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因奸不允

更新时间:2016-07-04 09:24:22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06

荣国夫人府贺客盈门,车马轿子络绎不绝,唐敖跟随李显兄妹二人,因为二人身份尊贵,从中门而入,免却了堵塞等待的苦恼。

  李显吩咐太监把贺礼送到帐房,带着唐敖和太平公主直奔后宅,作为当朝皇后娘家的府邸,规模和缩小了些的皇宫差不多,房间鳞次栉比,金碧辉煌。

  唐敖谨记李显的叮嘱,不过当他们进了内宅,唐敖发现这个任务有相当大的难度。

  荣国夫人寿诞,能有资格进入内宅祝寿的都是孙男嫡女,唐敖一个外人哪能进得去。

  过了大约一刻钟,太平公主兴奋的跑出来招呼唐敖,让唐敖这就进去给荣国夫人表演仙猴偷桃。

  桃子已经被唐敖换掉,现在用的是三颗刚结出果来的青桃,大小正合适,被唐敖藏在了袖口内。

  唐敖跟着太平公主转过一个回廊,眼前豁然开朗,是个足以容纳几十人的大厅。

  唐敖一眼掠过,坐在正中的是个看起来四十左右的妇人,在妇人的身边坐着一些男男女女,唐敖只认得李显,还有曾经拿箭射李显的贺兰敏之。

  唐敖的视线在众人身上扫过,脑袋随即低了下来,准备给荣国夫人施礼。

  一旁的太平公主迫不及待道:“唐敖,你快些给夫人看看,我说了那么多,他们根本就不相信。”

  荣国夫人居中而作面容慈祥:“太平倒是个急性子,这娃儿虽然不是神仙,但看起来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不知是谁家的千里驹?”

  李显见荣国夫人看着唐敖的眼睛微微泛着光彩,急忙道:“是孙儿的伴读书童,书确实读过几本,千里驹却称不上。”

  唐敖低眉顺眼看不到这一幕,在太平的催促下,将三个瓷碗排摆在荣国夫人面前,将碗口一一倒扣,拱手为礼道:“夫人今日寿诞,祝愿夫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你看,这不就有仙人送礼祝贺!”

  唐敖已经演的熟了,再次让荣国夫人等人看到碗口下空无一物后,伸手指指天,又朝碗上吹吹气,神神叨叨的模样,估计让教授唐敖此艺的师父都会甘拜下风。

  “夫人,请上眼。”唐敖揭开了一只碗,下面静静的放着一枚青桃,这神奇的一幕,不但荣国夫人为之震惊,除了李显和太平公主之外的人,也都惊呼出声。

  唐敖不等众人的惊呼声暂停,又把另外两只碗揭开,下面各有一枚青桃,大厅内的场面更为热烈起来。

  “哎呀!神仙祝寿,可能是时间来不及,夫人请看,这桃子还没有熟呢!还是退回去吧!”

  唐敖说着将碗口扣下,嘴里又是一阵呜呜喳喳,等再揭开碗口,青桃哪里还有一个,荣国夫人等人的眼睛都看直了。

  “神仙为了给夫人赔罪,特别准备了别的寿礼,夫人请稍等。”

  唐敖这一次准备的时间比较长,李显和太平公主的心也悬了起来,因为礼物是二人选的,如果唐敖变不出来,那可就全砸了。

  唐敖同样是第一次改动仙猴偷桃这门手艺,自我感觉一切妥当后,将碗口扣下,朝众人一笑:“大家请看。”

  随着唐敖将碗口揭开的瞬间,一条手指长的金鱼在碗口下蹦着,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太平公主急忙叫人拿来水碗,唐敖将金鱼放入水碗中,欢快的游了起来。

  唐敖竟然变出了一条活物金鱼,这比刚才变出青桃还让人震惊,同时也把目光对准了剩下的两个碗,不知道里面还会有些什么。

  唐敖没有让这些人失望,第二个碗口揭开,里面飞出的是一直小巧的彩色鹦鹉,不但羽毛艳丽,还能口吐人言,哇哇的叫着:“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第三个碗口下,飞出的是几只翩跹蝴蝶,颜色比鹦鹉还要瑰丽多姿,应景的围着荣国夫人飞了几圈才散去。

  众人只能用神乎其技来形容唐敖给荣国夫人的寿礼,别具一格的同时又精彩万分,就连李显和太平公主都没想到唐敖能做的这么好,连活物都能挪动。

  荣国夫人此刻心花怒放,吩咐道:“看赏,你这小娃倒也有几分本事,李家的,带他去领百金。”

  唐敖本想留在大厅内,因为李显叮嘱过不能让太平公主离开他的视线,但是荣国夫人的话又不能不听,而且一个看起来像是管家的人,拎着他的胳膊就出来了。

  唐敖拿到了两个拳头大的金锭,再次前往内宅的时候,被守门的家仆挡住,说是里面正在进行家宴,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唐敖想到李显叮嘱他的时候,郑重严肃的表情,眼见进不去内宅,心中不免焦急。

  沿着内宅的院墙溜着边走了很远,眼前一棵长歪的李子树让唐敖双眼放光,心中暗忖有了。

  爬上歪脖子树,瞧着院内无人,唐敖一跃而过院墙,一骨碌从地上起来,扑了扑身上的尘土,却不知道该往那个方向走了。

  唐敖只能用笨办法,沿着来时的院墙根往回走,期间遇到几波人,躲来躲去彻底迷失了方向。

  “站住,你再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美人儿,不要害怕,我会好好疼你的。”

  迷路的唐敖,走到一个月亮门附近,突然听到了两个人的说话声,其中一个听起来还很熟悉,随即想起可不就是李显的表哥贺兰敏之吗!

  唐敖来到传出言语的窗户外面,里面的交谈声很快变成了对峙和争吵。

  “贺兰少爷,请你自重,我可是太平公主的贴身侍女,你敢如此对我,就不怕公主吗?不怕皇后吗?”

  贺兰敏之哈哈一笑:“心月美人儿,你是才跟在太平身边吧?太平身边的侍女,哪一个我没有玩过?就连太平……等过几年,还不是任我玩弄,皇后?皇后可是我的姨娘,为了几个宫女侍女,还能责罚我不成?你就乖乖从了我吧!”

  “你竟然对公主也心怀不轨,公主才几岁大?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把我逼急了,你会后悔的。”

  贺兰敏之拍手道:“心月美人儿,你还是第一个敢反抗我的人,不错,这样的调调我喜欢,等太平大上几岁,让你们来一个莲花并蒂,想必滋味更是无穷,你叫吧!你喊吧!就算喊破喉咙也没有用。”

  窗外的唐敖,将二人的对话听了清楚明白,终于知晓了李显为何让他对太平寸步不离。

  原来贺兰敏之对太平公主心怀不轨,而且已经付诸实施,竟然逼/奸太平身边的侍女,听贺兰敏之话里的意思,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唐敖对贺兰敏之的第一印象就奇差无比,如今更是把贺兰敏之恨的牙根痒痒,在他心里,已经把贺兰敏之和虚彦师父画了等号。

  怎么才能救房间里那个叫心月的侍女呢?房门肯定被贺兰敏之闩上了,叫人?这里就是贺兰敏之的府邸,到处都是贺兰敏之的人。

  唐敖耳中听到贺兰敏之已经不耐烦了,侍女心月的声音也越来越急迫。

  情急的唐敖看到不远处的树下有一块石头,比洗脸盆还大一圈,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搬起石头摇摇晃晃来到窗下,喘息了几口气后,抱起大石头朝窗户砸去。

  咣当一声巨响,窗户碎的稀里哗啦,把房间内的贺兰敏之和心月都吓了一跳。

  “谁?哪个不要命的敢坏我的好事?”贺兰敏之正准备强行和心月共赴云雨巫山,却被这咣的一声响惊吓的当场不举,鼻子险些气歪了。

  在自己的府邸还能遇到这种事,贺兰敏之恼怒的顾不上心月,抽出床头宝剑追了出去,至于心月,只要还在皇宫,还是太平的侍女,早晚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紧跟着从房间内出来的是个十一二岁的明媚少女,模样俊俏的好似画中人,还没有长开的小脸已经隐约可见国色天香的底子,举手投足都散发着无以伦比的魅惑之力。

  再看少女脸上的神情,哪还有半点惊慌失措的样子,不紧不慢的系着罗裙上的丝带,眼神逐渐冰冷起来,朝贺兰敏之离开的方向看了看,低声道:“白痴。”

  正准备离去的心月,突然停住脚步,来到了刚才唐敖站立的地方,鼻子不由自主的皱了皱,不可思议道:“怎么会?不应该呀!”

  情绪激动的心月,伸出小手在地上摸了摸,只见白皙细嫩的手指,突然冒起点点晶芒。

  地面上的沙石泥土在晶芒下融化成液体,最后汇聚成了几个小小的鞋印,心月看着地上凌乱的小鞋印,眉头皱的更深了。

  如果唐敖看到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只怕会吓得撒腿就跑,说什么也不敢去太平公主哪里了。

  因为在唐敖看来,心月一定是和虚彦师父是一类人,对他的想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吃掉。

  唐敖砸窗户之前就想好了退路,躲在一个角落待了会,等到动静小了再翻墙而出,回到内宅门外装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一直等着。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