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师兄出马

更新时间:2016-05-07 19:15:00 作者:白道 字数:3062

“师兄我早就和你说过,寻龙堪舆是很重要的学问,老师讲的时候,你不好好听,现在吃亏了吧……”

  “师弟我和你说啊,你走了之后,山下这人是闹腾翻了,都吵着要上山拆了咱们道观……”

  “师弟,师弟,你怎么不说话啊……”

  被李三卦如同唐僧一般疯狂的白道颤抖着手握着电话,将话筒放到自己嘴边,朝着电话另一边大声道:“师兄,你要再不来,师弟我就要被人家弄死了,最重要都是这边让我帮忙的是一个俏寡妇!”

  “你说什么,俏寡妇?!行,我马上就收拾东西下山!”

  电话那边的李三卦再没有半分的迟疑,果断挂断电话。

  白道转头颇为无奈的转头,看着脸上闪过一抹愠色的夏小青,轻声道:“我师兄就这个脾气,走路都要看着地上能不能捡到钱,要是来了么没点儿好处,难请动他。”

  一边的上官嫣嫣捂着嘴吃吃的笑,果然是有什么师弟就有什么师兄,这师兄弟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鸟。

  “娘希匹的,居然有人敢坑到小师弟头上,我日他个先人板板,看老子下山不拾掇死你!”道观中放下电话的李三卦骂骂咧咧,临到骂完,人却是不自觉的走到镜子前面,伸手抹上些唾沫将满头花白的头发梳成了个大奔之后,在镜子前面转了个圈,捻须微笑道:

  “风采果然不减当年,这次进京不知道多少小姑娘又得为我痴狂了!”

  说走就走,光棍汉最大的好处就是,想去哪个地方,提枪便能出发。

  看着北京西站走出来的热闹人潮,白道突然想到了自己第一次见到李三卦时候的模样,心中暗暗道:这地界毕竟是京城,师兄应该不会玩上一出在小县城里的把戏吧。

  还没等心里边的心思落地,白道就看到出站口那边喧哗一片。心中暗叫一声不妙,白道撇下跟自己一起过来接站的白选,朝着出站口那里便赶了过去。

  果不其然,白道扒开人群一看,就看到了被几个大汉摁倒在了地上的李三卦,眼瞅着师兄脸上被人揍得青一块红一块的模样,再看看骑在他身上的肥硕中年妇女,白道心里边哪还不懂这是怎么一回事儿,掩面就要羞愧败逃。

  谁料想即便是在黑压压的人群中,李三卦那犀利的小眼睛还是瞄到了白道的身影,伸手推开那只正在撕扯自己脸蛋的肥手,李三卦大声喊道:“师弟,师弟,白道你丫的别堵耳朵装听不见,小爷叫的就是你!”

  声如洪钟,振聋发聩。原本围堵着李三卦的人群,顿时将目光朝着白道的方向跟了过去。原本想掩面假装不认识地上李三卦的白道,无奈之下,只好转身,一脸惊喜若狂的模样,道:“师兄,你可算到了,这是怎么回事儿,你们怎么压在我师兄身上,赶快下来……”

  “你小子是他师弟,那来的真是时候,你这师兄平白无故摸我老婆屁股占便宜,大伙都是见证。今儿个不把事情说清楚,你们师兄弟别想走人!”一听到白道这话,那骑在李三卦身上中年妇女身边的一个满脸横丝肉的壮汉,凶狠道。

  “得……”白道一阵无语,眼下这情况他哪里还不明白,估计自己这师兄今天是看到大.屁.股心痒痒,而且出门没看黄历,就撞上了这京城有名的‘碰瓷儿’的主儿。

  这‘碰瓷’在京城的发展也有些年头了,刚开始是一些清朝末年的八旗子弟发明的。皇家那时候发给旗人的俸禄哪里够这些人花销,于是这些人便每日手里捧着一件高仿瓷器,走街串巷,等看到哪个走路不小心的,就往人身上一撞。

  瓷器啪嗒一声碎了,于是他就扯住这撞了瓷器的人,让人家按照名贵瓷器价格赔偿,还真别说,这手段虽然卑劣了一些,但是成功的几率却是极高。

  江山代有才人出,到了新世纪之后,这碰瓷的手段就更是层出不穷,今天张三丰遇到的这个就是其中的一种。

  从小在四九城里长大,耳濡目染的白选哪里能看不出来李三卦遇到的是什么事情,强忍住面上的笑意,挤到人群中的白选看着身前的壮汉,道:“简单说吧,你们要多少钱?”

  “得,这位爷您明白事理。兄弟我也不多要,他是两只手摸的我媳妇儿的屁股,咱也就要两只手这么多的钱。”壮汉一看白选身上的衣着打扮,知道面前站的是个有钱的主儿,便出言讹诈。

  话音一落,被胖妇女压在身下的李三卦不乐意了。

  “爷们就用了一只手,再说就你媳妇儿这肥屁股,也就小爷这好这口的人才摸摸,要是拿出去卖,五十块钱都嫌贵!”李三卦一边说,一边嘟囔着,伸手就要把自己刚才少摸的那一只手给补回来。

  白选正要掏钱,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他实在不想再和面前的这几个人拖下去。

  白道一摆手阻止了白选的动作,看了眼地上躺着的李三卦,一伸手揽住一边壮汉的肩膀,走到一边,压低了声音道:“这位哥们,咱们明人不做暗事,我也知道你们做你们这行的不容易,可你们也不能太黑了不是,再让他搓两下,给你三百块钱,这不是挺划算的么?”

  “草,你把老子当什么了,老子是有原则的,我老婆也不是出来卖的!”壮汉一听白道这狮子大开口往下压价,恼羞道。

  白道摆了摆手,示意壮汉小声,接着道:“五百块钱,再摸两下!”

  “没门儿!”大汉一咬牙,扭头看向天际。

  白道一皱眉,跺脚道:“成,那咱就一千,不过得让我家师兄多摸几把!”

  “好嘞,成交,摸摸也不会坏。”壮汉一听白道报出来的最后价格,眉开眼笑。原则不破,那是钱没到位,钱只要到位,啥都可以。

  “赶紧抓两把,咱们得走了!”白道看了眼地上咬牙切齿的李三卦,说道。

  李三卦撇了撇嘴,没再说话,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模样在那个中年胖妇女的肥屁股上揉搓了几下之后,这才心满意足的跟着白道走出车站。

  “师弟啊,要不是你来搭救我,师兄我这条老命今天也就搁这了,师兄算是没白疼你。”走出车站之后,李三卦嘴中喊道。

  眼瞅着李三卦只是哭嚎却不见落泪,而且好像是要把鼻涕擦到自己身上,白道不禁有些哭笑不得,一把将李三卦推开,说道:“师兄,我说咱就不能有点儿下限么,咱就不能有点儿羞耻么,咱就不能不把鼻涕往我身上擦么?”

  “下限,下限是什么玩意儿,能吃么?咱们师兄弟谁跟谁,我既然来了,吃喝拉撒自然是归师弟你来管,不让我吃好喝好玩好,师弟你也不好意思不是!”李三卦不以为然,撇了撇嘴,笑眯眯道。

  “堂弟,好歹这也是你师兄,说话你也小意一些嘛……”白选听白道说话的语气有些重,便出言道。

  白选这话一出口,一边的李三卦马上将白选引为知己,扭脸过去看着白选笑眯眯道:“这位好汉,我看你龙行虎步,器宇不凡,定是有大作为的主儿。老朽走南闯北,曾有幸遇到过一处龙穴,看你我有缘,推荐给你怎样?”

  “……”白选满头黑线,再不敢说半句话,转头撞了一下白道的胳膊,苦声道:“你师兄弟该怎么样还怎么样,你们俩里面这水太深,我们这些升斗小民实在是不敢碰!”

  “刚破了桃花煞吧,看得出来是我这师弟的手段,走路少看几眼女人,你那桃花眼,啧啧……”李三卦见白选不再站在自己这边,撇撇嘴,嘲讽道。

  白选头上的黑线更加浓重,但再看向李三卦的眼神却明显和刚才不同。

  这就是实力。

  之前的插科打诨和火车站的作为,多多少少让人觉得有些不耻。但是只是这么短暂时间的接触,却能够看出自己刚刚化解了桃花煞,这种水准,如何能让人轻视。

  “哎唷,这车牛逼,小伙子混的真不错啊……”李三卦走到白选开来的A8旁边的时候,一脸的慨叹,看着面前的白选惊叹道,身上本来刚刚绽放出来的高人气息悉数丢尽,完全像个没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一般。

  白道扫了眼李三卦对着那辆奥迪摸来摸去的模样,再看看路上一群人看疯子一般看着自己这边的目光,皱了皱眉,凑到李三卦身边,压低了声音道:“师兄,你想不想看俏寡妇?”

  李三卦眼睛一亮,转头一副猪哥样道:“想!”

  “想还啰嗦什么,还不赶紧上车!”白道眉毛一竖,厉声喝道。

  果不其然,李三卦二话没说,扭头钻进了车里,如同一个得到许诺听话有糖吃的孩子一般。

  夕阳的余晖淡淡洒在潮白河上,水面上被风吹皱的波光如同一尾尾金鳞。夏小青坐在潮白河畔,手心紧握,盯着远处的夕阳,柔声喃喃道:

  “南禹,你说过只要有风的地方,就有你在,可现在有风,你在哪里?!”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