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刚穿越就搞外交?

更新时间:2015-10-13 15:43:26 作者:隐于深秋 字数:2941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合格的撸瑟儿,在没女友、没票子也没房子的生活状态下,马子建那空虚寂/寞冷的精神世界,自然而然地投放在了虚无缥缈的互联网。而这项强大科技当中最让他感兴趣的,又是国人都难以自拔的一个历史时代。
  那是一个群星荟萃的时代。
  那是一个光华夺目的时代。
  那是一个令无数男儿热血奔涌的时代。
  那也是一个让晕晕众生心醉神迷的时代。
  三万里山河,五千年华夏,没有哪一段光阴比它更丰富多彩,也没有任何一个时代,只要轻轻的一触碰,就会让人那般激情飞扬,难以自持……
  然而,无论幻想了多少遍,神往了多少年,期待了几亿秒……马子建从未想过,自己会以汉献帝的身份穿越到这个时代。原因实在太简单——这个时代的这位爷,假若有幸参加华夏历代帝王评选活动的话,绝对会毫无悬念一举拿下‘史上最郁闷皇帝’桂冠!
  身为一国之君的汉献帝本该是万圣之躯,一言九鼎高高在上的,可他却生不逢时,长期受到强臣的挟持和压制,始终不能独立自主地行使皇权。先是由董卓将他立为皇帝,既而劫为己用,开创了当时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先河。这段时间,只有十一、二岁的他,天天在雍容豪华的宣室殿中担心随时会被士兵冲进来抓他出去砍了头,担心今天朝中的大臣到了明天就少了一半,担心自己的妃子们被人抢去奸yin……
  好不容易熬到董卓身死,这位东汉末代皇帝又遭李傕、郭汜战火涂炭,彻底沦为三无皇帝(无实权、无皇宫、无吃穿),连基本温饱都得不到保障,尚书郎以下官员都要自己出城樵采,东汉末年凄惨的景象莫过于此。
  后来曹操引兵平息暴乱,为安全起见把圣驾转移到了许都,献帝刘协本以为可以睡个安稳觉了,结果还是被劫为傀儡皇帝,受到曹操的摆布、欺压,如个牵线木偶一般在前台唱着一场独角戏,惶惶不可终日。
  虽然这期间他也曾几次试图把位子摆正,希望能通过宫廷政变的方式扳倒曹操,不甘心以九尊之躯而受制于人——欲除心头病,拔去眼中钉,属于很有种的那类皇帝——但均以失败告终,差点连皇帝位子也没的坐。直至曹丕篡夺皇权,逼他退位后,他这位郁闷的皇帝才终于退休,结束了窝囊悲催的帝皇生涯。
  想起历史上这位汉献帝一生的悲催生涯,马子建已然欲哭无泪,只想赶紧逃离这个大殿,然后哭晕在厕所……
  “皇帝,莫要失了天家气度!”可胖子却明摆着不想放过马子建,见马子建面露怯色,心头大为不满,当下羞恼重声提醒了一下。
  马子建这时才将悲苦的情绪拉回现实,这时,不用等原本刘协记忆的复苏,他也已经知道,这位屠夫伯伯,就是如今贵为当朝太师、位于诸侯王之上的董卓,董仲颖!——那个历史上臭名昭彰的杀人魔王!
  “陛下,紫微岿然于星垣,万世不易,方有允执阙中,群星拱卫。臣下奏事,天子亦当端坐如仪,为天下范。”另一人这时出前,温声言道。
  刘协听到这话不由多看了一眼殿下之人,这人六旬左右,气度清矍,显然是位饱读诗书的大儒,但望着刘协的眼光中,却有种说不出的淡淡愁苦。
  “朕知道了。”刘协(马子建)摆了摆宽大的袖袍,一本正经回道。这时原本身体的记忆已经开始苏醒,使得他非但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更明白了这老人眼中那抹愁苦的由来。
  这个人,名蔡邕,字伯喈。是被董卓强硬征辟入朝的当世大家,当初征辟的时候,这老小子还想独善其身、托病不来,董卓不高兴了,就以武力威胁,蔡邕惧怕,只得就任。不过,董卓这魔头也没亏待他,在三天的时间里三次给他升官,如今他身居属光禄勋的左中郎将。
  蔡邕博学有才独步士林,曾正定儒家经本六经文字,丹刻于碑,立于太学门外,碑凡四十六块,便是著名的《熹平石经》。据说石经立后,每天观看及摹写人坐的车,有一千多辆。除经学大家之外,他更还是史学、书法、音律大家,在汉代上层士大夫阶层当中,享受着了不得的声誉。
  当然,他被国人所熟知的原因,除了曾经听出友人弹琴透露出杀气以及抢出焦尾琴这两个故事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有个名动后世的女儿:蔡琰,蔡文姬。
  至于他望向自己时那淡淡的愁苦,刘协用脚后跟都能想得出来。这家伙原本就是饱受儒家思想侵害的老知识分子,自然不忍见汉家天子被董卓这边塞武夫如此欺凌。然而,话说回来,刚才他那一番话确实很有水平。
  表面上,他是替董卓刚才咆哮朝廷打掩护,但事实上,汉家皇室如今几乎已没什么遮羞布,全靠蔡邕这一句话从中转寰,才能自欺欺人维持着汉室的尊严。
  事实上也如此,蔡邕一番话后,董卓明显怒火消减,只不轻不重哼了一声:“让匈奴的使者进来。”
  来人共两名,一人看起来年长、约莫三十左右,而另一人却极为年轻。二人上衣较短,袖口窄狭,衣襟掩于胸的右前方,腰束革带,下穿紧口长裤,足蹬短靴,带着少数民族独特逼人的剽悍粗野气息,披头散发步入銮殿,施礼自报家门:“臣匈奴去卑、栾提豹,叩见大汉天子!”
  听到这两人说汉话,刘协的心一下落了一半。毕竟穿越第一天就负责两族友好睦邻的外交大事,让他心情很有些小忐忑。这要是因为没有翻译而耽误了事儿,被董太师给拖出去喀嚓了,那岂不是冤枉到家?
  不过,既然已经认清当前的形势,刘协也没有自作主张,而是瞟了董卓一眼。见董卓微眯着眼睛什么话也不说,他才正了正身形道:“平身吧,此次两位远道而来,入朝觐见,足见右贤王一片赤诚之心,朕心甚慰。”得亏记忆复苏的及时,否则这一番文绉绉又不失大气的官话,身为居委会主任的马子建还真说不出来。
  两人当即起身,但却飞快地叽里咕噜说了一阵匈奴话,最后那去卑回过头,大声说道:“汉家天子,我们这次前来,不再是投诚,你们汉人最言而无信。今日前来,我们来此只是求一合作!”
  一言既出,满殿皆惊。所有大臣一个个义愤填膺,交头接耳起来,看起来随时会有人跳出来大声斥责这些目无天威的戎狄。但惟独董胖子仍旧半眯着眼,一句话不说。震于董魔王的yin威,那些惊呆了的大臣们,一时也没人敢当这出头鸟。
  刘协心中默默叹了口气:这董胖子明显心情不好,憋着劲要看汉家天子的笑话啊!
  无奈之下,刘协只得大脑急速开动,赶紧翻起前世记忆瞧攻略开外挂,分析起如今形势。
  从这具身体当中的记忆得知,如今是东汉初平二年,也就是公元一九一年。这一年的确发生发生了不少大事,但跟匈奴有关的,只有七月份匈奴右贤王于夫罗挟持张杨叛离袁绍、依附董卓一事。
  如今正是七月份,刘协知道这显然是自己运气大爆、触发了历史事件。不过,网上资料对于匈奴依附董卓一事记载只有寥寥一笔,中间任何攻略都没有提及。由此看来,他只能现场发挥了。
  同意去卑口中的合作,那是绝对不行的。
  匈奴自从被汉朝打服之后,就分为了南北两部。北匈奴远遁大漠,据说跑到西方与罗马帝国的北方,与那里的蛮族联合在一起,经过几代的努力,把罗马帝国给灭了。欧洲从此进入中世纪,漫漫长夜一千年哪。
  来到这里的这一支,是南匈奴的一部。南匈奴自从被汉武大帝打服后,便只能装成孙子依附大汉王朝,被汉朝安置在河套地区,到如今已有几百时间。这几百年,匈奴的单于那是落了架的凤凰不如鸡,只能被汉人奴役欺凌,就连他们的单于,也需要得到汉庭的认可,才敢号令匈奴各部。
  去卑现在口中说要与汉朝合作,实际上就跟孙子起来要挑战爷爷无异,不说满大殿一脑门儿‘天朝上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思想的大臣们,就说董胖子也不可能容忍,毕竟这个屠夫当初就是靠抗击羌胡造反起家的。这个时候他不说话,估计就是在看刘协怎么处理这件事儿而已……
  想清了这点,刘协从容一笑:“朕想知道,你们要怎么一个合作法?”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