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陈家挑事

更新时间:2016-04-13 15:25:07 作者:白道 字数:2159

三个人抱着各自的心思上了路。话说回来,白选带白道来玩的这个私人会所,在四九城里面算是比较正规和低调的了,并不是那种只要有钱就能够进的来的地方,它只是单纯为四九城里如白选这样圈子里的人服务。

  无数富人想尽办法,挤破脑袋,都想赢得这里的一张入场券。白选今天带白道过来,一则是让白道长长见识,二来是在这个小圈子里面招呼一声,白道以后也算是这圈子的人。

  白道三人过来的时候差不多是午夜时分,外面夜已经深沉,但这里喧闹才刚刚开始。白选挑的这个会所,来的男宾一般比较多,当然不是说没有女宾,不过这些女人一般都是会所从外面请回来的。

  就算是一些在外面声名显赫的大明星,这里也是能请得来的,而且这些女人好多不是请来的,而是你情我愿自己过来的,钱对于她们这些人来说也并不算什么,更多的则是对权力的一种觊觎,既然得不到,又这样一个深层关系的权势男人也不错。

  而今正是天热的时候,过来玩的也大多都是些年轻人,也没有像什么晚会那般西装革履衣帽整齐,不过即便是简单的休闲衫,大多也都是些国际上名牌设计师的产品,看上去绝对够档次。白道三人一出现,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白选自然是不消说,穿着打扮甚至要比这里面的有些人高出一筹。只是白道和白选实在是有些扎眼。

  白道身上穿的是一件样式很普通的白色休闲t恤和牛仔裤,从外观的质感上看就不是什么好货,而且牛仔裤边角更是不少的磨损,头上一条花白马尾辫。

  白逐身上则是穿着的衣服虽然档次不低,但却不怎么打理,看起来就好相当的不合身,两人这样的装束打扮,就算是不想叫人注意都难。

  “哎呦,这不是白选么,我不是和你说过,我们不欢迎你们白家来吗,我的话不好使是吧。”

  白道他们三人一看,发现一名青年男子正带着几名跟班排开众人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白选直接迎了上去,而白逐则在白道耳边低声说道,“他就是陈家的,叫陈北煌。”

  陈家?白道眼中闪过了一丝的疑惑,最后还是点下了头。

  他这么一个小动作,却被陈北煌看见了,陈北煌脸上挂着一丝的微笑,直接开口就说道。

  “我说白选啊,不是我说你,你也是台湾归国的世家子弟,天天不务正业也就算了,可你今天也不看看咱们这是什么地方,也不让你哥收拾收拾,带着你身边这土老冒就过来了,哥哥我忍不住就得说道说道你。”

  陈北煌对于衣着打扮还算颇为研究,扫了一眼白道身上的装束,便知道浑身上下这行头几百块钱撑死了,心里边便有些鄙夷,忍不住出言讽刺道。

  话音一落,围观的人群一阵哄笑。陈北煌这话说的巧妙,话语里面没啥过激的词汇,但是细细一品,却是长辈训斥晚辈时候说的话语,而且不但损了白道,连带着他身边的白逐也损了一番。

  草,白选一听这话心里边不愿意了。你丫挺的不就是在公安部当了个小官么,老字辈的都不行了,就算是再活动,你能上正厅都是烧高香了,还他妈在爷们面前嚣张。尤其是在自己带着小堂弟出来玩的的时候嚣张,这不是故意折爷们的面子么。

  “小道,别听别人瞎比比。今儿个好好玩,想点啥就点,哥哥给你报销。”既然是带白道出来玩,白选也不愿意生事,淡淡道。

  殊不知此时白道心中倒是生起了一些兴趣,早先听人说,这圈子里面纨绔斗狠要么砸车,要么掏枪顶脑门子,白道早就想见识一番了,而且白道本就也不是个善茬,如何肯罢休。

  “堂哥放心,我不会和疯狗一般见识了。疯狗要了咱,难不成咱再回咬一口,那咱和这扁毛畜生有啥区别。”

  陈北煌一愣,这他妈的算什么事儿。你白选如果去掉那个牛逼爷爷、牛逼老爸,说白了就是个无业游民,凭什么这么张扬。最重要的是,你身边跟着的这凭啥敢这口气对自己说话,而且居然把他陈北煌比作扁毛畜生。

  “你……你们……”陈北煌颤抖着手指着面前的白道,兀自失声。怎么说他现在也是春风得意,现在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这个横空出世的穷小子这么一番鄙视,这让陈北煌怒不可遏。脸上的色彩更是从红到白,从白到青,即便是家里边长辈屡屡告诫他要养气制怒,但此时哪里还能控制。

  “说话这么粗俗,一点儿教养也没有,有娘生没爹管的货,从小你爸就没教过你怎么做人吧!”陈北煌看着白道冷声呵斥道。

  白道猛然抬头,头上几茎白发傲然竖起,原本散漫的一双眼睛,突然满是神光,死死的盯着陈北煌,道:“你说什么?”

  如果骂白道其他的,至多也就是在上几句嘴炮,说说就过去了。但是说白道有娘生没爹养,这就是触动了白道的逆鳞,父亲早就过世,容不得任何人侮辱,这是白道怎样都无法忍受的。

  “有娘生没爹养,怎么样?!”陈北煌面色依旧冷然,嘴角满是不屑。在他眼中,这种打扮的白道不过就是个升斗小民,只是偶然有机会结识了白选这样的纨绔,所以才会来到这个地方。想和他陈北煌斗,比捏死一只蚂蚁都轻松。

  “给我堂弟道歉!”白选看到白道神色不对,心中暗暗叫苦,一边咒骂这陈北煌怎么偏偏往自己堂弟的逆鳞上惹,而且听堂弟话语他也是在江湖上厮混的人,也不是什么好脾气,万一这事儿闹大了,老头子那不知道怎么收场才好。

  “道歉,白选,你以为他是什么东西,值得我给他道歉?”陈北煌冷声接着骂道:“敢骂老子是畜生,那就是连我家老爷子一并骂了,这样的人,不是有娘生没爹养的东西是什么!”

  陈北煌这话一落,一边原本看起来木讷无比,如同看客一般的白逐突然拿起了身边的酒瓶子,啪的一声往地上地上一摔,一扫刚才的木讷模样,骂骂咧咧道:“小爷不发威,你们还真他妈把我当hellokitty啊,你敢动我堂弟一根毫毛,老子今天就豁出去跟你拼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