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董卓和士大夫的蜜月期

更新时间:2015-10-13 16:23:17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644

满浴室之人皆跪伏在地,唯独手捂着浴巾的刘协挥斥方遒,若不知实情之人,当真以为汉室皇权彪炳,大汉天子乾坤独断。可事实上,这时的刘协心中却异常惴惴,早已碎碎念个不停:董胖胖,你赶紧开口啊……要是你再不开口,冷寿光的小命就真交代在这里了哇。
  不错,面对虽然认识时间极短、但事事向着自己的冷寿光。刘协除非脑子进水了才会想杀了他,可刚才董卓那轻轻的一瞥,分明表明他已经对冷寿光起了疑心,刘协若不这样虚张声势一下,恐怕冷寿光之后才是真的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现在刘协唯一期盼的,就是董胖子有那么一点这两年学会的政治手段。刘协自然不会期望两人刚才那假惺惺的相惜能让董卓放冷寿光一马,他期望的是,董卓这个家伙知道一点政治博弈当中那必要的妥协交换。
  如今的事实已经非常清楚,他董卓无法再玩一手儿废立之事。而眼前这位小天子似乎还跟关东那些猪猴们勾勾搭搭,他董卓若想搞明白这位小天子到底在做什么,甚至进而要求他安分一点别给自己添乱,那自然需要付出一点代价。现在,刘协开出了自己的要求,就看他董卓能不能看的懂和想不想要了。
  换成后来的曹操,刘协觉得这种事曹老板定然二话不说就同意的。但对于董卓,他真不敢保证,毕竟,无论怎么说,董胖子手中可有着刘协根本撼立不动的兵权,个人本身又没有曹操的胸襟和隐忍。若是这胖子真的心一横将汉室摆在自己的对立面,那刘协除了哭天抢地之外,半点办法都没有。
  幸好,这一步刘协赌对了,他的确小瞧了董卓。就在那些斧钺宿卫同样以着迟疑的步伐向冷寿光走去之时,董卓那浮肿的死鱼眼珠悠悠转了两圈之后,才抬起头向刘协说道:“陛下,这小黄门也是心忧陛下安危,虽举动失措,但其忠心可嘉,比起当年那些内省中常侍来实在好过太多。臣斗胆乞求陛下,看在这份上,饶他一命可否?”
  终于听到这话的刘协心中松了一大口气,也不敢学什么后来宋代皇帝跟臣子之间三推三就才算数的把戏,赶紧装作一副愤愤不平的模样,开口道:“既然太师为你求情,那朕也不能不给太师面子。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饶,拖下去,鞭笞二十!”
  鞭笞二十这个数,刘协心中也是早就想好的。虽然他不知汉代的刑罚到底有多严重。但从后来朝代三十大板就可以将人打死打残来看,二十这个数应该正好可以既不伤冷寿光筋骨、又能让小心眼儿的董卓出了心头那口恶气的。
  得令之后的宿卫拖着冷寿光出门而去,至此冷寿光默默再无一句所出。看着一脸颓然委屈的冷寿光。刘协简直有种想哭的冲动:伺候完董卓这醉鬼后,看来一会儿还得去安慰这位心灵受伤的小太监。自己今晚是别想安心睡个好觉了……当皇帝当到这窝囊份儿上,也算憋屈到家了!
  可刚将眼神从冷寿光身上撤下还没哀怜完,刘协回头就看到了董卓那双七分隐怒、两分不耐、还有一分幽怨的死鱼眼。他知道董卓是在等自己的表示,可问题是,他刚穿越过来,连个头绪都还没有捋出来,哪能向你董胖子拍着胸脯写保证书?
  看来,还得继续忽悠,并且,还得是十分有技术含量的忽悠。
  “太师,朕自小生于后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除了那些儒家典籍之外,听到的也都是些士人傲骨、为国尽忠的传言。今日听太师一言,那些士大夫似乎并非如书中所讲?……”刘协向董卓虚敬了一樽酒,这个时候还敢让董卓继续喝,刘协觉得自己胆子真的挺肥的。
  不错,他这一招以退为进对付董卓显然用到了点子上。董卓重新落座之后,原本也不复之前那等怨气,但听刘协这一番话后,立时再度有些激动起来,不顾腹中满胀,又满饮了一樽酒忿忿不平道:“陛下,莫要被那些伪君子所欺!这些人最擅此道,无论背地里如何凶残奸诈,明面上却永远一副光明磊落、冰壑玉壶的样子。当初某家也是被他们这等模样所骗,才会落得这般下场!陛下可知……”
  刘协当然不知道,但却知道,董胖子又该大倒苦水了。于是,他立刻板起一张同情的面孔,用一双孜孜以求的目光诱惑着董胖子,继续聆听起这些已被人曲解几近千年、即将衰朽成灰的秘辛。
  据董卓所说,他在想着独掌朝政之时,便已主动开始拉拢袁绍,毕竟袁氏一门是士人领袖,若能争取过来不怕其它士人不归顺。于是就把自己“废少帝,立陈留王”的打算同袁绍商量,却遭到袁绍的断然拒绝;即使迫以武力这小子也不买账,最后竟然把大印往城门上一挂,扬长而去,逃奔冀州了。
  董卓第一次屈尊和士人合作就以热脸蹭了冷屁股告终,这让董卓很苦恼——如何才能让士人和自己合作呢?
  就在此时,士人周毖和伍琼却主动投靠来了。周毖时任尚书,伍琼时任城门校尉,官职不是很大,但这足以让董卓高兴了——毕竟有士人主动和自己合作了!他们俩劝董卓革新政治,擢用天下名士以收众望,这正中董卓的下怀,于是董卓就委托他们执行(不委托没有办法,他董卓在士人当中没有威望啊)。他俩又推荐尚书郑泰、长史何颙参与,董卓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于是这四人在董卓的大力支持下,紧锣密鼓开始组织起新一届的东汉政府。在他们的举荐下,荀爽、陈纪、韩融等名士被征召入朝。荀爽被任命为司空,陈纪五官中郎将,韩融大鸿胪。董卓又拉拢士人蔡邕、黄琬和杨彪,以蔡邕为侍中,黄琬为司徒,杨彪为司空。
  荀爽是荀彧的叔父,是颖川郡的望族,早年弃官隐居汉水之滨,著书立说,号为硕儒。黄琬是前司徒黄琼的孙子,身出名门。杨彪更不得了,蔡邕、杨彪两人更不用提,份量丝毫不比前两位低。于是一时间,士人名流纷列高位,朝廷气象为之一新。
  而在这其中,董卓和士人合作的心情是迫不及待的,譬如他征蔡邕为官,便干脆用上了武力相迫的手段,但随后却不吝封赏,仁至义尽。再如他征荀爽为官,荀爽也是因为惧怕就任的,董卓在他前往朝廷的路上就封他为光禄勋(这可是“九卿”之一的高官),他到任后的第三天,就擢升为三公之一的司空。
  在此期间,董卓为表示和士人合作的诚意,还实现了士人集团长久以来的两个愿望:一是在宦官全被诛杀后,以公卿子弟为郎官补宦官之缺,侍奉于宫内。如此一来,士人阶层从此便有了一条稳定的晋身之梯。这是一六八年窦武、陈蕃谋诛宦官时士人就渴望的目标,由于窦武失败,成为泡影;一八.九年袁绍劝何进谋诛宦官时,再一次提出了这样的想法,由于何进被杀,又没实现,然而现在却由武人董卓实现了。
  二是率领三公等大臣上书,请求重新审理陈蕃、窦武以及党人的案件,一律恢复爵位,派使者去祭悼他们的坟墓,并擢用他们的子孙为官。就是给蒙冤的窦武、陈蕃以及被禁锢的党人平反,这也是士人长期奋斗的目标,现在也由他董卓实现了。
  可以说,这一段时期,董卓跟士人阶层简直跟刚结婚的小夫妻一般,爱得如春花般灿烂,比蜜月期还要甜。只是想不到,就在这等如胶似漆的恩爱中,士人集团却在这颗柔情蜜意当中,埋下了药入骨髓的毒剂!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