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裴府千金貌如花

更新时间:2016-07-04 09:31:43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49

心月的思绪越来越乱,索性站了起来,目视山下华清宫。

  在心月的眼中,在望气秘法的加持下,可以看到山下有好几道龙气,最浑厚的非当今皇上莫属,其次是太子李弘和其他皇子,心月的怀疑对象就是这几个人。

  当心月散去望气秘法转身下山的时候,没有看到又有一股龙气冲天而起,威服四方,将其他龙气全部镇压了。

  回到华清宫,心月仍然想着心事,持有宝镜的人,可以进入镜花世界,那么别人就无法进去。

  这是死去的金光彦告诉她的宝镜法则,事实也证明,在老和尚虚彦可以往来镜花世界的时候,她就被排斥在外,可是之前呢?到底遗漏了什么?

  如今宝镜落在大唐皇室的某人手中,其他人想要进入镜花世界绝无可能,那么只要留心观察,看看今后谁无缘无故的消失一段时间又出现,就可以确定宝镜在谁手中。

  同一时间,天子仪仗内,武则天正在给太平公主灌药,让武则天惊骇的一幕发生了,拿着汤匙的手,居然在慢慢的消失。

  先从手指开始,随即蔓延到全身,最后只剩下药碗和汤匙漂浮在空中,而床榻上的太平公主,睡的无比香甜,发出了微微的鼾声。

  天亮时分,武则天的身影凭空出现,脸上仍然残留着压抑不住的惊骇,不过惊骇的面容,慢慢的变成了惊喜,摸摸自己的脸,看看自己的手,发出了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母后,你笑什么?”太平公主被武则天的笑声惊醒,揉着惺忪的睡眼打量着一向不苟言笑的母后,她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看到母后如此开怀的笑声了。

  武则天的笑声戛然而止,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抚摸着太平的小脸,嘴角仍然禁不住向上翘着,眼神明亮灿若星辰。

  唐敖是被李显摇醒的,睁开眼看到的是李显抑制不住的笑容,李显不等唐敖开口,兴奋道:“唐敖,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贺兰敏之死了,居然被一头野兽咬死了,脑袋被咬掉了一半不说,身子也被吃掉了大半,真是解气,大快人心啊!”

  唐敖哆嗦了一下,想起了昨晚皇后武则天的吩咐,想到了善后的没看清长相的心月,这两个女人,好像比虚彦师父还厉害,虚彦师父说过女人是老虎,果然也是会吃人啊!

  贺兰敏之身为周国公,皇后一脉武家的继承人,竟然在狩猎途中丧身虎狼之口,狩猎队伍为之震动,这次的天子狩猎自然无法成行了。

  唐敖跟在李显身边,远远的看到了哭成泪人相似的韩国夫人和贺兰敏月,看到皇上李治和皇后武则天在安慰着二女,想起这一家子之间混乱的关系,唐敖都觉得替他们头疼。

  不过贺兰敏之已死,唐敖顿感身上的压力消失,再也不怕贺兰敏之对他不轨,想要把他当成娈童了,那么是不是该离开皇宫,离开李显身边呢?

  “唐敖,想什么呢?”李显发现唐敖走神,拍拍唐敖的肩膀:“贺兰敏之遭了天谴,不知道是哪位虎狼大仙做下的好事,我们去老君殿上柱香,庆贺庆贺。”

  唐敖耸了耸肩膀,他又不是虎狼大仙,李显要感谢,还是感谢心月好了,哪怕感谢皇后也成,正这样想着,突然看见心月朝这边走来,唐敖的心忽悠一下,随后看看新换的衣衫,又强自镇定下来。

  “殿下,娘娘让您过去见驾。”心月浅笑倩兮,声音婉转动听,整个人就像是一只小白兔。

  唐敖正面近距离的看着心月,以为自己昨晚是不是又做梦了,眼前这个小姑娘,就是昨晚皇后武则天口中的心月吗?

  李显对母后畏惧的很,哪敢怠慢,起步先行后,心月微笑看着唐敖:“上次没有打痛你吧?在皇宫内行凶,没人能救得了你,昨晚做的就不错,不过我会替你保密的,呵呵!”

  心月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后脑勺,转身如花蝴蝶跟在了李显的身后,留下唐敖站在原地,小脸已经石化。

  聪明如唐敖,脑子一转就全想明白了,第一次要射杀贺兰敏之,就是被心月阻止的,现在还能感觉后脑勺的痛呢!

  可是心月后面的话是什么意思?替他保密,难道前后只有心月一个人知道,皇后的确没认出来是他射杀的贺兰敏之?

  唐敖的小脑袋里充满了疑惑,但是有一点,看来皇宫暂时不能离开了,万一被心月告发,岂不是会牵连李显,与他初衷有违吗!

  就这样,唐敖继续留在了皇宫,继续做他的伴读书童,和李显的友情越来越深厚,时不时的还要受到太平公主的缠磨,日子过的倒是越来越快乐。

  这一天,唐敖又被太平公主逮到,可怜唐敖肚子里的东西都快被太平掏干净了,再也想不出什么新奇的玩意儿,脑筋一蹦一蹦的痛着呢!

  让唐敖意外的是,太平公主今天没有被好奇心上身,小脸上反而愁容满面,病怏怏道:“唐敖,太子哥哥要成亲了,是不是就不会对我好了?”

  唐敖惊呼一声:“太子要成亲?太子妃还是那个杨氏女吗?”

  唐敖亲眼目睹未来的太子妃被贺兰敏之玷污,心中不免同情太子李弘。

  太平公主摇摇头:“不是,据说是左金吾裴大人的女儿,不知道长的怎么样,有没有杨氏女好看。”

  “裴大人的女儿?是住在西市的那个裴大人吗?如果是他家的女儿,倒是不错,和太子很般配。”

  太平咯咯一笑:“你怎么知道裴大人之前住在西市?你又没见过裴大人的女儿长什么模样。”

  唐敖一拍胸脯:“我当然见过啊!还把裴大人的千金小姐吓到了呢!她那个人很好的,如果不是她求情,裴大人大度,我就被打死了。”

  太平公主嘴巴微张,发现唐敖不像是说谎,兴奋道:“那你说说裴小姐长什么样,你又是怎么见到裴小姐的?”

  唐敖正愁没有办法应付太平公主,突然想起他做梦的那些离奇事件,当即从裴小姐的事情说起,心中琢磨着他的那些离奇遭遇,估计可以说上一两年。

  唐敖说的绘声绘色:“我就那么突然出现在裴小姐的闺房中,脑袋上还顶着长腿的金鱼,当时把裴小姐都吓傻掉了,现在还记得她害怕的样子很好看,叫起来的声音软糯,很好听。”

  “那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呢?裴大人可是左金吾将军,府上肯定有很多人,你是怎么进去的?”

  “做梦啊!我做梦就进去了,是真的不骗你,不知道那条长腿的金鱼怎么样了,估计被裴大人的家丁扔掉了吧!”

  太平公主摇头,显然不信唐敖这些胡言乱语,唐敖毕竟年少,太平公主的表情就像是在激将。

  唐敖又把其他奇怪的事情讲出来,不管太平公主信不信,反正把太平公主逗的咯咯大笑,因为唐敖那些遭遇,有的比出现在裴小姐的闺房中还尴尬呢!

  “你说的,都是真的?”唐敖正在唾沫飞溅的讲述,身后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的声音,回头一看竟然是心月。

  心月的神态明显和平常迥异,颇有些失魂落魄之感,看唐敖的眼神也怪怪的。

  什么叫踏破铁鞋无觅处?什么叫有眼不识金镶玉?心月觉得自己很蠢很傻太白痴。

  太平公主把唐敖的话当成玩笑,解闷开心的笑谈,心月却听的明白,唐敖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症状,正合进出大唐和镜花世界的特征相符合。

  她一直苦苦寻找的人,竟然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不傻谁傻?

  唐敖对心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惧怕中还有感激,总之很复杂,听了心月的疑问,唐敖结结巴巴说道:“是啊!不是,我就是和公主殿下说笑呢!”

  心月嘴角微抿,唐敖矢口否认,更让她确定了唐敖可以进出镜花世界,也就是说宝镜曾经在唐敖手中。

  通过唐敖或许能查到宝镜最后的下落,这个唐敖,她要仔细的查一查,看起来不止人小鬼大那么简单。

  心月只用一天时间,就查到了唐敖在长安城西市很多离奇古怪的事迹,又和生化寺的虚彦串连起来,想办法得到了虚彦一案的卷宗,心中兴奋异常,越发觉得自己之前钻了牛角尖,愚蠢至极。

  心月合上卷宗,脸色胀红道:“没错,唐敖不光可以进出镜花世界,还没有太多限制,宝镜和往来镜花世界的关窍,肯定在唐敖身上,怎么才能让唐敖开口呢?之前的接触,好像把唐敖吓着了。”

  唐敖回到书房,觉得自己有些冒失,虚彦说梦中世界是真实的,不能轻易告诉别人,以后绝不能再说了,他不想被再次当成怪胎。

  心绪纷乱的唐敖,盘膝打坐,尽管只能修炼道经,无法修习太上七星法中的摇光法,但是每当心绪不宁的时候,唐敖觉得运转道经效果非凡,总是能让他尽快静下心来。

  当唐敖从入定中醒来,被眼前的心月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朝床榻里面挪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