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宫闱乱

更新时间:2016-07-04 09:25:47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19

日落西山的时候,陆续有人从内宅出来,过不多时唐敖就看到了李显和太平公主的身影。

  “唐敖,你跑哪去了?我一直找不到你。”太平公主一脸的不高兴:“还想让你再给他们弄一次呢!结果你一直不回来。”

  唐敖解释道:“我去随管家取了两锭金子,回来的时候,把门的家仆就不让我进去了。”

  “有这种事?”太平公主正想找门口的家仆们质问,被李显拦了下来。

  “太平,我们走吧!跟这些下人有什么好说的。”李显看样子不想在这里多呆哪怕一秒钟,脸色有些不正常的胀红。

  太平嘴巴瘪了瘪:“哥,还生气呢?姨娘也不是故意的,敏月姐姐已经被姨娘训斥了。”

  唐敖猜测在他离开之后,寿宴上肯定还发生了其他事情,否则以李显的秉性,不会如此失态。

  李显沉声道:“你还小,不懂的,以后没有我陪着你,不准再来荣国府。”

  唐敖还想看看被贺兰敏之威胁逼/奸的侍女是谁,可惜李显走的非常匆忙,宫女太监没有和他们一起返回皇宫。

  把太平送回道观,唐敖和李显来到书房后,唐敖犹豫着要不要把内宅听到的事情告诉李显,听贺兰敏之话里的意思,对太平公主没有好心思呀!

  李显正襟危坐,似乎在努力的平复心中的不快,发现唐敖欲言又止的模样,问道:“怎么了?有什么话说吗?”

  唐敖点点头,觉得自己应该说,否则对不起李显的知遇之恩和救命之恩,就把怎么跳进内宅,又巧合的听到了贺兰敏之和那个心月侍女的对话,一五一十的讲给了李显听。

  李显挥拳狠狠的砸在了桌案上,怒不可遏道:“一门子娼妇,面首,老天爷合该五雷击顶灭了他们,让他们尸骨无存。”

  “现在知道我为何让你紧跟着太平了吧?贺兰敏之依仗父皇和母后的宠爱,又和荣国夫人不清不楚,其母其妹也是一丘之貉,就算贺兰敏之真的把太平怎么样,顶多也是斥责一顿罢了。”

  唐敖没想到李显把这种宫闱秘闻也说给他听,心下震惊不已,贺兰敏之和荣国夫人?这不是乱了伦常吗?贺兰敏之的母亲和妹妹又是和谁……唐敖觉得不能再想下去了。

  李显深吸几口气,舒缓出胸中的抑郁:“贺兰敏之可恨之极,可惜我没有办法,论父皇母后的宠爱,我不及他,论个人勇武,我也略有不及,只能看他继续嚣张跋扈,实在心气难平啊!”

  唐敖很想为李显分忧解难,可是他年纪小不说,又没有其他本事,不禁想起了虚彦师父的种种变态秘法,如果他有虚彦一半的本事,一定可以轻易帮助李显吧!

  “虚彦是怎么做到的呢?同样是修炼研习道经,为什么我做不到?”

  唐敖睡下后,翻来覆去又失眠了,闭上眼睛就能回想起虚彦师父的各种神奇能力,会发光的手掌,诡异的速度和身法等等。

  以前唐敖会惊惧害怕,现在一门心思想要帮助李显排忧解难,反倒琢磨起来,世事的变化反转,堪称神奇。

  没有睡衣的唐敖,索性翻身下床,他记得把锦衣和金鱼符还给李显的时候,李显顺手让人放在了书房内,他想借用金鱼袋出宫,去生化寺看看。

  宫门早已落锁,但是还有供宫人们运送秽物的通道,唐敖手持金鱼符,轻而易举的出了皇宫,在夜色中直奔生化寺。

  唐敖现在回想起来,虚彦的禅房中,肯定另有玄机,只怪他当初被吓的魂不附体,之后又被李显和狄仁杰接走,到现在才想起来,希望还不晚。

  夜晚的生化寺静寂无比,唐敖在此生活了将近两年,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地方,翻过寺院的外墙,直接来到了虚彦的禅房外面。

  没等唐敖推门,里面竟然传出了脚步声,这把唐敖吓的不轻,虚彦的行径本来就非常诡异,此刻唐敖不免瞎想,难道虚彦没有死?

  唐敖急忙躲在了禅房外的水缸后面,慢慢的抻着脖子打量着虚彦的禅房。

  时间不长,禅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穿着夜行衣,身材矮小的身影,脸上还蒙着一块黑布,只露出了顾盼生辉的双眼。

  “真的是这里,可惜来晚一步,竟然死了。”因为脸上蒙着黑布,黑衣人说话的声音显得很沉闷,嘟囔一句后,脚下冒起几道灵光,身子一跃如同飞鸟消失在了夜幕中。

  唐敖看的真切,一屁股坐在地上,惊悸的似乎能听到他自己的心跳声,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原来和虚彦一样的人,真的还有,那自己岂不是仍然有危险?”

  唐敖好半天才缓过来,想起自己来的目的,尽管不报任何希望了,还是想进去看看。

  虚彦的禅房被人打扫过,就连密室的暗门也敞开了,唐敖在密室内寻了一圈,墙壁也都逐分逐寸的敲打过,没有任何暗格存在了。

  唐敖皱着眉头,他多多少少侍奉了虚彦一年半,尤其是在虚彦染上风寒后,更是一日三餐送到虚彦的床头。

  此刻脑海中回忆着虚彦的种种行径,突然一拍脑门,返回身来到了禅房的禅床旁边。

  “虚彦每次在我离开的时候,好像都会把手伸向这个位置。”唐敖躺在床上,学着虚彦的姿势把手伸出去,那里原本是枕头的位置,但是枕头已经没有了。

  “难道只是习惯吗?”唐敖在床头划拉了几下,一无所获,就在唐敖要起来的时候,顺着这个姿势的视线朝门口望去,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

  唐敖在椅子上垫了几块石头,翘着脚在门框上方摸索,拿出了一个仅有胡桃大的小盒,似乎是装药丸用的。

  唐敖吹了吹小盒上面的灰尘,打开一看,里面不是他吃过的那些药丸,而是一团金色的东西,类似金箔。

  “这……好像是我小时候推那具金光闪闪的尸体上的东西。”唐敖将金箔打开。

  质地不像金箔那么硬,反而柔软的好像绸缎,幼年的记忆在脑海中浮现,他当年推尸体的时候,尸体上掉出了几个这样的小盒,没想到虚彦捡到了金尸的同时,还捡到了这个东西。

  金箔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迹,这些字体看久了,恍惚觉得好像一条条游动的小鱼,让人感觉头晕目眩,几欲呕吐。

  唐敖忍着身体的不适,通读了一遍金箔上的文字,才知道这是一篇名为《太上七星法》的一部分,修炼过道经的唐敖,大有茅塞顿开之感。

  虚彦让唐敖修炼的道经,只是功,而这篇太上七星法,才是法,就像是弓箭,功是弓而法是箭。

  唐敖只修炼道经,等于在锻造强弓,却没有箭这个法门,眼前的太上七星法则是箭,也就是虚彦浑身冒出蓝光的缘由,正是因为修炼了这门摇光法。

  唐敖如获至宝将太上七星法贴身藏好,心中猜测,那个黑衣人估计也是来找这样的东西,可惜没有他对虚彦熟悉,导致空手而去。

  “此地不宜久留。”唐敖再次拍了拍藏着太上七星法的地方,就像一只花狸猫,出溜出溜的离开了生化寺。

  唐敖回到皇宫书房,已经是半夜三更,心中没有半点睡意。再次拿出那团金箔,如痴如醉的看起来,希望能早点学会像虚彦那样的秘法,那就可以帮助李显了。

  在生化寺的时候,唐敖粗略看过一遍,此时再研读,刚才还兴高采烈的面容,逐渐变成了一副苦瓜脸。

  虚彦当初是把唐敖当成美味来烹调的,交给唐敖道经不假,但是那些药丸很有问题。

  唐敖现在才明白,药丸的目的是调制他的身躯,让他全身穴窍闭塞,只能修功,无法炼法。

  服食了那么多药丸,太上七星法中描述的窍,九成九都被封堵闭塞,想要修炼这本太上七星法,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心情的大起大落,让唐敖眼前发黑,一口气没喘明白,背气晕倒在了床上。

  唐敖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光大亮,手中的太上七星法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却让他越看越是憋闷。

  唐敖已经明白,他早已修炼到了炼精化气的境界,比虚彦高出许多,可因为有功无法,全身穴窍又被阻塞,这辈子算是被断绝了继续修炼的路途。

  “如果我还能去那个梦中的世界,或许就有办法。”唐敖看着手中的金箔,想起虚彦说过,梦中的世界其实是真实存在的,人参果等灵药奇葩也是从中获取。

  心思火热了三秒钟的唐敖,又禁不住叹息一声,自从进了生化寺到现在,他连做梦都变成了奢望,以前是害怕做梦,现在想做却做不了,为什么他做梦的能力,就这样消失了?

  唐敖又想起了当日李显救他的时候,那种如万斤巨石压身的恐怖感,当时以为是害怕导致的,现在回忆起来,那绝不是错觉,是真的有东西压在了他身上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