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得宠的原因

更新时间:2016-07-05 17:02:10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87

大唐以武力开国夺取天下,高祖和太宗都是马上皇帝,经过血雨腥风的磨砺,崇尚个人勇武,最爱狩猎骑射。

  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狩猎成了大唐皇朝最为盛行的节目,每年都要举行一两次大型狩猎活动。

  李显今天精心准备,挑选了五十骑精锐,每人背后一面旗帜,迎风招展,喇喇作响。

  唐敖不会骑马,坐在准备装载猎物的马车上,看到一群群人马朝城外汇聚,战马嘶鸣,刀剑如林,第一次见识到如此盛况的唐敖,激动的头皮发麻,下意识的搂紧了怀中的弓弩。

  通过一个个队伍中的旗帜,唐敖看到了太子的依仗,沛王等人带领的骑兵,随后也找到了贺兰敏之的位置。

  唐敖惧怕愤恨贺兰敏之,但是不得不承认,二十出头的贺兰敏之,此时此刻威仪不凡,身穿国公服饰,将身边的太子李弘和沛王李贤都比了下去。

  唐敖还是第一次看到太子李弘,年约二十,身材偏瘦,脸色透着不健康的青色,不由得想起了被内定的太子妃杨氏女,不知道李弘如何知道未婚妻被贺兰敏之奸污了,心中做何感想。

  狩猎的队伍集结完毕,天子的仪仗从皇城内奔驰而出,首先是一千骑御林军,骏马奔腾载着顶盔贯甲的武士,气势如虹贯日。

  紧随其后的是六匹骏马拉的车架,唐敖熟读史书,知道这是天子驾六的礼仪,也只有天子有资格乘坐六匹骏马拉的车。

  可惜因为距离远,帷幔遮挡的缘故,唐敖没有看到当今天子的模样,更别说李显的母后是什么模样了。

  天子仪仗过去后,跟随在后的是太子李弘的车马,过不多时,李显的仪仗也开拔上路。

  唐敖已经从李显口中得知,这次狩猎以十日为期,要深入骊山之中,双手把着弩弓越发用力,他有十天的时间,应该可以找到将贺兰敏之一箭射杀的机会吧!

  没错,小小年纪的唐敖,想做的大事就是趁这次狩猎的机会,除掉贺兰敏之,而他唯一的依仗就是手中的弩弓和弩箭。

  白天行军,夜晚的时候已经抵达三苑之一的禁苑,不过因为此次狩猎的场所在骊山,整个狩猎队伍没有散开,而是在禁苑中架起了篝火,准备过夜。

  李显到了天子仪仗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唐敖啃着手里的肉块,眼珠不辍的盯着贺兰敏之的队伍。

  贺兰敏之坐在篝火旁,肉块架在火上烤着,手中端着美酒,眼睛望着天子仪仗,与唐敖相比,颇有些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意思。

  似乎心有所感,贺兰敏之朝唐敖这里看来,但是唐敖知道贺兰敏之绝对看不见躲在马车上的唐敖。

  唐敖手持没有上弦的弩弓对准了篝火旁的贺兰敏之,手指虚扣扳机,想到贺兰敏之被一箭穿心的画面,唐敖的小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第二天午后,狩猎的队伍来到骊山华清宫,唐敖跟随李显站在山腰,华清池尽收眼底。

  远望可以看到西绣岭上第一峰,那里的烽火台名传千古,却不是什么好事儿,烽火戏诸侯,一笑失天下的典故,就在这里发生。

  明天就是正式狩猎的日子,李显神情兴奋,拉着唐敖来的目的,是观望地形,这是身为李唐宗室子弟必须掌握的知识。

  “明天我们从那边出发,绕过千亩柏树林迂回向北,那里的猎物最多,去年沛王还猎到了一头猛虎呢!”

  唐敖观望着山脚下驻扎的队伍,看到代表贺兰敏之的旗帜,竟然长驱直入华清宫,贺兰敏之不参加狩猎了?那他岂不是白忙活一场?

  李显也看到了贺兰敏之的异动,鄙夷道:“跳梁小丑,只会阿谀献媚,且让你再快活几日。”

  唐敖听了李显的话,心中一动,暗忖道:“难道殿下也要在狩猎时对付贺兰敏之?”

  唐敖犹豫再三,没有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李显,但是决定今晚就动手,免得一旦事发牵连到李显。

  夜色深垂,唐敖在马车内摸出一个小包袱,里面是一套太监服饰,换上这套衣衫,唐敖拎起弓弩朝华清宫走去。

  路上遇到巡逻的御林军武士,因为看到唐敖的太监服色,没有加以阻拦,这让唐敖忐忑的心大为安稳,脑海中勾勒出李显描述的华清宫内景,直奔华清池。

  唐敖猜测,以贺兰敏之的跋扈行径,进入华清宫肯定会泡温泉汤池,但是星辰汤池和太子汤池,贺兰敏之不会在这个时候进去,那么唯一可能去的就是莲花汤池。

  温泉汤池的名字,唐敖知道,却不知道每个汤池的具体位置,又不敢向别人询问,只能一个个去找。

  唐敖原本以为华清池内会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结果让他惊讶的是,走了一路也没有遇到戒备的武士,连伺候的宫女太监也不见一个,反常的很。

  眼前水汽氤氲,唐敖知道那里肯定是一处汤池,小心朝左右望去,再次确认周围空无一人后,蹑手蹑脚的走进去,将裹着着弓弩的包袱捧在了胸前。

  哗哗的水声越来越清晰,透过氤氲的雾气,唐敖隐约看到人影晃动,似乎不止一个人。

  想来也是,贺兰敏之那个大坏蛋,怎么可能一个人泡温泉,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又强迫了太平公主的侍女陪着。

  唐敖把弓弩拿出来,弓弦已经拉开,弩箭卡在凹槽内,一步一步朝汤池走去。

  “皇上,这里的水温好烫啊!小心烫伤了龙体。”

  “瞎说什么,皇上春秋鼎盛,再热一点也不会有事。”

  “朕觉得刚刚好,月儿过来,让朕好生看看,腰肢好像丰腴了不少啊!”

  “皇上,慢些,月儿会受不了的。”

  唐敖听到三个人的对话,险些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的弩箭差一点就射出去。

  通过升腾的雾气,唐敖看的清清楚楚,一个中年男人侧着身子,怀里搂着一个娇俏少女,另一个年长些的女人,手里拿着银灿灿的大瓶子,把温泉池水浇在搂抱在一起的男女身上。

  唐敖脑子嗡嗡作响,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唐敖不认识中年男人,但是听对话,是当今天子。

  而另外两个女人,唐敖见过一面,竟然是韩国夫人母女,也就是贺兰敏之的母亲和妹妹贺兰敏月。

  唐敖终于有点想明白了,为什么贺兰敏之如此受宠,敢于专横跋扈无法无天,甚至敢逼、奸未来太子妃,对太平公主动歪心思,原来根子在这呢!

  唐敖只觉得瞬间出了一身透汗,怪不得一路行来无人阻拦,皇上肯定早有吩咐,免得这里的丑事泄露出去,而唐敖现在就像是站在刀尖上,一旦暴露,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浑浑噩噩的唐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温泉汤池的,走出来被夜风一吹,浑身上下冰凉一片,禁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皇宫,原来也不是人间天堂。”唐敖自言自语,自从跟随李显进宫做伴读书童,放眼所见,处处都在颠覆着他对人性的认知,皇宫并不是他的容身之所呀!

  唐敖看了看手上的弓弩,眼神逐渐坚定,心中打定主意,杀掉贺兰敏之后就跟李显辞行,他不想继续留在皇宫了。

  心灰意冷的唐敖,按照原路返回,就在即将离开华清宫的时候,一个老太监把唐敖叫住了。

  “去,把这些东西送到尚食汤,不要让贺兰国公等急了。”老太监不容唐敖拒绝,把一个食盒塞到了唐敖的手里。

  唐敖马上体会到了什么叫柳暗花明,他今晚已经放弃了,没想到临走时得知了贺兰敏之所在的地方,这难道是天意吗?

  唐敖打开食盒看了看,里面有几样精致的吃食,刚才被皇上和韩国夫人母女的龌龊事吓的出了一身汗,不知觉有些饿了。

  唐敖也不客气,一边吃一边朝老太监指明的温泉汤池走去。

  这一次唐敖没有毛毛躁躁,在温泉汤池外面等了一会,没有看见巡逻的御林军和太监宫女,暗忖道:“这些人都约好了吗?全把闲杂人等屏退,里面肯定不会有好事儿。”

  唐敖撇了撇小嘴,食盒被他放到地上,第二次端起了弓弩,暗暗给自己打气鼓劲:“只要贺兰敏之在里面,今晚注定难逃一死,竟然想要把我当作娈童狎玩,简直比虚彦还可恶,也算替李显和太平出口恶气。”

  唐敖眼前这处温泉汤池,水雾不多,唐敖的视线看的很清楚,正因为太清楚,唐敖又一次险些跌倒在地,脸色瞬间胀红无比。

  温泉汤池内,一身腱子肉的贺兰敏之,不着片缕的看着太平公主,口中喃喃自语:“还是娘亲想的法子好,今天晚上,就和太平生米做成熟饭,明天我就不但是国公,还是当朝驸马,驸马虽然不算什么官儿,但却可以更加方便出入宫廷,实在妙哉!”

  贺兰敏之看了看衣衫被温水浸湿,身材瘦小的太平公主,微微摇头:“身子没有几两肉,无趣的很,本想再等几年,没想到李显小儿竟然告发我玷污杨氏女,嘿嘿,今天晚上我就把你最宝贝的妹妹吃到嘴里,看看你能奈我何。”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