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单身狗

更新时间:2016-06-30 19:47:38 作者:洛安宁 字数:2526

念小安她当然不会轻易相信厉炎的话,直接挂断电话。

  看着镜子里的人,她懊恼的又扯了扯项链,可是除了脖子上传来的一阵阵痛意外,项链的接口没有丝毫松动。

  念小安心中的阴郁极了。她撅着嘴换好衣服,戴上帽子,拿着包包和手机便出门。

  站在路边等车的时候,她听手机里乔笙笙给她发的微信。

  “安安,和你的神秘男朋友腻得不想分开吧?羡慕啊。”乔笙笙的声音传过来。

  乔笙笙在念小安手机关机的时候,给她打了一个电话,还发了无数微信语音,不过也都是关于“神秘男朋友”。

  念小安本想向乔笙笙说明“神秘男朋友”是谁的,但她想到昨天厉炎用乔笙笙威胁她,她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决定先隐瞒乔笙笙,向她撒谎。

  “不是神秘男朋友,是一个追求我的人。长得很丑,年纪也很大,我没打算考虑。”

  把他的外貌和年龄告诉乔笙笙,是想她死了这条心的,以免她热心的劝念小安和他在一起试试。

  语音发出去没多久,念小安等的车就来了。她收起手机就上车。

  坐上车,她对司机说了S市最大的一个商场的名字,这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陆子寒”,有些犹豫,但几秒钟后,还是接了起来。

  她的手机关机时,陆子寒给她打过电话,也发过语音微信。她担心他有什么急事要找她。

  “安安?”念小安接起电话,那边传来陆子寒不太确定的声音,但依旧好听。

  “是我。”念小安回答。

  陆子寒像是松了一口气:“我想确认一下是不是你本人,你发的微信我收到了。你昨天去见厉先生了吗?”

  念小安诧异,微信?她没有给陆子寒回微信呀?她只回了乔笙笙的微信。

  “你等等。”念小安说了这三个字后,匆匆去看微信。结果一看,窘得不行,恨不得钻地缝。

  她脸颊发烫,连忙解释:“那是发给笙笙的,我不知道发错了,发给你了,抱歉。”

  为了缓解尴尬,她立刻扯开了话题:“你和笙笙相处得还愉快吗?笙笙是一个很开朗的女孩,跟她在一起会让人觉得快乐。”

  很明显知道念小安是在扯开话题,陆子寒心中漫出一丝苦涩,但他还是笑着说:“你走了没多久我也走了,公司有些急事等着我处理。”

  “没关系,下一次有时间你……”们再约。说到一半,念小安惊觉说错了,立刻改口:“我,笙笙,我们再约。”

  “好,下次你有时间,我请客向你们赔罪。”陆子寒回着。

  念小安看着目的地到了,对陆子寒说了“我挂电话了,有事再联系。”等陆子寒把话说完,她才挂断电话。

  呼出一口气,她看着微信里的乌龙事件,脸上的余热还没有消退。

  “真丢人。”她自言自语了一句,发现微信聊天界面多了一个人--厉炎。

  念小安想也没想,直接把厉炎拉黑。

  火气也因为他的名字噌噌的蹦上来,念小安静了几秒钟,深吸了一口气,走向大厦。

  S市最奢华的珠宝品牌全部集齐在这栋大楼里,念小安想这里一定有店可以帮她解下脖子上的项链。只是没想到,她走了几家,没有一家可以。

  “这是德国大师法兰林克老先生设计的,这颗钻石是英国黄山上最纯的一颗!”帮念小安解项链的人,都在惊叹她脖子上的项链,但对于它的解开方法,却是无能为力。

  “小姐,一旦它佩戴在了脖子上,就必须让给你佩戴的人才能解开。这也是为什么法兰林克先生的珠宝在世界上仅此无二,也是它珍贵的原因。”

  念小安虽然失望,但并不灰心。她就不信法兰林克的设计就没有人可以解开。她继续去下一家,可是,刚刚走了几步,她就顿住了。

  “念小安,你来这里干什么?嫉妒?跟踪?”

  念小安刚刚要转身,就被夏娇得意而又嘲讽的声音叫住。

  没错,夏娇在珠宝柜前挑选珠宝。

  念小安没想到今天会碰到夏娇,自从在念家大宅外被夏娇讽刺奚落过之后,她再也没有见夏娇。

  一是因为心里过不去好朋友变成自己喜欢的人的未婚妻,二是喜欢的人要和别人结婚,她伤心。

  念小安将捏着的手松开,平静的看着夏娇:“我为什么要跟踪你?”

  “夏小姐,你的结婚戒指已经帮你改好了。”这时候店员把夏娇的婚戒客气的递到她的面前。

  念小安的心被“结婚戒指”四个字刺了一下,而夏娇同时也扬起了得意的笑。她显摆似的把她的手伸到念小安面前,用她那纤长的手指缓慢的捏起戒指,然后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说:“你说你为什么跟踪我呢?”

  念小安的心狠狠的揪在一起,越来越痛,脸色也微微的变白。

  “无聊。”她只说了这两个字,就要转身离开。

  曾经的闺蜜,她说不出中伤的话。更重要,她的心好痛,她只想离开这里。

  但是,夏娇偏不让。她一把拉住念小安,挑衅的看着她。

  夏娇正要出言伤害念小安,在看到了念小安脖子上的项链,脸上立刻多了鄙视的神色:“你脖子上戴的一个假货不是最好的证明吗?”

  假货?念小安简直要气疯了,这是法国大师独一无二的制作,更是德国金山的钻石。夏娇有没有眼光?

  但她还没有解释,夏娇就笑了笑,眸子里的光更是鄙视:“不过念小安,这种东西,要情人送的才有意义。单身狗戴,只会更加悲凉。”

  念小安成功的被夏娇挑起了怒意。她正要回嘴,就看见季怀白穿着浅色休闲衫和休闲的九分裤走过来。

  裤子显得他的腿长而又直。还还是那么帅气迷人,简单的穿着就让他有一种贵族公子的高冷气质。

  他的目光只在念小安身上停留了一刻,淡淡的,没有表情,之后他漆黑的眸子便直接看向夏娇。

  这一看,带了春水般的温柔和疼惜。

  “那又怎么样?我喜欢。”念小安的心再一次被刺了,比夏娇给她的嘲讽更加痛。

  她要说的解释的话,全因为季怀白的出现,说不出口了。

  她和厉炎的关系,是说不出口的。

  项链是厉炎送的,所以她没有底气的把话说出来。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送你一个戒指吧,当做是伴娘的礼物,到时候你来参加我的婚礼。”夏娇依旧笑着,但是目光,却像摸了毒的箭。

  她并不知道季怀白走了过来,只是要尽力的让念小安难堪。

  念小安的脸色变了变,她用力挣脱夏娇的钳制:“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到时候我一定会奉上红包恭喜你。”

  念小安也不甘示弱的回嘴,没想到夏娇的力气那么大,她挣了几次,也没能挣脱。

  季怀白也越走越近,念小安也越来越急,但夏娇仿佛就是不想放她走,保持着笑容依旧讽刺念小安:“你好久也没有见到你姐姐了,今天她过来陪我一起改戒指的,等一下我们几个人一起吃饭。”

  念小安一呆,随后,她感觉到额头上冒出一阵汗,手心冰冷。

  她瞪向夏娇:“一般的话我还不想吃,你放开我。”

  夏娇阴冷的笑着,将念小安的手拉得死死的:“别啊,为玉马上就来了,见一面,打个招呼再走啊。”

  念小安的手腕被夏娇捏得生疼,后背也感到一阵寒意,好像有什么怪物在逼近,令她瑟瑟发抖。

  “夏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