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肉食者鄙

更新时间:2015-10-13 15:44:56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3281

“陛下!……”不待刘协说完,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就跳了出来,可半路上看到董卓猛然回头那凶怒的眼光,他,他竟然又跳了回去……
  看到这一幕,刘协心中除了苦笑之外,也只能表示十分理解。史载董卓暴行罄竹难书,“是时,洛中贵戚室第相望,金帛财产,家家殷积。卓纵放兵士,突其庐舍,yin掠妇女,剽虏资物,谓之“搜牢”。人情崩恐,不保朝夕”。
  发展到后来,“诸将有言语蹉跌,便戮于前”。就是说董卓手下的将领有说错话的,便被他当场杀掉,这种连自己人都不放过的残暴,怎么不搞的人人自危?至少,刘协自己是真的十分怕怕的。
  去卑面见如此,粗蛮的脸上不由闪过一抹不屑的讥讽,大言不惭道:“我匈奴勇士披坚执锐,屯驻于黎阳,为汉室那个……攘除奸凶,扬起汉室之威。如此所为,就看天恩浩荡的汉室,会给我匈奴勇士怎样的回报了。”
  这一番话落,整个朝堂更是群议汹汹。刘协不知道那些大臣在指天骂地愤慨着什么,但按照他的理解,去卑刚才的话,差不多就像前世掌握了核心技术的员工,要求当公司股东了。
  既然有谈判,必然有个强势和弱势。很明显,现在汉室处于相当的弱势地位。如今整个大汉江山风雨飘摇、四方混战,想必这些脑子里也长肌肉的匈奴也看出了汉室暗弱、天纲难振的困局,更知道身为异族的他们此时归附朝廷,对于汉室来说是个相当不错的政治砝码,所以上来才摆出了漫天要价的姿态。
  不仅如此,他口中的要求,其实已经不是简单的商议,更暗含一种威逼。假如汉室今日不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答复的话,他们还可能调转枪头,再度反叛汉室。毕竟,对于这些戎狄来说,什么忠诚信义远比不过粮食刀枪更实在。
  由此,这样的局面摆在面前,使得那些满朝大臣除了面露愤慨小声诅咒匈奴狼子野心之外,真正献策的却空无一人。
  而就算是董屠夫,除了一双死鱼眼狠狠瞪向去卑和栾提豹之外,也无计可施。毕竟,几月之前,他还刚被江东猛虎从洛阳赶回长安,甚至还想以嫁女儿的方式讨好孙坚,结果被孙坚骂得狗血淋头。这样的大败亏输,已经容不得他可以对远离司隶地区的匈奴口出狂言。
  可想不到,就在满朝大臣束手无策之时,端坐在龙椅上的刘协却微微一摆手,面色从容说道:“既然你们这么不情不愿归附我大汉,那还是回去跟袁绍钻一个被窝儿吧……”
  “陛下!”
  刘协一番话落,去卑还没来得及反驳,自家朝臣倒是有一人已经忍不住跳了出来。刘协也做好了敷衍一番的准备,可想不到,这个面色涨红的家伙竟然……竟然半点都没有说匈奴依附之事,反而义正言辞说道:
  “陛下乃天下共主,一言一行皆为天下表率,朝堂之上乃公卿百官以帝威德怀远之所,陛下怎能出此粗鄙不堪之语?!”
  刘协当时差点忍不住捂头暗哭,这都是什么些什么极品?眼下匈奴依附大汉如此重要之事,你这狗屁太仆没一点主意,现在却逮住自己一点玩笑话出来指手画脚?要不是看在你这个家伙也是参与了刺杀董卓谋划的忠臣,我都恨不得开口让董屠夫一刀劈了你啊……
  由此,刘协只能默默咽下胸头这口老血,努力装作一脸微笑的天家仪容,淡淡一挥手:“鲁太仆,不要在意这个细节……”
  刘协以为这个插曲到这里就完了,毕竟,他无论怎么被董卓搓扁揉圆,总归明面上还是这个汉室的天子。可想不到,这句话出口,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蔡邕、马日磾、淳于嘉、张温这些三公重卿一个个都跳了出来,言辞之愤慨,好像刘协真跟袁绍钻了一个被窝儿一样。
  刘协这时差点被气笑了,当初他还以为汉室败皆是董卓祸乱之故。现在看来,满朝一群这等不顾朝廷重局、反而对自己一句玩笑话锱铢必较的昏聩公卿,那汉室岂能不玩儿完?
  当然,刘协不知道的,此时东汉时代,士大夫讲究的以‘仁德治天下’的儒家理念,君王若是贤明仁爱、垂拱而治,天下必然上行下效、江晏海清。这种想法和做法,在古代民风淳朴简单的环境下,也有着它生存的条件。由此,他们才会刘协一言一行那般不能容忍。
  归结起来,这其实是现代开放思想与东汉时代经学思想的表面冲突。然而,面对这些公卿高谈阔论、恨不得当场开一个批斗会,却半点看不到汉匈一事的情景,刘协面色不由转怒,重重一拍龙椅,叱喝道:“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这句话出自《曹刿论战》一语,直言贬斥了位高禄厚的人目光短浅,不能作长远打算的意思。刘协故意用这句古语也有自己一番道理:你们不是认为我说话粗鄙吗?那我就按照你们的意思来痛击回去!
  可惜,刘协错了,他真的错了。整个东汉就是这样的说话方式、这样的风气,满朝公卿哪个不是浸yin此道的高手?哪个不是辩论的好手?更有意思的是,东汉自从出过两次党锢之祸后,士大夫阶层对于能够直言不讳驳斥皇帝引为荣耀。由此,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刘协已经被淹没在众人引经据典的口水当中。
  这一刻,刘协大脑当中只想起一个人:诸葛卧龙。想想人家,当初……不,以后是怎样舌辩群儒的?自己以前还以为《三国演义》中描写诸葛亮这一出有点泼妇骂街的污点,现在看来,一个时代就会有一个时代的处理问题方式,并且,读书少,穿越到哪里都会被欺负啊!
  一炷香之后,刘协的脸红得已经像煮熟的虾子。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该向谁求助,最后,鬼使神差地,他竟然望向了殿下的董屠夫……而更诡异的,是他从董卓那双死鱼眼中,看到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玩味笑意。
  “太师,今日之事,卿以为如何?”刘协顾不上深思董卓那抹笑意到底有何深意,当下开口求助。
  而就是这一番话出口,整个朝堂那些公卿虽然嘴上不说,但面上明显已是哀嚎遍野:汉室天子,竟然不听他们这些忠贞耿直大臣的劝谏,向那祸国乱民的董卓请教?!这简直在他们这些一心为汉的大臣心中,狠狠剔了一刀!
  “都给某家退下!”幸好,董卓也竟然站出来帮衬刘协,出列咄咄望着那些公卿大臣,犹如看着一群狂吠待宰的狗,无不蔑视喝道:“大堂之上,岂容你们这些公卿如此驳斥天子?你们让匈奴使臣如何看待我大汉?!”
  说这话时,董卓的右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之上,目露杀机。很显然,这些人当中只要有个愣头青敢出来向董卓吼上一句,必定被董卓一剑斩落脑袋!
  看到这一幕,刘协没由来感到一阵心沉:眼前这一幕,简直就是一场闹剧。边塞武夫仗剑威吓朝堂,满朝公卿口有千言却腹无一策,如此覆巢之下,他这枚小鹌鹑蛋以后怎么可能不沦落成史上最悲催皇帝?
  心情沉重之下,对于去卑等人,刘协也失了穿越之后王霸之气一震、再震、狂震,令四方蛮夷臣服的心思,淡淡说道:“回去告诉于夫罗,朕不计较他当初与张杨叛逆一同投效袁绍对抗我大汉之罪,也可以宽恕他率兵攻打我大汉度辽将军叛乱之罪。只要今日尔等真心投效我大汉,为我大汉守好关东门户。朕允诺,若有潜龙出渊之际,定然亲口册封于夫罗为匈奴单于,准予尔等回归南庭。”
  然而,刘协想不到,这一番话出口,其震撼效果更甚之前那句玩笑话。右手按剑的董卓竟然突猛回头,恶狠狠的死鱼眼中瞬间迸射出骇人的凶光望向刘协。刘协立时升起一种被猛兽盯住的冰寒之感,瘦弱的身躯在殿下董卓威猛凶厉的震慑下,不由瑟瑟发抖起来。
  而殿下另一人当下跪伏在地,满面骇然,惊恐向刘协问道:“陛下,如今关东战事稠溏、音讯早已断绝,不知陛下缘何知晓黎阳匈奴之事?此事,为何臣下一无所知?”说罢这句,这人还心有余悸向董卓偷偷瞄上一眼,战栗不已。
  刘协闻此人之言当即醒悟,这人是太尉赵谦,主掌军权要讯。而自从董卓对洛阳实行焦土之策后,关中与关东交通断绝,满朝之人对关东局势更是一无所知,可自己竟开口道出了匈奴攻略黎阳之事,这怎能不让董卓及这些公卿惊异万分?
  更甚至,这等事情一旦被董卓联想到天子与关东联军有所勾连……那后果,刘协简直不敢想象!
  这一刻,他才深深感觉到前世那些狗屁三国小说都是扯淡!什么主角光环、王八之气,将猪脚写得仿佛无所不能,遇名将寥寥几句话就让人跪地拜伏,见良谋跟收大白菜一样揽入囊中。尤其见到美女,更是连勾勾手指都不用,那些美女便竞相洗白白卧榻相候……
  而更真实的汉末,是一部活生生且血淋淋的现实!
  那些穿越成普通平民的家伙,最有可能的,是被西凉乱军砍了脑袋;穿越成有名将领的,会在满脑子攻略还来不及开挂的时候,便死在战场上;而穿越成文臣的,可能会在连当前派系都搞不清楚之时,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如现在的刘协,仅仅因为无意说出了一句事先他根本不知错在哪里的话,便将自己涉身在万劫不复的边缘!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