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檄英王鸡

更新时间:2016-07-04 09:27:35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18

李贤见王勃面色不快,开口笑道:“老七,我的剑侠已经歇息的差不多了,还不快把你那鸡公将军放出来,让本王的剑侠饮血。”

  李显因为唐敖,兴致高起,当即叫人把鸡笼子提来,准备放出雄鸡,眼看着二王即将开始斗鸡,王勃突然开了口。

  王勃被唐敖以歪理辩才压了一头,心中极为不服,看到李贤和李显各自拿出了斗鸡,脑海中灵光一闪,越众而出道:“王爷,下官当为王爷撰写檄文一篇,以壮行色。”

  二王俱是一愣,唐敖等人也惊诧莫名,斗鸡而已,竟然还扯到了檄文?檄文是什么?那可是军国大事才能用到的文章。

  王勃此刻文思如泉涌,漫步道:“今日就做一篇檄英王鸡,以此为沛王助兴。”

  “盖闻昴日,著名于列宿……定当割以牛刀,此檄。”王勃一步一字,真的以斗鸡为名做了一篇檄文。

  而且内容慷慨陈词,壮怀激烈,闻者无不称赞,虽然为斗鸡写檄文有些玩笑,但不可否认,王勃之才冠绝天下。

  可惜文章写的再好,也不能真的给斗鸡鼓舞士气,李显的鸡公将军,称得上神武不凡,几个回合下来,就把李贤的剑侠斗鸡生生啄死了。

  唐敖看到有人去桌案那里分金分银,一拍怀里,两个金锭还在,心下暗忖全怪王勃,害他金锭翻倍的机会都忘记了。

  李显尽兴而归,发现唐敖时不时的耷拉着脑袋,想到其中关窍后,哈哈笑道:“不要为那几锭金子可惜了,我有好东西送给你。”

  回到皇宫,唐敖拿着李显送给他的东西,颇有些爱不释手的滋味,据李显说,这是皇家珍藏的汉代名弩,虽然没有考据,但故老相传乃是冠军侯霍去病使用过的汉弩。

  唐敖熟读史书,对冠军侯霍去病自然不陌生,抚摸着弩,想象着这是一代名将使用过的武器,心情自然无比激动。

  而且汉弩不像弓箭,唐敖的年纪虽然小,可是脚踩着已经可以给汉弩上弦了,试过几次后,发现汉弩不但可以射出百步远,穿透力很足,更关键的是,在他的目力下,一样可以做到箭无虚发。

  唐敖新得了这个玩具,连读书的心思都差了许多,琢磨着掌握熟练后,在骊山狩猎的时候多替李显打一些猎物。

  “殿下,怎么了?”唐敖正在小心的擦拭弩箭的时候,看到李显来到了书房,脸色非常难看。

  李显叹息一声:“就在刚才,父皇下旨将王勃逐出长安,永不叙用。”

  唐敖前两天还跟王勃斗嘴来着,没想到王勃竟然被皇上驱逐出长安,还被革去了官职,随即想到了因由,问道:“是因为那篇檄英王鸡?”

  “不错,父皇说王勃是歪才,二王斗鸡,身为王府修撰的王勃不思劝阻,反而替沛王做檄文一篇,有意虚构,不成体统,唉!”

  李显对王勃的才情非常欣赏,可惜了,这次不但王勃被逐出长安,就连他和六哥李贤也被父皇一同申斥,战功赫赫的鸡公将军也被斩了头下锅,不知入了哪一位的口中呢!

  “唐敖,我被父皇责备,禁足十日,十天后你我才能相见,我禁足的这几天,你时常去太平观,免得太平一个人憋闷无趣。”

  唐敖微微咧嘴,太平公主哪一点都好,就是太喜欢刨根问底,他在市井中的那些见闻,都快被太平公主掏光了,面对太平一口一个为什么,唐敖的脑袋很痛。

  第二天,太平观内,唐敖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冒烟了,因为太平公主的每一句话,都和刀子差不多刮着他的头皮,顺便还发出剃度时的莎莎声。

  “唐敖,你吃过生肉?生肉也可以吃吗?你吃给我看好不好?”

  “唐敖,马和驴竟然可以生出骡子,你见过吗?骡子是什么样子的?”

  “唐敖,你好像什么都知道,为什么男人和我不一样呢?你让我看看。”

  “……”

  唐敖觉得自己已经快被太平公主熬成汤药了,这都是什么问题?太平公主的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为什么这么多疑问?

  等等,太平公主怎么知道男女有别,难道是看过什么?

  唐敖突然想起了荣国夫人府上的事情,开口问道:“公主殿下,你的侍女当中,有没有叫心月的?”

  太平公主歪着脑袋,嗯了一声:“心月吗?你找她做什么?她被母后找去了,我不喜欢她,对我也摆着一张臭脸,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公主呢!”

  既然有心月这个人,那么贺兰敏之逼/奸太平公主身边的侍女肯定确有其事,不知道李显有什么安排没有,一旦贺兰敏之兽性大发,不顾后果对太平公主用强……唐敖不敢想下去了。

  有的人就是不识念叨,唐敖正想着贺兰敏之的时候,太平观外就响起了贺兰敏之的说话声。

  “表妹,这几日怎么不去荣国府了?表哥都想你了。”

  贺兰敏之一身华服,潇潇洒洒的走进来,如果不知道贺兰敏之的那些龌龊行径,任谁看了也会称赞贺兰敏之英气勃勃,貌似潘安宋玉吧!

  太平公主原本有点困恹恹的,听到贺兰敏之的声音,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兔子,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小手下意识的抓住了唐敖的衣袖。

  唐敖看看左右,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直伺候在附近的宫女太监,一个人都看不到了,再看到贺兰敏之游移的眼神,猜测贺兰敏之可能要干坏事。

  “公主,我们不是要去找英王殿下吗?现在就去吧!”唐敖抖了抖衣袖,给了太平公主一个眼色。

  不知道是太平公主看懂了唐敖的眼神,还是对贺兰敏之的惊惧起了作用,立即起身道:“好啊!我们现在就走。”

  贺兰敏之笑着拦住了唐敖二人的去路:“表妹,怎么不见心月呢?叫她出来给我送些糕点,今天忙了一天,还没有吃饭呢!”

  “你不要欺负心月姐姐,心月已经回到母后身边了。”太平公主双手掐腰,紧绷的小脸看起来怒气满满。

  贺兰敏之伸手想要去摸太平公主的头,太平公主一晃躲开,厌恶道:“别碰我,你的手脏死了。”

  唐敖见贺兰敏之有点恼羞成怒的样子,一扯太平公主的衣袖:“公主殿下,快些……”

  唐敖的话还没有说完,眼前一道黑影扑来,只看到贺兰敏之的靴子在眼前放大,随即整个人都飞了起来,狠狠的撞在了一旁的石凳上。

  “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对太平动手动脚,小心我剁下你的狗爪子。”

  贺兰敏之一脚踹飞唐敖,脸上的怒气在面对太平公主的时候,瞬间收敛:“表妹,你去把心月叫来好不好?我有些话要跟心月说呢!”

  太平公主看到唐敖的额头摔破了,跑着过去把唐敖搀扶起来,回首怒视贺兰敏之:“你是个大坏蛋,就知道欺负我身边的侍女,我一会就去告诉母后,说你逼着她们脱衣服,还压着她们不让她们起来,疼的她们哭叫,你就等着母后训斥你吧!”

  贺兰敏之不以为意,走过去再次把唐敖踢倒,一脚将唐敖压住:“表妹,你说什么呢?表哥怎么听不懂?心月既然见不到,这个小子我就弄走了。”

  贺兰敏之说着,双眼放光的看了看唐敖,已经好久没有试过娈童的滋味了,今天倒是好机会,尝尝这个唐敖的味道如何。

  太平公主虽然不懂贺兰敏之为什么要弄走唐敖,但是在她心里已经把贺兰敏之视为坏人,双手抓住了唐敖的衣服,高声喊道:“来人,来人啊!”

  贺兰敏之一手提起唐敖,顺手在太平公主的脸上摸了一把:“不要叫了,宫女和太监都让我支使离开了,这个唐敖,我明天再给表妹送来,如果他还能走路的话,哈哈……”

  唐敖手刨脚蹬之际,一阵杂乱的脚步传来,只见之前离去的太监匆匆忙忙跑进来,看到贺兰敏之手擒唐敖,稍微愣了一下,大声道:“公主殿下,杨少卿之女进宫,皇后命公主现在过去,贺兰大人,皇后也命您一并过去。”

  皇后有命,贺兰敏之再不法跋扈也不敢不听,当即把唐敖扔下,嘴角微微弯起,低声道:“你绝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就算有老七护着你,也一样。”

  陆续又有太监和宫女赶来,有这么多人壮胆,太平公主对贺兰敏之的畏惧稍减,看到贺兰敏之似乎在威胁唐敖,太平公主哼声道:“你等着,我这就去告诉母后。”

  唐敖擦了擦额头的血迹,望着贺兰敏之离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道寒光。

  此时此刻,唐敖对贺兰敏之的恨,上升到了和虚彦师父一样的程度,不,应该说犹有过之,因为唐敖明白贺兰敏之要对他干什么。

  唐敖手抚额头,一瘸一拐回到书房,越想越憋屈,同时非常惊惧,混迹市井的时候,偶尔听闻娈童的悲惨遭遇,身上不禁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