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以身做炉烹命为食

更新时间:2016-07-03 16:04:16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37

虚彦拿起一个白玉雕成的盒子,神色激动,面容看起来更加恐怖:“好徒儿,这就是我偶然风寒的原因,你看看,为了得到它,为师这条命就去了半条啊!”

  虚彦打开玉盒,唐敖看到盒中之物,双眼猛地瞪大,盒子里竟然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婴孩。

  看起来只有巴掌大,但是五官,肢体俱全,全身飘逸出诱人的药香,虚彦师父,这是要吃人吗?

  “你没有见过吧!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参果,也叫草还丹,据说一万年才能成熟,我为了这枚人参果,折寿数十年,但是一切都值得。”

  虚彦拿出的东西,每一样都堪称奇珍异宝,闻所未闻,这些只在神话传说中出现的灵药,各自散发着独有的宝光和香气,掺合在一起,使人飘飘欲仙。

  唐敖嗅着扑鼻而来的芬芳,看着耀人眼目的绚烂光彩,一时间为之失神。

  虚彦将一年多来的辛苦收获排摆在唐敖面前,笑声如夜枭:“乖徒儿,这些都是我为你准备的,千万不要辜负了为师的一片苦心。”

  唐敖听着虚彦师父的怪笑,悚然而惊,下意识问道:“师父,你是要吃了我吗?”

  “错喽!师父是想成为你,你恐怕还不知道自己有多神奇,你做的梦,可不是普通的梦,那是真实存在的世界啊!如果我拥有了你的能力,长久的进入那个世界,绝对可以立地成佛,举手为仙。”

  虚彦说着,拿出一个镶金嵌玉的漏斗,用力捅进唐敖的嘴里,因为异物感十分强烈,唐敖干呕阵阵,可惜没有半点力气,只能忍受着,任虚彦施为。

  虚彦用手扳了扳,确保漏斗的尾端足够深,这才转身将摆放的灵药拿起一株,手中蓝光闪烁后,灵药化为汁液,顺着漏斗流淌进了唐敖的胃里。

  唐敖似乎化身垃圾桶,虚彦什么都往里塞,不一会,唐敖的肚子肿胀如皮球,满腹灵药汁液,随时可能会喷出来。

  虚彦的手掌放在唐敖的胸腹间,唐敖感觉一股灼热气息从胸腹发散全身,几个呼吸后,饱胀感消失无踪。

  虚彦则继续往唐敖的嘴里塞东西。

  虚彦最后拿起的就是那枚人参果,紧着鼻子嗅了嗅人参果上的香气,似乎有些不舍,但最后还是一咬牙,将人参果整个塞进唐敖的喉咙里,噎的唐敖直翻白眼。

  说来也是神奇,当唐敖吞下人参果,一切的不适瞬间消失,不但身躯能动,也可以开口说话了。

  不过没等唐敖说一个字,虚彦变戏法一般,从身后拿出七片燃烧的树叶,状似柳叶,却比柳叶大了几倍。

  虚彦拿着七片树叶,似乎很烫手,不迭的左右手交换,一边吹着气,一边说道:“这是天火琉璃叶,我要用它刺入你的七窍,别担心,虽然很痛,但并没有实际上的伤害,只是激发你的生命力用来炼药而已。”

  唐敖首先遭殃的就是双目,随着天火琉璃叶刺入双眼,唐敖口中发出了凄厉的惨叫,那种比被辣椒水灼烧还痛一万倍的感觉,直让唐敖想要昏死过去。

  紧接着是剩余的五窍,唐敖觉得自己好像燃烧了起来,偏偏如虚彦所说,只是痛苦难当,五官七窍没有受到真正影响。

  透过灼热空气产生的扭曲,唐敖看到了虚彦师父狰狞的面孔,双眼冷漠无情,这绝不是他熟悉的虚彦师父,虚彦师父对他视如己出,怎么会这么待他?

  “金尸传道,果真妙不可言。”虚彦看到,在天火琉璃叶的煅烧下,唐敖的皮肤逐渐变的透明。

  起初只能看到脉络血管,接着就能透视五脏六腑,最后,那些被虚彦塞进唐敖体内的灵药一一显露出来,在天火琉璃叶的作用下,缓慢相互融合。

  唐敖想要昏迷都是奢望,在火焰的烧灼中,可以感受到生命的流逝,全身所有的一切,都在滋养胸腹间的一团火热,而他自身在慢慢的枯萎。

  唐敖感觉越来越热,更让他惊恐魂飞的是,他看不到自己的四肢了,只剩下脑袋和胸腹这一段,而且形状如瓮坛,透明的可以看到胸腹间各种灵药一闪乍现的痕迹。

  “不行,我不能死,我还没有弄清楚为什么会做梦,梦中真是另一个世界吗?”

  唐敖努力的瞪大自己的双眼,精神已经略微恍惚,喃喃自语道:“我还不知道自己的爹娘是谁,人生而有父母,为什么我没有?”

  虚彦此刻盘膝坐在唐敖身旁,听到唐敖错乱的言语,双手合十,阿弥陀佛道:“佛土生五色茎,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一木一浮生……”

  随着虚彦口诵佛经,被天火琉璃叶烘烤灼烧的唐敖,好像受到了虚彦的影响,或者是无意识的,想起了研习一年有余的经文。

  三千余字的《太上护命天童经》,周而复始的在唐敖脑海中回荡,随着唐敖默念经文,脑海中激发出一股清凉气息,流淌到胸腹间,中和着令唐敖生不如死的火烧火燎之痛。

  唐敖的头脑为之清明,觉察到是因为默念道经才让他好受些,就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默读的更加用心了。

  随着唐敖默念道经,脑海中散发的清凉气息越来越浓,起初还只中和火烧之痛,后来逐渐的将烧灼感盖了过去,体表仍然闪烁着火焰,内里却不再有半分痛楚。

  这一刻,唐敖对道经的理解更深,三篇道经被他融会贯通,像是触碰到了什么法门,四肢百骸阵阵酥麻,头皮上的毛孔舒张开来。

  胸腹间那些原本逐渐融合的灵药,被无形的力量搅动,四分五裂的朝唐敖的全身扩散,在唐敖眼中消失的四肢,再一次呈现出来。

  虚彦诵读佛经被这一幕打断,看到唐敖的五脏六腑不再透明,虚彦吃惊非小,左手一掌拍在唐敖的胸腹间,蓝光闪烁不停。

  溃散的多种灵药,在虚彦这一掌之下再次聚拢,唐敖的四肢隐去,这一次连头颅都消失了,冷眼一看,就像是没有盖子的坛子。

  虚彦松了口气,盘膝坐地,却不知道他眼前所见和心中所想,大相径庭,有天壤之别。

  唐敖研习道经以来,对道经的含义似懂非懂,字面的意思明白,但是三篇经文究竟在讲什么,一无所知。

  此刻被虚彦以身做炉,烹命为食,唐敖竟然在生死间顿悟,三篇道经的真谛无师自通,看着再次聚拢在胸腹间的各种灵药,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唐敖脑海中的清流,如蛇盘攀,将其中一种灵药缠绕住,正是虚彦介绍过的九色鹿胎。

  九色鹿胎蕴含的灵药精华,被清流汲取一空,使唐敖脑海中的清凉气息壮大了几分,头脑越发的清明起来。

  九色鹿胎消失,虚彦似有感应,定睛一看,顿时眉开眼笑:“终于开始融合了吗?甚好,甚好。”

  唐敖对虚彦的话充耳不闻,他就像是第一次吃到糖果的孩童,迷恋上了刚才的味道和感觉,目光落在胸腹间的诸多灵药上,眼中隐含贪恋之色。

  奇花异草陆续被唐敖的清流纠缠,汲取,反过来促使清凉气息逐渐壮大,最后隐隐有化为一只手掌的趋势。

  虚彦已经坐不住了,在他眼中,唐敖胸腹间的灵药只剩下了三种,他的计划到了极为关键的时候,绝不能出任何差错。

  唐敖也意识到自己到了关键时刻,随着汲取的灵药精华的增多,唐敖的脑海发生了变化,清凉气息散发缕缕清辉,有种日月当空的景象。

  “还差一点,幸好还有灵药。”唐敖的目标对准了剩下的三种灵药,直觉告诉他,如果能把剩下的灵药精华汲取,他将发生意想不到的蜕变,打下修炼三篇道经的坚实基础。

  没有迟疑,唐敖运转道经继续汲取灵药的效力,这次汲取的是好像山芝麻的绫罗仙。

  一朵朵小花在唐敖的汲取下消失,唐敖顿感和之前汲取的滋味不同,他竟然像是品尝到了无比香甜的味道,同时绫罗仙拥有的效力竟是之前十几种灵药的总和。

  强横的药力使唐敖禁不住全身颤抖,筋骨痉挛,脑海被药力冲击的险些崩溃。

  唐敖最终坚持了下来,收获也是极大,脑海中日月当空照的异象稳固,唐敖仿佛沐浴在日精月华中,浑身说不出的舒服。

  “只剩下两种灵药了。”虚彦看到消失的绫罗仙,击掌而笑:“最后剩下的必定是人参果,人参果将和唐敖融为一体,吞食唐敖和人参果,我必定可以取唐敖而代之,自由出入那个世界。”

  唐敖心中所想和虚彦一样:“只剩下了两种灵药,人参果还是留在最后吧!先汲取千年何首乌的药效再说。”

  何首乌常见,但是千年何首乌世所罕见,更别说唐敖胸腹间隐约呈现人形的何首乌了。

  千年何首乌与人参果,就像是躲在唐敖胸腹间的两个顽童缩影,似乎是灵性使然。

  当唐敖指挥脑海清流攀爬向千年何首乌的时候,千年何首乌竟然自动躲开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