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干大事

更新时间:2016-07-05 17:00:20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48

唐敖的眼神不经意间落在了墙上挂着的弓弩上,双眼瞬间瞪大,紧紧咬着嘴唇,拳头越攥越紧。

  虚彦对待唐敖的行径,在唐敖的心理留下了极大的阴影,促使唐敖在遭遇险境的时候,不再束手待毙。

  贺兰敏之想要把唐敖当作娈童,唐敖就像是一只被逼到死角的困兽,唯有反抗挣命。

  唐敖把墙上的弓弩摘下来,看了看箭匣中的弩箭,心中不可名状的气息累积的再不发泄就会爆掉了,当即扯过床单将弓弩胡乱一包,匆匆离开书房。

  唐敖的心里像是装着一团火,感受如同被天火琉璃叶再次煅烧,直奔掖庭后宫而去。

  “站住,后宫禁地,擅入者死。”唐敖被一队金甲武士挡住去路。

  唐敖将腰间的金鱼袋拿出来晃了晃,金甲武士纷纷低头退让,唐敖顺利进入掖庭宫,不过因为被金甲武士阻拦,心中的火气稍微减弱一些。

  路上又遇到了几个宫女,询问唐敖为什么在掖庭宫乱走?唐敖的怒火再次减弱,正应了那个典故,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唐敖出了一身冷汗,汗水浸过额头上的伤口,火辣辣的痛,看看床单里包裹的弓弩,打了一个冷颤:“我这是在做什么?”

  唐敖觉得自己刚才的状况,和道经上说的走火入魔差不多,被一股魔症执念魇住了。

  “唐敖啊唐敖,匹夫一怒血流五步,你可不能做一个鲁莽匹夫呀!”唐敖扪心自问,自省,反常的心态逐渐稳定下来,就算是射杀了贺兰敏之又如何?不但自己会死,还有可能连累李显。

  就在唐敖准备离开掖庭宫的时候,耳朵不禁一动,听到了远处传来的呼救声。

  唐敖循声走过去,远远看到的一幕,险些失手把手中的弓弩掉在地上,只见在密林掩映中露出凉亭一角,一个发髻散乱衣衫不整的少女正在挣扎。

  唐敖看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少女衣衫被褪下大半,鲜血染红股腿之间,而始作俑者,正是唐敖方才怒不可遏寻找的贺兰敏之。

  贺兰敏之一手抓着少女的发髻,一手拍打着少女的臀背,神情兴奋道:“久闻杨氏女美貌无双,传说果然不假,却是不能便宜了李弘那个家伙,今日让我拔得头筹,来日一定好好的讥笑他,这一顶绿帽子,他不戴也得戴呀!”

  少女脸色惨白,已经没有了挣扎的力气,涕泪横流道:“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竟然敢奸污将来的太子妃,难道不怕被灭了九族吗?”

  贺兰敏之哈哈笑道:“不过是一个女人而已,谁敢灭我九族?皇上吗?皇后吗?还是你爹那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儿?天上地下,谁能奈我何?”

  贺兰敏之兴发如狂,在杨氏女的身上纵情驰骋,眼看杨氏女不堪挞伐,已然翻了白眼,贺兰敏之仍然不管不顾,似乎真的不在乎这个未来太子妃的死活。

  唐敖目睹着这一切,原本平复下来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了,扯开包裹着弓弩的床单,将弩弓踩在脚下,上弦后抽出一支弩箭放好,双臂端起,箭尖对准了凉亭内的贺兰敏之。

  唐敖和贺兰敏之距离大约八十步,正好在汉弩的射程之内,只要唐敖扣下扳机,必能一箭射杀贺兰敏之。

  即将杀人的刺激,让唐敖的手有些轻微颤抖,深吸一口气稳住手臂后就要扣下扳机。

  唐敖的手指刚刚碰到扳机的时候,顿感后脑勺一沉,眼前一黑,瞬间失去了知觉,只是隐约听到了弓弦发出的颤音和弩箭的破空声……

  “好痛。”唐敖恢复知觉后,后脑传来阵阵撕裂般的痛楚,一边伸手去摸,一边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人影,惊呼道:“殿下?”

  坐在唐敖床头的正是李显,看到唐敖醒来,李显问道:“你这是怎么弄的?额头撞破了,后脑也鼓出一个大包来?不是让你陪着太平吗?太平又捉弄你了?”

  唐敖晃晃脑袋,他刚才明明想要一箭射杀行凶不法的贺兰敏之,是谁阻止了他?还把他打晕了?

  “殿下,贺兰敏之他……”唐敖没提贺兰敏之想要对他如何,而是将掖庭宫内凉亭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李显。

  李显听完唐敖的讲述,震惊的无以复加,贺兰敏之竟然奸污未来太子妃,这是不要命了吗?

  “唐敖,你躺着休息,我这就去向母后禀报,如此可恶之徒,不将其明正典刑,如何也说不过去。”

  李显怒气哼哼的离开了,唐敖的神志仍然有些恍惚,明明是在掖庭宫内,怎么被人打晕后出现在了书房?

  弓弩也好好的在墙上挂着,如果不是脑后的剧痛,唐敖都以为自己又做梦了,诡异之处,让他禁不住脊背发凉。

  唐敖还没有想明白自己遭遇了什么,就发现李显去也匆匆回也匆匆,脸色苍白的好像冬日落雪,举止极为失态。

  “殿下。”唐敖忍痛起身把险些撞在椅子上的李显搀扶住。

  李显猛地从垂头丧气中惊醒,看到身边的人是唐敖,一直绷着的脸,竟然留下了眼泪。

  李显气势汹汹的前往掖庭宫,碰巧和母后相遇,当即把贺兰敏之的恶行说了一遍。

  李显本以为母后会立即下旨将贺兰敏之治罪,哪曾想迎来的是母后劈头盖脸的一顿训斥,直把他斥责的体如筛糠,手心出汗,失魂落魄狼狈而归。

  李显此刻回想母后的怒容,仍然有些恐惧,他从来没有见过母后如此盛怒,并且严令他不准再提此事,偏袒贺兰敏之的心思,严重伤害了他,他在母后心中的地位竟然不如贺兰敏之。

  “表弟,听说你被姨丈禁足,表哥特意来慰问你呢!”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唐敖和李显神情失态的时候,门外响起了贺兰敏之的说话声。

  贺兰敏之走进书房,李显已经擦掉了脸上的眼泪,只是说话的声音有点沙哑:“表哥,今日怎么有空进宫?”

  贺兰敏之似乎并不知道他的丑事被李显告发到了皇后那里,满面春风道:“听说太子妃的人选确定了,表哥就想认识一下未来的弟妹,果然美艳无双,李弘倒是有福气。”

  唐敖明明记得被人打晕前,弩箭已经射了出去,为何贺兰敏之不提?难道是怀恨在心,来找他算账来了?

  李显笑着和贺兰敏之虚以逶迤,似乎也忘记了刚才在母后面前要将表哥千刀万剐的那些说辞。

  贺兰敏之说着突然转首看向唐敖:“表弟,你这书童有点不老实,一定要严加管教才行,否则惹出祸来,表弟也会受到牵连呢!”

  唐敖闻听此言,心中顿时一紧,难道贺兰敏之看到是他射箭了?或者说打晕他的人就是贺兰敏之的手下?

  李显哦了一声:“表哥何出此言?”

  “小小书童,竟然和太平动手动脚,再不老实,我就把他的狗爪子剁掉。”贺兰敏之说着,在唐敖的手上拍了拍,语气冷如冰霜,眼中却泛着淫邪之光。

  唐敖心头又是一松,看来贺兰敏之也不知道他就是射箭之人,或许那支弩箭射歪了,而后全身一颤,贺兰敏之眼中的目光,唐敖看的分明,贺兰敏之对他竟然还有邪念。

  贺兰敏之又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兴高采烈的走了,李显再次放下伪装,一拳砸在桌案上,将茶杯震落在地摔的细碎,沉声道:“欺人太甚。”

  唐敖默默蹲下将茶杯的碎片捡起来,他也恨贺兰敏之,但是掖庭宫凉亭外发生的一幕,让唐敖有些恐惧,究竟会是谁打晕了他?为什么对劣迹斑斑的贺兰敏之如此袒护?

  接下来的几天里,李显仍然被禁足不得外出,唐敖架不住太平公主的软磨硬泡,每日都去太平观陪太平说笑一阵子,或者变个戏法之类的哄太平公主开心。

  偶尔也能遇到贺兰敏之,贺兰敏之对唐敖淫邪之心不死,但是却被太平身边新来的侍女吸引了大部分心思。

  唐敖的耳力太好,贺兰敏之逼/奸太平公主侍女的事情接二连三发生,浑然将自己当成了后宫的主人。

  唐敖听的越多,紧迫感就越强烈,通过贺兰敏之的言行,似乎对太平身边的几个侍女又玩腻了,那岂不是快轮到他了吗!

  不止是唐敖,唐敖发现贺兰敏之最近进宫的次数越来越多,而且经常留宿宫中,对太平公主也动手动脚。

  还好太平公主虽然年幼,但贺兰敏之惹烦了她,她就扬言告诉父皇,总能把贺兰敏之震慑住,至于能震慑多久,唐敖并不看好。

  李显终于被解除禁足,因为到了骊山狩猎的时候,这是一年中比较重要的节目,天子带队,皇室倾巢而出,气势非常庞大,从准备到实施,有一套复杂的礼仪,就像是一场真正的战争。

  李显对此非常重视,他准备在这次狩猎中一鸣惊人,让大唐上下都见识到他作为英王的勇武,他并不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皇子。

  唐敖对这次狩猎同样无比重视,因为他想要做一件大事,完成上次没有完成的大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