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红鸾星动

更新时间:2016-04-13 16:26:04 作者:白道 字数:3160

“红鸾星动?什么玩意儿?”白逐听到白道这话,脸上微红,但还是狐疑道。

  据《封神榜记载》,红鸾星乃是凤凰山青蛮斗阙的龙吉公主,乃是昊天大帝亲生,西王母之女,因为心生凡念,被贬下凡,在凤凰山修道。

  后姜子牙伐纣,龙吉公主下山助姜子牙一臂之力,曾经施法降雨扑灭西岐火焰,并生擒纣王大将洪锦。在斩杀洪锦的时候,月老前来说和,道破天机。龙吉公主和洪锦有夙世因缘,曾绾红丝之约。于是二人便助姜子牙伐纣。

  后夫妻二人同心协力效力于周营,死后被分封为龙德星与红鸾星。因二人夫唱妇随,关系甚佳,所以红鸾星便成为了表示姻缘将至的说法。

  “老表,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白道看着白逐原本黑厚的面皮露出一抹红晕,便嘴角带笑促狭问道。

  白逐揉了揉鼻子没有吭声,算是默认了这个事实。

  “红鸾、天喜遇在天姚同宫,如遇感情邂逅,则主婚姻,亦可力挽天姚星之桃花偏邪度,而能确立婚姻成立。看起来老表你遇见的这个女人乃是命中注定的那人啊!”白道不禁慨叹道。

  世间追求宿命的人实在太多,想要遇到自己一生所求的那个人的人更多,但往往都是追寻而不得,这白逐看似憨憨傻傻,却能如此轻易而举的遇到自己一生所爱,实属不易。果然是应了那句天道无常,常与善人。

  听到白道这话,白逐本就黑厚的脸上愈发有些发红,有些尴尬又带着些期冀的看着白道问道:“堂弟,我不瞒你,实验室里面最近的确来了一个米夏的实习生,我觉得她看着很好,就是不敢说。”

  白道一听这话,一阵无语。这白选和白逐虽然只是堂兄弟,但性格却是天差地远,就现在这事情如果是换了白选,恐怕早就扑过去要约那姑娘吃饭聊天谈人生谈理想了;可这白逐却是只敢自己在心里边想想,没有任何行动。

  “堂哥,不是我说你,这姻缘都是自己争取的,要是你连自己争取都不敢,那就算是再好的缘分也得玩完。”看白逐这架势,白道心中一动,先是出言威吓,然后柔声劝慰道:“而且你要是表白,人家同意了,以后伯母不也不会再天天折腾你了不是。”

  果不其然,白逐受了白道这一吓一劝,心里边果真是有些惊惧,没再说话,急忙起身,就朝外赶去,嘴里嘟嘟囔囔要找米夏表白。

  “先把自己收拾一下,别让你身上那味道呛到人家!”白道在白逐身后不怀好意的捂着鼻子加了一句。

  白逐身子一抖,差点儿没歪倒在门口。

  打着哈欠下楼的白选朦胧着眼朝门外看了看,原本有些迷糊的脑子瞬间清醒下来,张大嘴盯着门口,恍如大白天见了鬼一般,叫道:“我是不是看错了,老三那货居然会一大早就自己过来串门?!”

  “你没想到的还更多呢,你知道老三现在出去是干嘛去,是去告白!”白道撇了撇嘴,淡淡道。

  一听白道这话,白选更是惊愕到了极点。就老三那个闷油瓶的性子,去告白,这事情若是换了旁人告诉他,他就是打死也不相信,可现在这话是从白道嘴里说的,他不能不信啊,毕竟这破了桃花煞之后的效果自己是亲眼看到的。

  “你是不是给老三下咒了?”白选一脸狐疑的盯着白道,眼神中带着些畏惧,似乎白道成了电视剧中的那种下咒杀人的江湖术士一般。

  白道没好气的白了白选一眼,还真没见过这样的人,自己堂弟去表白,就算是不来个行动支持,最起码也得精神鼓励下,这货倒好,竟然问是不是被人下了咒。

  “要不要去偷看一眼,咱们哥俩亲自出马,也算是给老二增加一些信心,万一告白失败这小子要跳河,咱们俩也能拉住他不是。”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白选一扫刚起床的疲态,眨巴着双眼盯着白道道。

  “这样不大好吧,毕竟这是老三的私事。”白道沉吟片刻,说道。

  白选摇了摇头,正色道:“这事情已经关系到了叔父家子孙后代的问题,也关系到了老白家第四代的问题,这件事情我们必须慎重,必须从大局出发,也必须把他当成一件公事,而不是小白同志的私事来处理!”

  “这……”白道貌似还在犹豫。

  白选说道:“对待同志要像春天一般温暖,要尽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帮助这世界上每一个人。老三那么胆小,你放心他自己去告白?!”

  “好,同去!”白道一咬牙,捏紧了手,做出一副斩钉截铁经过了无数次思想斗争之后才同意的模样,浑然忘了刚才是谁对白逐又吓又哄的。

  躲进小楼成一统,核能研究所便是如此,在京郊深山中一个独门独院里面,四周扯起高高的电线,门口更是一群武警巡逻。

  好在白选不管去哪里,总是喜欢扯虎皮做大旗,拿出老爷子家里边藏着的特别通行证,没费多大功夫,两个人便进了这核能研究所。

  白道在前,白选在后,两人快步朝着白逐所在的实验室赶了过去。

  还没等走到实验室门口,二人便听见里面一阵接着一阵的吵闹声。实验室外面更是有一群年轻男人,穿着打扮都和实验室里面的人不同,看上去都算是小有背景,而且旁边还有几个穿着白大褂的人躺倒在地上呻吟。

  看来,里面已经发生了肢体冲突。

  “这他妈是哪门子事儿,难不成老二表个白都要弄上这么大的场面。”白道和白选二人看着场内的局面,面面相觑。

  “你们姓白的果然有默契,白选那不成器的玩意儿要针对我,你小子还要和我抢女人,我看你是活的有些不耐烦了。”屋内传来一句阴恻恻的话语。

  白道和白选一听这声音,脸色就变了,又他妈遇见老熟人了,看起来老二这次是和陈北煌争起女人来了。

  今天这事情很简单,白逐和陈北煌争的这小姑娘米夏也是正宗的红色家庭出身,但是小时候不愿意家里边的安排,偷偷跑到国外学的核物理。而且最牛的是,这姑娘居然当时就拒绝了普利策研究所的高新邀请,而是回到国内实验室工作。

  不过还好回来了,要不然还真就遇不上白逐。原本米夏看不惯四九城里面这些比完老爸比爷爷的人,再加上常年都是在国外生活,没几个朋友,也和四九城的小圈子融合不到一起去。

  谁料到这小姑娘进实验室的第一天就看到像疯子一样冲进来的白逐,原本打算通知保安,却不想这疯子在一边的小黑板上写下了数据公式。再一打听,这白逐背景居然也不简单,心中就更是觉得惊讶。

  人和人相遇,讲究的是个缘法。两个极度迷恋数字的人就这样相遇,然后擦出了一些小小的火花。

  只是这小姑娘圈子里面没有朋友,下班没事做,就出去玩,谁知道到了一家知名的酒吧就遇到了陈北煌,陈北煌见到她之后就惊为天人,没完没了的纠缠她。

  今天一上班,陈北煌刚过来,白逐就跑来告白来了,事情就闹腾起来了。

  急忙推开门进去,白道开始在屋子里寻找白逐的身影。

  其实不用寻找,只是一眼便能看到白逐的所在。

  因为场内所有人都是站着,只有白逐一个人躺倒在地上。头发已经乱糟糟成一团,身上刚换的干净衣服此时也是皱巴巴的不像样子,嘴角更是有一抹血丝。

  至于陈北煌,则更是不用细看,这人喜欢拉风,总是奢望不管自己到哪都能像夜色里的萤火虫那般显眼,所以经常穿的是一身白色西装。双手环抱在胸前,笑眯眯的盯着躺倒在地上呻吟的白逐,好像,他完全没有看到走进来的白道和白选一般。

  “老表,泡妞儿泡到你这份上,也算是生平罕见了,怎么躺在地上,难道是要求婚?”白道走到白逐身边,将他挽起来,笑眯眯问道。

  直到此时,陈北煌才扫了白道一眼,眼神中的怨毒恍若是要扎进人皮肉的毒刺一般。往前走了一步,笑着说道:“这是我和情敌之间的决斗,和你无关。”

  “呆头鹅,这决斗的主意是你出的。既然你已经躺下来了,那是不是要跪下来给我道个歉,乖乖的从米夏身边滚蛋。还是说你想让你这几个表兄弟一起上,你以为他们就能帮你泡到妞儿么?”陈北煌转头看着地上的白逐,缓缓道。

  白道面无表情,摇头笑道:“泡妞儿泡到你们俩这份上真是绝了,这是华夏,不是俄罗斯;你们是华夏人,也不是俄罗斯那群青年军官。”

  “是不是又如何?”陈北煌冷笑,“不管是在华夏还是在俄罗斯,强者为尊都是道理,难道你不觉得我们没用枪就已经比俄罗斯那群老毛子文明许多么?”

  白道苦笑抬头,盯着陈北煌的眼睛道:“你不觉得我来了,你就该滚蛋了么?”

  “凭什么?”

  “你猜凭什么?”

  “你凭什么让我猜你凭什么?”陈北煌一脸讥诮看着白道道。

  “你不想猜也行……”白道突然放开挽着陈北煌的手,抓起一边桌子上放着的一把维修用的榔头,狠狠的朝着陈北煌的脑袋抡了过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