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吵架

更新时间:2016-06-30 19:48:23 作者:洛安宁 字数:2395

就在念小安着急的时候,走近的季怀白,突然开口,平平淡淡的念了这两个字。

  又好像是带着责怪的意思。

  夏娇一怔,当即就松开了捏着的念小安的手。

  念小安看了一眼季怀白,那眼神里,充满了痛意和受伤。还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谢。

  念为玉在这里,她是一刻也不能待。

  念小安一句话也没有说,转身就跑。

  夏娇不满的看着季怀白,跺了跺踩着高跟鞋的脚,神色满是不情愿的道:“怀白,你为什么刚才用那种语气对我!”

  她看着长相俊秀,气质温润的季怀白,本来以为他已经是自己的了,但是为什么,刚才他叫自己的名字时,语气中还有淡淡的责怪意味!

  季怀白淡淡的看了夏娇一眼,眼中里有一种说不清的意味,说:“何必让她留在这里,我不想见她。”

  夏娇听完后是有些窃喜的,季怀白讨厌念小安。但是她作了,她想更进一步的证明自己在季怀白心中的地位。

  “怀白,你是不是心疼她了?因为念为玉等一会儿就会过来,你怕她见到念为玉尴尬?”夏娇越说越担心,话都跑偏了:“是不是?你还对她有旧情?”

  她希望季怀白的回答是:“没有,只是单纯的不想见到她。”

  但是,季怀白却皱了皱眉,淡淡的表情里明显有不耐:“戒指好了吗?好了我们就走。”

  他没有直面回答夏娇的问题,这让夏娇心中的不安更多,执拗的劲头也上来了。她定定的看着季怀白说:“今天你不把话说清楚我就不走!”

  季怀白的眉头动了动,脸上的不悦也愈加的明显:“夏娇,如果你不信任我的话?这场婚礼暂时取消,我给你思考的时间,让你找到合适的人生伴侣。”

  夏娇一时间瞪大了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你要……”

  她话还没说完,就有一个如缕清风的声音打断她:“夏娇,怀白,你们这是怎么了?”

  念为玉踩着细跟高跟鞋走到他们身旁,带着担忧的眼神扫了两个人一眼,最后目光停留在夏娇的身上问:“怎么了,吵架了?”

  她的穿着大方而又严谨,有一股成功女人的成熟味道,更因为长得好看,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魅力。

  夏娇的脸色有点涨红,她瞥了季怀白一眼,告状道:“还不是因为刚刚念小安那个贱人,怀白就要取消婚礼!为玉,你来评评理!”

  念小安?

  念为玉神色微微惊愕,紧接着又坦然的笑着去安抚夏娇:“既然已经决定和你结婚了,又怎么会取消婚礼呢?是不是你又气他了啊?”

  她看了一眼神色淡淡的季怀白,连忙把夏娇扯到一边,小声说:“夏娇,宽宽心,你很快就是季夫人,为了这么点小事气什么?”

  念为玉没有提念小安,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她不想见念小安。

  “走吧,不是说饿了吗?我已经在福源阁订好了包间,快过去消消气。”念为玉伸手握在夏娇的肩膀上,说:“婚戒改好了吗,让我来帮你看一看。”

  夏娇知道念为玉是在缓和自己和季怀白的胡闹,她已经后悔了。现在,念为玉给她台阶下,她立刻顺势说:“好啊,快来帮我看看改得有没有以前好。”

  看着夏娇和念为玉渐渐离去,季怀白才回过神。刚才,他在想,念小安脖子上的那条光耀名贵无比的钻石项链……是谁送的呢?

  “怀白,怀白!”不远处夏娇的喊声响起,季怀白收起心神,又恢复到他温润淡漠的态度。

  逃出商场,念小安的心还在狂跳,背上的冷汗也未干。

  她呼出一口气,今天真不走运。不管夏娇说的是不是真的,她都不想在这里碰到念为玉。

  摸着脖子上的项链,念小安又烦躁起来。她皱了皱眉,向马路对面走去。

  念小安刚刚跨出一步,就听到背后有人叫她。

  "念小安~念小安~"一声比一声更用力,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的声音很特别,就像某种瓷器,干练有力。念小安听了后,脸却沉了下来,阴郁的心情更加不爽。

  她大步的向马路对面跨过去,忽视那男人一声比一声焦急的叫喊。

  然而,男人也不放弃,念小安差一步跨过斑马线的时候,手被人从后面拉住了。

  "放手。"念小安不悦的回头瞪男人,他是贺居闻。

  他穿着手工衬衫和裤子,整个人有如玉树临风,让人眼前一亮。

  贺居闻微微皱了眉,但只有一秒,他就咧着嘴笑:“你不接我电话不回我短信,甚至不加我为微信好友,我怎么向你道歉?”

  念小安瞪了他三秒,注意力却落在向这边走过来的一个女人身上。

  女人有一双大大的眼睛,鹅蛋脸,皮肤白里透红,五官端正,她笑得很阳光。

  念小安睁大了眼睛,这不是昨天在厉炎的休息间里,给她表演如何勾引男人的女明星菁菁吗?

  说实话,看到她念小安有些尴尬。因为她也和厉炎做过那样的事。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的误解不关你的事。”念小安不耐烦的去甩贺居闻的手。

  然而,和贺居闻捏得更紧。他死皮赖脸的看着念小安笑:“当然关我的事啊,这是有损我英名的事。”

  “居闻。”这时候,女明星走到了贺居闻的身边,亲昵的叫了贺居闻一声。

  念小安仿佛被雷劈到,厉炎玩的女人,跟贺居闻有一腿?贺居闻不知道这个女人被厉炎玩过吗?

  “去车上等我。”贺居闻沉下脸,声音带着不悦,仿佛女明星破坏了他的好心情一般。

  女明星撒娇般的努了努嘴,然后乖巧的应了一声:“好,那我先过去了。”

  说完,她瞥向念小安,大大的眼睛里带满了仇恨。

  念小安被这仇视的目光盯得不舒服,解释:“我跟贺居闻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女明星突然露出甜甜的一个笑,对念小安说:“我没有误会你们,我知道居闻是个专情的人,我先走啦,你们慢慢聊。”

  说完她便转身,不留给念小安一个表情。

  念小安想着,混娱乐圈的人,真会演戏。但眼下,这个不是她关心的。她再一次对贺居闻沉下脸:“你再不放手我叫人了。”

  她张开嘴真的要叫,贺居闻急了:“你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

  太阳很大,念小安站在马路上有些热,心中甚是烦躁。但比起这个,贺居闻更让她烦。

  突然,她想到了脖子上的项链。念小安不太乐意的转过头对贺居闻说:“你要是能帮我把脖子上的项链拿下来,我就原谅你。”

  贺居闻看了一眼念小安脖子上的项链,有些为难,半晌才挤出一个尴尬的笑:“这是阿炎送给你的,不太好吧。我们能不能换一个?换一个不那么有难度的。”

  “那就算了吧。”念小安态度坚决,用力抽自己的手:“没有诚意!”

  “我是真的想道歉。”贺居闻急了,赶忙用力拉住她:“可是这个真的很难,这条项链是法兰克林设计的,全球只有一条。它是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