虚空镜面反转,宝镜的阳面除了一轮明月外空无一物,但是随着武则天的抚摸,缓缓浮现出了一个人的面容,非常模糊,完全看不清长相。

  武则天娇哼一声,手接触到镜面,从指尖开始消失,一直蔓延到腋窝,好像整条莲藕玉臂被宝镜吞噬掉,又像是伸进去寻找着什么。

  模糊的镜面清晰了一瞬间,那是个全身蕴满金光的道士,身边好像还有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可惜没等武则天看清楚道士和女孩的面容,影像突然碎裂,武则天心中一动,直觉告诉她,金光道士肯定死掉了。

  碎裂的金光道士镜像随即一变,这次呈现出来的是个和尚的影像,存在的时间比金光道士长久些,同时还伴随着阵阵梵音禅唱,但结果仍然碎裂。

  和尚的镜像碎裂,取而代之的是活灵活现的龙影,龙影的龙爪上还抓着一方印玺,可以清楚的看到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八个字。

  龙影张牙舞爪,身后更有几条小龙盘旋,相互追逐中几乎要突破镜面,武则天惊骇之下,手臂缩回来的同时,镜面虚影溃散。

  “这是什么意思?”武则天怔怔的看着镜面消失的地方,聪慧如她,很快琢磨出了一个大概。

  “那个金光道士和和尚既然能在镜面显化,肯定是跟我一样,拥有神奇的能力进入那个世界,而且必须依托强大的力量,道士依靠的是道家的金光,和尚是佛家的梵音禅唱,可为什么第三个是龙影?而且不止一条龙影,难道我依靠的是皇家的龙脉气运?而这种龙脉气运不是我一个人独有?”

  “谁能取代我留存在宝镜的阴面?是皇上还是其他皇家子弟?”武则天不禁回想起刚才几条龙盘旋的影像,龙爪中的印玺,分明就是玉玺,而就在昨天皇上李治还跟她提起过,想效仿先祖高皇帝,把皇位传给李弘,自己做个逍遥的太上皇。

  武则天的眉头皱了起来,喃喃自语:“皇上体弱多病,一直在自己身边没有异常,难道是弘儿?”

  武则天重重喘了几口气,脸上的神情极为复杂,最后化成冰冷无情,沉声道:“不管是谁,敢阻碍我的道路,全部都要死。”

  镜面碎裂的同时,回到皇宫的心月突然一阵心悸,好像被谁窥视着,双眼不由自主闪烁着氤氲的光芒,瞳孔仿佛缩小了无数倍的镜面。

  其中赫然出现了武则天施法时显现的变化,看到了金光道士,虚彦和尚,还有那几条活泼的龙影,可惜画面稍纵即逝,心月没有看到究竟是谁在施法。

  心月眼中的光芒消失后,脸色略显苍白,失声道:“能引起我的反应,肯定距离不远,而且最后出现的是几条龙影,充满龙脉气运,龙爪中还有玉玺,难道是皇上?不对,也可能是太子李弘,因为李弘这段时间受命监国,暗合龙爪掌握玉玺之象。”

  心月和武则天想到了一起,可怜李弘堂堂皇朝太子,竟然同时被两个聪明且厉害的女人惦记上,其中一个还是李弘的生母,最是无情帝王家,说的一点不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