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心月觅镜花

更新时间:2016-07-04 09:30:51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45

贺兰敏之说着,伸手去解太平公主的衣衫,耳中突然听到了轻微的脚步声,眉头皱起道:“退下,糕点一会儿再送来。”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贺兰敏之最恨别人打扰他的好事,怒而回头道:“我的话没听到?你不要命了……”

  贺兰敏之的话只说到一半,剩下的半截生生咽回了肚子里,因为二十步之外,一把弩弓对准了他,弩箭的箭尖反射着烛光的光泽,森冷森冷的。

  再看手持弓弩的人,贺兰敏之脸色再变,千万没想到,竟然是唐敖。

  贺兰敏之随即镇定下来,在他眼中,唐敖不过七八岁的孩子,就算手里拿着弓弩,只怕让唐敖射,唐敖也瞄不准。

  “唐敖你来的正好,我正没机会找你呢!今天晚上就让你和太平一起服侍我吧!”

  贺兰敏之说着,猛地从温泉池中蹦出来,虽然姿态极不雅观,某物晃荡,但是速度非常快,就地一滚已经来到了唐敖近前。

  唐敖此刻前所未有的冷静,看着五步外站起来的贺兰敏之,手指轻轻一搭弩弓扳机,弩箭咻的一声飞出。

  弩箭力量之大,不但射穿了贺兰敏之的胸膛,还把贺兰敏之带的飞了起来,重重摔倒在地。

  唐敖熟练的又拿出一支弩箭,脚踩弩臂拉开弓弦,将弩箭搭好后,慢慢朝贺兰敏之走去。

  贺兰敏之自持勇武过人,却没有想到会在阴沟翻船,手捂着嗤嗤冒血的胸膛,想要站起来却感觉力量正在迅速流逝,让他身上凉飕飕的冰冷。

  唐敖手中弩箭对准贺兰敏之的眉心,贺兰敏之怒目而视:“你敢杀我?”

  弓弦嘣的一声响,弩箭近距离射出,不但射穿了贺兰敏之的脑袋,飞溅的鲜血溅了唐敖一身,脸上热乎乎的。

  看着眼前红白混杂,还有贺兰敏之死不瞑目的双眼,唐敖胸腹间一阵翻腾,转身哇哇吐起来,刚才吃的那些点心,一点都没剩下,苦胆都快呕出来了。

  想和做永远是两码事,唐敖低估了杀人的后遗症,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此时此刻,想要把太平公主救下来,想要逃跑离开这里,可惜双腿软绵绵的使不出半点力气,越着急越站不起来。

  就在唐敖双手杵地,慢慢的朝太平公主爬去的时候,眼前突然多出了一双脚,惊骇的唐敖差点魂飞魄散,以为贺兰敏之又活了,随即感觉不对。

  眼前这双脚虽然赤着,但绝不是男人的脚,唐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他的脑子有点发空,只是觉得很好看。

  唐敖的视线顺着这双脚往上移动,小腿处裹着薄纱,膝盖上搭着罗裙,遮掩住了白皙如玉的肌肤,曼妙的身姿,最后看到的是一张美绝尘寰的脸。

  唐敖看不出女人的年纪,第一眼像是四十几岁,再看又像二八年华,最令唐敖印象深刻的是女人的双眼,冰冷如霜,好像能看透人心,读懂别人心里的秘密。

  “救救太平。”唐敖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是谁,开口恳求道,当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恍惚看到女人的眼中闪过了一抹柔和,和最初的冰冷截然不同,很让唐敖温暖。

  女人赤足走向昏迷不醒的太平公主,看到太平公主的手脚被红绫捆着,嘴里还散发出异样的药香,脸色阴沉的几乎能拧出水来。

  女人解开太平公主手脚的红绫,把太平公主横着抱起来,转身路过唐敖身边的时候,脚步停顿了一下。

  “还能走路吗?把鞋子拎起来。”

  唐敖看到不远处的卷云高缦鞋,猜测这个女人刚才可能是要泡温泉,鞋子已经脱了下来,没想到会发生后面这些事情,她到底是谁?

  唐敖挣扎起身,捡起那双鞋子,跟着女人走出温泉汤池,外面仍然无人走动,让这个夜晚的华清宫显得份外诡异。

  女人怀抱太平公主,转过几道弯,跟随在后面的唐敖发现前方正是天子仪仗,一双小腿不免又软了软。

  唐敖此时再想逃跑已经来不及了,周围出现了一队队御林军武士,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心中不知默念了多少遍金刚经和道经。

  女人走进绣金描银的帷幔,把太平公主放在了软床上,坐下后看了唐敖一眼,唐敖急忙把手里的鞋子放到了女人的脚下。

  “心月。”

  “奴婢在。”

  唐敖站立在一旁,听到女人说话,没想到帷幔的另一侧还有人,而且竟然是那个叫心月的女人,不就是被贺兰敏之惦记的,太平公主的侍女之一吗!

  女人伸手抚摸着昏睡中太平公主的小手,语气冰冷道:“去温泉汤池那处理一下贺兰敏之的尸体,弄成被野兽咬死的模样。”

  唐敖听着女人的吩咐,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觉得还是女人的善后办法好,如今正是狩猎时节,贺兰敏之被野兽咬死,就没人能怀疑到他头上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眼前的女人会怎么对待他?既然说贺兰敏之是被野兽咬死的,那他就没有了杀人的罪名,但他杀人的过程,都被对方看在了眼里。

  让唐敖觉得很奇怪,女人一直没有和他说话,也没有看他,当然也没有让他离开。

  起初唐敖还放心,后来越想越不对劲,那个叫心月的女人处理完贺兰敏之的尸体,回来后该不是要继续处理他吧?

  大约过了一刻钟,帷幔外响起心月的声音:“启禀娘娘,已经处理好了,不会有丝毫破绽。”

  唐敖听到心月对绝美女人的称呼,脑际一阵轰鸣,娘娘?那岂不是当今皇后,李显和太平的母亲吗!她好像叫武则天吧!

  武则天嗯了一声,瞥了唐敖一眼,唐敖被这一眼看的哆嗦了一下,脑海瞬间空洞无物。

  “念你维护太平之心可嘉,今晚之罪暂且记下,回去吧!”

  唐敖如蒙大赦,躬身退出帷幔,心跳仿佛打鼓,等离开了华清宫,唐敖擦着脸上冷汗的时候,才发现脸上全是血迹,随即呆滞了一下。

  难道皇后武则天只是认为他是个小太监吗?脸上这么多血迹,肯定认不出来。

  唐敖的这个猜测,让他长出了一口气,跑回李显的队伍中,把太监服装换下来,又兜头盖脸梳洗一番,最后把那套太监衣服扔进了火堆中。

  唐敖不知道的是,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此刻正在远处打量着唐敖的人,赫然就是武则天身边的心月。

  心月嘴角微微弯起:“这个小家伙有些意思,上次敲晕了他,没想到他锲而不舍,还是把贺兰敏之射杀了,险些坏了我的大事。”

  心月看到唐敖回到马车上睡下,从背后的包袱里拿出了一套夜行衣,系上蒙面黑巾后,完全就是上次夜探生化寺的装扮。

  脚底生辉,心月几个起落来到骊山之巅,俯瞰整个皇帝狩猎的队伍,语气狐疑道:“今夜天象异常,究竟出现了什么变故?且让我做法一观。”

  心月说着,双手指尖闪烁淡淡的微光,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随后一掌拍下,只见圆圈内的地面瞬间融化成了液体,平滑如镜,倒映而出的是天空璀璨的银河。

  心月口中念念有词,掐指如兰花,将一道道灵光打入地面,映照出的银河逐渐转移,最后在虚空中出现了一面镜子。

  这面镜子大到无法测量,心月看到在镜子的阳面,一个人的脸孔正在消失,不由得扼腕叹息:“又没有看到,真是可恨,每次都差一点点。”

  这面巨镜的阳面,除了消失的那个脸孔,还有一轮明月高悬,周围镌刻着瑰丽的花纹,每一个花纹都在慢慢蠕动,仿佛有风在吹动。

  再仔细一看,那根本不是花纹,而是一个个微缩的城池和国度,说是一花一世界也不夸张。

  心月再次错失了宝镜阳面的关键后,手指灵光催动,将目光落在了宝镜的阴面,阴面有十二个模糊的人影,时刻都在流转变化,让人看不清楚十二个人的长相。

  “难道是因为我的境界太低,导致无法感知镜花世界的变化?”心月怅然一叹,慢慢散去了地面上的异象。

  心思有些走神的心月,没有发现在最后一瞬间,宝镜阴面的十二个人影中,有一个人的面孔突然变的清晰起来,竟然是皇后武则天。

  心月收功后,盘膝坐在山峰顶端,此刻才露出少女姿态,单手托着香腮,眼中满是心事。

  “那个死去的老和尚,一定知道怎么进入镜花世界,但是他肯定无法经常进入,因为他不是镜花世界的人,通过那些瓶瓶罐罐的残渣,可以确定老和尚和镜花世界的人接触过,还学到了一些法门,那么老和尚绝对得到过宝镜。”

  “宝镜是进入镜花世界的钥匙,只有控制宝镜才能往来镜花世界和大唐,一年前我感应到宝镜被一股佛门之力压制,遍访长安大小寺庙,最后还是晚了一步。”

  “如今镜花世界被一股龙气环绕,说明宝镜落在了皇室的人手中,到底在谁手里呢?知道通过宝镜可以进入镜花世界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