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狼子野心终成空

更新时间:2016-07-04 09:06:10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87

“开始了吗?”

  虚彦一直注视着唐敖,看到唐敖胸腹间只剩下千年何首乌和人参果,而且二者还如同游鱼般嬉戏,一声疑问后大喜过望。

  唐敖同样欣喜不已,因为他逐渐的摸清了千年何首乌移动的脉络轨迹。

  清流追逐几圈后,突然反方向运动,千年何首乌自投罗网,撞进清流中被缠缚个结结实实。

  就算是普通的药材,生长百年已经称得上稀世珍宝,何况闻所未闻的千年灵药。

  唐敖抓住千年何首乌的时候,千年何首乌仿佛网兜中的鱼儿,奋力挣扎着,几次险些挣断清流。

  唐敖不敢怠慢,心中默念道经,脑海中连续不断的释放出更多清凉气息。

  在清流的连续冲击收紧下,千年何首乌终于破开一道口子,一股带着微光的清流被唐敖汲取,融入脑海。

  强烈的冲击,更胜绫罗仙,唐敖的脑海几乎炸裂,道经念的再快也没有作用。

  就在唐敖预感不妙,心惊胆颤的时候,脑海中的日月光辉随之强盛起来,引导着千年何首乌的药力,进入唐敖的筋理脉络中。

  唐敖身上的经脉渐次亮起,如同黑夜中的荧光丝线,使他的身体看起来像是一道道丝线编织而成,光彩夺目,眩人心魄。

  虚彦看到千年何首乌消失,唐敖的身上出现此等异象,紧张的双眼眼珠不辍的盯着最后一味灵药人参果,双手急速搓动着,声音发颤道:“福祸成败在此一举,诸天神佛保佑,今日如若成功,弟子必定重塑天下万佛金身……”

  虚彦发着宏愿,全然忘了他此刻所行之事天地不容,心如蛇蝎虎豹,还妄想得道成仙,可笑至极。

  唐敖完全吸收了千年何首乌的药力,清楚感觉到了自己的变化,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日月同时出现,映照着一汪清泉,据他修炼研习道经得知,好像是修炼略有小成,炼精化气之境。

  唐敖不知道这有什么用处,但是如今骑虎难下,如果不把这些灵药吞噬汲取,他就会死掉,只能一条道跑到黑了。

  “还有最后一种灵药人参果,不知道我将人参果的药力汲取后,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千年何首乌已经让我险些承受不住,人参果,我能消受得了吗?”

  唐敖来不及多想,眼下保命是第一要紧事,如果真的被虚彦师父吃掉,他的愿望只怕是要变成遗愿了。

  汲取人参果的药力,唐敖不敢操之过急,用脑海中流淌的清流缓慢的追逐着人参果,稍微接触,感觉到人参果散发出的磅礴药力,唐敖更不敢轻举妄动。

  人参果在唐敖的胸腹间来回旋转,就是没有丝毫融化的迹象,唐敖不急,却是把虚彦急的百爪挠心,围着唐敖团团转,喃喃自语道:“怎么不动了?不应该呀!”

  虚彦几次想要伸手,蓝光迸射的手掌,都在贴近唐敖的时候放弃了:“不能鲁莽,按照金尸传道教授的诀窍,此时此刻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等待,等待唐敖和人参果融合,水到渠成的时候。”

  随着人参果旋转的越来越快,唐敖知道自己不能再拖了,因为从人参果上,竟然传出了一股股强劲的吸力,他再不行动,他依仗的清流也会被人参果吸去。

  唐敖控制着涓涓清流,尝试着慢慢接近人参果,将一根根如细线的清流缠绕在人参果上,阻碍着人参果旋转的速度。

  五官四肢俱全的人参果,在面对唐敖的时候,唐敖看到原本如婴孩的人参果面容,竟然诡异的变成了虚彦师父的样子。

  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实情况,唐敖发现人参果的四肢动了,做出盘膝打坐的动作,小小的身子上一道道纹理闪过,形成的痕迹,赫然是道经文字,与那具金尸异象如出一辙。

  更让唐敖惊惧的是,随着道经文字在人参果上出现,人参果流淌出一股清流,虽然不如唐敖的清流浓郁雄厚,却也散发着阵阵吞噬吸扯之力。

  惊恐中的唐敖,显露出了和他年纪极不相称的沉稳,并没有惊慌失措,反而静下心来。

  猜测加上分析判断,得出的结论是虚彦师父尽管修炼了道经,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成就好像不如他。

  按照炼精化气的层次,他已经研习修炼到道经第三篇,虚彦师父却还在第一篇徘徊,也就是说,虚彦师父真的不如他。

  这个发现让唐敖眼前一亮,比拼别的方面,虚彦师父显然算无遗策,把他吃的死死的,也真的准备吃了他,但是较量道经,他好像比虚彦师父强了不止一点。

  找到了突破口的唐敖,心无旁骛的运转着道经,竟然不再去管人参果。

  人参果既然想要吞噬他,根本的依仗同样是道经,如果他自身的道经运转如意,人参果再是奇异也是枉然。

  一天一夜的时间过去,唐敖汲取的那些灵药精华,已经充分吸收,他就像是惊涛骇浪中的顽石,任凭人参果百般吸扯牵引,巍然不动,反倒是因为相互作用,把人参果发出的清流汲取了一部分。

  虚彦的精神越来越旺盛,一天一夜没合眼,眼中的精光越来越亮,因为他已经看到,人参果的面容变成了他的模样。

  计划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只要人参果将唐敖吞噬,虚彦就能取唐敖而代之,完全获得唐敖的能力,不必像现在这样只有压制唐敖的时候,才能进入那个梦中世界。

  唐敖同样明白,决定生死存亡的时候到了,一大一小两股清流已经不分彼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但是人参果发出的清流,只是被他脑海中的清流牵着鼻子走,他的胜算很大,最后必定可以将人参果吞噬掉,只是能不能消化不得而知。

  道经已然被唐敖运转到极致,对道经的明晰越来越清楚,修炼道经也好,汲取灵药精华也罢,最多只是提神醒脑强身健体,更大的作用,应该是进入梦境世界才能显露。

  唐敖想不了那么远,他只要活命而已,求生意念激发了他的斗志,面对人参果的吞噬之力,面对人参果上虚彦师父阴森得意的笑容,他唯有全力以赴,只能生,不想死。

  虚彦发现,天火琉璃叶散发的烧灼感更加炽热,唐敖的五官七窍,流出屡屡血迹,刚流淌出来就被烧灼黑化,在唇红齿白的脸上留下了一道道黑色的痕迹。

  “耗时两夜一天,终于要将唐敖炼化了吗?”虚彦看着唐敖此刻的状况,犹如守着即将入口美食的禽兽,双眼发出的森森绿光,仿佛豺狼。

  唐敖已经汲取了人参果一多半的清流气息,人参果就像是普通的果实,营养精华被唐敖吸收,只差一点点,就完全融为一体了。

  唐敖和虚彦,此时此刻就像是两个赌徒,都在等待着掲蛊的那一刻,谁也没有稳赢不输的把握,但都觉得自己的赢面更大,值得去赌。

  “唐敖啊唐敖,不要怪为师心狠手辣,你有这样的能力,犹如小儿手捧金银招摇过市,迟早都是别人眼中的唐僧肉,便宜了别人,还不如成全为师,你放心,每年今日,为师必定给你多烧些纸钱,让你在阴曹地府过的快活些。”

  虚彦说完,双手掌心散发出璀璨的蓝色光芒,眼睛盯着唐敖的胸腹间,就在人参果消失的刹那,双手按在唐敖的心口。

  蓝光透射进入了唐敖的身体中,同时张开大口,吐出一片蓝色光华将唐敖全身笼罩。

  唐敖在汲取了人参果的精华,将人参果融入体内后,果然发生了让唐敖最不想看到的一幕。

  唐敖无法消化人参果的药力,全身膨胀的几乎炸裂,与此同时,唐敖的脸上竟然有一半变成了虚彦的模样。

  更要命的是,随着被虚彦口吐蓝光笼罩,唐敖发现他竟然在慢慢缩小,并且被拉向虚彦师父的近前,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必定会被虚彦师父一口吞掉。

  虚彦心花怒放,情绪万分激动,他辛苦谋划一年有余,终于迎来了收获的时节。

  一年多来的艰辛付出,甚至险些在梦境世界丢掉性命,在这一刻得到了回报,只要吞食唐敖,借助唐敖已经吸收的那些灵药精华,他会得到唐敖的能力,想想都令他激动的难以自持。

  唐敖已经在蓝光中缩到人参果大小,脸上的面容有三分之二变成了虚彦的模样,形势危急如累卵。

  愈是危急,唐敖愈发冷静,人参果的药力让唐敖觉得下一刻就会四分五裂,脑海中的清流已经抑制不住这种情况,再不想办法,就真的要变成虚彦师父的盘中餐了。

  “如此磅礴澎湃的药力,如果爆发,无异于天雷闪电。”唐敖突然想到史记中记载的大禹治水,堵不如疏,将人参果的力量宣泄出去,想必虚彦师父也承受不起吧!

  唐敖想到就做,忍痛咬破舌尖,以此为宣泄口,鲜血连同人参果的力量,喷薄而出。

  虚彦万万没有想到,唐敖竟然还有动弹的能力,只见一片血光袭来,喷了他一头一脸不说,他更像是被热汤泼中的冰雪,皮肉开始融化,让他发出凄厉的惨叫。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