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土豆引起的深思

更新时间:2015-10-13 15:49:53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3205

未央宫宣室殿。
  就是刘协醒来的那个寝宫,记忆复苏之后,他才知道这座寝宫的名字。
  刘协一屁股坐在龙榻上,才感觉屁股落在了实处。朝会自个儿坐在龙椅上,整个儿就是一杯具……
  宣室殿外那些内侍、宿卫、宫女悄无声息地站在长长的门廊下倾听着殿中那烦躁的呼吸声,互相不解地传递着各种晦暗不明的眼神。自从当今天子移跸之后,未央宫就变成了一个凶险的大殉坑,董太师残暴之名世人皆知,这些侍奉皇帝身边的近人向来便有着代皇帝受过的传统。所以,他们这些处在王朝中最底层的人,更在意天子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甚至,包括之前他回来时那脸上那丝阴鸷。
  想到这里,这些人不由纷纷打了一个冷颤,心中祈盼着今日朝会上天子没跟太师发生冲突。毕竟,宣室殿内,可刚刚发生一件妖异之事!由此,内侍,宫女、宿卫行动上的更加肃穆,喘气声也比刚才小了许多……
  而此时刘协对着那一身穿着宦官服饰、跪伏在地的小黄门,除了一脸的便秘神情之外,只能发出呼哧呼哧不匀的喘气声。因为,这个时候,他的手中,捧着两颗这个时代绝不应该出现的土豆!宽大华贵的龙榻上,更还堆放着他那个时代的农作物真空包装袋,外加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
  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突然到刘协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
  宣室殿未央宫正堂,乃天子日常起居的地方。历史上汉文帝曾在这里召见一代名士贾谊,二人盘坐于席上,谈至深夜,还被传唱为汉代的一代佳话。
  刘协自朝会归来,一屁股还未坐热,便出现一批宦官内侍前来与他卸下冕服。当他换上日常的龙袍之后,这位小黄门便让其他内侍先行退下,自己却突然跪倒在他的面前,从龙榻当中拿出了这些‘妖异之物’。
  “陛下,小人也不知到底发生何事。今早陛下朝会之时,小人便带人前来打扫宣室殿。整理龙榻之时,小人蓦然看到这些事物,吓得魂飞魄散,当即遣散了那些人,只等陛下回来定夺。”小黄门将身子伏低在地上,用一种温婉嫌恭又诚惶诚恐的声音向刘协说道。
  “也就是说,这些东西,只有你一人看到,其他人均不知情?”毕竟面对着熟悉的东西,刘协的惊讶跟这个小黄门比起来简直九牛一毛,很快反应了过来后还有闲余清点了一下。
  龙榻之上的东西总计有:土豆两块、各类农作物真空包装袋若干,一个急救医疗箱,一部功能强大的高科技山寨手机,以及钱包钥匙等零碎物件。
  这些东西,就是他当日穿越前的身家。而手捧起那两颗土豆,刘协真的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就是一袋子这样的东西,让自己成了汉末时期最郁闷的献帝?
  “回陛下,正是如此。不过小人发现这些事物时太过突然,惊动了那些内侍,想必此时禁省之内那些人已经在心中喁喁私语起来。”
  刘协听这小黄门谈吐应答不似那些不通文墨的宦官,忍不住多看了他一眼,发现他就是今早带着一群宦官宫女侍候自己更衣的那个小黄门。
  只见这小黄门眉清目秀、带着一股子讨人喜欢的劲儿。从他描述当中,也看得出他有一定的应变之才及舍生担当的勇气,不由颌首点头道:“你办得很不错,并且,朕知道,你也有办法让那些人将这件事永远烂在肚子里吧?”
  小黄门猛然抬头,竟带着一丝杀气向刘协问道:“陛下的意思是?……”他伸出右手,呈掌刃状,狠然向下切去。
  刘协面色不由一变,再度仔细审视了一番这个小黄门,问道:“你精通暗杀之术?”
  “小人不会。”小黄门回道,可就在刘协脸色放缓的时候,他眼中精光一敛,又轻声回道:“不过,在司徒府中也学到了一些手段,让这些知情之人月余内一个个染疾而亡,小人还是做得到的。”
  “你是王允的人?!”刘协面色悚然,就连声音都微微轻颤了起来。
  “不,小人冷寿光,乃前司徒杨公之人,今日是第一天任职禁中。”
  “如今的光禄勋杨彪?”刘协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同时暗暗松了一口气。今日朝堂一事后,他仍心有余悸,深感汉末风云漩涡之险恶。故此,对于今后会秘密干掉动作的主谋王允,心中有着一分说不清的忌惮之情。
  而杨彪的名字却不会给他这样的感觉,这人虽然是弘农望族,从曾祖父时代开始,杨氏一门“四世四公”,与袁绍一门的“四世五公”不相上下,并为东汉朝廷的两大政治世家。但杨彪在官场沉浮多年,始终不显山不露水。每逢汉室危急时刻,他总是尽节为汉,与那位虽有大功却饱受后世争议的王允比起来,他不由让刘协感觉更值得相信一些。
  当然,也仅仅是模糊的相信而已。
  “不用那般恶绝,那些人其实也很可怜。”刘协皱着眉说道:“你只要稍微提点一下,想必他们知道该怎么做的,毕竟,他们也不清楚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
  “陛下仁慈,小人遵旨照办。”冷寿光再度躬身施礼,语气当中没有任何起伏,更没有多此一举试探刘协是否知晓这些乃何物。
  而当冷寿光叩拜离去之时,他又听到了刘协深思后的一句话。
  “你很不错,今后就随侍在朕的左右吧。”
  冷寿光再拜,躬身离去。他知道,这个时候天子需要一点时间来处理那些妖异之物。
  而待冷寿光的身影完全消失在黄门之后,刘协才悠悠对着空无一人的大殿说了一句:“他就是史载活了一百五六十岁的方士奇人?真想不到,竟是宫中的一名宦官……留他在身边,至少自己会活得长一些吧?虽然,怎么看他都比自己活得要长。”
  直至这段插曲稍微告一段落,刘协才将目光转向龙榻之上的妖异之物。
  手捧着那两块沉甸甸的土豆,刘协突然感觉捧在自己手里的不是土豆,而是两颗地雷啊!
  两块土豆在二十一世纪,价值不过几毛钱,但在这汉末时期,那就是万金难换的宝贝!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刘协还是懂的。
  土豆,学名马铃薯,一般在沙地、旱地就可生长,亩产量惊人。按照汉朝的计量单位,一亩至少能产十五石。且耐储藏,收获之后,只要存储得当,可以放到来年不坏。宜菜宜粮,穷苦人家哪怕不吃粮食,只吃土豆也能活命。
  假如不是自己无意间的穿越将这两块土豆带到这个时期,那它的出现,就需要汉朝大军穿过茫茫的太平洋去美洲才能弄来。
  而且,他带来的,不仅仅只有这两块土豆,还有其他这些农作物种子,单单说最常见的玉米种,就可以完全改变汉朝一年一季收成的状况!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在同样的一亩地、同一年内,完全可以收获两倍甚至更多的粮食!
  并且,这次带来的还不光这些亩产高效的作物种子,西红柿、茄子、四季豆、黄瓜、辣椒等等这些蔬菜种子,它们的到来,完全可以打破并丰富汉朝人民的饮食习惯!
  封建社会为什么是农业社会,那是因为那个时代的粮食根本不够吃!无论是从粮食产量还是粮食品种,抑或是从耕作技术上来讲,那同现在根本没法儿比!
  那个时代,假如人民.运气好,遇到一位英明睿智、一心为民的好皇帝,还可能得到轻徭薄赋的待遇,有可能在风调雨顺的时候,让全家人吃饱肚子;但要是遇见一位像刘协老爹这样的极品皇帝,再加上一些天灾人祸,那就根本没法儿活下去!
  尤其是现在,现在这个该死的东汉末年!
  东汉末年,国之将倾,政之将迭。外戚当道、宦官专权、连年的军阀混战和天灾人祸给当时人民的生活带来了严重的危害。据后汉书记载,“天下旱蝗,河水溢,百姓饥穷,流冗道路,至有数十万户。蝗灾为害,水变仍至,五谷不登,人无宿储,饥死者什四五,至有灭户者。正月,河内人,妇食夫;河南人,夫食妇。”
  那是怎样一片不忍目睹的惨况?田野荒芜长满了荆棘杂草,桑林废弃结满了残叶野茧,城郭农舍被焚毁还冒着浓烟,旱蝗涝天灾过后一片死寂,民不聊生,朝不保夕,易子相食,饿殍千里。连年的杀戮、掠夺、饥荒、疫病及亡匿,使人口剧减,完全一幅世界末日的惨景……
  是的,饿殍万里、易子而食这些惨剧刘协是没见过,但他至少从电视当中看到过非洲难民被饿得只看得到大头的娃娃,还有那些跟红.粉骷髅一般的少女……并且,他知道,在封建社会,尤其是现在的东汉末期,这些惨剧,是真真实实发生,并且是正在发生的!
  前几年为什么会有黄巾起义?那是因为农民饿得活不下去了。造反是死,不造反也是死!
  选择造反,是因为他们至少还可以多吃一口饭!
  想到这里,刘协的呼吸越来越沉重,他突然感到自己手中捧着的不是土豆,身边散放的这些种子也不是种子,而是千千万万大汉子民的命啊!
  它们,用之恰当便是苍天赐予万民的福祉;用之失允,他刘协便是这个时代不会被记入史书的千古罪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