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泡她!泡她!泡她!

更新时间:2016-05-06 08:51:19 作者:白道 字数:3036

说句实话,白道这些年混迹江湖遇到的那些风水相师,大多都是些徒有虚名的货色。而且有大部分在建国初期和后来的大动乱中被打倒在地,从此以后就再也没有站立起来,而有的更是逃亡到了国外,国内少有这种术法高深的同行。

  白道一则是想为夏小青出头,二来也是想看看这鬼相一脉的传人到底是有什么本事。

  “想不到,实在是想不到,这鬼相一脉倒是有些门道……”

  等到河中水抽出一些,渐渐露出河底水藻的时候,白道脸上的神情愈发的凝重起来。

  鬼相一脉是一个以看相算命堪舆为寻找对象的骗子集团。‘鬼’指的是他们的前身‘招魂’也指代那些见不得光的职业;‘相’指的宰相;加起来就是他们是江湖上的宰相。

  鬼相一脉的传承是从清末开始的,当时广东的诈骗集团文帮推选张雪庵做教主,他表面上的工作是看相先生,道号‘玄机子’,但实际上却是借用这个身份,来掩护自己的反清活动。

  张雪庵病亡后,尤其低传弟子何立庭继任。何立庭将鬼相一脉大本营搬迁至香港,在荷李洛活道营业,范围包括占卜算命风水堪舆以及鸦片烟馆。

  虽然这时候鬼相一脉的道路已经开始有所偏颇,但他们虽然身为骗子,确实有自己的一套哲学和道德观念,更是拒绝骗财骗色的‘拆白’和离人骨肉的‘拐子’排除在外。在清末的时候,鬼相一脉的许多高级人物更是响应国民革命。

  但国民革命之后,鬼相却是走上了一条完全偏离了当初初衷的道路。谋财害命、奸淫妇女、拐带儿童、争田夺产无所不为,而其中的大师爸级别人物更是经营淫业和赌博业,甚至于三合会都开始建立关联。

  古相宗和鬼相一脉的矛盾也是从这时候开始愈演愈烈的,这个时期的鬼相一脉高层都是三合会的分子,而且开始奉刘伯温为宗师。矛盾便是在这个刘伯温道统的关系上,刘伯温乃是古相宗第八代宗师。古相宗如何能忍受别人往自己祖师头上扣屎盆子这种恶气。

  李闻正一怒之下便亲自杀到香港,几乎全灭鬼相一脉的道统。也从那以后,古相和鬼相之间的仇怨变得剧烈起来,双方到了见面不死不休的地步。

  这布置下五鬼运财风水局的应该就是当年李闻正没有诛杀干净的鬼相余孽。

  随着在河水越来越浅,而且看到河底几块岁玉石块之后,眼中重新能识别阴阳二气之后,白道越来越肯定自己心中的想法。

  河底碎裂的这些玉石和普通的玉石不同,都是一些血玉碎块,上面聚满了阴晦之气,布置在河底应该就是吸引阴煞之气,和河中的一些生气,形成一个循环的布局。

  这种阵法在风水术法之中被称为九宫夺命阵,只要有任何的风吹草动刺激到大阵,河底的阴阳之气就会迅速冲击,然后引发爆炸,毁掉阵法下所隐藏的东西。

  这人不光摆布出了一个五鬼运财风水局,又耗尽心血在其上布上了一个九宫夺命阵,其目的就是为了避免人们发现这座墓葬,也算的上是煞费苦心了。

  最重要的是这两种阵法的手段,都实在是过于残忍,前者是将孕妇肚中活生生的婴儿剖出,借用婴儿的一点儿先天灵气来取的搬运气运的效果,后者则是需要聚集大量人血灌注在九宫方位,进而拘束生魂。

  不说这些,单单从术法的角度上来说,白道还是有些惊叹这人的布置和手笔的。血玉本就是稀罕玩意儿,而这个地方河里还有碎裂的边角料。而且这五鬼运财风水局和九宫夺命阵两个格局之间,居然能生生被他套在一起,实为不易。

  河水渐渐的干涸下来,一瞬间白道觉得一阵窒息,眼神中也是乱糟糟一团,眼睛酸涩的几乎掉下泪来。往日里他看阴阳之气都是有条不紊混杂在一起,但今天这河底这却是如同一团乱麻,眼前如同蒙了一层雾一般,丝毫没有头绪。

  “娘的,这孙子招数真损,为了让人找不到这坟墓,居然硬生生拘了一个生魂放置在阵眼之处,真是阴损到了极点!”李三卦狂的揉搓着眼睛,厉声骂道。

  白道也是眼睛不停的流泪,阴阳之气在眼睛中疯狂的搅动,宛如刀割一般。白道心中叫了声苦,原本以为自己能看到阴阳之气是个好事,却没想到今天看到太混乱的阴阳之气,这个长处居然变成了自己的弱点。

  脑海中的古书秘宝似乎察觉到了白道的身体出现了状况,滴溜溜的在脑海中转动了起来,眼睛中本来横冲直撞恣意破坏的阴阳之气如同看到了美味食物一般,纷纷朝着古书秘宝涌去,而且从古书秘宝中涌出一抹神秘的黑色光芒,进入了白道的瞳孔之中。

  白道原本酸涩无比的眼睛在接触到那黑色的光芒之后,原本的刺痛和酸涩感也荡然无存,双眼只觉得舒畅无比,几乎要呻吟出声了一般。

  持续了大概三分钟之后,白道的眼睛终于恢复了平常,睁开眼睛看向四周的时候,白道愕然发现自己的目力居然能看到远处在河畔钓鱼的白选的面孔。难不成自己成了远视眼,再往远处一看,顿时更是觉得天地之间各种濛濛之气。

  白道一撇嘴,心道:完了,这他妈是白内障啊!

  还没等心里边的苦叫完,顿时又觉得不对劲,这白内障看东西是朦胧,自己看东西却是一清二楚,而且看到的那种濛濛之气更是五颜六色。

  望气术!这一定是望气术,白道心中一阵激动,几乎要跳起来。

  望气之术,在相术流派中是一项渊源极其久远的法门,最早出现在《墨子》中,‘凡望气,有大将气,有小将气,有来气,有败气,能得明此者,可知成败吉凶’,这便是利用望气来揣摩吉凶的一种手段,后来更是成为了风水堪舆的无上手段。

  传说春天是修炼望气功法的最佳时期,因春天三阳开泰,阳气上升,晚上子时,明月当空之际,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大地升腾之气。一般的风水术士最少要经过五年的磨砺之后,才有可能观望地气。白道却是一朝便能观望地气,而且这个完全弥补了他在堪舆这块的缺陷。

  “师弟,你怎么了?”李三卦见白道面上带着喜色,还以为白道是被阴阳之气一冲,冲坏了脑袋,不由得担心道。

  白道摆了摆手,轻笑道:“没事儿,师兄,你想出来破解的法子没有?”

  “这地方布下了九宫夺命阵,锁住了这地方的天地气运走向,一般人定然是没有办法破解的。”李三卦捻着下巴上寥寥几撮的胡须,话锋一转,笑眯眯道:“当然你师兄我不是一般人,办法是已经想到了的!”

  白选钓了半天鱼,突然想到这里的鱼是喝着死人水长大的,不由得一阵恶心,将钓上的鱼扔回水中之后,便溜到了白道身边。此时听到李三卦这话,便急声接腔问道:“师兄,什么法子,只要能让陈北煌那孙子倒霉,是个法子我都去试试?”

  “法子就是咱们找人把他弄死,这样气运就乱了,这阵法自然而然也就失效了!”李三卦一脸得道高人的模样,淡淡道。

  白道一听这话,转头看着白选笑道:“好办法,兄弟们并肩子上,搞他狗.日的!”

  “杀啊!我CAO,怎么打不到那孙子!”白选张牙舞爪,做出一副要打人的模样,旋即苦哈哈看着李三卦说道。

  白道摆了摆手,示意白选安静下来,转头看着李三卦,说道:“师兄,你这有没有靠谱儿一点的办法?!”

  李三卦小眼睛一眯,贼兮兮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这才压低了声音道:“办法也不是没有,谁要是把刚才那俏寡妇泡到手,就能从这大阵中分走气运,一样不攻自破。”

  “我看你们两个都不行,这苦差事还得师兄亲自出马才行,不如就让师兄去吧!”李三卦一抹额头散落的长发,仰首道。

  白选顿时笑了,撇撇嘴道:“师兄,你也撒泡尿看看你那造型,屌丝怎么能于高富帅争辉,这活儿我干最好,而且咱身上还带着桃花,泡个把妞儿,那不是手到擒来!”

  “你不行,你眉宇之间注定和这种类型的女人无缘,以后找的女人应该也是个小家碧玉型的,这款不适合你。”李三卦不耐烦道。

  白道一脸深沉摸样,抬头一幅视死如归的神情,沉声道:“我身为你的师弟,你的堂弟,怎么忍心看你们去半夜拍寡妇门,这种事情还是我去比较好,而且我也比较有经验!”

  李三卦一听这话,眼睛亮了,白道走之后,可是有不少村里的小寡妇去道观找他要白道的联系方式的,泡个把寡妇的功力应该是有的。

  “泡她!泡她!”白选和李三卦双眼发亮,盯着白道大声说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