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重逢

更新时间:2016-04-13 16:29:55 作者:白道 字数:3021

和厉守成说了一会儿话之后,白道就觉得兴致有些缺缺,准确的说是对这些生意上和权力上的事情的确是没什么喜好。

  厉守成看白道脸色不佳,急忙起身,寒暄几句便要离开,打开包厢大门,白道赫然发现酒吧中那个叫做青姨的女子正从门外经过。

  “这个女人厉总认识么?”白道好奇心大起,世界怎么可能如此之下,两个人这么快就又重逢。

  厉守成脸上神色一变,说道:“我只知道这女人名字里面有一个青字,具体的来历倒是不怎么清楚,怎么,白爷对她有兴趣?”

  “不认识,只是有些好奇罢了。”白道摇头,说道。

  厉守成嘴角一抹笑容,没有吱声,四九城里大少们脾性差不多都是这样,已经有不少人冲他打听过这女人的事情了。走到门口的时候,厉守成心中一动,转头对白道道:“林少,听我一句话,这女人碰不得。”

  厉守成之前不是没有打听过这女人的底细,但是查的时候,却是收到不少人的阻挠,而且其中的威吓成分更是不少,虽然习惯了大风大浪,但想起来还是心有余悸。

  “我就是好奇而已,厉总,有空咱们再聊。”白道笑着把话题岔开。

  听白道的口气似乎对这女人也的确没什么大的兴趣,厉守成也松了一口气,嘿嘿笑道:“林少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倒是知道几个还算好玩的地方,有机会您可以去试一下。”

  白道笑着摆了摆手,没再说话。等到厉守成走出房间之后,白选看着白道促狭笑道:“堂弟,看起来你对那女人是真动了心思,要不让我帮你查查,看看那女人到底是什么底细?”

  白道正色看了一眼白选之后,轻声道:“我不是对那个女人感兴趣,而是对她身上那股子完全琢磨不定的气运好奇。这种情况我只在陈北煌的身上接触过,我有一种预感,如果我们想要把陈北煌搬倒,就一定要从这个女人身上下手。”

  听到白道的话之后,白选连连点头,心中也将这件事情重视起来,既然白道说这个女人可能和陈北煌有关系,那十有八九就真得从她身上下手。

  四九城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倒也不小,但是圈子常去的地方倒是只有那么几个,所以经常便有些接触,世上也没有什么不透风的墙,关于白道的事情渐渐也流传开来。

  这小子到了燕京之后,原本在四九城里有名的浪荡公子——白选,居然突然转了性一般,再很少去那种风月场所,而且看架势家族里面对他最近的表现还颇为满意,有些要上位的迹象。

  于是不少人开始对白道感了兴趣,开始调查这突然出现在四九城里的年轻人的底细,一查不要紧,这些人居然惊愕的发现,这白道竟然是白家的子孙,而且家族里面的长辈对他极为看重。

  不光是这些外人对白道感了兴趣,就连家中的一些人对白道也是起了不少兴趣。

  眼见得原本花花肠子无数的白选突然转了性,再看看自己家里边那个依然丝毫没有想给自己找个伴儿打算的呆头鹅,白军文家里那位发了急,她这一发急不当紧,便把白道捉了壮丁。

  “堂哥,你今天怎么不在实验室里面呆着?怎么一大早就跑我这来了?”

  一觉睡醒之后,看到木木坐在楼下沙发上的白逐,白道也不顾的梳洗,急忙便走到白逐的面前。

  见到白道之后,白逐脸上呆滞的神情才渐渐舒展开来。伸手抱住了白道的大腿,哭嚎道:“堂弟,你救救我吧,家里边天天逼着我找女朋友,可我学的是核能研究,又不是泡妞教程,这事情我哪会啊!”

  在外人看来,出身这种官宦家世的人身边是不缺女人的,就算是个傻子,也总有想攀龙附凤的女人贴上去。

  可这白逐偏偏就是个例外,从小就不爱和人打交道,长大后从商,也是管理着数据这样严肃的事情平时见到的都是黑客或是精算师这样的人物,一点浪漫细胞都没有。别说他没心思,就算是有心思也挡不住空有一杆枪,却没靶子打的现状吧。

  说起来白逐还有些委屈,这没有女人总不是他的错吧。可是家里边那位却不这么看,自从他二十岁,家里老母亲就跟着了魔一样给他安排相亲,最多的时候一天要赶七八个局子,这让原本就不爱和人打交道的白逐烦不胜烦。

  最重要的不在他烦,而是那些女人对待他的态度。见面之前,本来一听白逐的工作项目,还挺有兴趣的,可见到他本人之后,这兴趣算是彻底消散,通常都是一顿饭没吃完,呵呵一笑,相亲这事儿就算是黄了。

  一听白逐这诉苦,白道就笑了。也不怪那些女人看不上白逐,而是这小子实在是太惫懒了一点儿。单单从今天他来见白道,一身行头还是当初和白道、白选二人去会所时候的装束,远远闻着就有一股子馊味。

  男人对于身边有人身上有异味还能忍受一二,可女人天生爱干净,对白逐的状况心里边就不怎么待见了,所以事情黄了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儿。

  再说,其实所谓的相亲就是联姻,白逐母亲给他介绍的那些女人,也都是家里边有些背景的。这些人心气本就高,见到白逐之后,感觉失望也在所难免。

  听完白逐的话,白道差不多把事情给弄清楚了。就是白逐找不到女朋友,然后他家里边老母在听说白选的事情之后,便让白逐来找白道破解一二。

  白道颇感觉有些无奈,自己堂堂古相派的宗主,居然在俗世里面干起了媒婆的生意,当下说道:“堂哥,你要是觉得不想出去相亲,还不想找女朋友的话,跟伯母说说,也不会逼你太紧吧……”

  白逐如何不是这样想的,可是家里面老母亲却是下了死命令,找不到女朋友,就别想去核能研究所,这白逐已经在家里关了一星期了,实在憋不住没办法,才来找的白道。

  “白逐,你这孩子多久没来过了,吃饭了没有?”正和白逐说话的间隙,白清流家那位从外面回来,见到客厅里边的二人之后,和白逐说起了话。

  白逐闻言苦笑道:“伯母,你那有没有适龄的姑娘,只要不是天残地缺,看了叫人吐隔夜饭的,介绍给我两个。”

  白刘氏一听这话,眼睛顿时亮了,女人天生就有一种给人做媒的爱好。只是沉吟了良久之后,白刘氏惊愕的发现,按照自己对那几家闺女的了解,还真是每一个愿意和白逐这个闷油瓶外带邋遢鬼在一块儿的。

  “这……白道你陪老三说话吧,我给你们准备早餐去。”白刘氏打了个哈哈,岔开话题,急急忙忙去了厨房。

  看到白刘氏惊慌离开,白逐一脸苦笑,恳切的看着白道,道:“堂弟,你看见了吧,伯母现在是连给我说媒都不敢应承,你要是不帮我,我这一回家不知道还要关到什么时候。”

  “成,我帮你看看。”白道一看这状况,苦笑几声后,点头应了下来,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白逐真打一辈子光棍,却不伸手出援吧?

  生活之中,让人感觉最幸福,伤人也最重的就是感情。感情在一个人一生之中,影响极其之大。有人会因为一段不成功的感情一蹶不振,也有人会因为一段成功的感情而变得发愤崛起。

  感情的发展会受到很多外部条件的影响,变数也极其之大,所以很多相师最不喜的就是帮人解决感情上的事情,解决的好,皆大欢喜,万一出了什么偏差,招人怨恨倒是其次,影响了自己命中的天数才最是愁人。

  白逐一听白道利落答应,赶紧便凑到了白道面前,道:“堂弟,你赶紧给我看,最好让我走出这个门就能找到个女朋友,然后让我赶紧去核能研究所上班。你是不知道这几天在家里看不到那些数据,实在是把我憋坏了。”

  白道听了这话,脸上的苦色更重。这不是坑人么,自己老表这种态度,就算是自己真给他招来了桃花又能怎么样,可能刚开始人家女孩还以为他爱事业,可时间久了还不是掰了的命。

  心里这么想,但白道却是不敢丝毫懈怠,还是仔细端详起了白逐的面相。

  感情这事情要在面相上看出来,一般都是通过三部分来看,也就是从人面相的上、中、下三停来看,最重要的则还是人眼尾处的奸门。单反奸门处光滑平润者,姻缘婚姻幸福美满,而且互相帮运,更是夫贵妻荣;若是奸门深陷或者鱼尾过多,则姻缘极差。

  白道细细观摩完白逐面相之后,发现白逐眼角满是春意,奸门光滑平整,哪里有半分没有姻缘的模样,心中一诧,厉声道:

  “天喜、红鸾星动,老表,你给我说实话,你是不是偷偷对哪家姑娘有意思?!”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