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陪王伴驾入皇宫

更新时间:2016-07-04 09:11:28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71

唐敖恢复了意识的时候,第一个感觉就是全身酸痛的不得了,比当初在生化寺劈了一天柴禾还难受十倍。

  唐敖艰难睁开沉重的眼皮,视线一阵模糊后,映入眼帘的是一袭帷幔,眼前人影晃动,定睛一看,正是将他从虚彦虎口中救出的一老一少。

  狄仁杰看到唐敖睁开双眼,习惯的手抚须髯,赞叹道:“刘神威的医术果然出类拔萃,不愧为药王弟子,恨不能见药王一面,实为生平憾事。”

  “狄大人言之有理,本王几年前见过孙神仙一面,年过八旬走起路来健步如飞,与少年无异,据刘神威说,孙神仙还曾为猛虎治愈疾病,治愈后猛虎稽首拜谢,此等手段,的确是神仙中人。”

  狄仁杰微微眯眼打量着侃侃而谈的少年,心中大为赞许,当这个少年找上门来,向他请教探案的要点时,狄仁杰并未在意。

  后来才知道眼前十二三岁的少年,竟然是当今陛下第七子,贵为英王的李显。

  和狄仁杰预想中的皇朝贵胄不同,李显性情极好,不但平易近人,而且绝顶聪明,兼且勇武过人,他陪着李显这几天,李显就对探案入了门,令他赞不绝口。

  狄仁杰和李显又将话题绕到床上的唐敖身上,李显伸手在唐敖的额头摸了摸,长出一口气道:“刘神威说只要额头不烫,就没有生命危险,看来唐敖没事了。”

  “此子乃是最重要的人证,虚彦盗杀孩童数十人,只有唐敖活了下来,也算是命大,遇到殿下救他性命,福气更大。”

  李显微微一笑:“狄大人了结此案,才是万家生佛,只是不知虚彦为何专门盗杀孩童?”

  狄仁杰摇摇头:“下官也甚是疑惑,虚彦乃是长安城有名的大德高僧,数年前离开大慈恩寺后不知所踪,没想到一直在生化寺挂单,下官着手侦办孩童失踪一案,十几条线索都集中在生化寺,谁又能想到是虚彦下的毒手呢!”

  唐敖听了二人的对话,心有所悟,看来那些遭遇虚彦毒手而枉死的孩童,肯定是因为他的原因。

  当年虚彦在护城河畔捡到金光闪闪的尸体,或许听说了什么,将目标放在了孩童身上,而他阴差阳错被送到生化寺,难道冥冥之中有此定数?

  唐敖忍痛坐起来,下床想要拜谢狄仁杰和李显,他险死还生,凶险一幕历历在目,如果不是眼前的二人搭救,只怕早已魂归地府了。

  “两位救命之恩,唐敖没齿不忘,请受唐敖一拜。”唐敖下床后,双膝跪地,给狄仁杰和李显磕头谢恩。

  李显急忙把唐敖搀扶起来:“你有伤在身,不必多礼,看你禅房中书籍笔墨,也是知书达礼之人,日后看到需要帮助之人,出手相助,就是报了我的恩了。”

  狄仁杰在一旁接茬道:“唐敖,你安心养伤,伤好之后本官还有话问你,现在还是回床歇息吧!”

  李显将唐敖扶到床上躺下,对门外说道:“太医院刘神威开的方子,现在就去煎药,记得放些糖,免得难以入口。”

  “良药苦口,我不怕苦。”唐敖听到李显细心叮嘱给汤药加糖,心中感动,他之前和骆宾王极为投缘,如今又觉得李显是个不错的朋友。

  李显见唐敖说话的时候,紧绷着小脸,神情坚毅的不像个孩子,心中不禁一动,冒出个念头来。

  不知道是刘神威医术过人还是唐敖吞了一肚子的灵药奇葩,在床上躺了三日后便痊愈如初,其间狄仁杰也来问过关于虚彦的一些事情,并且在口供上签字画押。

  此刻唐敖看着着床头摆放的书籍,还有一面破碎的镜子,呆呆出神,生化寺肯定是回不去了,又该何去何从呢?稚龄少年眉毛轻皱,却找不出头绪。

  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让唐敖回过神来,看到一身华服的李显,急忙躬身施礼。

  从狄仁杰口中,唐敖已经知道李显的身份,竟然是当今皇上的七皇子,贵为王爷,自然怠慢不得。

  李显阻止唐敖行礼,笑道:“是不是在忧愁没有安身之所?如果真的没有去处,不妨随本王进宫,本王还缺一个伴读,不知你意下如何?”

  唐敖听了李显的话,神情迟愣片刻,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陪王伴驾,学会文武艺,货于帝王家,这是唐敖经常在书上读到的话,只是没有想到,李显会对他高看一眼,邀他入宫伴读。

  “王爷恩情,唐敖无以为报……”唐敖刚想说些感谢的话,又被李显打断了。

  “阿谀奉承之词,本王早就听腻了,你且不可学那些无用文章,时辰不早了,这就随本王进宫吧!”

  唐敖随李显走出院落,迎面遇到下衙回府的狄仁杰,狄仁杰早就劝微服私访的李显尽快回宫,看到李显换上了皇子常服,心头顿时松快,但是看到肩上背着包袱,紧随在李显身边的唐敖时,眉头不免皱了皱。

  “殿下,时间已晚,宫门怕是已经落锁,不如在下官府中再歇息一夜,明日一早,下官亲自送殿下回宫。”

  李显对旁人飞扬跳脱,但是面对狄仁杰,似乎总有些束手,只好在狄仁杰府上住下。

  唐敖不善交际言谈,但是性情沉稳脑子聪明,在狄仁杰给他使了使眼色的时候,就明白狄仁杰有事找他。

  果然,当李显睡下后,狄仁杰找上了门来。

  “狄大人,不知示讯唐敖,有何事情?”唐敖将狄仁杰让到房中,给狄仁杰倒了一杯凉茶,双手奉上。

  狄仁杰对唐敖的知书达理和乖巧性情,甚是满意,但是看破了李显的想法后,忍不住还是想对唐敖说些什么。

  狄仁杰把茶碗接过来放下,询问道:“唐敖,看你案头常摆四书五经,内页痕迹不浅,想必读的熟了,你之前的事情,我也曾在市井听说,你这孩子,倒是有些奇异之处,但是皇宫大内,毕竟和寻常百姓家不同,和生化寺相比也是大相径庭,你随侍在殿下身边,一定要牢记四个字,谨言慎行。”

  唐敖听了这话,恍然大悟,狄仁杰这是在点醒他,告诉他如何在宫中为人处事,当即拜谢道:“狄大人的教诲,我一定铭记在心。”

  “英王殿下性情极好,你入宫伴读,的确是进身捷径,但是宫闱之间,凶险不亚于烽火连天的战场,要摆正自己的心态,一心只读圣贤书,勿要节外生枝……”

  狄仁杰和唐敖交谈了半个时辰,自认该叮嘱的地方都没有遗漏,这才起身离去。

  唐敖送走狄仁杰,大有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之感,打心眼里钦佩狄仁杰,觉得狄大人不但探案缉凶厉害无比,世间百态更是烂熟于心。

  不知是不是明天就要进入皇宫的缘故,唐敖丝毫没有睡意,下意识,或者说是习惯性的盘膝打坐起来。

  脑海中流淌而出的清流,按照道经的描述运转全身,十个周天下来,心中的躁动不翼而飞,神思不属的状态一扫而空。

  唐敖不知道修炼道经有何作用,但是每日里打坐练功,心境倒是能永葆平和中正,实乃收拢心猿意马的不二法门。

  对于虚彦身怀种种诡异能力,唐敖直觉认为和修炼道经有关,可惜他除了炼精化气强身健体之外,找不到入门诀窍。

  天蒙蒙亮的时候,唐敖穿好衣服背着包袱等候在李显的卧房外,换做之前,唐敖想不到这一点。

  但是昨晚得到了狄仁杰的指点,唐敖很快找准了自己的位置,他就是李显的一个小书童,如果真把自己当成王爷的伴读,那才是自不量力,没有自知之明呢!

  李显和唐敖辞别狄仁杰,乘坐着狄仁杰安排的马车直驱皇城,唐敖看着越来越近的皇宫大内,眼中流露出几许兴奋和激动。

  早在长安西市厮混的时候,唐敖就远远的看到过地势最高的皇城,虽然只能看见隐约的轮廓和颜色,但已经在他小小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记忆。

  马车驶进皇城宫门,唐敖推开车窗打量着,最先入眼的是树叶间的琉璃瓦,反射着初升的阳光,一片耀眼光明。

  宫殿的粗大石柱上雕刻着条条金龙,金丝金鳞栩栩如生,似乎像是活的一样准备翱翔九天。

  马车进入承天门,就算进入了宫城,这里的景致更胜外围皇城,唐敖搜肠刮肚也找不出恰当的形容词,只能感慨此地胜景,疑似神话传说中的天宫。

  过了承天门不远,李显叫人停下马车,在宫城大内,哪怕他是当朝皇子亲王殿下,也不敢造次。

  李显手指不同方向,给唐敖介绍宫内的主要建筑,诸如太极殿,两仪殿,东西二宫等等,而李显因为还未成年,和其他未成年的兄弟姐妹一样,居住在西宫掖庭内。

  二人走走停停,李显正准备到了掖庭宫给唐敖安排一间单独居住的地方,想要问问唐敖的喜好,话还没说出口,一声弓箭鸣镝声想起。

  唐敖看的真切,一支羽箭直奔李显而来,不但速度快,而且还带着摄人心魄的哨音,唐敖想都没想,抬手推开李显。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