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同居

更新时间:2016-06-21 19:40:51 作者:洛安宁 字数:2376

这感觉,壮观得有点儿像香港的豪门电影。

  “到了。”司机将车停在念小安所说的单元号下。

  她住的是最后一个单元,而这些奔驰车,正好停在她住的单元下。

  她都有些怀疑,到底是不是因为她。

  越好奇,越想知道。而她的第六感又告诉她,有危险。可是,好奇心大过第六感。

  念小安付了钱,对司机说了谢谢,推开车门就下车。

  她抬头看了一眼她住的楼层,房间的灯是暗的。可是,她的心并没有放下来。

  电梯缓缓的上升,一分钟后,停在她住的楼层前。她拿出钥匙,一步步的走近。

  那种紧迫的感觉,越来越重了。可是,真相就在眼前,不推开门,永远不知道。

  念小安屏住呼吸,打开门。她没有把门关上,而是想着,如果遇到紧急情况,可以立刻跑。

  屋子里十分安静,黑漆漆的一片。她静了几秒钟才伸手按墙上的开关。

  光明瞬间占据眼睛,一个棱角分明的脸立刻出现在她面前。

  他就是厉炎!

  念小安吓了一跳,手上的钥匙“叮当”一声,掉到地上。

  她的腿也抖了一下,下意识转身就跑。

  可是,一道冰冷的声音压迫性的从身后传来:“你跑得掉吗?”

  他一字一句说的很慢,但是这声音,就像冰一样,扎进念小安身体的每一个细胞,让她全身僵冷。

  厉炎依然不紧不慢的威胁:“你上楼的时候,应该看到了,楼下有十几辆奔驰。如果你觉得你能跑到,那么你就跑。”

  念小安生生的打了一个冷颤,双腿都在发抖。

  她的主观意识告诉她应该跑,可是,她的腿就是无法挪动。

  突然,念小安什么都不怕了。她转过身,盯着厉炎说:“这是我的家,你来这里干什么?”

  “这是你的家吗?”厉炎面色也未改一下,漆黑的眼睛深邃不见底,带着对她的嘲笑。

  念小安的勇气,突然就泄了。但是,她不甘示弱:“当然,不然我怎么可能有钥匙?”

  “呵。”厉炎突然勾了勾唇角,发出一声轻笑,他低头看念小安脚边的钥匙,极尽嘲讽的说:“你只是一个租客。”

  “你不用管我是什么,我付了钱,现在就是我的。”念小安气愤的伸手拉了厉炎。可是,他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就像一座冷峰。

  “现在请你出去。”念小安更加生气,用力的去推厉炎。

  “嘶……”因为用力,她牵动了头上的伤口,疼得她吸了一口气,脸色也随即变白。

  厉炎听到她的吸气声,眼神立刻沉下来。他一拉将大门带上,冷着脸说:“你现在是要跟我讨论房子的所有权吗?”

  念小安的伤口一下又一下的疼着,她用手扶着额头,有些虚弱无力:“我不想看见陌生人在我房间。”

  “你!”厉炎的眼眸一瞬间冷了下来,瞳孔收缩,一股怒意升起。

  但看着念小安苍白的脸,他忍了忍。过了几秒钟,他扯起一抹讽笑,径直走到床边,拿起上面的一个枕头,扔到念小安的面前:“今天晚上我在这你过夜。”

  “你……”这一次,是念小安升起怒气。

  但是,她一发怒,她的头更疼了。

  念小安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要动气,这样对伤口不利。

  她淡淡的把枕头丢到沙发上,转身向门的方向走。才走一步,厉炎的声音传来:“你不信的话可以试一试。”

  念小安顿住了,她怎么就,忘了楼下有很多厉炎的人。

  她捏了捏拳头,告诉自己,要忍住。

  女人最好的武器是眼泪,她转过身,泪眼蒙蒙的看着厉炎:“我的头受伤了,我不想睡沙发。”

  厉炎胸口一紧,下一秒,心脏快跳起来。

  他冷淡的转过头:“你睡床。”

  念小安得瑟得想给自己比一个胜利的手势,但面上,她还是装作无比可怜,垂着头走向床。

  这时,她包包里的手机响起来,把她吓了一跳。

  猜到了是乔笙笙的电话,她也就没有那么紧张了。

  只是,乔笙笙一开口,她的额角就跳了起来。乔笙笙说:“安安,我在你家小区外,马上就进来了,你等一下帮我开门啊。”

  乔笙笙已经来了?念小安赶紧转身看着门的方向,紧张得就好像下一秒乔笙笙就会走进来。

  她下意识的向门的方向走过去,而厉炎的目光,则毒箭一样,盯着她。

  念小安的背脊发寒,她立即阻住乔笙笙:“你今天不能来我家里……我……”她转过脸看着厉炎。他的目光冰冷且犀利,仿佛可以洞察她的一切谎言一样。

  但她还是不能让乔笙笙冒险。

  “房东今天查房,你也知道我的房东很小气。她不准别人带朋友或者什么人过来住,如果被她发现了,就要多收一个人的钱。”

  曾经,念小安对乔笙笙说过她房东的事,房东确实干过这些很不和规定的事。

  乔笙笙在电话那端沉默了。

  念小安知道她可能是信了,乘胜追击:“快回去吧,一千块钱是我几天的几天的工资。我可舍不得,留着钱,以后请你吃好吃的。回你家好好睡一觉,明天上班,别担心我。”

  念小安连哄带劝的,才把乔笙笙劝走。

  挂断电话,念小安呼出一口气。她才感觉到,被乔笙笙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一转身,厉炎勾着唇,讥诮的看着她:“没想到念小姐,这么会撒谎。”

  他墨黑的瞳仁里,透着一丝阴冷。仿佛,念小安的话,惹得他发怒。

  念小安下意识的打了一个颤,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像寒冷的空气,袭上她的身。

  “……”念小安呆滞了几秒,笑笑说:“我同事要过来,我怕她看见,误会。”

  “误会?”厉炎一把捏住念小安的下巴,眸色更为深沉,怒意直接烧上来:“你又在玩什么花招?念小安,你嘴里,什么话是真?什么话是假?”

  “你……你……”念小安被厉炎身上近乎残暴的冷冽气息,吓得发抖,字都说不清:“想知道的,都是真的。”

  “呵。”厉炎不信的勾了勾嘴角,可是,他想起了测谎仪。下一秒,眼神又沉了下来:“最好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念小安很想说,不信你可以用测谎仪测试。但是,她知道厉炎现在生气的原因,就是上一次测谎仪的事。

  所以,闭口不提。

  她只是柔弱的点了点头,黑眸里双光盈动,那样子显得楚楚可怜。

  果然,厉炎愣了。眼神不再冰冷,只是,令她捉摸不透。

  下一秒,厉炎很不满的松开捏在念小安下巴上的手:“去睡觉。”

  念小安呼出一口气,果然,苦肉计很管用。

  她心里暗自庆幸着,但是,也在着急。一整晚都和厉炎待在一起的话,有点儿危险。

  怎么样,才能将他从她的屋子里赶走呢?

  “你不洗澡吗?”

  念小安转动着脑子的时候,厉炎冷漠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念小安怔住,她还没有开口回答厉炎的问题时,他带着嘲讽的声音再一次传来:“太累了?要我帮你洗?”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