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夫妻相

更新时间:2016-05-04 16:12:00 作者:白道 字数:5592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米夏,这个穿着一身白大褂,看上去干干净净,眼神更是纯真无比,身上散发着青春活力的小姑娘身上。

  屋子内沉寂一片,坐在一边大口喘着粗气的白逐屏住了呼吸,额头甚至隐隐有汗珠滚落,一颗心几乎悬到了嗓子眼一般。

  “我喜欢白逐。”

  声音很小,如同蚊鸣一般,但是听在白逐耳朵里,如同是天籁一般。

  陈北煌沉默的看着面前这一幕,久久说不出话来,也没有任何反应。

  良久之后,他终于苦笑出声,冷声道:“没想到,实在是没想到,我居然会不如一个呆头鹅招女人喜欢……”

  白道没有再给他说话的机会,整个人如同脱兔一般冲了过去,一个提膝将陈北煌撞倒在了地上,一脚接着一脚不要命的朝着他的身子踹去……

  “让你欺负我们平头老百姓……”

  “让你仗势欺人……”

  “让你殴打国家功臣?……你知道弹性公式是什么么?……你知道是谁让他找到这个灵感的,你要是毁了国家的前途,我就是一脚踹死你也不能平息国人的愤怒……”

  曹成洲嘴角一抹苦笑,转头看了看屋外,眯起了眼睛,看这架势,自己以后这话事人的活儿还是少不的得再当好几次。

  …………

  “还真别说,白道你小子今天干的还真是解气……”

  从科研所里面出来之后,白选脸上满是志得意满的神色,连续两次在陈北煌头上开瓢,实在是解气。尤其是最后白道那有理有据的鞭策,更是让白选如同吃了蜜一般的舒爽。

  “不行,咱们几个一定得好好喝几杯才行!”白选简直觉得白道就是自己的福星,以前没少受陈北煌的气,尤其是这孙子安排计谋暗算自己。他早就想找陈北煌算账了,今天白道算是帮他出了一口恶气。

  白道似笑非笑的看了白选一眼,没吱声。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一边的白逐和米夏这小两口身上。

  “喝酒咱就再等一会儿吧。”白道一指白逐和米夏,笑道:“你没看人家小两口现在正在甜蜜蜜么?”

  白选嘿然一笑,看了看米夏,心里边却是有些艳羡白逐这小子。米夏长得很漂亮,个子也很高挑,可能是和老外一样爱运动的原因,所以身材更是好到爆,前凸后翘,散发着一股子青春活力,

  老三这次算是捡到宝了,也算是傻人有傻福。白逐瞄了眼一边笑得合不拢嘴的白逐,心里感慨道。

  “你叫白选?”

  米夏看了一眼白选,颇有些好奇的问道。

  “怎么,弟妹你也知道我的大名?”听到米夏知道自己的名字,白选高兴的不得了,兴奋道。

  米夏一瞬间想起了自己在酒吧里面听说的那些关于白选的传闻,俏脸一红,低头嘟囔道:“是听说了一些关于你和李某某、张某某、陈某某、杨某某……的事情!”

  “咳咳……”

  原本有些期待米夏说出些自己光辉事迹的白选,一听到米夏说的是自己的风流韵事,一口气没上来,呛得咳嗽连连。

  “米夏你放心,我绝对和他不一样,你知道我就喜欢数字,这个实验室对我来说是超好的地方。”白逐一听米夏这话,急忙为自己辩护道,生怕因为白选而影响了自己在女友心中的形象。

  白选要为自己证明啊,自己以前是花花公子不假,那是受了陈北煌的暗算,自个儿可是不想那样的,但思来想去,好像自己这话说出来也没人相信,只得讪讪道:“老三是个好孩子,从小就只和数字玩,估计还是个没开苞的初哥,你可得还好疼惜他。”

  白逐哪里会让白选将自己的丑事暴露出来,急忙捂住了白选的嘴,一扫之前的木讷模样,笑眯眯道:“米夏,其实我们最应该感谢的是白道。”

  “谢谢你为白逐出头打那个坏蛋,很解气!”米夏皱着眉头,挥舞了一下小拳头,说不出的娇羞可爱模样。

  白逐连连摆手,摇头道:“不是打架的事情,要不是白道骂我,我也不会给你告白!”

  米夏正要开口询问,白道笑眯眯的开口道:“这不是我骂不骂的问题,而是你自己的本事。四九城里边这么多纨绔,能写出核裂变弹性公式的就你一个。”

  “钱和权的确不重要,重要的是白逐的能力。”米夏点头笑道,出身他们这样的家庭,对于钱的确是看得很淡,而且也不缺钱。

  白道看着米夏的模样,乐得哈哈大笑,看起来自己果真是牵了一桩好姻缘,这两人夫唱妇随,何愁以后日子过的不舒畅。

  “堂哥,你看他们俩是不是很有夫妻相啊?”白道看看白逐,再看看米夏,笑眯眯说道。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形容一对情侣能有好结果,往往都用有夫妻相来形容。其实夫妻相的原因是因为,两个人一起生活的久了,无论是饮食习惯还是生理习惯都趋于相同,而且无论是表情还是动作都会无意识的互相模仿,所以外人才会感觉他们之间很相像。

  但白逐和米夏两个人却是天生的夫妻相,相术里面叫做回应型夫妻相。两人看起来彼此相像,因为他们的五官、脸型以及眼睑线、唇线和眉毛很相像,而这一切就可以使二人阴阳调和八字互补,可以说是婚配的最佳人选。

  听到白道这话,米夏更是羞红了脸,一边的白逐赶紧握住了米夏的小手。看得一边的白选又是一阵眼热,人比人真是气死人,白道那算命忽悠小姑娘的法子就不说了,老三虽然憨憨傻傻也是有所斩获。三兄弟就自己一个,啥玩意儿没有,不由得一阵沮丧。

  繁星点点悬挂在夜空之上,院落内的地上遍布着白色蜡烛,摆成了一个八卦的形状。

  陈北煌站在八卦的一边,地上摇曳的蜡烛火焰将他的身子拉的无限修长。脸上带着阴郁的神色,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坐在八卦图中的青衣老道。

  “今天又在那小子手下吃亏了?”青衣老道看了陈北煌一眼之后,轻声说道。

  “破军星现于长空之中,它本是不该出现的。”青衣老道从八卦方位中看了一眼空中的紫微星域,沉声道:“这八卦引气阵已经布好,我将吉地中的气运已经悉数引到了你的身上。管管你们家那个寡妇,别再让她乱刨,再刨下去,她可能会发现一些端倪!”

  “放心吧,她找不到那个地方的。如果能找到,我们当初早就找到了。”陈北煌淡淡接着道:“你只要做好你的事情就好了,其他的事情我自己有分寸。”

  老道没有吭声,沉默半晌之后,轻声道:“记得你对我的承诺,事成之后,许诺给我的条件不能改变!”

  “我做事你放心。白道那小子欺人太甚,你说我的气运已经逆天,为何还会三番两次的被他打破脑袋,如果再有第三次这样的事情的话,我们之间也没什么好利用的了!”陈北煌声音冰凉,没有丝毫人气。

  青衣老道没有吭声,抬头看着那颗愈发明亮的破军星,手中隐隐捏了个印诀,一阵冷风突兀出现在小院中,将灯影吹得凌乱如散沙。

  “那孙子的天机还是被蒙蔽着,到底是什么人在他身边摆布!”白道松开手中捏着的印诀,看了一眼前面走着的白选三人,抬头望着天际一颗周围看起来雾蒙蒙的星粒,低声骂道。

  “查出来那个女人的底细了!”走在前面的白选突然转身,捏着手机,回头望着白道喊道,面上满是苦色,仿若听到了最不想听的消息:“她是陈北煌的嫂子!”

  第三十八章秘辛

  听到白选的话,白道终于明白这寡妇青姨的气运会和陈北煌一般的古怪,原来这两个人居然是一家人。

  这个叫做青姨的女人本名叫做夏小青,乃是燕京夏家的后人。夏老爷子不是那些光着脚打天下的那些人,而是学术界公认的一代大儒。

  夏老爷子名叫夏伯庸,字立成。学博中西,号称民国怪杰,是民国时期精通国学及西洋语言学的第一人,更是将中国传统文化翻译向世界,在国外产生了重大影响,西方学术界甚至有‘到中国可以不去北大,但必须见到夏伯庸’的说法。

  关于夏伯庸的几个段子到现在仍然流传在民间,传说这位老爷子年轻时候,祭祖被外国人看到,外国人嘲笑说:这样你的祖先就能吃到供桌上的饭菜了么?夏老爷子反唇相讥:你们先人在墓地摆满鲜花,就能闻到鲜花的香味了么?

  民国时期饱受外侮,夏老爷子在国际上更是让那些视国人为未开化民族的外国人自惭形秽,他倒读英文报纸嘲笑英国人,说美国人没有文化,在轮船上用纯正的德语挖苦一群德国人。

  夏老爷子生平就喜欢痛骂西方人,但也因为这个反而见重于西方人,不为别的,就因为他骂人骂的鞭辟入里、酣畅淋漓,并总能骂在要穴和命门上,故而越来越多的西方人推崇夏老爷子的学问和智慧,几乎到了痴迷的地步。

  当年,夏老爷子在六国饭店用英文演讲中国的《春秋大义》,演讲里来没有售票的先例,但他却是要售票。当时梅兰芳先生的一出京戏要一元两角,但夏老爷子的却要两元,但依旧售罄,这就是对夏老爷子学问绝佳的佐证。

  夏老爷子生性高洁,嬉笑怒骂,玩世不恭,但却在华夏文明史上留下了这个怪杰浓墨重彩的一页。而作为他孙女的夏小青少年时候便有才名,长大之后更是一代才女,当时无数公子哥竞相为她折腰。

  曾有人统计过,四九城里追求夏小青的公子哥,不多不少恰好一个满编连,也就是一百二十人,其中不乏未来权倾一方的男人,但夏小青却是独独挑选了追求者大军之中并不算怎么出色的陈南禹。

  当时所有人都为夏小青惋惜,但不想,婚后陈南禹如同插上火箭一般,平步直上,隐约间更是有成为新一代之中的翘楚,甚至有超越早就领先于诸人的曹成洲趋势。直到此时,人们才开始佩服夏小青,原来她要的不是绩优股,而是一直潜力股。

  世间幸福快乐的家庭基本相同,但不幸的家庭却各有各的不幸。

  夏小青和陈南禹婚后三年之后,陈南禹喜欢嬉水,而且喜欢去大江大河之中嬉水。在一个炎炎夏日,去了京郊潮白河嬉水,谁曾想这一去就再也没有回来。失去了陈南禹这棵顶梁柱,白家也从此一蹶不振,而夏小青更是再不见世人,如同销声匿迹一般。

  白道听完白选的叙述,颇有些感慨,这个女人倒也是奇女子,但心中还是有所狐疑,便问道:“那这夏小青怎么在外面开了会所?”

  “重点也就是在这,陈南禹死了两年之后,夏小青突然在外开了会所,再出现的时候,满头都是白发,而且瘦弱如同干柴……”

  白选似乎也是有些惊诧,回答白道的话也是说的颠三倒地,但白道还是搞清楚了这里面的弯弯绕绕。

  陈南禹死后,陈家老爷子身体也是一日不如一日,只能躺在病床上,靠一些营养针和插管维持生命。红色家庭看起来光鲜亮丽,但是一旦家中缺乏顶梁柱,影响力和威慑力会小上很多,顺带着维持家用的进项也同样会减少许多。

  也正是因为维持家用的原因,夏小青才建的这会所。

  会所刚刚起步的时候,很多人觊觎夏小青的美貌。纵然是因为丈夫亡故,所以一夜白头,但是不得不说这种造型更多了几分蛊惑的魅力。游蜂浪蝶太多,夏小青往昔交好的那些人伸出了援手,所以不但生意好了很多,而且来的人对夏小青也更是多了几分好感。

  “这女人真不容易。”

  同为女人的米夏听完关于夏小青的事情之后,忍不住慨叹道。一个女人在承受这么多的苦难之后,仍然能够坚强的活下去,实属不易。

  听完夏小青的人生经历,林百心中也同样唏嘘万千,夏小青的遭遇和自己母亲的遭遇何其之像,不过母亲还有自己,而夏小青却是只有她自己一个人,认真比较起来,夏小青还要更苦一些。

  白道沉吟了一会儿之后,看着米夏笑道:“你们小两口先出去玩,我和堂哥就不当电灯泡了。”

  米夏听到‘小两口’二字,面红耳赤,低头垂首,倒是一边的白逐一幅志得意满的模样,白道和白选笑着作别两人。

  等到走过街拐角之后,白道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转身看着白选沉声问道:“陈北煌是在陈南禹死后才开始发迹的么?”

  “陈南禹死后半年,陈北煌开始发迹,一路顺风顺水。”白选小意回答道,沉吟一下之后,接着道:“陈南禹的尸体到现在还是没有找到,当时只是做了一个衣冠冢。”

  白道想了一下之后,开口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陈南禹的尸首应该是在死后沉到了一个风水宝穴之中,半年之后,宝穴开始生出效力,才会让那夏小青和陈北煌身上的气运惊人!”

  风水乃是气场,古人更是有云:一命、二运、三风水,当时上至帝王将相,下至贩夫走卒,都想找到一处福祉深厚的阴穴入葬,以求能保佑后人平安昌盛。其实不光是在中国古代对这风水堪舆之术极其重视,就算是到了现代也还是如此。

  风水之所以会产生效果,是因为死者下葬之后,体内所蕴含的真气会和地理之间的穴气形成生气。通过阴阳交流的原因,在冥冥中开始影响、左右在世亲人的气运。

  人是父母精血的结晶,所以更是阴阳二气的结晶,每个人活着的时候,身体内是一个阴阳二气的平衡体,但是人死后肉.体消失,阴阳两气却不会消失。

  活着的人,阴阳两气凝聚在骨中,人死骨不灭,所以人死气还活。所以下葬的人,就需要找一个有生气的阴宅,来让生气和不死的阴阳两气相结合,进而对后人或者亲人产生影响。

  “你们这里边的弯弯绕绕太多,我实在是搞不清楚,听都听得头大。你就说风水到底是什么意思,再给我说说,咱们到底该怎么样才能让陈北煌那小子垮台就行了。”白选被白道的话给搅得脑袋瓜子一片混乱,看着白道苦哈哈问道。

  白道摇摇头,笑道:“风水很简单,古人聚气使之不消散,界水限制它不运行,是以叫做风水。想让陈北煌垮台,很简单,只要咱们让陈南禹那个藏风聚水的宝穴变成风吹水灌的坏穴就能解决!”

  “草,怪不得刚才给我电话那小子说这些年夏小青一直想要找到他丈夫的尸骸,但是陈北煌却是一直有些抵抗的意思,原来是怕陈南禹的尸首找到换了地方之后,他小子的气运就消减!”白选一听白道这话,顿时明白了刚才朋友在电话里贼兮兮说的话的意思。

  “如果真的是你说的那样他们叔嫂之间不合的话,到时候我们可以借助夏小青手上的东西来试试看能不能破掉这个风水局。”白道沉吟了一下之后,接着道:“不过咱们是得提前去陈南禹死的那个地方看看,看看会不会有什么发现。”

  潮白河乃是京东第一大河,流经顺义三十二公里,因为其上源有两支,东支为潮河,西支为白河,所以被称为潮白河。四九城里面寸土寸金,而且天气又是极其干燥,有水的地方十分稀罕,所以潮白河更是一处知名的旅游景点。

  河水波光粼粼,河岸杨柳依依,更有榆林成片,河流岸边更是经过了京郊的牛栏山。白道愈是看这山川河流走势,心里边愈是明白为什么这陈北煌发迹会如此迅速,而且性格转变这么快。

  古相宗一脉风水传承的乃是《撼龙经》之中的望气法,其中有云:寻龙望气先寻脉,云雾多生是龙脊,春夏之交与二分,夜向云霓生处觅;云霓先生绝高顶,此是龙楼宝殿定,大脊微微云自生,雾气如多反难证。先寻雾气识正龙,却望枝龙观远应,……

  这潮白河两岸的风水正是应了龙楼宝殿的说法,煞气脱尽,龙气强旺,砂青水秀,格局端正完美。山水之间的走势,便是天地阴阳交泰的结果,从这里的山水走势来说,如果在其中能找到一处宝穴,的确时能让亲人后代福禄延绵。

  “走吧,下车好好打听打听去,看看到底这陈南禹是葬身在了哪里?!”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